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的寓意,在生活中真實發生了(圖)

2013-07-19 23:58 作者: 李齊一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列印 特大


1999年之前李昕(前排著紫衣者)與當年同事的合影

【看中國2013年07月19日訊】(看中國記者李齊一採訪報導)中共有很多敏感日,最為人熟知的莫過於6.4,24年來,海外的華人沒有一年不舉辦悼念活動。另一個日子——7月20日,不為人所知,卻是這十多年來影響中國很深遠的一個重大日子。一個中國社會菁英親歷了1999年7月20日的事件後,剖析了當時的情況,並轉述當時人們的看法。

李昕,畢業於北京建築工程學院(現北京建築大學)。大學期間,她每年都獲得大學生的最高榮譽——北京市理工獎學金,同時也是校內建築學團總支副書記。畢業前因成績優異,被發展為中共黨員。畢業後被北京首都規劃委員會(以下稱首規委)開辦的北京首都工程公司聘用,同時又是北京市政府規劃部門的工作人員,後又被單位提為團總支副書記。

7.20對李昕來說,像個分水嶺標注著她生命軌跡中人性善與惡的分界。

作為學校的英才,李昕畢業後很快成為社會的樑柱,然就在接觸到建築業的黑暗面後,她陷入了徬徨——要不要同流合污?再加上文革、六四後社會道德的淪喪,她感受到這個社會污濁了。為了不讓自己隨波逐流,她想提高自己的修養,做個真正為國為民的好人。就這樣,在1996年,李昕無意間走上修煉的路,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吸引著她。至1999年,據悉已有上億的人修煉法輪功。其後海外媒體報導,龐大的修煉人口觸動中共獨裁政權的恐懼,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在其它常委的反對下,執意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那一天正是1999年7月20日。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抓捕法輪功學員,並在7月22日正式取締法輪功。回憶過往,李昕認為,7.20是中共當局為迫害法輪功所做的構陷,而法輪功學員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陷入中共的布局,給以「圍攻政府機關」的藉口。

秘密抓捕

回憶當天的情景時,李昕說:「7月20日早上,我照常去北京兒童醫院附近的公園煉功,發現煉功人數比往昔少了一半,負責放煉功音樂的輔導員李百根(首規委勘察設計管理處副處長)也沒來。大家在沒有煉功音樂的情況下,靜靜地煉完了功,但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到了辦公室,我聽到住在府右街附近的同事說:騎車來上班時,在路上看到很多人,手挽手站在路邊,齊聲喊著‘維護憲法,不許抓人!’」她表示,同事當時認為,他們的訴求沒有什麼不對。

事後,經由打聽,李昕獲悉7月19日晚至20日凌晨,很多法輪功學員和煉功點上的輔導員被抓走了,李百根於19日夜裡被秘密抓走。而那次的連夜大抓捕是全國範圍的,但當時很多學員並不知情。

預謀鎮壓

7月21日,公司通知她和其它黨員去首規委開會。李昕表示,在會中,首規委的胡處長宣讀一份有關中共對法輪功的文件,該文件與中共22日在媒體上宣布取締法輪功的內容如出一轍。「可見7.22的揭批材料都是事先早己預備好的」李昕說。

李昕認為,當時官媒將法輪功7.20的和平上訪說成是「圍攻政府機關」,是想誤導民眾以為法輪功對中共的統治造成威脅,才被取締、鎮壓。

李昕分析道,「法輪功是被江澤民和中共內部指定的鎮壓對象,為了鎮壓,中共內部早在好幾個月前就做了周密安排。」而「7.20 的大抓捕就是中共設計的圈套,使法輪功學員不得不按國家規定去北京和平上訪,然後把你說成‘圍攻反對政府’。之後再按照從黨員到群眾的順序,安排統一對法輪功的洗腦誹謗,繼而宣布鎮壓。」

「人多就應該被取締嗎?」

7.20後,李昕仍然到國務院的機關所在地出差,但是原先與她關係很好的負責接待他們的國務院領導當著別人的面板著臉對她說,「如果有任何反應就讓十三處的人把你給看起來」。

但這位領導在單獨與他們一行人吃晚飯時,告訴了他們中共取締法輪功的原因——因為法輪功在中國已經有一億人了。當時她的同事立刻問道,「那電視上為什麼說是二百萬?中央電視臺不是騙人嗎?!」

李昕認為煉功人數眾多也不應該被取締。「人多就應該被取締嗎?《轉法輪》我送給過您(接待的領導),內容不都是教人做好人嗎?跟電視上說的法輪功的情況哪點是一樣的?這個社會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嗎?」

這位領導聽了點頭說,「是這樣的」。

領導:「氣功是真實的」

「電視上王志文,紀列武他們說話時,口型和聲音都對不上,就跟外國譯製片一樣!」「咱們都經歷過文革,中共今天把人打倒,說是人民公敵,證據確鑿,明天就又把人平反,說證據都是壞人捏造的。」她的同事相繼地說出對此事的看法。

飯後該領導陪他們返回賓館時說,「氣功是真實的,我的一位親戚煉太極推手,不用碰到別人,就把別人推走了。」他還指著國務院大院裡的蒼松翠柏和鮮花綠草說:「小李,你看這兒的環境多好!你就在這兒煉功!」

猝死的正局級主任

然而,時任首規委辦公室副主任、黨總支副書記、首都工程公司總經理姚瑩在7.20後對法輪功學員採取了不同的態度。

李昕舉例說,姚瑩在每次首規委的領導會議上,都批判李百根,想把他的首都勘察設計管理處的處長職務撤銷;當時胡錦濤的夫人劉永清也是首規委的副主任,與姚瑩平級,劉永清質問姚瑩:「李百根的工作做的有什麼不好嗎?你憑什麼撤他的職?」當時規委其它領導也反對姚瑩的做法。

「從姚瑩開始,我和李百根等一步步被迫害,我在躲避警察的綁架時摔傷了腰椎,又被勞教一年半。李百根流亡海外。」「2004年,姚瑩終於當上了主任,成為了正局級,掌握著北京城市建設的審批大權,可以通過受賄的方式日進斗金了。但是就在他當上北京規委主任的一個星期後,他照常下班回家後猝死。」李昕感嘆的說。

「南方水深,北方火熱」

對於當時人們對7.20事件的看法,李昕表示,有些人心裏是明白的。

她說,99年7月24日、25日以及其後的幾天,北京出現了酷暑,氣象報告指北京氣溫都超過40度,週一(26日)也那麼熱,但是氣象報告沒播報當日的氣溫,因為當時氣溫超過40度,北京就得全體休假、停工,而那年長江也在發大水。她的同事對此現象戲謔道,「南方水深,北方火熱」。

還有的人認為,法輪功是和平的,根本不會對中共有任何危害。「要是一群螞蟻排著隊從中南海門前過,他們也得戒嚴。」他們以誇張的語句形容中共。

也有人直接點出問題所在,「法輪功相信神,共產黨無神論,所以要取締,與反對政府毫無關係。」

更有的人言簡意賅的說,「寧可跟明白人打一仗,不跟流氓說句話。」

對法輪功的鎮壓是對人心的試煉

在李昕看來,7.20開始鎮壓法輪功是對人心的試煉。她以《魔戒三部曲》的故事寓意,點出了人性在現實社會中所面臨的考驗。

「我從勞教所回到家後看到《魔戒三部曲》這部電影,每每掉淚。姚瑩跟我和李百根都是很熟的人,我們都跟他講法輪功真相,希望他不要迫害法輪功,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但他最終在得到了他的魔戒後——北京規劃委員會主任的職位——暴死了。」李昕說,這部影片是在法輪功被鎮壓的同年開始拍攝,2002年完成,而電影中的故事卻在生活中真實發生著。 

據海外明慧網報導,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持續14年的殘酷迫害,數以萬計的學員被關押,其中被迫害致死已知姓名者有3716人。每年此日,海外各地法輪功學員都會舉行反迫害的集會,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迫害。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