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版基督山復仇記 訪民扳倒嫖娼法官(圖)


【看中國2013年08月09日訊】上海數名法官被曝接受性賄賂、集體嫖娼引爆8月初的反腐輿論。而據媒體披露,事件的爆料人乃是一名曾對法院判決結果不滿並上訴多年求告無門的快捷酒店老闆。據悉,在長達半年的偵探式狀態中,這名自稱老陳的爆料人跟蹤上海法官深入燈紅酒綠之地,利用包括潛入「二奶」房間安裝攝像頭的方式蒐集證據,並最終對此次案件中的數名法官給予致命一擊,可謂現代版的基督山伯爵復仇記。

根據大陸媒體報導,半年以來,老陳如同一個幽靈,跟隨著上海法官,出入各大酒樓、歌廳以及豪華會所,記錄下一段段燈火酒綠的隱秘生活。

他守候在會所的大門外,躡足於賓館的走廊中,等待「致命一擊」的證據出現。為了取證,他窮盡所能:假裝隨從,核對賬單;購買裝置,秘拍偷歡;他甚至做過一個詳細計畫——混進「二奶」的房間,安上秘密攝像頭……

直到8月初,他完成最後一擊。他上傳了一段8分鐘視頻,曝光法官集體買春。8月6日,上海方面發布調查結果,涉事法官落馬。老陳從而完成一場「非典型式復仇」。

臥薪嘗膽半年收穫「致命」證據

6月9日,老陳開車跟蹤一輛灰色轎車。轎車的主人是上海市高院民一庭副庭長趙明華。當天下午6點,轎車駛入了上海市衡山度假村。

車上下來的5人進入了度假村二樓一包間,當晚9點,老陳看到,趙明華等人轉到一個名為「鑽石一號」的KTV豪華包間。隨後,十幾名年輕女子進入包房,幾分鐘後,大部分女子離開,5名女子留在包房內。

老陳說,一年來他多次跟蹤趙明華等人出入風月場所,對這套流程已經很清楚,「他們是在挑女孩」。

當晚11點左右,趙明華等人離開KTV包間,前往各自房間。不久後,開始有女子進入對應的房間。

整個過程,老陳都尾隨其後,並用一款眼鏡式偷拍裝置(老陳的最愛)拍下畫面。但因不敢離得太近,加上度假村走廊內燈光昏暗,他並沒有獲得清晰影像。

3天後,老陳返回衡山度假村,並向保安謊稱他在消費時丟了東西,以此為由調取監控錄像。保安讓他報警,他故意面露尷尬,「我是找小姐,這不能報警的」。

保安給他看監控錄像時,他開始用眼鏡和手機進行翻拍,「前後拍了幾次,第一次拍拿回去看不清楚,就再回度假村換個設備拍,嘗試了很多次,終於拍到清楚的。」

拍攝的原始素材全長30餘小時,包含多個角度的拍攝畫面。當月,老陳將該視頻素材提交給上海市紀委。此前,網民曾猜測的老陳掌握房間內影像,但老陳予以否定,「他們在房間裡頭做了什麼,我並沒有拍到」。

此後,老陳花幾千元雇來電腦高手,將原始素材編輯成為8分鐘的「精華版」,展示招嫖過程。

8月2日,老陳註冊微博,發布視頻,並讓朋友幫忙轉發。至於為何在向紀委舉報後還要在微博發布,老陳不願回應,「這個你別管,我自然要等合適時機」。

不滿法官造冤案 求告無門決心「報復」

爆料之後,老陳等待「仇人垮臺」。在此期間,他的手機每日響個不停,其中包括過來威脅,讓他「不要再鬧」的。老陳冷笑回應「你放馬過來」。他暗示他有黑道背景,自稱手下養了好多「流氓」, 「就是那種人高馬大的,專門打架的」。回答威脅電話時,他語氣狠辣,不見一絲妥協。

他說,這都是逼出來的,如同他打官司也是被「逼上樑山」一樣。

老陳的官司源於6年前。2008年,經營快捷酒店的老陳,在妻子介紹下,認識了工程商顧相國。顧相國承接了老陳的酒店裝修工程。老陳說,兩人口頭約定工程款為500萬,但後來顧相國索要1,100萬。最後,雙方對簿公堂,閘北區法院判老陳敗訴,並需支付顧國相工程款720萬元。

然而,他並不服氣,他認為法院判決明顯不公。他回想起來,以前和顧相國喝酒時,顧相國曾向他吹噓「我在高院有親戚,什麼事情都能擺平」。

老陳懷疑,正是因顧相國在法院的特殊關係,他才難以翻案。

於是,老陳帶著40多員工開始四處上訪。他找人寫了訴狀,向上海多個部門投遞,但「打不出一點浪花」。

無奈下,他決定進京告狀,但仍然一無所獲。「打官司我栽了,他們這一拳打得我暈頭轉向,但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就狠踢一腳,一腳把他踢死!」。

法官的地下世界

「打蛇打七寸,要想翻我的案,就要掀掉他的後臺。」2013年春節,老陳開始跟蹤顧相國。

顧相國回媳婦的老家過年,老陳一路開車跟到浙江省崧廈鎮紅旗村。老陳找村長打聽,得知顧相國媳婦的堂兄,正是上海市高院民一庭副庭長趙明華。

發現兩人關係後,老陳便監控對象便鎖定為趙明華。

「他每天5點半下班,會不定時出去與人應酬」,老陳每隔一天,就會在下午5點半準時埋伏在法院門口。週五時,趙明華可能會提前下班,老陳就改為中午蹲守。週末,他選擇開車盯守在趙明華家門口。

每逢趙明華駕車外出,老陳就尾隨其後。他不敢跟得太近,只能保證對方的車不離開視線。也有跟丟的時候,「跟丟了我就回家,我不影響自己的正常生活,我有的是耐心,慢慢和他耗」。

在長期的跟蹤之下,一個法官的地下世界逐漸現出輪廓。老陳稱,他發現趙明華有四處房產,其中兩處算高檔住宅。「兩處房產加起來得500多萬,他的妻子沒有工作,以趙明華的工資,不可能買得起這些房」。

此外,2013年年初,在上海市閔行區火車站,老陳發現趙明華送行一名年輕女子。老陳早已熟記趙明華家人相貌,他發現那名女子並非趙明華的妻子。「兩人在站台上摟摟抱抱,難分難舍,當時我判斷這可能是二奶」。老陳說。

在接下來的日子,老陳發現,趙明華每個月都要去那名年輕女子的住所五六次,每次會在房間中逗留五六小時,偶爾會在年輕女子家裡過夜。

老陳一度計畫在「二奶」的房間安裝偷拍攝像頭,安裝細節都已想好。因為該女子所住樓層較低,「我打算用竹竿將衣服搭到她家陽台上,我就去敲門,說住樓上的,不小心把衣服掉在他們家裡了。等她開門了,我就讓她幫我找個物件去夠衣服。等她轉身,我就把攝像頭裝好了」。

然而,他最終放棄了這一計畫,因為「這不過是生活作風問題,不足以致命」。

在長期的跟蹤中,老陳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比如為了鎖定趙明華家和年輕女子家的具體房間號,他會跟蹤到電梯附近,觀察趙明華上到幾樓。下次就直接蹲守在該樓層,然後再觀察趙明華具體進哪個房間。

在數月跟蹤生活中,老陳說,他發現趙明華和他的法官朋友們,頻繁出入夜總會、歌舞廳以及各類男子會所,而請他們出入這些場所的,大部分是律師。

老陳甚至列出了他們出入各個場所所用的時間表:飯店不會超過3個小時,按摩院4個小時,唱歌基本2個小時。

每次,老陳就守在馬路邊等著趙明華等人「瀟灑」結束。餓了,他就去小賣店買個麵包和礦泉水。

在趙明華等人結賬離開後,老陳會混到前臺,假裝是和趙明華一起的,要求核對賬單,「極度奢靡,你都想不到,有時一頓飯就花費數萬元」。

4月6日,趙明華參加岳父追悼會。老陳在馬路對面買了一個花圈就進去了。他站在趙明華身後5米處,一個在明一個在暗。他足足看了趙明華半個小時,但後者絲毫沒有察覺,「可怕吧?他不認識我,但我認識他」。

老陳耐心地等待收網那一天。有幾次趙明華出入色情場所,但老陳沒拿到核心影像。他並不急躁:「無所謂,他管不住自己的小弟弟。」

「我不是英雄」

8月6日下午7點,廣播傳出上海法官招嫖案件的調查結果:趙明華等人在夜總會包房娛樂,接受異性陪侍服務。當晚,趙明華、陳雪明、倪政文、郭祥華參與嫖娼活動。趙明華等3名法官被開除黨籍,由上海市高院提請市人大常委會按法律規定撤銷其審判職務,開除公職;此外,一位司法系統官員被提請撤銷其審判職務,撤職處分,留黨查看兩年。組織宴請的國企部門副總被開除黨籍,相關企業給予其撤職處分解除勞動合同。

網路上有人說他是英雄,讚他機智,但也有人認為他通過欺騙、跟蹤等手段獲取證據,侵害了別人的隱私權。

「他是個小人!」顧國相對老陳所作所為大聲斥罵。他堅持他的官司沒任何問題,「我和陳認識是通過他妻子的介紹。合作以後,朋友就提醒過我,經濟方面要多留下證據。沒想到他最後還通過這些方式來搞,他真的是個小人。」

老陳堅稱他官司屬蒙冤。對於網上的兩級評價,他不願過多回應。他和所有人一樣,期待後續的調查結果。

他坦言所用手段並非光明正大,屬於以牙還牙,「他們妄用法律坑我錢財,我就用紀律把他幹掉,我是干了紀委該干的活」。

他說,他本意只針對趙明華一人,和其他落馬法官無冤無仇,「牽連出來只怪他們不潔身自好」。

老陳不希望別人效仿他的道路:「我不是英雄,我只是一個被逼到走投無路的上訪人。我完成了一個人的復仇,以我自己的方式」。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