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是一個不能夠被寬恕的犯罪集團」

2012-06-10 11:51 作者: 楊蓉真

手機版 简体 6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楊蓉真採訪報導】六四雖已過去,日前一度平反六四的呼聲高漲,當年的學生領袖柴玲接連發出「原諒論」,但遭到廣泛的撻伐;緊接著在6月6日,湖南民主人士李旺陽在大量民眾認為他是「被自殺」後,對於六四的討論與反思不減還增。著名流亡作家暨法學家袁紅冰先生對平反的呼聲進行抨擊:罪犯沒有資格平反自己犯下的罪行。

對於當前平反六四的呼聲、柴玲的聲明,以及李旺陽事件,著名流亡作家暨法學家袁紅冰先生在接受《看中國》記者採訪時,做了如下的評述。

罪犯沒有資格平反自己犯下的罪行

李旺陽的事件其實是已經持續了23年的六四悲劇的又一個新的表現,最近我們看到有一些人在談論希望中共平反六四、給六四翻案等等,這樣的說法在我看來是很不恰當的,因為中共暴政本身是六四屠殺人民的一個犯罪集團,他們根本就沒有資格平反六四,罪犯怎麼可以給受害人平反呢?中共現在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徹底的瓦解,退出歷史舞臺,然後就他們所犯下的所有的反人類罪行接受中國人民的審判。

對六四而言,根本不存在需要共產黨平反的問題。六四是整個中國歷史上一次極其英武悲壯的民主運動,是具有深刻意義的全民反抗,正是這次中國人民的全民反抗,引發了1990年的前蘇聯和東歐地區的人民的全民起義,造成了前蘇聯共產帝國的崩潰,所以就六四本身而言,它是一個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事件,是中國人民的驕傲。所以不需要共產黨進行所謂的平反。共產黨根本就沒有資格來平反。

有的人說現在的共產黨領導人和六四鎮壓的時候的領導人不一樣了,已經換人了,這種說法也是沒有道理,因為胡錦濤現在既然繼承了共產黨的權利,他當然也就繼承了共產黨的罪責,而且共產黨也不是哪個派別、哪一個人,而是一個整體的邪黨,共產黨本身是一個整體,從這個意義上講,共產黨就是一個不能夠被寬恕的犯罪集團。

最近柴玲講什麼要以上帝的名義、以基督徒的名義寬恕罪犯、寬恕共產黨,顯而易見柴玲已經背叛了她原來所堅守的民主自由的理念,她這樣做顯而易見是受到了中國共產黨的統戰,她已經出賣了自己的靈魂,事實上她也沒有資格去談寬恕什麼人。

對共產黨沒有經過審判就事先進行寬恕,那是對那些六四死難者新的犯罪。所以柴玲的這些舉動讓人覺得是很可恥的行為。不管她過去是什麼,不管她曾經具有過所謂學生領袖的光環,她今天這樣做就是跟中共的犯罪集團穿了一條褲子。

要求人民「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虛偽的舉動

對於中國如何走向民主自由社會,長期以來主張「暴力革命」與所謂「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論調形成分明的對壘,對此,袁紅冰認為對被剝奪一切反抗手段的人民講「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可笑且虛偽的舉動。

他談到:對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說法至少有兩點看法,第一點就是,這種所謂對人民發出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呼籲,叫做牛頭不對馬嘴,風馬牛不相及,因為在現在的中國,真正掌握國家暴力的而且是國家恐怖主義性質暴力的,只有中共犯罪集團,而人民幾乎被剝奪了一切反抗的手段。在所謂的敏感時期,人民連買菜刀的權利都要受到限制,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共產黨不僅掌握了全部的國家暴力,而且他們總是在毫不猶豫的運用這些暴力,對中國人進行鎮壓的情況下,要求人民「和平、理性、非暴力」實在是一個很可笑的、很虛偽的舉動。

我們都知道最近半年以來,將近40個藏人自焚而死,也就是說中共暴政把國家恐怖主義發揮到極致的情況底下,逼迫藏人只能通過燃燒自己的方式來表達他們對自由民主的追求,來表達他們對共產黨的文化性的種族滅絕政策的反抗。也就是人民已經被剝奪了一切反抗的可能性,只能用最後的方法,也就是自焚的方法來表達自己的意思,在這種情況下還要求受到中共統治的人們進行所謂的和平、理性、非暴力,顯而易見這是一個極其虛偽、極其缺乏針對性的要求。

專制者的行動決定了人民反抗的力量

第二點,無論從歷史來看,還是從現在正在進行的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來看,一次社會大變革,它的激烈程度不是由人民決定的,而是由專制者決定的。比如說:在埃及,埃及的獨裁者穆巴拉克,最後對人民妥協,沒有用國家暴力大規模的鎮壓人民,於是整個埃及的民主變革就進行得比較平穩、比較平和;在利比亞,卡扎菲動用整個國家的力量,用飛機、坦克、大炮鎮壓人民,那人民就只能夠組成反抗軍進行正當防衛,歷史上像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所以說呢,一次社會大的變革,它的激烈程度不是由人民決定的,而是由專制統治者決定的。如果下一次當中國人民重新舉行人民反抗和全民起義的時候,如果中共暴政再次像六四那樣動用軍隊把人民的反抗淹沒在血泊中,人民當然有權利進行正當防衛。

李旺陽事件是中共湮滅罪證的手段

袁紅冰指出,中共千方百計想讓人忘記六四血案,23年來他用各種方法去這樣做,那麼通過今年在香港這樣大規模的紀念六四的活動可以發現,中共所有這種企圖讓人民忘卻六四的努力都是失敗的,包括這次李旺陽事件,更說明中共的恐慌。聯繫到不久前薄熙來事件、王立軍事件等等,這一切跡象都表明中共暴政已經走到了自己最後的時期。

我相信未來的三、五年內,中國很可能再次爆發像六四那樣的全民反抗,像前蘇聯地區人民那樣的全民起義。而中共暴政將在下一次的中國人民的全面反抗中走向墳墓,我相信這個歷史的規律是不可改變的,而中國共產黨所犯下的所有罪行,都將在他們崩潰之後受到人民的審判,就像埃及的獨裁者穆巴拉克被關在鐵籠子裡接受人民的審判一樣。

李旺陽的事件,就我的推測很可能在六四犯有血案的那些犯罪人、共產黨的官員們,為了毀滅證據,為了毀屍滅跡執行的一次暗殺行動。一個是不希望對媒體曝光更多的東西;另外23年以來,這些官員對李旺陽先生經過了多次的酷刑,他們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很可能就以謀殺李旺陽先生的方式來消滅人證。但是他們所有這些想要湮滅罪證的作為,最後都不可能成功的,因為你只要做了,就會留下痕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