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王立軍薄熙來為何反目成仇?(圖)

2013-07-31 01:55 作者: 姜維平

手機版 简体 3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7月30日訊】2月6日,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忽然進入了美國駐成都總領館,這一事件像公牛闖進了瓷器店一樣,鬧得石破天驚,搞得輿論沸沸揚揚,不僅美方首先證實,而且,中國外交部也慎重回應,與重慶地方媒體說辭「休假式治療」不同的是,北京最高層的說法是「正在接受調查」,看開,薄熙來想把王副市長搞成「神經病」,中南海想讓它暫時成為「孤立事件」,但它們眾口一詞的是,都不再稱他是「同志」,只使用了「副市長」職稱,也就是說,他私闖美領館的事件,已是敵我矛盾,性質是叛國投敵無疑,那麼,正當打黑聲浪不絕如縷之時,正值習近平訪美前夕,薄熙來的愛將之一王立軍為什麼忽然從人生事業的頂峰墜落,由「打黑英雄」成為叛國狗熊,由薄熙來左右助手,而成了他反目為仇的政敵?本文發表於香港《臉譜》雜誌2012年第2期。

薄熙來「以己劃線」

毫無疑問,薄熙來是中國政壇的一個野心勃勃的人物,八十年代初,他由北京下派大連小縣金州的目的,非常明確,他學習李向南是表象,他爭得上位是實質,由於那時在位的胡耀邦和趙紫陽比較正派,非此深入基層,薄熙來別想接過他家父薄一波的權力,因此,在金縣四年,他還吃了不少苦,也做了一點有益的事,但他畢竟是在宮廷的刀光劍影里長大的,又經離了最黑暗的牢獄之災,所以,他精於權術,長於陰謀,性情強硬而張揚,隨著後來權利的上升,他政治手腕歷練的爐火純青,步步高調,眾人矚目,但「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他的所謂「失」是對人的失察。

為了逐步上位,他培養和選拔了一大批死黨,不過,與其北大和社科院新聞所研究生學歷不同的是,他重用的大連人,除了夏德仁之外,幾乎都是文盲,比如,市委秘書長孫世菊是金縣的「老大嫂」,公安局長孫廣田是三十里堡的「馬車伕」,安全局黨委書記車克民是廚師,司機,才初中文化,大概稅務局長劉憲茹算是文化人吧,那時經常給我所在的《大連日報》副刊寫稿,有點文采,但也沒有正宗的大學文憑,等等,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特點:對薄熙來忠心耿耿,言聽計從,這就揭秘了一個熱心政治的中共官員的內心世界:你沒水平和能力,我不在乎,但你必得無條件地順從我,這個用人標準早就給薄熙來的政治前程投下巨大的陰影,也預示著他不祥的未來。

與此同時,他還暴露了另一種人格缺欠:以己劃線,無法無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與上述追隨者不同的是,有許多遼寧人對其施政缺失並不滿意,如果是其他官員,對異己不予提拔重用,也就如此,但薄熙來吃生米,出手重,他把所有反對他的人,列出名單,尋找瑕疵,盡最大的努力,操控公檢法,把他們投入監獄,於是,他的馬仔們就成了徇私枉法的一群無所不用其極的基層官員。一方面用媒體虛構自己的高大形象,愚弄老百姓;另一方面,用專政工具,排斥異己,打擊政敵,壓制不同意見,把司法當兒戲。他最需要的人就是車克民和王立軍那樣的文盲,薄熙來認為他們聽話。就這樣,歷史為薄熙來和王立軍提供了緣分和舞臺。

王立軍找到靠山

與車克民不同的是,薄熙來是在自己官職處於上升時期與王立軍認識的,反過來說,王立軍是在困境裡尋找靠山時,把崇敬的目光轉移到遼寧省長薄熙來身上的,這就為日後決裂埋下了伏筆,當時,薄熙來在遼寧通過精心運作的所謂「慕馬大案」,劍指省委書記聞世震,他反貪打黑是忽悠老百姓的幌子,實際上是靠江澤民的勢力,選擇性執法,在遼寧省排斥異已,掃除環繞聞世震和張國光的嫡系,緊盯封疆大吏的官職,所以,與在大連先抓捕中級人民法員副院長劉曉濱一樣,他下令抓捕了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副院長田鳳岐,之所以不抓「一把手」,是因為,他要讓法院敞開大門,把反對他或不順從他的官員及企業老闆隨後進入大牢。

此後的「劉湧案」不過是整肅一些官員的棋子,「慕馬案」不過是崗位更新,人事更迭的重要一環,由張國光等人扳倒聞世震才是大戲的高潮,薄熙來夢寐以求,急需新的馬仔和打手,就是這個時候,王立軍進入了薄熙來的視線。

只要打開王立軍的個人簡歷,就可以看出,他和車克民一樣,基本上是一個文盲,他是蒙古族,有點草莽英雄的血性,用東北人的土話講「飆乎乎」的,沒什麼思想和文化,但社會經歷不少,人生閱歷不淺,他七十年代當過知青,當過兵,做過林業局和商業局的職員,1984年才當上了縣級鐵法市的一個小民警,為了爬上派出所副所長的位置,他不得不和原鐵嶺市司法局局長王立洲拉關係,還令人肉麻地拜他為「乾爹」,正如後來他把薄熙來稱為「大哥」一樣,就是在王立洲的力助下,他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終於登上了曉南和大明派出所所長以及鐵法市公安局副局長的職務,但後來,隨著權利的上升,由於種種原因,與「乾爹」王立洲反目為仇,互相指責控告,鬧到了兩級法庭,再加上撲朔迷離的「三輪車伕張貴成狀告王立軍事件」,連《中國青年報》都來湊熱鬧,把這個以鐵嶺「打黑」出名的警察,搞得灰頭土臉,險些坐牢。

但是,長於權謀的薄熙來,總是比其他官員敢干,和有一點點遠見,他需要王立軍這樣敢打敢拚的人,為日後所用,上個世紀末,本世紀初,王立軍的案件倍受爭議,開原縣的一個平頭老百姓之所以敢告王局長,就因為他是站在理上的,這個鐵嶺家喻戶曉的故事,我不必重複,讀者可以品讀《王力成的博客》,我要說的是,民告官,民有理,但王立軍贏了,就是因為薄熙來等遼寧官員,後來為他講了好話,從此,「草莽英雄」一頭扑到了野心家的懷抱,於是,薄熙來在遼寧搞反貪打黑曾重用了王立軍,據說,他誰也信不過,就把劉湧交給王立軍親自關押,遼寧新聞界消息人士說,薄熙來由於胡溫聯手阻擊,再加上聞世震沒什麼腐敗問題,使薄熙來功虧一潰,他沒有爬上省委書記的高位,但卻發現了王立軍這個難得的人才。

早莽英雄與失利官員的野心糾葛

如果沒有薄熙來,王立軍充其量不過是遼寧省錦州市的一個副廳級小官僚,以前,他在鐵嶺打黑的內幕,我曾在一篇舊作裡說過,是在李鵬和地方官員的力挺下搞的,它的致命弱點在於,從一開始,就動機不純,一是為了爭權奪利,二是參與了官員的內鬥,不論是在鐵嶺,還是盤錦和錦州,他都留下了一系列冤假錯案,由於抓捕「黑社會」是為了挖出對立派官員,即保護傘,所以,弄虛作假,刑訊逼供,移花接木,張冠李戴,以致徇私枉法,是大量存在的,所以,受迫害和冤枉的人一直在告他,但王立軍找到了比「乾爹」還大的「大哥」薄熙來,自然滿不在乎,同時,「高壓維穩」的統治心態,也使司法部門對其視而不見。這助長了王立軍執法亂法的野心和惡行。

據遼寧新聞界朋友披露,早在2001年,他們相識時,就有相見恨晚的奇妙感覺,薄熙來是一個永不言敗的人,他絕對不甘心居於聞世震之下,繞過遼寧首席的官位,取道國家商務部,可能是最好的選擇,但薄熙來過高地估量了自己的實力,2007年薄一波死後,他還籠罩在嬌生慣養的陰影裡,以自己的資歷和人脈關係,胡作非為,積怨太深,沒有進一步上升,卻以政治局最末一把交椅的身份,下派重慶,而王立軍看不透這些,或許同樣過高地估計了自己的用處,故期待於薄熙來。

顯然,被胡溫聯手擠下山城的薄熙來,是一個做事沒有底線,不按照常規出牌的官員,他正好找到了同僚和政敵的軟肋:前任官員汪洋是他的眼中釘,賀國強是其肉中刺,抵消中紀委對其調查的唯一辦法,就是挖他們的祖墳,在重慶搞運動,於是,在谷開來等人的精心策劃下,薄熙來決定「唱紅打黑」,與其在大連提出的「北方香港」口號不同的是,那時,是把城市吹起來,把土地價格炒起來,以便谷開來以律師事務所名義,海外招商斂財,大肆賺錢;現在呢,是利用重慶老百姓仇富仇官的心理,針對社會貧富懸殊,兩極分化嚴重的問題,唱傻愚民,喚醒暴力革命的意識,搞亂中國,以便亂中求上,而「打黑」就是搶錢買官,找到拉攏和收買海內外媒體的經濟源泉,進而保住在遼寧已得的物質利益。

無疑地,對一個年已花甲的地方大員來說,前有胡溫聯手,習李擋道,後有遼寧冤民控告,海外媒體圍剿,薄熙來不進則退,退了則死,因此,他必得賭一把,而王立軍成了政治賭徒薄熙來手裡的最後一張王牌,2008年,他把「打黑英雄」從錦州調到了重慶,並委以重任,先是副局,後是正局,接著又當上了副市長,用「三級跳」來形容並不為過,薄熙來打破組織程序,敢於用人,的確不同凡響,但可惜用的是無法無天的壞人。俗話講,王八看綠豆,對眼了。他們真是狼狽為奸,一丘之貉。

王立軍認為自己政治生命的陽春來了,感恩戴德之餘,不計手段,肆意妄為,從東北調集了數十人,取代了公安局的所有中上層領導崗位,這些原本職低言微的人,也同樣抱著對王立軍感恩蠻幹的心裏,奉薄熙來旨意,砸爛了公檢法,成立270個專案組,抽調7000多人,尋找了一千多個「打黑基地」,實際上就是現代版的「渣滓洞」,續寫了新的《紅岩》,其肆無忌憚,徇私枉法,羅織罪名,把賀國強和汪洋的舊班底全部搞成了「保護傘」,把與對立派官員關係密切或自己不得意的民企,全部打成了黑社會,在一個2300萬人口的城市裡,竟包裝出了533個「黑社會」組織,數以萬計的人被捕,數以千計的人被判刑,數以百計的人被判極刑和重刑,數以10萬計的人四處逃亡,這不僅造成運動式打黑「黑打」,破壞了已有的司法程序,使冤獄遍地,逃犯成群,而且,基本上全部摧毀了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30多年的經濟成果,引起了蔓延全國的「跑路」潮。

當然,被抓捕的官員和企業老闆中,不能說都是冤假錯案,比如,文強的確是一個貪官,但他從「雙規」到判死才11個月,而且,不遵守已有的「異地審判」的原則,這對中國法制的破壞是巨大的,而王立軍成了為「人治」,不是為「法治」服務的殺人工具,所以,文強臨死前大肆報導王立軍與其交談的新聞,正如抹黑文強的弟媳謝才萍有28個「二爺」一樣,是別有用心的,王立軍進入美領館後可能提供給美國人的情報中,就有這段錄音和文字,假如中南海的高層把薄王切割,不動薄熙來,就足證此事。否則,王立軍與一個前任官員臨終前的秘談,為什麼不是兩個人,而是一個人?如果薄熙來已把文強的口供材料,通過薄瓜瓜放在了美國,並揚言最後關頭,願意魚死網破,那麼,結局會是如何呢?

正因為王立軍製造了太多的冤假錯案,太知道了薄熙來心狠手辣,太知道自己的危險處境,所以,當群眾的舉報和鐵嶺公安腐敗案牽扯到王時,他沒有別的去處,薄熙來為了自保,像丟棄嚼爛了的口香糖一樣,抓捕了跟隨王立軍的一批弟兄,這些死黨仰仗著王局長的遮蔭,不可一世,曾借打黑「黑打」,大肆撈錢,現在,身陷囹圄,同樣被刑訊逼供,而且,王立軍也被撤職,安排了一個閑職,這使王的性格中原有的反目為仇的老毛病捲土重來,過去是「乾爹」王立洲,如今是「大哥」薄熙來,既然「大哥」不夠朋友,背信棄義,那麼,蒙古族的東北漢子走極端就不足為奇了。

自私和狂妄是他們反目為仇的總根源

縱觀王立軍與薄熙來的「二人轉」,我們可以看到,沒有一個有效的監督機制,官員,特別是手裡掌控公檢法司大權的領導幹部,為了個人私利和小命,就能做出任何正常人難以想像的事,也許,在叛逃的最後一刻,王立軍反省了以往,過去薄熙來等人幫他文過飾非,擺平了「人力車伕事件」,當時誤認為是幫了自己,實際上是害了終生,當官員得勢之時亂法之際,就為日後為法所制而埋下了定時炸彈,王想,我為你兩肋插刀,指鹿為馬,不僅虛構了3,19槍擊案,而且把樊奇杭屈打成招,送上刑場,還把李莊冤屈下獄,把李俊追逃遠離了中國,等等,這些冤案的責任,薄熙來都會推到他身上。

如何是好?上告吧?沒有直達中央的正常徒途徑;公開發表吧?沒有言論自由,連出行都得躲過50萬個攝像頭,而如果被整肅,薄熙來必得像對待烏小青一樣,秘密殺害他,所不同的,可能編個打黑英雄續集故事,把一面黨旗蓋在他的身上。

因此,對他自私和保命來說,唯一的選擇是跑進美國領事館,這樣進退都有活路,「進」可得到政治庇護,「退」可把事鬧大,政府把他交到國安部手中。前者的考慮說明他是文盲,別看其有東北財大的工商碩士文憑,那是薄熙來一個電話,他花了28萬元買的;別看有幾十項發明專利,那是掠人之美,巧取豪奪的。他一點都不懂《國際法》,也不在乎美國人嘲笑他;後者足證他和薄熙來一樣,自私而貪婪權利和生命,別看他們在表面上講得多麼美妙好聽,到了關鍵時刻,一定是置國家利益於不顧的賣國賊。

與此同時,燃燒他們理智的還有狂妄,薄熙來依仗其父的蔭庇,上個世紀,從大連開始,就製造了數以百起的冤假錯案,數以千計的人蒙受了不幸和痛苦,到了重慶更是把罪惡發揮到極致,使數以萬計的人感受了不安和困惑;而王立軍呢,追隨著官員的腳步,也從上個世紀開始胡作非為,直到山城,一言九鼎,橫行霸道,先是去年國慶節,把裝甲車開到馬路上和商業街,恐嚇自己的子民;後是黃奇帆帶隊,在2月7日,把70多輛警車和幾輛裝甲車,開到了成都市區,恐嚇美國人和自己的同僚,險些警武衝突,發生政變,這是中共建政以來少有的怪事。

由此可見,王立軍發明的警花「紅雨衣」的鮮血已經濺到自己身上,他曾津津樂道的裝甲車圍困了自己,他培養的身穿新警服的同事追到了眼前,他親自簽字購置的警車,擋住了自己的仕途,他過去編造了多起正常人是「精神病」的故事,現在,他成了其中的新主角,薄熙來想讓他「休假式治療」,等等,看來,不論是自私,還是狂妄,都是毀掉官員,害人害己的根源。王立軍的故事完了,薄熙來還在繼續表演,但正如林彪外逃,毛澤東還活了6年一樣,他們的信譽已經崩潰,「重慶模式」已經破產,中國人從中吸取教訓,或許還有希望。

来源:京華時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