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兩場飢荒(圖)

2017-12-11 07:15 作者: 辛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大躍進
大躍進時代大煉鋼鐵(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12月11日訊】十月革命一聲炮,百年災禍難勝道。

烏克蘭人回首悲,大飢荒正斯魔造。

他要消滅烏克蘭,農村怨者被惡暴。

該國悼念每一年,十一月底週六虔。

全國默哀在下午,點燃蠟燭獻花圈。

紀念碑前齊低首,總統總理率高官。

政府、機構下半旗,黑絲帶飄共淒淒。

娛樂活動受限制,安靈彌撒教堂祈。

地廣土沃烏克蘭,不滿掠奪抗強權。

集體農莊堅抵制,斯魔鎮壓手段蠻。

烏國大塊黑土地,富裕農人卻餓癱。

獨立自由他們要,被視潛敵遭飢寒。

強搞農業集體化,下鄉徵糧機槍端。

斯派軍隊搶糧食,強征強搶管你冤!

飢荒開始人餓死,俄語居民來充填。

七個月死三百萬,大群、快速赴黃泉。

波羅申科總統言,罪惡永遠記心間。

追究罪行無期限,就如「屠猶」罪永擔。

滅絕民族斯魔竭,人為製造謊話編。

餓死至少七百萬,三分之一烏民完。

悲慘延續約兩載,一九三二至三三。

可吃植物都採盡,人肉香腸竟美餐。

封鎖消息禁外出,革命依然「美」無邊。

金條首飾換面品,「外賓商場"去命延。

富農終於全消滅,集體農莊歌沸天。

」歐洲糧倉「大悲劇,三次禍烏死連連。

如今烏國已獨立,一刀斬斷永不還。

三任總統都關注,中小學生活動參。

倖存老人憶過去,揮淚共觀記錄片。

普京基本持沉默,「政治化」也有人煩。

而烏堅走民主道,專制、壓迫再難翻。

人權、人性得恢復,百姓前景應舒坦。

外界干擾或還有,畢竟難起大波瀾。

更大飢荒悲敝邦,更悲悔悟猶未嘗。

當年毛搞斗右派,敢言之士閉口惶。

接著瘋搞大躍進,吹牛拍馬屁精狂。

幾千幾萬(斤)畝產報,黨報照片把人誑。

「太陽光能」產廿萬,錢學森也屁幫忙。

無奈徵糧征不到,「瞞產私分」罪無雙。

公社逼交完任務,次春餓肚淚汪汪。

六零年死人最劇,麥苗青正菜花黃。

超過史上最大戰,三千多萬悲命亡。

瘋毛屠刀不帶血,但比帶血更悲涼。

「三年自然災害」謊!水旱風雨實正常。

「天災三分人禍七」,劉二屈心護毛皇。

哪個地區跟毛緊,餓死就多血淋淋。

川皖豫,魯甘貴,書記殘忍務緊跟。

廬山會議污彭狠,搜括農糧最血腥。

李井泉,曾希聖,舒同、吳芝圃、周林(注),

張仲良,主甘肅,六省餓死最驚人。

甘肅餓農若逃陝,通常就能性命存。

「六鬼」害死三分二,滅絕人性臭史獰。

毛治逼報虛高產,報得越多越得分。

二十億報七十億,信陽報了,任務臨!

竭盡搜括仍難盡,百萬餓殍命歸陰。

「瞞產私分必須反」,心血來潮毛草文。

掘地三尺逼隊長,一粒不剩悲斷魂。

人民公社大食堂,農民生死權我當。

大小幹部餓不死,中飽忍做貪心狼。

中央文件「攔外流」,逃荒權利一概收。

車站碼頭惡棍阻,路邊倒斃無處投。

劉鄧陳彭(真)心疚懼,毛決因此要滅劉。

防他學「赫」反斯帝,發動文革號「反修"。

最大毛罪此飢荒,三千多萬見閻王。

當局至今竭掩蓋,像印鈔票又上牆。

要你忘記唯歌德,誰要揭蓋進班房。

逼民失憶保專制,對照烏國實愧惶。

」一聲炮響「今百載,災難源頭在此方。

人家已醒我未醒,蒙到何時迎天光?

(注)此行五人均為當時省第一書記。李井泉主四川,曾希聖主安徽,舒同主山東,吳芝圃主河南,周林主貴州。加上下行主甘肅的張仲良。此六省飢荒最劇,餓死最多,大躍進最瘋狂,最極端。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