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法官嫖娼案 「敵對勢力論」引民意沸騰(圖)



上海法官集體嫖娼視頻

【看中國2013年08月12日訊】上海法官嫖娼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扯出了什麼「敵對勢力論」,令輿論熱點迅速轉移,再次引發民意沸騰。事情的起因是,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代院長崔亞東近日的一番講話。崔亞東說:雖然只是少數法院幹部嚴重腐化墮落,但卻引發了社會各界對上海良好法治形象和法治環境的質疑,也給境內外敵對勢力藉機攻擊黨和政府、攻擊社會主義司法制度提供了可乘之機。

對此,有分析人士點評說,這種邏輯確實很強大,但如果仔細思忖起來,它和強姦犯埋怨被侵犯者長得太漂亮,沒有什麼實質的區別。從字面上理解,崔亞東這段話的意思是:曝光、批評、譴責法官嫖娼,就成了「攻擊黨和政府、攻擊社會主義司法制度」,成了境內外的「敵對勢力」。如果嫖娼不被曝光,就不會給「敵對勢力」以可乘之機。嫖娼不要緊,都怪曝光的那小子。

作者老徐時評的文章說,「敵對勢力」這個詞人們相當耳熟,不過有好一陣子沒聽到了。記得上次聽到還是在去年的「兩會」上,現在正關在監獄裡的那位落馬高官薄熙來,當時就曾經義憤填膺、信誓旦旦地宣稱:我們只要出點事,敵對勢力就會立刻跑出來造謠誣蔑。話音剛落,他自己就出事了,這也成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中國,有兩個命運非常悲劇的群體:臨時工和敵對勢力。不管哪裡出了什麼事,比如垮橋了、死人了、鬧事了、包二奶了,甚貪污受賄嫖娼了,基本上都是這兩群人幹的,或著是他們指使干的,最後責任都得他們承擔,你說他們悲催不?如今,上海高院系統出了四個嫖娼的法官,甚至就連紀委書記也參與其中。

作為代理院長的崔亞東,不深刻反思和反省自己所管的那個爛攤子,也不辭職謝罪,又拿出什麼「敵對勢力」來當擋箭牌,企圖矇混過關。難怪有官方媒體都看不過去了,挖苦說 :先管好自己的褲襠,再來管敵對勢力吧!那麼,「敵對勢力」到底是誰?在我們的傳統語境裡,「敵對勢力」是個殺傷力極大、同時也是一個極為虛無縹緲的詞,誰要是被扣上「敵對勢力」的帽子,幾乎就成了全中國民眾的共同敵人。

文章又說,而在官方的宣傳中,「敵對勢力」總是與西方、與美國聯繫在一起。其實,「敵對勢力」這個詞,就如同「人民」、「群眾」等眾多虛頭巴腦的詞彙一樣,就像個破筐,什麼都可以往裡裝。需要的時候你就是「人民」,不需要的時候,你就是「敵對勢力」,怎麼合著自己的意思,就怎麼解釋,反正解釋權在人家手裡。

「敵對勢力」就像是堂吉柯德的風車,很多中國的官員們在與它奮力作戰。作戰的結果是,自己偷偷摸摸把老婆孩子都送到「敵對勢力」那邊去了。在台上一個個道貌岸然,私底下一個比一個卑鄙下流。每次出事總要找出這樣那樣的藉口,這套把戲老百姓早聽膩了、看膩了,可是台上的人還在樂此不疲,這恐怕也是當今最悲催的事。事實證明,不把事情曝光,不自己成為「福爾摩斯」,不給境內外「敵對勢力」以可乘之機,嫖娼的法官就永遠是黨的好幹部。

按照崔院長的說法,嫖娼的法官太冤了,網上有個段子:俺的爹啊俺的娘,俺們五個真冤枉。俺與小姐去上床,網上傳播亂宣揚。說俺集體去開房,說俺集體去嫖娼,說俺集體耍流氓。俺們個個好思想,一怪俺是男兒郎,二怪公安沒掃黃,三怪美女太漂亮,四怪俺們性慾旺,五怪敵對勢力強。如果你要有權力,比俺玩得還瘋狂。

老徐時評的文章最後強調說,動輒拿「敵對勢力」說事,這是對自己不自信的表現,也是迴避問題的最佳方式。只是這種話說多了,有時連自己都不相信了。法官集體嫖娼事件,已經令司法底線被擊穿。事實上,像崔亞東這樣的人,把持著各級法院的領導大權,則是比法官集體嫖娼本身更為令人絕望。如果總是靠製造什麼「敵對勢力」來安撫民心,靠製造敵人來維護穩定和逃避責任,這就與掩耳盜鈴沒有任何區別了。

(原標題:從唐慧到「老陳」:弱者的司法「超限戰」 )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