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某區前政法委書記哭訴薄熙來黑打內幕(圖)


按:前幾次去重慶,肖宗祿夫婦在其大兒子的攙扶下,曾兩次到我住的酒店向我哭訴小兒子在當年重慶的黑打、亂打、瞎打中的遭遇,說到傷心處,禁不住老淚縱橫泣不成聲。他當縣公安局副局長的小兒子是否有罪,因本人未做代理,一未看卷二未會見,故,不好妄加評價,但,黑打魔窟「鐵山坪」的字眼,時時在震撼著我,勾起我心中那些不很久遠的傷痛。在其大兒子的要求下,現將其再審申請書公布,以警世人。(有關專業申訴意見,略)


薄熙來與王立軍(看中國配圖/網路圖片)

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錢鋒院長:您好!  

我叫肖宗祿,現年六十九歲,中共黨員,2005年經重慶市委批准在璧山縣委退休,至今在家安渡殘年,曾任過重慶市璧山縣委政法委書記、縣紀委書記、縣委常務書記,縣政協主席等職。

今天,含淚揮書給上級領導反映我的兒子肖紹壅(璧山縣公安局原分管刑偵的副局長,被重慶市公安局派駐璧山縣「打黑」專案組偵辦,重慶市一中院以涉嫌犯包庇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現在重慶市永川監獄服刑)冤案的有關情況,敬請上級領導明查,督促此案得到公正處理,還我兒子一個清白。肖紹壅曾經是一名優秀的偵察員,在公安戰線上戰鬥近二十年,一心赴在公安事業上,在工作上不知付出了多少血和汗,在公安戰線上多次組織破獲多起重特大案件,2003年肖紹壅與重慶市公安局刑警總隊肖瑛,聯手破獲璧山縣城孝剛大廈老幼五口之家全部被殺特大惡性案件(肖瑛現已被王立軍殘害至死),僅用六個小時破案,多次榮獲重慶市公安局三等功。現將這一冤案的具體事實和理由反映如下:

一、該案偵查程序嚴重違法,純屬刑訊逼供、殘酷迫害而導致的冤假錯案。

該案系被重慶市公安局原局長王立軍指派駐璧山縣「打黑」專案組組長劉熙煒(重慶市公安局水上警察總隊政治部主任,警號:003018)、專案組副長張達明(重慶市大渡口區公安分局刑事警察支隊長,警號:107586),涪陵經偵大隊的樊旭初,重慶水上警察總隊的曾世偉,江北區人和派出所胡鐵等人勿視黨紀國法,大肆進行殘酷迫害,施展刑訊逼供,編取偽證材料,而製造的冤假錯案。

1、私設監獄。在重慶市公安局原局長王立軍的直接操縱和庇護下,劉熙煒等人違犯黨紀國法,私設監獄,關押審訊,違非作歹,施展酷刑,顛倒是非,編造偽證,製造冤案。肖紹壅於2010年4月13日,在璧山縣公安局被劉熙煒等人以涉案對其進行調查,強行帶走的當天,關押在江北區鐵山坪民兵訓練基地——「打黑基地」。

在此關押達十天,與世隔絕,無人知曉。在這十天九夜裡,劉熙煒等人不分白日晝夜,實施人海戰術,輪番突審,即:以每天24小時不間斷地審訊。在審訊中,劉熙煒等人施用法西斯式刑罰和「土匪」作法,對肖紹壅進行非人道的精神折磨和肉體刑罰。坐鐵椅、捆綁、懸吊、推撞、毆打,驚嚇、訓斥、辱罵,淋開水、潑冷水,受寒冷、受飢餓、斷食、斷水,不准穿衣、不准休息、不准大小便,等等。劉熙煒等人通過施用多種形式的酷刑和逼供,在取得了肖紹壅所謂口供筆錄以後,才將他押到江北區看守所短暫停留,補攝錄完了肖紹壅受審圖像和在審訊筆錄上的簽名,以及有關的關押手續後,隨即押到永川區看守所至重慶市一中院開庭審理。而根本不是像劉熙煒等人提供給市檢察院和市一中院的有關材料上所述的肖紹壅關押於江北區看守所等不實之詞。

2、刑訊逼供。肖紹壅被重慶市公安局派駐璧山縣「打黑」專案組關押期中,慘遭劉熙煒等人刑訊逼供,特別是在江北區鐵山坪——「打黑基地」關押期間,真是慘無人道,駭人聽聞。過去,重慶「中美合作所」沒做到、沒施用的,而今,重慶江北區鐵山坪——「打黑基地」做到了、施用了。可調肖紹壅在江北區鐵山坪「打黑基地」被審受刑的錄音、錄像就知情了。其具體遭遇是:

⑴、恐嚇。肖紹壅於2010年4月13日被劉熙煒等人帶到江北區鐵山坪——「打黑基地」時,由劉熙煒等人押著觀看「打黑基地」的十多間屋子裡先前被關押人員,多的一間屋子關押有十五、六人,少的一間屋子也關押有十二、三人。這些被關押人員都受著各種不同姿勢的刑罰或體罰,比如:有的被懸吊在室內,有的被反銬在牆上,有的坐在鐵審訊椅上,有的坐老虎凳,有的橫倒在地上,等等。被關押人員裡,有的頭、嘴流血,有的身體上呈有傷痕和血跡,有的還正在呻吟等。此時,劉熙煒凶狠地恐嚇肖紹壅說:「你看到了沒有?這些人在幹什麼?他們受刑沒有?」於是,一要肖紹壅按劉熙煒的旨意交待問題,二要肖紹壅對他們早已形成不是事實的材料簽字認可,才能免受其酷刑和肉體之痛苦。

⑵、折磨。肖紹壅在江北區鐵山坪——「打黑基地」關押的十天九夜,竟沒有任何喘息之機。劉熙煒除了施行人海戰術,不分白日晝夜,輪番突審外,至始至終不准肖紹壅睡覺和休息,如果一閉上眼就被劉熙偉等人推撞、拳打或被腳踢、卡頸,或被吼叫、訊斥和辱罵,就這樣受盡了各種精神和肉體折磨,尤其是不准肖紹壅上廁所大小便,屎尿都在鐵審訊椅上任其自流。由於十天九夜的時間未睡覺休息和大小便被憋,導致肖紹壅的腎功能受到嚴重損傷,當時,已出現尿頻、尿急和解血尿等病狀,真是演繹了人間罕見的黑暗景象。

⑶、酷刑。肖紹壅從2010年4月13日至22日在江北區鐵山坪——「打黑基地」受審的這十天九夜,劉熙煒一直施用酷刑。特別是肖紹壅押到江北區鐵山坪——「打黑基地」就被一個人關在一間屋子裡,把他全身固定在鐵審訓椅上,手腳被捆綁,不讓動彈,並實行「五不准」即:不准腳著地、不准在鐵椅上晃動、不准睡覺和休息、不准閉眼、不准上廁所大小便。由於長時間受酷刑和未睡覺休息以及不給飯吃、不給水喝等,導致肖紹壅身體脫水,不僅雙腳、雙腿及至下腹部浮腫,已不能行走,由兩人扶持,而且多次昏倒休克,在地上睡了不知多久,醒來才發現有醫生搶救。其中有三次是武警軍醫,有兩次是市第一看守所唐勇(警號:009229)醫生。在劉熙煒的法西斯式酷刑摧殘下,肖紹壅精力耗盡,意識不清,精神恍惚,說胡亂話,劉熙煒仍繼續施展酷刑,直到22日早上有一個醫生給肖紹壅看病後,到外面走道上給劉熙煒說了些什麼,劉熙煒回去才把肖紹壅從鐵審訊椅上叫下來,平躺在地上就睡著了,他也不知道冷了,到這天下午4、5點鐘,又被劉熙煒等人用拳頭、腳尖猛力打醒後,就押到江北區看守所只呆了一小時左右,補辦了有關手續後,就直接送到永川區看守所。從此,肖紹壅就告別了他終身「難忘」的江北區鐵山坪——「打黑基地」。

⑷、飢寒。劉熙煒大肆施用飢寒催體襲身。首先,採用飢渴催體。即:斷食、斷水。肖紹壅在江北區鐵山坪——「打黑基地」關審的十天九夜,劉熙煒只給了四個盒飯吃,沒有給一口水喝,只有永川區檢院職偵局長假惺惺地倒了一杯水。其次,採用寒冷襲身。當時,四月的江北區鐵山坪,地處大山叢林,每天下雨,氣溫低,只有幾度,專案組人員穿毛衣、羽絨服,而劉熙煒等人只准肖紹壅穿一件襯衣和一條單褲,寒冷得肖紹壅無法度日和險些喪命。在飢餓、寒冷、乾渴、疲憊共存的淒慘境況中,沙區分局交巡警的一位年輕人(專案組成員),看見肖紹壅已寒冷得不行了,趁劉熙煒不在就到隔壁的房間拿了一件很髒很臭的軍用棉衣給肖紹壅穿至次日凌晨2點左右。這時,劉熙煒和涪陵區公安分局經偵姓樊的人又去審訊,發現肖紹壅身上穿有棉衣,也不讓穿,要肖紹壅馬上脫掉,讓其繼續受寒冷又是兩天多。

⑸、水淋(潑)。劉熙煒絞盡腦汁,採用水淋(潑)身。肖紹壅在江北區鐵山坪——「打黑基地」受審期間,劉熙煒十分囂張地指著肖紹壅說:「你原來說我們王局長(立軍)是冷血,無人情味,現在你看王局長是不是冷血,有沒有人情味?」他話音未說完,便揮手身邊人員,用開水從肖紹壅的頭淋到腳,燙得肖紹壅喊天喊地,緊接著又用冷水潑肖紹壅全身,冷得肖紹壅心冰寒顫不已。在開水淋、冷水潑濕透完衣褲後,並強制肖紹壅就這樣連續穿了幾個晝夜。致使肖紹壅目前已患上了嚴重的關節炎、頭痛、鼻炎和心臟病等,已成其為終身病殘。

⑹、吊打。肖紹壅在江北區鐵山坪——「打黑基地」關押期間,劉熙煒採用「土匪」作法,實施暴力吊打。劉熙煒等人心狠手毒,對肖紹壅時時進行無情地吊打和毆打。在吊打時,劉熙煒等人將肖紹壅的雙手,用繩子反捆綁於背後,懸吊在室內,拷打其全身,命其交待問題。同時,肖紹壅在鐵審訊椅上受審時,無數次被劉熙煒等人毆打耳光、腦袋和揪手、卡頸、腳踢、推撞,尤其是毆打耳光、腦袋等已成了劉熙煒等人的「家常菜」和「玩物」,即:任由劉熙煒等人想打就打,把肖紹壅的鼻樑骨都打塌陷了。在當今的法制社會還敢公然踐踏人權,踐踏法制?

⑺、逼供。劉熙煒在對肖紹壅施展各種酷刑的同時,又大肆進行逼供和誘供。肖紹壅在江北區鐵山坪——「打黑基地」關押中飽受酷刑折磨的痛苦時,便對劉熙煒說:「你們想我怎樣做,我就按你們的意思做就行了,別再折磨我了」。劉熙煒立即指使專案組的其中兩人就給肖紹壅講:你是怎樣涉案的,也就是案卷裡肖紹壅受刑訊逼供後所交待的訊問筆錄。專案組那兩人說了以後,肖紹壅就按他們所講的說了幾遍。在肖紹壅講的過程中,專案組的人感覺肖紹壅說的與之不相符的地方,又給肖紹壅講你該怎樣說,肖紹壅只有又按他們給他講的那樣去說,說完就讓肖紹壅簽字之後,就對肖紹壅同步錄音、錄像。在錄像過程中,肖紹壅仍按專案組的人交待的去說,在說的時候專案組又主動引導肖紹壅該怎樣說。這些,在錄像、錄音和訊問筆錄中都可以看出是逼供和誘供。不僅如此,肖紹壅被送到永川區看守所關押幾天後,劉熙煒等人去訊問肖紹壅的筆錄,肖紹壅對其訊問筆錄不簽字,他們又威脅說:「你不簽字我們又把你送到鐵山坪去、或把你關到四川去。」肖紹壅擔心和害怕再挨整,對筆錄上面寫的什麼也不清楚,就在這樣被逼供和誘供的情況下只有簽字。這就形成了案卷中的幾個版本的訊問筆錄材料。

3、編造偽證。……略。

劉熙煒就採用操控法律的誘騙手段對肖紹壅說:「只要你多少承認一點兒這些問題(編造的偽證),我們就可以判你的緩刑和輕刑,反之,就要重判或八年以上刑期」。對此,肖紹壅不認同劉熙煒編造的這些偽證時,劉熙煒等人庚即又施展酷刑,肖紹壅對其此舉指出說:「你們這樣是在刑訊逼供,是在踐踏人權,是在踐踏法制」。劉熙煒說:「我們是拿了尚方寶劍的,我和(王)立軍局長有直通車,可以隨時向他匯報工作,我把你整死了,就說你是畏罪自殺,隨便你怎樣,這張鐵椅子你總坐不穿,我看你能堅持到多久。」同時,劉熙煒又再次進行威逼說:「要把你押回璧山遊街,押到你女兒肖沁(重慶一中)學校去」等等。在一次次的殘酷刑訊逼供下,只有按照劉熙煒等人講的要求去講(案卷中所講的筆錄)。肖紹壅在講的過程中,劉熙煒等人仍又引導肖紹壅該怎麼說,肖紹壅又按劉熙煒等人講的說完,和錄像完,就簽了字。這就是劉熙煒等人目無黨紀國法,任意踐踏法制,大肆刑訊逼供,故意編造偽證。

二、由於偵查人員殘酷迫害、製造冤案,最終誤導法院錯判,肖紹壅實際並不構成涉黑、受賄兩罪,應當無罪釋放。
……略。

以上情況,是我多次會見我的兒子肖紹壅時瞭解的。為此,我特向上級領導反映、申訴,懇請領導能在百忙之中關注此案,主持公道,伸張正義,督促此案得到重新公正處理,還我兒子肖紹雍一個清白!並且,懇請上級領導,責成有關單位對劉熙煒等人,主要是劉熙煒這個領導、組織、實施者的不法行為堅決予以查究。

致禮                              

聯繫電話:

1362XXX8811
1335XXX9670
1399XXX2666

重慶市璧山縣委退休人員:肖宗祿

謹上

二○一三年三月二十日

来源:李莊博客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