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喝茶就夠了,別讓他們請你吃晚餐」(組圖)



「茶黨」日益壯大,邀請無法「拒絕」。本文的主人翁彭先生(原文視頻截圖)

【看中國記者周悅編譯報導】據彭博社6月5日(週三)報導,彭成顯(音)被押著從一月的寒風中來到警察局,有兩個人在那裡和他見面。他沒有問他們是誰。他們每人穿著淺色的夾克,提著一個深色手提包。

彭先生說他猜測他們一定是「國保」,那是中國所謂維護社會秩序的秘密警察的名字。

「邀你來談一談」,其中看起來比另一個大十幾歲的人對彭先生說道,「不用緊張。」

「我知道」,32歲的彭先生回答道,「就是‘喝茶’,對吧?」

「你知道得很多嘛」,那名官員說,「你被請去喝過茶嗎?」

彭先生說他沒有。他只是一個小博主,寫一些關於房價飆漲、房屋強拆以及經濟增長伴隨的腐敗之類的文章,他以前在網上讀到過一些關於「喝茶」的內容。「喝茶」指代著對一些越界了的公民被進行非正式的審問。

那名官員說道:「的確!你在網上讀的東西太多,受影響太深了。」

十分鐘之前,彭還在家裡,仍然穿著他的睡衣。他的妻子古倩依(音)正在洗衣服,而他岳母正在逗他們8個月的兒子陶陶(音)。

妻子慌了

大約早上11:30,敲門聲使他們從週日的上午裡驚醒。兩名警察踏進他家時,陶陶的姥姥把他帶進一間臥室並關上了門。彭先生的妻子說她慌了。她把他的智能手機抓出來打開了錄音機。她把手機揣進他的口袋裡,緊張地悄聲跟他說小心一點。

27歲的古小姐在警察把她丈夫開車帶走時擔憂著這個家的未來。

彭先生也很緊張,不確定會發生什麼事。他知道人們可能「消失」好幾個月或者被打。他一直開著錄音機直到他確定車子並沒有離開他住的地方太遠,仍然在天津郊區。

當車停在本地派出所之前時,他冷靜了下來,意識到這只不過會是關於他博客的一次喝茶。

給挪威獻的花

對類似談話的描述在網上傳得很廣,是由像彭先生的普通人寫的,包括高中生和辦公室職員。他們描述了警方如何用這些談話來壓制被認為是威脅社會穩定的行為。一位婦女在2010上海世博會給挪威展館獻花來表示對將諾貝爾和平獎頒給異見者劉曉波的感謝,這之後,她遭到了審訊。

在這個過程中,作家們解密了政府的一種社會控制手段。有一些人笑稱他們是中國的「茶黨」。甚至還有一個關於如何在喝茶時表現的在線指導,裡麵包括這樣一些竅門:不要生氣,不要表現出害怕,避免侮辱審問者。

沉默的大多數

大約四年前,在2009年初,彭先生開始寫博客。他希望強調一些社會問題來使像他那樣的平凡人生活變得更好。

他的第一個博文就是關於中國4萬億人民幣經濟刺激造成的房價增長。

基本上沒人讀。沒有人願意留下評論。

彭先生把他的深思自語命名為「沉默的大多數」,這個名字出自王小波的文集。彭先生17歲時買了一本滿是錯誤的非法印刷本,他覺得這些諷刺的文章在他的思想裡激起了獨立感。

很多個晚上,他花很多個小時坐在他那巨大的三星電腦顯示屏前,上面貼著古小姐的各種購物網站的賬號。有時候,她也會轉發他的博客。

不偏激

他寫一些當代的問題:有毒食品,當地腐敗和計畫生育的後果。在這期間,彭的博客被移除掉4次。他總是把這拋在腦後。

「彭並不偏激,只是敢於說出來」,他一個也寫博文的朋友趙偉說, 「而他敢說出自己的真名。我很羨慕他這點。」

在警方把他叫進來時,「沉默的大多數」在新浪網上已有1000個粉絲。這比起中國知名的博主比如韓寒那超過一百萬的粉絲算很少了。

儘管這是一次喝茶,在派出所並沒有人給彭任何茶。一個穿著制服的警官從一個茶壺裡向一次性杯子裡倒了熱開水。

這次談話開始時,警官問彭先生覺得中國怎麼樣。

「沒人能抵賴這30年來的發展」,彭說,「但是也有一些很嚴重的問題:腐敗,強拆,高房價,高醫療費。政府應該尊重民眾的發言權。」

 接下來他們問了一些關於他童年的事情。然後他們把他的家庭也加進來,問道:「你的妻子怎麼想?」

彭和他的同事古小姐在2010年結婚。他們借了17萬人民幣作為一套三室一廳的公寓的首付。

「就像天津的所有妻子一樣,她希望他的丈夫不要有麻煩」,他這樣答道。

在一個多小時的質問之後,彭忍受不了了,問道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徵求籤名

警察很驚訝他不知道。他們告訴他六天前他寫了一些關於記者在《南方週末》反對審查的文章。這個爭議變成了一個全國性的公開抗議限制媒體自由。李開復在微博裡給他的320萬粉絲宣傳了此事。幾天後,他發表了一副茶具的照片,評論說難喝的味道仍留在他嘴裡。

彭簽了一封公開信表示支持並強烈建議他的讀者也這樣做。

年輕一點的便衣警官問他是否知道這被西方反華勢力操控。

「我只是個平凡人,我怎麼知道。」他當時只想平和地說出他的想法。

「你可以自己做一做,當很多人一起表達意見時就很危險了。那是不允許的。」

他被告知如果他在簽任何名之前打電話給警方他會更安全一點。


彭先生夫婦接受採訪的視頻截圖

瘋狂的電話

在談話期間,彭的妻子開始撥打他的手機。古小姐說她在她的第三次電話中故意大叫讓警察聽見。

「你孩子生病了,你快回來!你又沒搶又沒偷。你什麼都沒做錯。怎麼待了這麼久?!」她大叫著。

警察笑笑說他們會讓他回家。

「聽你妻子的」,老一點的那個警察告訴他,「過平凡的日子。」

他把這個評論當成含蓄的威脅和警告,屬於在整個談話中的其中一個。談話的大部分時候,他有意識地保持冷靜避免衝撞審問者而使談話延長。除此之外,他也發現這談話並不是為他好。

「這種手段意味著暴露你的家庭,所以他們給你施壓讓你停止」,彭先生說。

密碼之爭

當他回到家時,古小姐把他的密碼改了。而幾天後她登錄時發現彭又發了一條新博文。那是關於這次喝茶的。

彭用「忘記密碼」的功能拿回了密碼。古也知道安全問題的答案,她再次登錄。這次她將密碼和安全問題都改了。

經過許多天和許多次的爭執之後,一封來自彭的郵件進入了古的工作郵箱。

在裡面彭保證他再也不會親自參加任何抗議而傷害這個家庭。他解釋了他寫博客的原因:使得陶陶可以自由的生活在和平和穩定之中。

古的眼裡充滿了淚水。

「我很感動,」她說。那一天晚些時候,她把新密碼給了彭。

「請你喝茶就夠了,」古小姐說,「不要讓他們請你吃晚餐。」

點擊看原文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