橫河:大連對PX工廠的抗議及其後效應(圖)


2011/08/19/20110819133910646.jpg
2011年8月14日,大連的市民要求福佳大化PX項目公布泄漏真相,並搬離大連市。(STR/AFP/Getty Images)

今天和大家討論一下昨天發生在大連對PX工廠的抗議活動。這是一個在大陸各地到處都出現的故事,最近在大連引起了高度的關注。這實際上是由一個偶發事件,就是由颱風「梅花」引起的。幾年前在廈門人集體散步取消的一個PX項目,不聲不響的在大連落戶了,這次的颱風衝垮了在建的防波堤,造成了廠內劇毒化工產品隨海水泄漏的危險,引起了大連人的高度關注。14日大連從早上開始,大批的民眾到廣場和街上抗議。幾小時之內,現場的照片已經通過微博和推特傳到世界各處。

這又是一個事先就通過網路傳開的散步抗議的活動。在前一天就傳說,說發起人組織者已經被「喝茶」了,但是在社交網路的時代,消息一旦傳開以後,發起人他本人參加不參加就無所謂了。這次抗議根據香港媒體和網路的照片看,說是在人民廣場有人發放礦泉水,說民眾群情冷靜,秩序井然,有人說有的時候幾千人一起高喊,說顯示出大連人的「足球文化」。根據現場發出的推特,最後到達市政府前面的廣場可能有10萬人之多,而當時的秩序確實是非常好。

大連抗議的特點

先看一下這次大連抗議的一些特點。首先這次抗議也是通過社交網路,比如說微博等發起的,市民高度關注這件事情,而主動參與。這種活動它不大可能像政府發起的遊行抗議,是有組織的,它完全是主動參與的。這次能夠發起相對來說是比較成功的這麼一次活動,一個主要因素可能就是因為它的目標單一而明確, 就是不要這個PX項目。

PX項目實際上它就是一個化工產品對二甲苯(paraxylene),它是很多化纖產品的主要原料,被認為是有毒的。因為(抗議)它這個目標很單一而且非常明確,因此非常容易調動民眾參與的熱情。

從開始大家認為的,這又是一次類似於廈門的散步活動,很快的就變成了一個聚集在市政府前面的廣場上的真正的抗議活動。從它的口號、標語和聚集的類型來看的話,應該是屬於抗議示威,這一點就超過了其它很多地方一直保持叫作「散步」的這種特點。從這一點上看,大連這一次它是超過了廈門的對PX項目抗議的集體散步,也超過了從中東的「茉莉花革命」演化出的具有中國特色的、並沒有真正行動起來的所謂「茉莉花的散步」。大連這次它都超出了以上的這兩個活動。

當然它有它的特點,就是它不像「茉莉花散步」那樣具有比較強烈的政治訴求,因為對PX項目抗議,它是保護一個生存環境而發起的、沒有政治訴求的活動,它只和每個人的切身利益有關,而對中共的統治,至少從表面上看沒有直接的威脅。當然從長遠和深層看的話,追根究底的話,還是跟中共統治有關的。至少從民眾這方面來看,比幾年前的廈門,他更敢於直接和明確的提出訴求,當然這和幾年來外部的環境有變化是有直接關係的。

另外一個特點就是本地籍的警察相對比較友好,因為當地的警察,大連的警察,如果我們不考慮從外面調特警,或者是武警進入的話,那麼當地的警察和民眾有相同的利益,在這個PX項目的問題上,因為PX項目一旦出事的話,照樣影響到當地警察和他們家庭的安全。

需要特別注意到的一點,就是這一次當局的反應比較快,大連市委書記唐軍當天就到現場對民眾講話,他承諾這個PX項目要搬遷,而《新華社》也很快的就出了通稿,而同樣在微博上封殺的速度也非常快,有人甚至說在微博上連「大連」兩個字都上不去了。可以認為這是在「溫州動車事件」以後,中共地方當局和中央喉舌媒體,對民眾不滿的事件,對策進行調整和轉變的一個跡象。

在「溫州動車事件」當中我們可以看到,鐵道部及其中央最早派出處理問題的大員張德江,他們處理的方式基本上是過去的傳統方式,就是沒有把網路、微博、社交網站的反應考慮在內的那種處理方式。就是迅速處理現場,盡快通車。我倒不認為他們砸車輛本身是為了想謀殺可能的倖存者,而是他們從來就沒有把人的生命當回事,這次只是常規處理而已。以前沒有微博,沒有推特,沒有每個人都有手機、相機,沒有每個人都有攝像機的情況下,有多少類似於溫州動車事故那樣的事故,被同樣的方式處理掉了,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

即使說倖存者有一車,有幾百個、上千個目擊者,按照傳統的方式,這種消息能夠傳出去多少?很少的。就是真正能夠傳出去讓很多人知道的話,這個事件已經過去了,就不再引起人們的轟動了。可以說是動車事件讓中共的最高層真正認識到社交網站的作用。其實他們是知道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在國內禁止推特,而建立一個他們認為可以任意控制的,可以被他們控制的新浪微博,也就是為什麼他們要防範由中東社交網站引起的「茉莉花革命」傳到中國,實際上他們已經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但是真正讓他們有切身體會的,可能還真的是動車事件。

儘管他們有了事先防範措施,但是社交網站有自己的特點,它不是說想控制就能夠控制的。因為一個突發事件在很多情況下是不可能預知控制的,一旦發生以後,社交網站的特徵就是一個網路型的,它沒有一個主要信息發布的中心,因此幾分鐘之內就可傳遍全國,這時負責社交網站監控的那些人還沒反應過來呢!所以用傳統的,甚至是網路時代的,但是社交網站以前的那種躲避,或者是抵賴,或者是地方當局就是賴著不出頭,然後用網路封殺的方式,主要媒體封殺的方式。這些方式現在都不太靈了。

所以為了避免被動,直接負責的官員可能會將來更快的面對民眾,而《新華社》的通稿,也會在事件發生還沒有完全結束的時候,就對之進行報導,但同時盡量封殺社交網站,像微博、推特這樣的網站,爭取能夠做到讓民眾知道事件在發生,但是得到的卻是官方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的消息。像大連這種反應會不會形成一個模式,是不是會對其它地區有影響,其它地區會不會參照來做,這個還有待觀察。

高效立項和低調推進

下面我們就看一下大連這個項目本身的特點,不是這個抗議的特點。PX項目可以說是一個高效立項和低調推進的模式。有一種說法,就是說當 PX項目被趕出廈門以後,就立即轉移到了大連。從國家發改委批准項目的時間看,這兩個地方的PX項目應該不是一回事,因為大連這個項目的批准時間比廈門其實還早了幾個月。大連的PX項目是由兩家公司共同組建的,一個是由當地國資委監管的民營企業「福佳」;另外一個是有幾百億資產的石化國營企業。

大連化工PX項目從立項、審批、環境評估,到最後建廠投入營運,可以說是效率極高的。然而它的公眾的知情度卻非常低,因此在另外一方面和這個效率極高的立項建立的過程相比,被認為是一個叫「低調推進」。它是通過正式投產以後,媒體報導,才被民眾廣泛知道的。化工廠建立投產,這時候大部分的大連人都還蒙在鼓裡,要不是這次颱風「梅花」把這個事情大曝光了,鬧大了,就是當時大連人知道的時候,也只能是無可奈何。就是它和廈門不一樣,廈門是在立項論證階段,人們就抗議了,所以就沒有做成;而大連很可能是吸取了教訓,在整個立項和建設的過程當中,沒有讓大家知道,當時有一部分人知道也無可奈何。

就在大連市民抗議的當天,就是8月14日,大連市政府和市委就在下午做出了決定,說大連的PX項目從現在開始立即停產,並將盡快搬遷。現在值得討論的,就是大連市委和市政府的這個決定。當時在大連的PX項目的建設過程當中,已經發生了廈門人的抗議,因此,對大連居民可能造成的危害,就應該是論證的主要內容。結果在建設的過程當中,還是建設了離居民區和商業區不遠的地方。按照環保組織的說法,PX工廠應該建在距離主要城市100公里以外。有人從google的地圖上測量一下,距大連重要的居民區和商業區的直線距離,都沒有超過20公里。

這裡存在一個問題,就是它的立項的論證是不是科學,第二個是否參考了民意。當然從官方的說法這是沒有問題的,比如說媒體去查到的,在2005年9月份所做的環境評估的報告,在「公眾參與」這一欄裡面就說到了,說 66.7%的被調查者支持項目建設,17.9%的不支持,15.4%的無所謂。但事實上,就是在 2005年所做的環評報告當中,大連媒體對這個報導可以說是屈指可數的,幾乎沒有什麼報導。這些被調查者,這個66.7%的取樣是多少?就是一共有多少人接受了調查,這個被調查者是怎麼樣選擇的?有沒有進行過公開的聽證?這個調查是由誰組織的?這個至少大連市政府現在在6年以後,能不能把這個消息公布一下,就是有沒有真正進行過這樣的民意調查,如果真的進行了,是怎麼進行的?我想大連市民或者是全國的民眾,都有權利知道。這是講在立項的論證方面。

現在大連市委、市政府已經做出了停產決定,這個決定肯定的說,它並不是來自專家的論證,也不是來自民意的調查,因為那一天發生的事情只有一個和它有關,就是當天10萬人在市政府門口的抗議,也就是說,這個決定是10萬人抗議的直接結果。這裡就說明兩個問題,一個就是當時可能根本就沒有進行過科學論證,就上馬了,因此現在下馬也不需要進行科學論證。或者說當時經過科學論證,只是說不符合當局的要求,而被置於不理,強行上的項目,所以停產的決定可能是基於當局早就知道的事實,就是這個項目是不能上馬的。因為任何科學決定,不可能在10萬人抗議以後幾個小時之內就做出,只能認為科學的論證和科學的決定早就有了,只是當局當時沒有採納,而現在採納了。

如果說當時論證上馬的科學依據是充分的、是正確的,那麼就不應該也不可能在幾小時由市政府和市委做出對民眾的壓力進行讓步的決定。停產的決定說明的另外一個問題是,這是對民意做出的妥協。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至少可以說明的一點,就是在當時整個過程當中,根本就沒有徵求過民意。從這裡可以看出來,大連市…當然全國各地的情況都是這樣,只是大連市是表現出來了,就是大連市在進行重大項目上馬的決定的時候,當然它不僅僅是大連市,還包括了批准這個項目的國家發改委,包括環保部,在當時做決定的時候,是十分草率的,是不負責任的。既沒有科學論證,也沒有徵求民意。

而且在政府的運行當中,他沒有驗證和糾錯的機制。就是其他地方的糾錯,比如說廈門對PX項目的糾錯,也不能防止其他地方不犯同樣的錯。廈門糾錯了以後,他不能夠保證大連自動的也糾錯。也就是說每個地方類似的錯誤,都必須發生一個重大的事故,或者說暴露出重大事故的隱患,或者是爆發了大規模的抗議以後,才會勉強的改正。絕大多數地方還不改,就像這個溫州動車事故一樣,就是在之前很多人都提出來了,事故的隱患,但是並沒有導致鐵道部或者是中央拿出決心來去改正它。一直到動車事件發生以後,才開始動車回收。這麼快直接就回收其實他們知道這是有故障的,有問題的,只是說沒有人會去改。也就是說他這個重大事故發生去改正,只是就事論事而已,不會引申到其他行業,也不會引申到類似行業的其他項目。所以一定要每個事件,每個項目,每一個具體的工廠發生重大事件以後,才有可能去進行糾錯。而且這只是一個可能性。所以這就不是一個地方的決策問題,而是整個機制出了大問題。

城市中的高危企業

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在城市當中出現的高危企業,這次又放在大家面前了。網上他有專家舉例子說,舉日本等等類似的化工企業和城市的距離也很近,來說明大連的PX 靠近城市是安全的,而且是有別的國家的例子說明的。那這裡至少說明有幾個問題:一個是如果知道PX化工企業有危險的話,為什麼要拿日本做比較,而不和那些標準更嚴格的其他國家和地區比較。至少南韓和臺灣PX工廠都建在主要城市的70公里之外。

第二即使是日本這樣發達和注重安全的國家,它的重大災難也是難以避免的。如地震海嘯以後的核電站泄漏。所以這種拿日本比較的,對PX安全的這個說法,它完全是一種僥倖心理。好像日本有核電站的泄漏,中國就可以去泄漏。日本化工廠可能出問題,就是中國化工廠會出問題的一個藉口一樣。這個是沒有道理的,為什麼中國人就一定要跟世界上所有的國家的最不安全的地方去比較?

第三是同樣的設備同樣的技術,也不一定或者是根本不會出一樣的結果。比如說建在日本和建在中國的高鐵進行比較的話,就不是一樣的結果。日本的新幹線安全運行了47年,而福州動車出事的機車,所採用的就是日本的新幹線技術。所以同樣的技術,在不同的國家運行,結果也不一樣。實際上中國城市當中的高危企業確實是不安全的。你比如說大連去年就發生了轟動全國的716輸油管道爆炸的火災事故,就是離今年這個PX可能出事,只有一年的時間。而爆炸著火的油罐,當時距離PX項目只有200米。在附近的PX的罐子裡面有12萬立方米的二甲苯等16種劇毒的危險化學品。而PX項目所在的大孤山工業區,在5.8平方公里的區域之內,就分布了相當大規模的石油化工企業38家,這個密集度可想而知。

同樣在去年11月25日,大連碳化工有限公司生產裝置出現異常,在停車的過程當中,廢氣異常排放半個多小時。今年4月17日,就在這次潰壩造成威脅的大化PX項目所在廠區,又發生了失火。當然當時很幸運,半小時以後就被扑滅。就是說他這個事故不是隱患,不是說可能發生,而是事故頻繁發生,只是說沒有造成大量人員傷亡的後果而已。而同樣的去年南京市區,也發生過石化企業相關的大爆炸。就是在人口密集的中心城市附近或者是就在城市內的這種高危企業。現在是一個重大的問題。

高稅收高發展還是生命和安居

下面還談一個問題就是關於高稅收高發展和人的生命、和人的安居,哪個更重要。這裡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提出來就是PX企業可以為政府提供高的稅收,這是支持者提出的一個重要的理論根據,也是當局堅決要上馬的主要因素,就是錢。據說大連的PX項目可以為大連市每年提供20億元的稅收。問題是這筆稅收普通的民眾有多少機會享受?即使有部分民眾能夠享受這筆稅收,冒著化學毒害和生命危險,是不是值得?

網上有一個建議我覺得很有道理,就是檢驗是否有毒的最好方法,就是把政府部門建到和化工廠鄰居的那個地方。其實說白了這還是一個利益衝突的問題。就是當官的,他要的是錢,要的是GDP,要的是稅收;而民眾要的是能喝的水、能呼吸的空氣還有能夠保證基本的生命安全。

本來這兩者是可以達成折衷的,比如說在西方它就是規定高危企業和城市要保持一定的距離。那麼在中國為什麼做不到呢?就是說當官的他不屑於費心去把高危企業建在城市的一定距離之外。其實關鍵還是對誰負責的問題,如果官員是民選的,他就不敢忽視民意。在中國它就可以根本就不屑於去關心民意。這並不是說它為什麼不建在這麼遠,而是說它根本就不在乎建多遠多近。網上有一個自稱是政府工作人員的,他聲稱說是在環境經濟學領域有一個叫做倒U型的「庫茲涅茨環境曲線」。就這個曲線認為雖然在開始的時候,在一個地區人均GDP的增長過程當中環境會惡化,但是發展到一定階段以後,環境狀況會反而變好。這個理論認為,在發展的過程當中,人類有這個能力通過技術創新和組合生產要素,尋求解決環境的污染問題。就是降低環境污染,保持工業的發展。

這個「庫茲涅茨曲線」本身是用來分析人均收入和分配公平程度之間關係的一種方法,90年代被人改造了以後用於分析經濟發展和環境的關係。不要說這個理論本身的爭議就很大,這些在西方民主國家發展起來的理論,根本就不能用於中國。因為中國的經濟發展本身就不是一個自然的過程,而是一個違背經濟規律,強制推行的過程。其中環境的惡化是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的一個必要條件,就是必須保證中國高速而低成本的發展,低成本的發展就必須犧牲環境。

阻止環境惡化的一個最重要的因素,是民眾對自己生活環境惡化的抵制,進行抗議。這是保證環境不進一步惡化的一個重要的因素,而這個因素在中國受到的是統治集團的政治上的打壓。因為非民選的政府不需要考慮選票的作用,這和西方國家是完全不一樣的。你像廈門對PX抗議的散步以後,儘管當局妥協了,但是這個散步仍然是被定為非法遊行。事後廈門市公安局發布了公告,要求遊行的組織者去自首的,否則要從重處罰,甚至追究刑事責任。像這種在民主國家可以通過社會的草根組織,選民和政府的互動,政府對企業的監管、立法等等多種因素,達到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兩者之間的平衡或者妥協,在中國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因為這些平衡的因素,沒有一個存在,而且不可能發展起來。所以回到根本問題的話,這還是一個中國模式的問題。就是大連PX項目反映的是用經濟發展做為中共統治合法性,本身不可調和的矛盾的一個反應。即使大連這個PX項目停止了,遷走了,也解決不了以經濟發展做為中共統治合法性所帶來的不可調和的矛盾。

2011年8月14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