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和平請願 何祚庥亂舞大棒


【看中國2013年07月27日訊】

第十二章:法輪功和平請願神州大地山雨欲來(上)

1999年可謂是中國的多事之秋。

一向被稱為火藥桶的巴爾幹半島發生了塞爾維亞軍隊大規模屠殺阿爾巴尼亞平民的種族清洗事件,超過一百五十萬阿爾巴尼亞人逃離家園。據難民描述,至少在科索沃省內有75座城市和村莊發生了大規模屠殺,被集體處決的阿族人達到5000人以上。

當時國際社會對於米洛舍維奇的屠殺罪行群情激憤,然而中國大陸卻因為一言堂的宣傳對此一無所知。由於中國和俄羅斯的杯葛,聯合國未能採取軍事行動,而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出於人道主義考慮,於3月24日對南斯拉夫實施空襲。

1.「消氣外交」

當時人大會議已經結束兩個星期,朱鎔基總理在人大的記者會上談及出訪美國的問題時曾經說:「因為既然你們有氣,我就要去給你們消消氣。」但北約空襲開始,再去美國商談WTO問題並做大幅度讓步,恐怕無以安撫國內已經被煽動起來的民族情緒,但不去商談似乎又錯過了一個大好時機。

政治局專門為此召開會議,進行討論。李鵬和錢其琛都反對朱鎔基的美國之行,認為他所謂的「消氣外交」是有求於人,也是示弱於人。但江澤民極力主張朱如期動身。談成的話,自然歸功於總書記,並可成為江任期內可以載入史冊的成績;談不成,也可以煞一煞朱鎔基功高震主的銳氣。在江澤民當時和幕僚的一些談話中,似乎江澤民更希望朱鎩羽而歸。

如果不是因為江澤民需要朱鎔基為他收拾千瘡百孔的經濟爛攤子,他根本就不會去用朱。從上海開始,江就一直妒忌朱鎔基的魅力。朱鎔基每次接見記者和會議發言都能夠說出一些真誠而又感人肺腑的話,不但比江的講話要實在,更顯得充滿正氣或人情味,就連香港臺灣的漂亮女記者們也常常對朱老總投以敬佩的目光。

朱鎔基的態度是很明朗的,他看到加入世貿會對中國的農業、電信和金融業發生衝擊,另外國營企業效率低下,公平競爭會造成許多企業倒閉,因此並不想做太大讓步。但江澤民指示他說:「我看中美之間農產品協定、電信、金融領域都可以答應美國的要求,我們一到美國就宣布同意簽署《農業合作協議》,我想可以和克林頓達成一種默契,其它的慢慢答應,爭取打個漂亮的政治仗。」

朱鎔基此次「消氣外交」可謂大受挫折,儘管所有的讓步都經過江澤民的同意,但美國因為不認為中國是市場經濟國家,又提出很多附加條件,到朱回國的時候,簽署WTO已經基本沒有指望了。中共元老們卻對朱鎔基的讓步十分不滿。一直深居簡出的喬石知道江扮演的角色後十分氣憤,他說:「國家利益至上,這是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忘記的。」萬里、宋平等人甚至罵這些協議是新「二十一條」。江澤民一看形勢不對,就耍了個滑頭,用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回應元老的指責——「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把這一切責任輕輕巧巧地推到了朱鎔基身上。

4月21日,朱鎔基訪美歸來。江澤民為了避免和朱鎔基見面,帶著中辦的人去湖北開會,並授意李嵐清去了遼寧。朱鎔基回來時,歡迎場面冷冷清清。在隨後的政治局的會議上,江變過臉來責問朱「談判為何要超越政治局當初確定的底線」,並故意當著朱的面,表揚和朱一起出訪的吳儀說:「吳儀同志敢於堅持立場,不以原則做交易」,讓朱非常難堪。

看到朱鎔基的銳氣消磨了許多,江澤民有一種揚眉吐氣的快感。

2.中共早已瞭解法輪功

中共建政後逢「九」必亂似乎成了規律:1949年建政;1959年,鎮壓西藏「叛亂」並與印度開戰;1969年和蘇聯打了一仗;1979年有中越戰爭;1989年先是鎮壓了西藏「騷亂」,接著就是「六四」屠城;1999年則發生了「鎮壓法輪功」事件。

外界對法輪功有兩種誤解:第一、在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他對法輪功並不瞭解,中共高層也幾乎對法輪功一無所知,這完全不符合事實。第二、鎮壓和迫害是從1999年開始的,在此之前,中共一直和法輪功和平共處,這也不確切。

事實上,中共高層對法輪功的瞭解非常早,也非常清楚。但其中也有人試圖攪渾水,中間出現不少波折。

李洪志先生在1992年5月開始傳法,當時在北京紫竹院有一個相當大的煉功點。紫竹院附近有許多退休老幹部,有的是部隊的退役將軍,也有的是國務院或中央機關的退休高幹。這些人的資歷比江澤民、朱鎔基、羅干、李嵐清等人老得多,是屬於真正的被中共稱為「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人,有的人甚至是參加過長征的。十五大的這些常委原來都是他們的下屬,屬於小字輩。

國務院有個退休幹部姓周,原來是朱鎔基的上級,見到朱的時候都叫小朱。這些退休幹部閑著無事,練氣功的人非常多,互相之間也走動很頻繁。他們開始煉功後,也向後來這些身居高位的下屬介紹過法輪功。

至少在1996年以前,紫竹院就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親自到江澤民的家裡教王冶坪煉功。

李嵐清原來在外經貿部當部長,他是另一位法輪功學員的頂頭上司,兩人原來關係不錯。早在1995年,這位學員也說起過向老部長李嵐清介紹法輪功的事,但他主要是介紹法輪功對國家和民族的益處,還給了李嵐清《轉法輪》。

李鵬也看過《轉法輪》,是他的電力工業部的一個副部長給他的。由於中南海裡江住李鵬隔壁,所以李鵬也送了一本《轉法輪》給江澤民。

江澤民原來在武漢熱工所的上級也煉功,江澤民和武漢熱工所的人聚會時,老同事也給他當面介紹過法輪功。江澤民後來說他1999年4月25日才第一次聽說法輪功,這是公然撒謊。1996年,江澤民去視察中央電視臺,看見一個工作人員桌子上有一本《轉法輪》,還對這位工作人員說「《轉法輪》,這本書挺不錯。」

羅干也是在1995年就知道法輪功的,是他原來在機械科學院的老上級和老同事介紹的。

胡錦濤至少在1998年就瞭解了法輪功。他原來在清華的同學張孟業得了肝硬化肝腹水,面色青黑浮腫,被醫院判了死刑,後來修煉法輪功後起死回生。清華校友聚會時,張孟業在1998、1999年兩度到北京當面向胡錦濤介紹他的親身經歷,並給胡錦濤的夫人寄過法輪功的書籍,希望他們也能煉功改善身體,胡錦濤夫人曾回寄明信卡以表謝意。1999年的那次聚會正好是「4.25」當天(萬名法輪功學員在國家信訪局和平上訪),胡錦濤夫婦在參加清華同學聚會後回中南海時看到了這一奇觀。隨即通過在北京的同班同學轉告了正在南下火車上的張孟業,提醒他注意。

從1992年開始,各大部委就有人開始煉功,人數越來越多,有的在任副部長也煉。從部長、副總理到人大委員長、副委員長、政協主席、副主席,幾乎人人都看過《轉法輪》。中共七個政治局常委的夫人也都練過法輪功。當時法輪功因其對人身體和精神道德的改善作用巨大,人傳人,速度遠遠超過一般人的想像。到1999年,大陸真正看過《轉法輪》的超過一億人。

3.山雨欲來風滿樓

李洪志大師學員眾多,其中也難免有猶大。在傳法初期,有幾個長春的負責人一再違反法輪功的規定,貪污挪用當時十分緊張的資金,篡改法輪功的功法等,李大師一再給他們改過的機會,但遺憾的是這些人最終還是走上了與法輪功對立的路。從1994年開始,他們就向中共13個部委寫信誣告法輪功,寫了幾十萬字,三大本,羅列12條罪狀,卻沒有任何事實根據。這些材料就是中共1999年剛剛開始鎮壓法輪功時所羅列的那些誣蔑之詞。

1995年2月9日,中國法輪功研究會向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並轉報有關部門)寫了三份詳細的匯報材料,其中有一份專門針對長春8個人的揭發材料逐條解釋了事實真相。當時很多領導得知真相後都非常驚訝,還說:「原來法輪功這麼好,那為什麼你們不跟我們聯繫呀?我們一直不知道你們呀!希望今後多聯繫。」這樣,1994年底的誣告揭發材料事件就算解決了。

關於氣功,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曾經作過一個著名的批示。1980年2月,由《自然雜誌》編輯部主持,在上海召開了第一屆人體特異功能討論會,邀請一些特異功能人士進行現場測試,胡耀邦也派秘書到場參加鑑定。胡耀邦在北京親自寫了一個字條並密封於容器中,只有他一個人知道,派秘書送來鑑定。後來秘書把特異功能者透視看到的字樣帶回去,胡耀邦檢查他親自密封的容器,核對字條,終於確信人體特異功能的存在。不久胡耀邦指示中宣部,對氣功和特異功能,「不宣傳、不爭論、不批評」。同時,允許少數人進行研究。82年4月,中宣部下發了傳達這個精神的通知。這就是著名的「三不」政策。

1996年的時候,中宣部副部長徐光春乘負責氣功的副部長出國一個多月之際,召集十個中央大報總編開會,要光明日報刊登詆毀法輪功的文章,並要其它各大報轉載。隨後,中宣部管轄的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以「宣揚迷信」為由,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中國法輪功》等法輪功書籍。徐光春這麼做實際上違反了胡耀邦制定的「三不」政策,想通過打擊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當時就想給法輪功扣一個「初級簡陋邪教」的帽子。

但是各大報都有許多人修煉法輪功,真正執行鎮壓的國家機器——公安部中煉功的人就更多。原來公安部的部長王芳是個氣功愛好者,夫人則是虔誠的佛教徒。後來王芳退休後到了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受到王部長影響,公安部練氣功的人相當多。尤其到了司長、局長、處長這一級,還有很多外地公安局或公安廳的廳局長就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研究會的成員葉浩和李昌原來都是公安部的副局長、處長。

1996年的鎮壓根本沒來得及開始就收到了幾十萬封群眾來信,澄清法輪功的真相,後來不了了之。羅干在1997、1998年兩次想把法輪功定為「邪教」進行鎮壓。這倒不是因為法輪功做錯了什麼,而是羅干當時當了政法委書記,官兒坐到頭了,要想繼續往上升,就必須做出大動作來。這個和戰爭時期軍人尤其受到重視一樣。羅干也想把水攪渾,這樣他這個政法委書記才能成為政治焦點。

羅干當時發的文件明顯帶有構陷的性質,先是聲稱法輪功是「邪教」,然後讓各地公安去蒐集證據,等於「先定罪,後調查」。當時陸續有公安、統戰部和特工到法輪功的煉功點上學功,並和學員一起學習《轉法輪》,其實都是去臥底。但是法輪功無底可臥,因為法輪功學員的一切活動都是公開的,而且來去自由,誰願意來煉都行,不願意了就走,既沒有人員登記,也沒有會費。很多臥底人員倒因此機緣而對法輪功有了深刻瞭解,成為堅定的學員。

但羅干的兩次「調查」還是在一些地區造成了嚴重後果。如:遼寧省朝陽市公安局,向所屬公安部門發出了朝公發(1998)37號《關於禁止法輪功非法活動的通知》,有的輔導員被數次罰款,累計金額達4000多元。有的不給收據單,有的只給白條。由此引起40餘人到公安部上訪;1000餘人聯名投訴朝陽公安局侵害公民合法權益的違法行為。新疆、黑龍江、河北、福建等地還出現基層公安部門強行驅散煉功群眾,非法抄家,私闖民宅,沒收屬於個人的私有財產等違法亂紀問題。

羅干蒐集不到資料也很著急。他發現公安部這些負責氣功的人都很懂氣功,很多人也煉。羅的鎮壓命令下去之後,相關的負責人不要說抓緊落實,反而連動都不動。羅干在1996年開始為此特意改組公安部,不但把編製改了,原來管氣功和懂氣功的人一律調走。

朱鎔基知道這件事情後把羅干叫去訓了一頓,說他「放著大案要案不抓,卻用最高級的特務手段對付老百姓」。搞得羅干灰頭土臉,但是他仗著和江澤民關係好,把朱鎔基對法輪功的一份正面批示扣在手裡,沒有下發。

4.「科痞」何祚庥

1998年5月,羅干連襟何祚庥挑起了北京電視臺事件。事情的起因是何祚庥對北京電視臺《北京特快》節目的一個記者造謠,說中科院一個孫姓的研究生,因練法輪功導致精神病。實際上孫當時表現的不正常狀態和法輪功毫無關係。孫的室友和孫的同學都多次以詳細具體事實向何講清了。可何祚庥在十分清楚事實的情況下,在電臺竟仍用同一假證栽贓法輪功,純屬故意。許多從法輪功中受益的人自發去北京電視臺澄清事實真相。北京電視臺的一個副臺長看到法輪功學員的祥和,在瞭解真相後立即決定製作節目挽回錯誤宣傳的影響。事情得以圓滿解決。

何祚庥號稱是「兩院院士」,實為政治投機分子。他善於在科學家面前冒充政治家,在政治家面前冒充科學家,尤其善於從意識形態領域批判真正的科學。由於鼓吹「自然科學的階級性」,何祚庥得到中宣部科學處處長的賞識,大學畢業後轉到中宣部從事意識形態宣傳,利用他井底之蛙的見識,在科技界到處揮舞大棒。

舉例來說,上個世紀初凱庫勒發現苯的環形結構,之後數十年化學家對此結構一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後來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泡林提出「共振論」概念,合理地解釋了凱庫勒模型,此為量子力學在化學結構學的開始。但是何祚庥等指責已經被證明的凱庫勒模型是「階級調和論在科學界的反映」,中國大批的結構化學專家因此受株連而檢查「資產階級立場」,中國量子力學研究因此受到嚴重衝擊而長時間中斷。

著名猶太裔學者維納曾在清華任教,是何祚庥的校友。1965年,他研究發現,老鷹在捕捉兔子時很少失手,這是因為老鷹腦子中有一套反饋閉環系統,能根據兔子的方位、速度不斷調整自己的飛行路線,直至成功。如果將類似的系統裝在高射炮上,將使命中率大為提高。由此維納認為生物界和非生物界存在一定的共性。而何祚庥認為階級之間尚不能調和,更妄論生物與非生物了。何祚庥等人再一次揮舞「階級調和論」的棒子把多位科學家打入冷宮。

何祚庥還掄起意識形態的棍子批判過摩爾根的遺傳學說、用馬列主義批判蓋爾曼獲得諾貝爾獎的「夸克模型」,一直到晚年轉而批判氣功,聲稱是「偽科學」。人稱何祚庥「人老心紅,戰士風采依舊,棍法依然嫻熟」。

因為何祚庥打擊科學、維護中共意識形態有功,《紅旗》雜誌力薦他當了中科院的院士。何則繼續利用他的院士頭銜拍中共、特別是最高領導人的馬屁。2001年,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宣傳如火如荼,何祚庥在中科院的一次量子力學研討會上發言說「量子力學的運動規律符合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精神」,當即有幾位正直的學者拂袖而去。而更多的人則是敢怒不敢言。

因為羅干想借打法輪功向江澤民邀功請賞,何祚庥也就一次次不遺餘力地打著科學的外衣詆毀法輪功。因為何祚庥的名聲實在太差,北京市的一位副市長親自指示,今後北京市的媒體不得刊登何祚庥的欺騙言論,對氣功仍舊執行中央「不干涉、不宣傳、不打棍子」的政策。

5.中央調查結論

國家體育總局也於1998年5月對法輪功進行了全面調查瞭解。9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為配合此次調查,對廣東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結果表明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10月20日,國家體總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發表講話說:「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分肯定的。」其間,大連、北京等地對法輪功功效的民間調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結果。

1998年下半年,以喬石為首的部分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法輪功繼續快速發展,到1999年初,國內有媒體在報導健身運動的時候提到法輪功的煉功人達到了一億。同時《轉法輪》被翻譯成多國文字,傳到世界三十個國家和地區。不少西方人甚至不遠萬里來到中國學習中文,只希望能像國內法輪功學員一樣能夠讀懂《轉法輪》的中文原著。

1999年2月,美國一家權威性雜誌《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發表文章談到了法輪功在健身方面的好處:「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說:‘法輪功和其他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1000元。如果煉功人是一億,就可以節省一千億元。朱鎔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

来源:江澤民其人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