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雙生緣(十五)(圖)

2018-04-18 12:10 作者: 齊嵋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小說連載】雙生緣十五
【小說連載】雙生緣(十五)。(圖片來源:pixabay)

(接前文)

第十五章

楨兒來到聖湖邊,碧藍的湖水清澈見底,四周不見石壁的蹤影,很可能是沉入湖底。楨兒跳入湖水中,湖水冰寒刺骨,她一邊運氣抵禦寒氣,一邊在湖底尋找那塊石壁,所幸湖底多是碎石細砂,沒有淤泥,否則石壁若埋在淤泥中可就不容易找了。兩刻鐘後,終於她在一堆細砂下找到了石壁一角,拂開細砂,一塊石壁出現眼前,上面刻著的正是那玄鳥圖騰。

楨兒在水中穩住身形,左手持訣,在心中默念陵道人所授咒語,那玄鳥圖騰開始旋轉,越轉越快,最後變成一道光影射出水面,光影中,一隻玄鳥繞著銅鼎盤旋著徐徐升起,楨兒跳上岸,取出布袋,念動咒訣,將銅鼎收入袋中。那玄鳥仍圍繞楨兒飛翔,久久不去,楨兒心中一動,取出鳳鳴,吹起了百鳥朝鳳,玄鳥飛投向鳳鳴,與鳳鳴融為一體,鳳鳴尾部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金色玄鳥印記。

之後的幾天,楨兒在寨子裡治病教功,很多臨近寨子的僚人聽說了,也紛紛來請楨兒為他們治病,楨兒一一為他們治療,並教他們認識一些草藥和簡單的藥理,僚人對楨兒感恩戴德,都將她稱作神的使者。

楨兒此地事了,心中掛念爹娘他們,便與阿斤他們告辭,阿邦阿夷他們雖然捨不得但也知道她有重任在身,不能長久住在這裡。正當楨兒要離開時,寨裡來了客人,卻是乞僚人來尋楨兒,他們也聽說了天神的使者來到僚寨,過來請她去他們的山寨救治族人。楨兒想起這乞僚人正是與漢人作戰的僚人,便答應跟隨他們而去。

如意自從得了大音劍,日日練劍,漸漸能熟練操控它。這一日,如意正在練劍,得到商隊的緊急情報,僚人擊潰了明州軍,攻進明州,直逼賀縣,賀縣縣令棄城而逃,城裡一片混亂。如意立刻召集眾人商議對策,有人提議堅守山莊,有人提議下山抗擊僚人,一片紛亂中,如意斬釘截鐵的說道:「齊家軍之所以為齊家軍,是因為我們從來以天下人為先!賀城若是失守,明州百姓危矣!我們人雖少,但也必須擔起這個責任。聽我號令,立刻整裝去賀城,守住明州門戶。」眾人齊道:「是!」

黃昏時分,眾人到了賀城城門前,還未進城,便見到一片混亂的景象,人們你推我攘的逃出城門,有人滿身鮮血的從官道上跑回來,大叫:「僚人已經佔領了官道,我們出不去了!」頓時一片絕望的號哭聲響了起來。

如意跳上一塊大石,朗聲說道:「僚人已經逼近,大家趕快退入城內!」

人們只見一名披甲少女,不威自凜的站在大石之上,手中一把黑色長劍,指向城門的方向,人們經她提醒,趕緊往城裡退,齊家軍維持著秩序,保證人們能順利退入城中,所幸在僚人的大旗出現在視野中時,人群已退入城中。

賀城中,如意站在城牆上,對著下面站著的百姓說:「如今我們已被圍困,沒有後路可退,必須與賀城共存亡!我們是齊家軍…」

「齊家軍!是齊家軍!我們有救了!」

「什麼是齊家軍?是朝廷的軍隊嗎?」

「你年輕不知道,齊家軍在十幾年前可是赫赫有名,幫先帝打下江山,又擊敗北戎,從來沒有敗仗的!」

如意揮手停止人們的議論,「現在是生死存亡的時刻,每個人都要盡力而為!有意和我們一起守衛賀城的,無論男女,到這邊報名,能為戰士做後勤的,到那邊報名,其他人,一旦開戰,你們就要負責為戰士們提供給養,護理傷員。好,現在各就各位,馬上行動。」

如意話音一落,人群立刻動了起來,但是亂中有序,很快安排好了幾組守城隊,輪流值夜;幾組後勤隊,輪流運送物資,準備軍糧和武器。如意來到縣衙,縣衙裡早就人去樓空,因為走的匆忙,糧草和軍械都未搬走,此時倒也派上了用場。派人點算好物資,如意回到城牆上,城外,僚人已經紮營,看旗幟,應該有三個僚部參與圍攻,中間那個是乞僚,也是最大的部族,看人數應該在萬人左右。

僚人最常用的武器是矛,擅長投擲,乞僚人據說近年來也開始習練射箭,賀城城牆頗高,僚人雖善攀爬,應該也不能輕易攻進來,但賀城內物資不多,若是他們只圍不攻,賀城只怕難守,不過根據記錄的僚人戰鬥習慣,他們應該不會有耐心長期圍城,很可能在明日就會發起第一波進攻。不行,不能這樣坐以待斃!

如意叫來二牛,鐵蛋,小山和黑子,「僚人若發起進攻,我們有幾成把握能守住賀城?」

二牛想了一想,「不出四成,我們人手實在太少,武器也不夠,弓箭大概只能支撐一兩波攻城之勢。驚雷彈也只有數枚,擋不住這麼多僚人。」

黑子說,「大不了衝出去跟他們拼了!」

如意白他一眼,「要是秦先生在這裡非罰你抄十遍兵書不可!你這衝動的毛病什麼時候才能改?我們是要出去,但不是去送死。二牛說的對,這個城死守是守不住的,我們必須佔據主動,現在僚人尚未立穩腳跟,正是偷襲的好時機,二牛,召集三十名精兵,今晚三更夜襲僚軍。」

鐵蛋問:「是否有明確目標?燒掉他們的糧草?」

如意點頭,「我帶十人從左側偷襲僚營,鐵蛋你帶十人偷襲右翼,準備好馬匹和弓箭,二牛你帶兩人摸清糧草所在,最好能燒掉它,黑子,你帶剩下的人在半路埋伏,僚人追過來就用弓弩射殺。小山,你守在城中接應。」

眾人應道:「是!」各自回去準備。

黑子在草叢裡等的心焦,如意他們過去兩刻鐘了,僚營那邊什麼動靜也沒有,也不知道他們到了哪兒了。正急的抓耳撓腮,僚營左翼忽然火光,喊殺聲四起,緊接著右翼也騷動起來,黑子想看清那裡的動向,卻哪裡能夠看得見,心裏更是百爪撓心。

正急的不行,左翼數騎衝出僚營,傳來一聲尖銳的唿哨,右翼也衝出一隊騎兵,向黑子所在方向奔來,後面一大群僚兵殺了上來,黑子興奮不已,招呼兄弟們準備好弓弩,等自家騎兵一過就射擊。

僚人長途跋涉而來,睡的正香,睡夢中突遇敵襲,猝不及防,一時間死傷慘重,匆忙集結成軍追了過去,中途卻遭遇埋伏,黑暗中無數支箭從各個方向射過來,僚人死傷不計其數,只能撤退。混亂中,糧草所在竟然失火,等火熄滅,糧草已失了大半。

如意他們站在城牆上看著僚營兵荒馬亂,鐵蛋高興的說:「僚人陣腳大亂,明日想必無力攻城了。」

「不可掉以輕心,這些僚人能打敗兩萬明州軍,想來不是烏合之眾。恐怕有場硬仗要打。」如意看著乞僚大營並不因為被襲營而混亂,心中思量乞僚主帥看來不可小看。

第二日僚人卻沒有攻城,接下去一週僚人絲毫不動,似乎一點攻城的意思都沒有。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如意一面告訴守城隊警戒不可鬆懈,一面召集二牛他們商量對策。

「要我說,我們就應該打出去!」黑子這幾天憋屈極了。

「怎麼打?我們不足三百人,怎麼和這麼多僚人打?」鐵蛋反問道。

小山補充,「更何況現在他們擺明瞭想困死我們,就算你衝出去,人家也不一定跟你打。」

如意想了想說:「他們不攻城,就逼著他們來攻城,乞僚不動,另外兩部僚人呢?他們可不一定那麼聽乞僚主帥的。」

「怎麼逼?」黑子來了精神。

「僚人性情原本就易怒易衝動,我們叫幾個人在城牆上喊些輕視他們的話試試能否使他們暴怒。城裡可有人通僚人的語言?」

鐵蛋回答:「有幾個行商的懂僚語。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這三個部族的語言。」

「讓他們用知道的僚語都喊幾遍。」

黑子眼珠一轉,「嘿嘿,我來想喊些什麼,保證把他們氣的跳腳!」

如意部署下去,守城隊和後勤隊都各就各位,準備應戰。黑子這邊編好台詞,和幾個人在城牆上大喊大叫,一刻鐘過去了,兩刻鐘過去了,僚營那邊還是沒有動靜。黑子又編了些新詞,譏諷僚軍。遠遠看見左右僚營有所騷動,幾隊僚兵衝了出來,但迅速的從中營衝出一隊僚兵,攔住了那幾隊,雙方僵持了一陣,左右營僚兵最終還是退了回去。

黑子氣的七竅生煙但也無可奈何,如意一聲令下:「黑子,戴上弓箭,去僚營前挑戰,他們不應戰就射他們的旗子,記住,一旦僚兵出動,即刻回來,將僚兵引到城下,切記不可戀戰,否則軍法處置!」

「是!」黑子頓時興高采烈的備馬而去,二牛想了想,對如意說:「我去接應黑子吧。」如意搖搖頭,「黑子必須學會有收有放,否則將來如何能獨擋一面?」

如意站在城牆上,看著黑子一人一馬衝出了城門,到僚軍營前挑戰,左右營和中營均巡了一遍,仍無人出來應戰,黑子彎弓連射幾箭,左營旗幟上被射穿幾個大洞,他又到右營如法炮製,很快,幾隊僚兵向他衝過來,看到僚兵逼近,黑子心中戰意大盛,不願就此退去。

那幾隊僚兵用的是長矛和盾牌,很快將黑子團團圍住,僚兵一邊用長矛擊打盾牌,一邊嘴裡發出「呼呼」的低喝聲,保衛圈逐漸縮小,黑子的馬顯的越來越焦躁不安,黑子用弓箭射倒幾人,想要突圍出去,缺口卻迅速被外圍的僚兵填上,黑子拔出長劍,縱馬強行突圍,誰知這些僚人見到馬衝過來全不躲避,架起盾牌,領頭的僚人一聲呼喝,幾十條長矛一起刺向黑子的坐騎,馬應聲而倒,黑子一個前滾翻,站在了地上,僚人馬上圍了上來,長矛從各個方向刺了過來,黑子長劍一舞,砍斷一排長矛,將將躲過這一波襲擊。沒等他喘口氣,僚兵又攻了上來,黑子大叫一聲,「來吧!」舞動長劍擋住身體要害。但面對僚人前仆後繼的攻擊,黑子漸漸氣力不支,動作越來越慢,很快身上就被刺了好幾處傷口,雖未傷及要害,但也使黑子支撐的更為艱難。

城牆上,見到黑子陷入險境,如意牽過自己的戰馬,對二牛說:「等僚軍進入射程之內,投射驚雷彈,務必挫敗他們的士氣。」不等二牛回應,如意策馬衝出了城門,如意還未衝到包圍圈前,僚兵發現了她,一隊僚兵迎了上來,如意馬不停蹄,疾馳而過,大音劍如同一道黑色閃電,所到之處,僚兵哀號滿地。

如意衝進包圍圈,一動機關,近處僚兵手中的長矛頭紛紛被吸了過來,如意一甩大音劍,長矛頭迅速反射向僚兵,頓時倒下一片,一時間,僚兵不敢上前靠近她。黑子此時已經被刺傷了腿,幾乎不能站立,如意用力將他拉起,掛在馬背上,掉轉馬頭,疾馳而回。

僚人在他們身後追趕,紛紛將手中長矛向如意投擲過去,可是長矛還未靠近如意,便被大音劍吸去矛頭,落在地上。如意帶著黑子迅速奔回城內,二牛在城牆上俯視漸漸逼近的僚軍,等僚軍大部分進入射程,二牛一聲令下,三枚驚雷彈投了出去,只聽得三聲「轟轟」劇響,所落之處,血肉飛濺,僚軍驚恐萬分,一時間不知發生了什麼,僚軍中營傳來號角聲,僚兵迅速退回營中。

(未完待續)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