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與東莞:歡喜冤家?!

2014-02-11 09:01 作者: 石扉客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4年02月11日訊】昨天央視新聞頻道報導東莞色情服務之後,大眾輿論場的態度是一邊倒的不屑一顧乃至激烈抨擊。社交媒體上流傳甚廣的一條刻薄評論可稱代表,這條評論稱央視曝光東莞色情行業是「同行相輕,相煎何急」。稍顯文藝一點的評價,則說東莞發生了「三級」地震,是因為「出賣靈魂的曝光了出賣肉體的震盪所致」。

受眾這種毫不掩飾的反感和蔑視,既和央視這個恐龍型媒介傳播功能上附加的強烈意識形態色彩無法分開,也和央視以往的作為密切相關。

考諸過往傳播歷史,基於影像傳播的特點,央視堪稱曝光色情行業的風月老手,如半年前打「大v」運動中曝光「安慧北裡」的香艷往事歷歷在目。

央視曝光「性都」東莞的色情行業,也不是第一次。

11年前的2003年1月21日,央視曾有一次傳播效果爆棚的東莞樟木頭鎮脫衣舞色情服務報導。

11年前後兩次曝光,情節高度類似:都是在黃金時段,11年前那次是1套中午12點的《新聞三十分》,這次是新聞頻道上午11點的《新聞直播間》;都是記者用偷拍機現場暗訪,拿到料後報警;都是警方態度曖昧,11年前那次是「已向領導匯報了,沒理由硬衝進去」,這次是「兩次報警,東莞110都沒有派人和記者聯繫」,區別在於,這次報導時長更長,單節目體量從11年前的不足十分鐘到這次的24分多鐘;規模更大,從一個樟木頭鎮兩家夜總會,到東莞所轄中堂、虎門、厚街、黃江、鳳崗五鎮的洗腳屋、桑拿房和五星級酒店;報導涉及面更廣,從小姐、酒店、警方這個常規鐵三角延續到嫖客(這次甚至漏夜追蹤中鐵局嫖客的奧迪車)和網路空間,再訴諸圍觀群眾的感受,最後配發編後記和專題評論。

11年前的報導標題是《東莞樟木頭鎮夜總會色情表演不堪入目》,這次報導的標題是《屢掃不絕的東莞黃流》,傳播的遞進關係已然相當明顯。單從報導質量而言,這次顯然邏輯更周延,結構更完整,技術也更成熟。彈藥如此充足,這種傳播上所承擔的風俗教化與輿論引導功能按說應該發揮更充足。但和11年前相比,讓意識形態當局甚為被動的是,大眾輿論場的反彈卻更大。從輿情監測上看,和傳播策略設定的初衷背離甚遠。

分析原因,和這幾年來微博、微信等社交傳播工具出現後帶來的公共討論與傳播便利,和這十一年來朝野之間漸行漸遠的社會情緒累積愈加飽和,和當下政治語境中關於央視女性員工諸多或口耳相傳或心照不宣的信息流傳,都不無關係。

那麼,作為一種經典的政治傳播手段,央視這種報導模式在教化與引導方面的功能已經接近完全石化之後,在政治動員上的甄別與打擊功能是否還在有效持續?

每次央視報導之後,必是一次聲勢可觀的治理風暴。就在寫這篇文字的時候,央視後續報導東莞當地已經連夜出動6525名警力,抓獲67人。在十八大以來持續至今,以八項規定為核心的官場治理風暴背景下,這個貌似聲勢駭人的行動,往往容易被過度解讀,如「東莞掃黃為整風,整風為打虎」之類的猜測。

其實,11年前那次東莞掃黃風暴力度也一點都不小,警察當場帶回61人,刑拘10人,治安拘留15人,規模與這次庶幾相彷。姑且抄一段2003年1月23日央視網播發的消息:

「新聞播出後,東莞市委、市政府即當即指令有關部門依法進行查處。並將中央電視臺的新聞報導以《工作信息》的形式通報全市,要求各鎮迅速開展自查,杜絕類似事件發生;同時召集有關部門主要負責人研究,提出了整改意見。決定無限期查封逸東酒店、金色時光夜總會,責成政法、工商、文化等部門立即對兩家經營單位及有關人員的違法行為作進一步查處。」

這次行動5年後,2009年夏天的東莞,又曾有過一次規模不小,代號為「曙光一號」和「曙光二號」掃黃風暴。我所服務的廣東當地媒體《南都週刊》,曾以《東莞治黃》為題對此事做過甚為轟動的報導。

沒有哪個地方長官願意自己的轄地被長久渲染為紅燈區。在2003和2009年這兩次比較典型的掃黃風暴過後,東莞一直試圖修復城市公共形象,外宣主陣地就是央視。

試舉數例:

2009年315前夕,時任東莞「一哥」市委書記劉志庚接受央視《新聞週刊》欄目專訪,暢談東莞大好形勢;

2012年以來,東莞聯合探索頻道(Discovery)攝製的東莞城市形象宣傳廣告短片先後在全國數十家電視臺以及央視多個重點頻道黃金時段播放,當地官媒稱「東莞將繼續在央視投放全新的形象宣傳廣告片,將進一步使國內中高端人群對東莞有更客觀、更立體的印象,進一步對外樹立東莞的城市形象。全國觀眾將通過CCTV,看到東莞製造之城、幸福之城、融合之城、運動之城、夢想之城和活力之城的美好形象。」

2013年3月5日,東莞新「一哥」市委書記徐建華在央視《經濟半小時》欄目以珠三角「騰籠換鳥」為主題推介東莞轉型升級經驗。

東莞最重要的一次形象廣告投放,就在這次被曝光的兩個月前。自2013年12月4日起,一則時長為10秒的東莞城市形象宣傳廣告短片在央視一套《新聞30分》欄目後《今日說法》欄目前、《新聞聯播》欄目前播出,前後將持續3個月。這個經過精心策劃和精確測算的外宣投放計畫,以質取勝,覆蓋了央視全天最重要的黃金時段。

11年間,東莞兩任「一哥」痛定思痛,先後在央視投入血本修復「莞式服務」帶來的性都形象,卻換來央視11間一頭一尾兩次似曾相識的曝光式「點射」。想想也是,既憋屈又弔詭。

但這肯定不是央視刻意的報復,也不是東莞運氣不好,更不是「一哥」們因站隊問題面臨人事洗牌危機。這只不過是央視所承擔著的教化、引導、政治動員、娛樂、商業等諸多複雜的公共傳播功能與性都東莞已經形成穩定產業和文化傳承的莞式服務之間的根本衝突所致。在政治局勢尚不明朗的混沌期和僵持期,媒體的規定動作越來越嚴苛,自選動作空間越來越逼仄,央視的政治傳播功能決定了它既不可能越雷池一步,又需不斷營造符合傳播規律的賣點以謀求商業利益。於是在黨代會政治年之後,在元旦春節前後,在這種約定俗稱心照不宣的傳播節點上,尋找既安全到無懈可擊,又具備足夠轟動傳播效應的點射靶子,就成為必需。既品質過硬,又盛名在外的性都東莞自然就成為最為理想的點射對象。

在這個意義上,性都東莞和瀋陽那個劫匪「大力哥」並無本質區別,都是諸如央視和遼寧衛視等天朝官媒之最愛,老少咸宜,雅俗共賞,皆大歡喜。而在諸如性產業非罪化、妓女權益保護等真正需要媒體來引領全社會認真探討的嚴肅問題上,意識形態與體制的籬如鐵幕橫亙在前,永無可能破題。

得承認央視的戲做得很足,昨日特意為此番報導配發評論,質疑「東莞的黃帽子,什麼時候摘?」,並斷言「法治中國,沒有掃不完的黃」。這種自說自話的囈語自然沒人會當真,因為每一個人都深信,在轉型完成以前,這種既熱鬧又淺薄既正氣稟然又心懷鬼胎既花哨刺激又大同小異的鬧劇,必將在央視與東莞這對歡喜冤家之間不斷輪迴上演。

(有刪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