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大連又火上澆油?(圖)

2011-09-01 21:22 作者: 姜維平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大連抗議市民晚間被清場
看中國配圖(網路圖片)

作為一個大連人,真不想看到這樣的新聞:8月29日上午,中石油大連石化分公司又發生了火災。據現場記者透露,可能是一個油罐著火引爆,離廠區約五里處,就能看到大火的滾滾濃煙,路旁到處是警察,周圍學校不得不放假,學生和教師緊急疏散。報導提醒說,大連,這座浪漫之都,成了名副其實的「傷城」,兩年之間,大連被燒了幾回:2011年7月16日下午,中石油大連石化公司一煉油裝置發生泄漏起火;2010年12月15日,中石油大連新港儲油灌區附近區域失火,3人在火災中遇難;2010年10月24日,中石油遼河油田的工作人員在拆除「7,16」火災中的103號罐時,引發火災;2010年7月16日,中石油大連新港儲油灌區發生爆炸和原油泄漏事故,部分原油流入附近海域,至少50平方公里的海域受到污染,直接損失在5億元以上。(據《財經國家週刊》)這種系列的突發事件,已成為8月14日引發了數萬人的遊行抗議的原因之一。

然而,好像沒有引起應有的重視,我想,這和當地官員沒有轉變「維穩高於一切」的觀念,和本末倒置的思維定勢有關,剛才我看到了自由亞洲電臺的一篇文章,記者稱,他打電話給大連市政府「應急辦」查問,對方告訴他未經授權,他不便回答有關問題,其實,這一點也不奇怪,據我所知,「應急辦」是一個特殊的部門,實際上,它是近年來各級地方政府專門設立的說謊和文過飾非的一個機構,我2008年親自去拜訪過,沒想到主持日常工作,和應對國內外媒體的,竟是我的老同學,《大連日報》記者陳某,陳是 1982年和我一起分配到《大連日報》當記者的,他在政法部工作,負責市委主要領導的報導,因為善於走「上層路線」而紅得發紫,成了大連國安局的線人,不僅當年直接參與了對我的秘密監控,而且還成了市政府的新聞官,像他這樣的人,名為記者,實際上已經是「應急辦」的謊言大師和秘密特工了,所以,怎麼會把真相告訴海外媒體呢?而掩蓋事實真相,就是助虐為紂。

這就是惡性事故頻發不斷的主要原因之一:中石化的領導會想,出了這麼大的事故,鬧得沸沸揚揚的,也沒什麼,反正有「應急辦」替我們擋駕,有新聞官給我們遮醜?有什麼了不起的!所以,兩年內發生四五起,也不覺得臉紅,萬人上街也不可怕,反正天下永遠是共產黨的,再鬧就把你送到監獄裡!如此以來,威脅大連人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的更大的災難,就一步步地逼近了,因此,這不是偶然事件,這是制度的問題,今天的這次起火爆炸事故,又是火上澆油,我的故鄉處於極度危險之中,怎能保持沉默?

國內媒體的報導說,偶爾發生一次事故或許還算意外,如此密集的反覆出現,顯然有深刻的背景需要檢討和反思。對於專業技術人員來說,總能找到技術上的藉口,比如,所謂「儲油罐在高溫烘烤下爆裂走火」、「 常減壓蒸餾裝置換熱器泄漏」,等等,這些高深的名詞,公眾不太懂,但事故發生後暴露出來的問題,卻已經讓公眾有了清醒的判斷。它以去年「7,16」火災為例說,過後不到一個月,事故深層次原因還未查清呢,漁民的損失還未補償,中石油大連石化分公司卻大張旗鼓地召開了「7,16」火災事故搶險救援表彰大會,9個單位和197人分別被授予先進集體和先進個人的光榮稱號。這種奇特的論功行賞真是皆大歡喜。

實際上,這和上述我指出的制度滋生的思維定勢是一致的,領導幹部出了問題,被媒體不疼不痒地披露之後,只能最終由自己解決,那麼,必然是掩蓋真相,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表彰搶險救人的所謂英雄事跡,則是巧妙的辦法,既可以提醒大家以後注意,又可以重建老百姓的信心,維護原有的一元化的領導,於是,據報導,該公司職工反映,本該承擔事故責任的相關單位和個人,沒撤職查辦,受到法律追究,竟成為了功臣,立功受獎。尤其是負責原油罐區生產管理、安全管理、消防的部門和負責人,都成為了表彰重點。這是什麼黑白顛倒的混蛋邏輯啊?這怎麼能根治事故災害呢?報導批評說,如此表彰,公眾怎麼可能不憤怒,不震驚?當時的輿論對此批評鋪天蓋地,公眾的憤怒被火上澆油,石油企業的聲譽一跌再跌。但是,中石化財大氣粗,直屬國資委,他毫不在乎!

同樣荒唐的邏輯,也導致了去年「7,16」爆炸漏油事故的理賠方式,據報導,事故發生數月之後,中石油和大連市政府均未對污染損害賠償做出嚴肅處理,而是採取了強勢手段,千方百計地阻止遭受損失的水產企業和養殖戶到法院起訴,使民告官的以法治國的承諾成了一紙空文,題為《中石油以投資抵賠償了結大連漏油事件》一文,展示了吃驚的內幕真相:中石油與大連市政府達成「投資抵賠償」的默契,油污清理結束的後續賠償工作,由大連市政府負責,中石油「以投資抵賠償」——在大連的長興島投資2000萬噸/年煉油、 100萬噸/年乙烯項目。上述煉油項目上馬後,中石油在大連市的煉油能力將達5050萬噸/年,其產值預計將佔到大連市GDP的1/3。

由此看出,官員重視的是上下級或平級的關係,是政績公程,是「雞的屁」,是廉價的掌聲和招商引資的巨額回扣,絕非老百姓的生死安全。試想,如果中國是民主體制,當官的權利不是上級所賜,而是民眾投票選舉,並有司法獨立相佐,怎麼會出現這樣的咄咄怪事嗎?一次爆炸是失誤,二次爆炸就是犯罪,三次爆炸就是殺人,四次爆炸用什麼詞句形容都不為過,如果在加拿大,內閣總理都得辭職,而在大連呢?中石化的老闆都沒事!中國的官員真舒服啊!不知道這回「應急辦」又會如何應急?中石化新的「陳同海」又會不會不好意思!也許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但真理也會在網路時代黯然失色。

記得「8,14事件」當天發生之時,我打電話詢問故鄉的朋友,驚奇地發現,他們雖然身臨其境,有的還走上了街頭,但都沒有全景式的觀察描述,因為他們受到了限制,而政府對真相和批評的打壓,正是惡行加倍猖獗的原因。海外的讀者往往獨享便利:不僅可以從各大網站上看到《廣場日記》,還看到了白天和夜間的視頻,彷彿我自己就走在中山路的大街上一樣,但可悲之處就在這裡,當事件已經出現在海外媒體上時,後果往往是嚴重的,也是不可挽回的,比如,雖然,大連市委書記唐軍勇敢地登上了車頂,承諾搬遷PX項目,迅速平息了風波,還算開明和果決,但大連環境污染,社會矛盾尖銳的問題,畢竟呈現出來了,這個印象能改變嗎?

同樣道理,大連石化距離居民區不過百米,周圍還有學校和商場,旅店,其他工廠,等等,如果爆炸後的局部大火,不能僥倖地及時扑滅,其進一步蔓延,將造成一場不可想像的災難。據稱,在去年「7,16」事故後,國務院調查組提供的資料顯示,大連沿海各個原油罐區實際儲存的油品總計700多萬噸,人們說,如果出事,整個大連將在火災裡燃燒5年。一旦液體碼頭失火,僅劇毒就有可能導致上百萬人死於非命。難怪此地近日搬遷的人不絕如縷,房價暴跌啊!這是多麼可怕的前景,難道只有變成嚴酷的現實,「應急辦」才能認為我不是危言聳聽嗎?

2011年8月29日於多倫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