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槍響,慶安官場全面崩塌(圖)

2015-05-16 10:22 作者: 多馬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5年05月16日訊】慶安縣警察開槍打死徐純合一事,被輿論持久關注,終於引發最高檢和公安部到慶安調查。民警李樂斌一聲槍響,打醒了全國人民,還將引發什麼後果,尚待來時。但在慶安,業已引發一場全面的官場崩塌,連續餘震,不是虛話。

有扎堆兒的一系列事實為證——

先是在李樂斌開槍之後,第一時間去安慰、壓驚的縣委常委、副縣長董國生引起民憤,被舉報年齡造假、學歷造假和妻子吃空餉等罪,據新華社和人民日報報導,董國生已經被宣布停職。

如果放在平時,慶安小地方的腐敗小事即使有人舉報,也不會引起太大的注意,而且他們有的是辦法來封鎖消息。但慶安一下子因為徐純合之死,成為舉世關注的焦點地方;民間舉報遂一下子活躍起來,就好比鄉村看社戲一樣熱鬧非凡。如果說是民意的狂歡,那也是壓抑太久所致呵。

副縣長董國生剛剛被停職,縣委書記孫景山也惹上麻煩了。網友舉報:董國生被停職只是第一步,他還涉及到與縣委書記孫景山一起賤賣縣熱電廠、縣糧庫等問題。當然,他還要解釋明白他與縣裡某些開發商之間的關係。

人們有理由和舉報人一起坐等綏化市紀委發布的關於董國生雙規的消息,坐等公安部門關於他家族發財史中某些傳言的偵查結論。當然,也包括孫書記。

公安部大員來到慶安,慶安人民積累的怨憤都要找到一個出口了,民辦教師孫廣旭、陳船明舉報慶安縣大批官員涉嫌買賣300個教師編製,而且列舉了一個詳細的表格。慶安縣買賣教育系統編製大名單,一個編製約3萬到5萬元,共300個編製被賣出。舉報人不怕被打擊報復,等紀檢人員來調查。因為他們列舉了自己的姓名和電話,他們的勇敢和誠意也是不怕核對的。看來慶安教育部門的地震也大抵在所難免。

差不多同時,慶安縣檢察院職員舉報檢察長魏鵬飛腐敗違紀,也有詳細的事實和數據。因為上訪如果遇阻不讓登車最後倒斃如徐純合也不是個例;現在大員下訪,正是遞呈子的好機會。

微博消息,黑龍江省人民檢察院紀檢部門明天將過來調查慶安縣檢察院職員舉報檢察長魏鵬飛腐敗違紀情況,辦案的速度似乎也加快了。

@胖紙天祐哥 在微博持續地關注徐純合被殺案,他看了財新網記者對徐純合事件只採訪單邊信息源的報導後,質問:徐純合案之關鍵:一,事件起因到底是不是截訪?警察有沒有權力阻止徐純合上車?二,警察在暴打徐時,徐該不該反抗?徐純合搶下警察向他行凶的凶器後該不該還手?三,警察制止徐純合打自己的時候,此時是雙方械鬥,還是徐要致警察於死地?四,徐有搶槍的行為嗎?五,警察一定要一槍擊斃徐嗎?

他一不作二不休繼續爆料:哈鐵公安處處長汪發林、哈鐵公安局刑警支隊長趙冬濱,倆人在2號當晚對徐純合被槍殺一案定性為徐襲警在先,民警李樂斌受到嚴重威脅後開槍,並報告省領導,同時趙冬斌接受新華社,人民網採訪,將案件定性為襲警,隱瞞真相,欺騙公眾,欺騙省公安廳。

他且又披露了一個重大的隱情:「哈爾濱鐵路公安處某處長,你在上海奉賢海灣國家森林公園接到李樂濱打死徐純合的電話時,是不是當時就知道那五歲(實際七歲)的孩子是人家死者自己的孩子?你有沒有說打死了無所謂?你有沒有叫手下看看網上有沒有擴散,如沒有就趕緊封鎖消息?」

他連續發微博:「哈爾濱鐵路公安處某處長,你最好早點公布慶安火車站現場多角度未經剪輯的監控視頻。我剛才發布的你在上海奉賢海濱國家森林公園的事情也不繼續深究了,包括你在哪兒吃飯,現場說了啥,晚上坐幾點的飛機回的哈爾濱那些就不發布了。你只要向公眾還原真相就行,平息公眾疑問,你到了這步兒不容易,明白?」

而另一個博主@王明德5 舉報慶安縣公安局副局長兼交警大隊長王向陽:慶安縣公安局副局長兼交警大隊長王向陽,涉嫌在2013年「10·02」特大交通事故逃逸並致一死一傷的死亡案件中犯有玩忽職守罪,徇私枉法罪,濫用職權罪,將事故責任認定書負全責的犯罪嫌疑人王長久抓捕後人車放行,至今未立案並逍遙法外,反將受傷者拘留,死者哈爾濱人王福,兒子王海紅13664571738。

慶安官場一時塌方連連,餘震不斷。

官場的腐敗本來幾乎是一個地方的常態——多麼可悲啊——不然哪有徐純合這樣的老上訪戶呢?問題存在那裡,不讓上訪不是更加違法嗎。槍響了,徐純合倒在了候車室,慶安有關方面的拖延、隱瞞甚至如董國生副縣長的急切的慰問之舉,引發了無法止息的關切,這是正義的,因為這槍響關切到每個人,槍有可能打你我他。我們都被震撼了,驚到了。

因此,慶安成了千載難逢的好舞臺。那些有話可說但無機會的人,一股腦兒,如同火山爆發一樣,集中的爆料了出來。我們不知道,那些個被爆料的事主,都會不會輕易過關。如果哈爾濱鐵路公安處處長那話屬實——「打死了無所謂?」——那也不奇怪,說明他們上上下下的指導思想原本就是這樣,也無須隱瞞和藏著掖著。只不過,他們以為,只要封鎖消息就夠了,死個人是可以輕鬆搞定的小事一樁。但他們可能太忙於事務,太忽視網路的力量,他們並不能掂量出大小。

19八九中國現代藝術大展上的一聲槍響,算是八十年代末的行為藝術的話,這次慶安的槍響,可不算行為藝術。

這聲槍響,餘音繞樑,早過三日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讀與評微信號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