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自殺案」在等待真相?

2013-05-10 12:10 作者: 風青楊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到底是自殺還是「被自殺」?

2013年5月8日上午11點「平安北京」發布情況通報稱:「上午10時許,近百名外地來京人員在豐臺區京溫商城門前聚集。市公安局迅速調集相關部門警力前往處置。經初步瞭解,本月3日凌晨,一名安徽籍女青年在京溫商城內墜樓身亡,今日部分同鄉相互邀集到京溫商城門前反映問題。目前,警方正對現場秩序進行維護。」下午三點,警方再次發微博稱「未發現與其它人員接觸,現場堪查、屍體檢驗也未發現可現可疑情況。」具此初步認定袁某系自殺。

此事立即引起網民的大量圍觀與質疑,一是有網友質疑,京溫市場是下午5點清場閉市,早晨6點開門營業,一個女孩為何凌晨能在這裡跳樓?二是有網友透露:「死者男朋友要求警方讓其查看監視錄像,警方說他們沒領結婚證不是直系親屬無權查看,現在死者的媽媽過去了,去了大紅門商城派出所要求查看監視錄像,警察又說這是自殺沒有立案就無權查看。」對此不知警方未來會如何回應。

人固有一死,只是死法各有不同。但是,就算是死也要死得其所,死的明白,最痛苦的莫過於死的不明不白。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此案讓人聯想起了一起相關的老案子。2002年3月15日,湖北老河口市寳石賓館服務員高鶯鶯墜樓身亡。種種跡象表明,這是一起惡性姦殺案件,但本案卻以自殺了結。更為離奇的是,為女兒申冤的高天虎竟然以「涉嫌偽證罪」被拘留、判刑。高鶯鶯冤死將近六週年之際,有記者採訪到該案的一個知情人,這才揭開了這場冤案不為人知的黑幕。
似乎從「躲貓貓」死聞名輿論後,關於「非正常死亡」、「被自殺」的新聞就一直未曾走出公眾的視線。與高鶯鶯案一樣被質疑的,還有「謝業新自殺案」。2011年8月湖北省公安縣的一名紀檢幹部謝業新被發現死在了自己的辦公室裡。兩日後,相關部門發布通稿稱,經公安機關的縝密調查,謝業新系自殺身亡。但是,這一結果受到了家屬的質疑,身中11刀是自殺?

比謝業新「自殺」更殘忍的,還有湖南武岡市副市長非正常死亡,官方鐵定為自殺。但死者姐夫呂先生質疑:「左手傷口佔手腕三分之二切開了,就剩骨頭了,正常人自殺何必那樣切呢?,還切了五六刀;脖子有三四道刀痕,警方解釋是自殺的人先試,這個解釋太牽強了,要自殺還要試?買點藥吃不就完?看到現場那麼多血,差不多流完了,還自己走出去墜樓,這個沒法解釋。警方就憑著現場沒有第二個人的痕跡,就作出自殺結論,這樣做太草率,政府不負責任!」 

此事過後,有一個段子非常流行——「明武宗朱厚照在位時,浙江錢塘發生命案,死者身中5刀,刀刀致命,錢塘縣斷定該人系自殺身亡,上報刑部,刑部斷然駁回重申,杭州府重申後仍上報自殺身亡,刑部再次駁回並報大理寺,遂上達天聽,朱厚照大怒,:豈有身中五刀自斃者?欲將朕比晉惠乎?下旨徹查杭州府及錢塘縣,最終查明凶手乃錢塘縣令妻侄。」

在一連串讓人質疑的事件都已「自殺」的結果落幕後,有網友感嘆道,如今我們已經進入「被時代」,或者說,早就生活在這樣的時代,而沒有像今天這樣讓人感慨和無奈。從「被自殺」、「被自願」……到「被就業」,一路走來沒有什麼不可以「被如何」的,除了還沒有想到的。當「被自殺」走紅網路時,有網友戲言,這是中國第五大發明可以獲諾貝爾發明獎。中國和發達國家相比,在這種匪夷所思的網路新詞的發明上已經走在前列。什麼都可以是假的,除了本身是假的以外。

一葉知秋,窺斑見豹,「被」字走紅,蘊含著人們意識到自身話語權、選擇權、知情權、監督權等等正當的民主權益之重要,標誌著公民現代意識的復甦覺醒,自由表達的訴求日趨強烈。朱令案,安徽女孩案,每一個事件彷彿都有人在背後伸出一隻手,在禁止信息的傳播,阻撓真相的公開,如果不把這背後的一隻黑手砍掉,肯定還有有下一個朱令,下一個安徽女孩。更讓人堪憂的是,誰都有可能就是下一個!所以,在關注這些事件的同時,我們要一起揪出這背後的黑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