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越獄徐洪慈,智慧勇氣奏壯詩

2018-07-18 08:27 作者: 辛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8年7月18日訊】

上海一醫徐洪慈,「大鳴大放」信姦魑。

一九三三他出生,買辦家庭臭未蒙。

十五歲參地下黨,華東局裡十八登。

全國青代參二十,毛劉接見有名聲。

考入一醫二十一,本將高級名醫成。

同學叫他「老前輩」,才學超優領前鋒。

五七,四月社論開,「大鳴大放」喇叭吹。

但是群眾發不動,學校佈置骨幹推。

次日必須見成效,大字報,火燒眉。

徐聯同學十四位,五十一條次日來。

「專家有蘇,擴他國,俄語課,另語隨。

黨內民主還不夠,報喜報憂不偏追。」

大字報,引熱潮,六月六日永記牢。

「反黨反」社「遭批判,他向女友把心掏:

「毛崇蘇聯我不拜,三百年後可見昭。

待不下去我出國,不分國界「革」火燒。」

女友把此竟告密,徐劃」極右「黨籍消。

開除學籍監獄進,安徽農場白茅嶺。

大半年後求寬返,他寄母親一密信。

要他找校李書記,「表現好,回,彼曾允。」

徐抱期待回校園,但是校方拒此請。

「我們培子入共黨,你們手裡右派當。

責任你們還在我?」徐母質問向對方。

五八冬天徐就逃,五百公里尚非遙。

先走長路再車坐,致電家中露了瓢。

公安監控即抓獲,辛苦一場再「白茅」。

徐感被冤積難平,是黨號召事分明。

原來引誘「蛇出洞,不寫對黨沒感情。」

首次出逃敗不甘,二次出逃向雲南。

經過昆明到瀘水,滇西已在國境邊。

老舊地圖距緬遠,毛實劃送一大片。

衣破發亂口音異,敏感之地又被關。

鋼質調羹土牆挖,挖出泥土床下安。

有時土硬挖不動,撒上小便化軟綿。

一朝挖通手剛出,立被活捉當場栓。

人家發覺已等候,等你逃出這一天。

法官判說本可輕,這樣人才何處尋。

遠勝此地你醫術,又懂多國外語文。

我們本來要用你,現在重判六年禁。

農場、銅礦先後押,越獄成性積惡評。

後來幸有王金如,大鹽農場把徐扶。

把他安排醫務室,正缺醫生賞才殊。

可惜後來王調走,環境惡化又囚徒。

又轉銅礦,乃苦地,管教隊長梁滿杞。

梁對徐的勸導誠,使徐感受頗知己。

礦內從事幸地質,自由走動非禁閉。

安心服刑整六年,六五回家急心意。

不料被定不松韁,必須繼續再「留場」。

那是半個勞改犯,自由、工資稍酌量。

毛死此策後廢止,當時越惡,「革」越強。

留場徐境未轉好,甚至可說很糟糕。

管教對徐有偏見,徐不服軟苦難遭。

文革爆發運動蠻,無端又判二十年。

五花大綁公判咆,踢打示眾「震懾」嚎。

開始絕望又接告,生命危險正來邀。

農機廠裡徐苦工,監獄長,李光榮。

李性刻毒多疑、警,大家譽徐「智多星」。

足智多謀富創意,動手力強犯人欽。

什麼事都難不倒,視野開闊驚博聞。

犯人鞋臭怎麼辦?「噴口白酒,很簡單。」

犯人毛巾硬如革?「水裡一燒,滴醋添。」

「你真是神啥都懂。」生物化學順手牽。

學以致用真本事,上面忌他威信寬。

有人冒險內幕報,你的報告正起草:

「組織暴動或越獄,要對你下毒手了。」

徐知和李衝突深,報告送出活路少。

不走就等死期來,秘密準備開始搞。

路查需要證件遞,幸徐練就仿宋體。

「雲縣革命委員會」,一點一劃私刻擬。

必須紅色怎麼辦?印泥伺機偷挖秘。

抹平以後形跡消,「專用信箋」暗成,喜。

下步須要刻「公章」,陳年肥皂派用場。

把頭切平刻得快,三張介紹信「優良」。

糧票、乾糧、梯子備,廠獄四面圍高牆。

看守、警犬和電網,談何容易更機槍。

等待機會須停電,用電夏增,停經常。

果布斷電八月七,要把用電讓另方。

機會來了徐暗奮,梯子散件死角藏。

點名後逃晚九點,次晨點名才驚慌。

衣服雜物人型卷,放進被褥充睡相。

夜深人靜驚險操,突覺梯子不夠高。

牆三米五,梯兩米,牆角幸見扁擔條。

老天助他用繩綁,翻牆撒腿往南跑。

三十公里夜急行,南下轉東回春申。

金沙江,群山立,迷失方向危險深。

徐能手錶定方向,太陽光下方向清。

沿江走路不缺水,食物吃完怎麼尋?

昆蟲幼蟲他充食,色艷毛長則不吞。

扒開樹皮幼蟲富,蚯蚓也可權當葷。

天牛幼蟲白白胖,肚子餓時最歡迎。

但是昆蟲多細菌,你若生吃那不行。

生火燒水會煙出,一被發現危險侵。

尋找冠密大樹下,挖十字槽沿樹根。

氧氣充分燃燒好,煙升葉遮或濾分。

你要吃蟲味不苦,沸騰,蜷縮,再沸,凝。

沒有鍋,鋁蓋代,鋁蓋來自保溫瓶。

正如徐料晨點名,找不到徐眾吃驚。

李光榮,腦羞怒,地毯搜捕麗江獰。

徐洪慈,遇民兵,「哪兒來的?」「我探親。」

「從哪到哪?」證明索,只好放行,因證明。

若無「雲縣介紹信」,肯定押回加重刑。

支流欲過水正漲,勸徐別過,兩農民。

越快越好,憂追怕,一下水,到胸襟。

越走阻力就越大,快要沒頂,上天庭?

「完了」,又想那女友,愛恨交集,剎那情。

腳下忽覺地硬、高,險境或已過迢迢。

江水沒把徐沖走,李的追兵無奈休。

雖然四方布埋伏,國境攔伏也無收。

十四天後出省境,到達四川稍減憂。

立即買了火車票,又一次,回滬投。

暗見母親母服帖,「兒子,骨氣你超優。」

給兒最後一百塊,消失人海兒北溜。

洪慈別母向北趕,二連浩特中蒙邊。

探照燈,停電滅,良機一次或三年。

還有雷達更危險,它更備用有電源。

因徐貼著崗樓走,雷達盲區正偶然。

邊防戰士後來告,誤打誤撞卻有甜。

「九月十日夜越境,冒死逃亡歷險艱。

連續三十四晝夜,永遠銘刻在心間。

唯一動機為保命,漂亮話兒不必談。

祖國多災又多難,蹲地默告面朝南。」

七二,蒙古邊防站,黑夜推門心頗懸。

蓬頭垢面蒙兵驚,語言不通非蒙人?

徐怕把己送回去,過去如此常頻頻。

湊巧此月新律出,須經審判事查明。

一審表達徐到位,物質訴求非我心。

知識份子有思想,自然對徐生同情。

間諜可能排除切,你的證據哪裡尋?

驚人記憶徐提供,《人民日報》批我文。

五七,八月二日載,「我背一段你們聽。」

後來證據果找到,再問圖章能刻新?

地下黨徐傳單刻,當場表演法官欽!

徐本打算去蘇聯,但錢不夠到蒙先。

他因俄語交流易,俄師喜他學優尖。

蘇聯經濟比蒙好,去找老師不麻煩。

法官感他不尊蒙:「我們國家有主權,

我們不是通蘇路,我們對你道義擔。」

徐悟自己過頭感,蒙古對我恩不凡。

非法越境不粗暴,本可無情把我遷。

「留在蒙古我願意」,蒙蘇邊境刑一年。

曾是蘇武牧羊處,漢代故事猶流傳。

零下四十森林廣,冬季雪地又冰天。

蚊子、牛虻、黑蟲狠,三種昆蟲夏輪番。

大蚊如泵猛抽吸,牛皮雖厚虻叮穿。

黑蟲它能鑽蚊帳,「三班倒」,折磨頑。

但較滇獄殘酷虐,徐感此地不乏甜。

怪事,多犯沒腳趾,原來暴醉致傷殘。

烈酒暴飲冬路倒,人未凍死趾可憐。

一年刑滿蒙語飛,愛情正向徐依偎。

護士姑娘名奧永,醫院偶遇識鬚眉。

洪慈折騰四十過,奧二十一正花輝。

「他有思想有頭腦,好人開啟我心扉。」

後杭蓋省蒙腹地,洪慈終於有家歸。

干了八年體力活,石塊、木頭小車推。

打工還包家務做,「你只管好兩小孩。」

母親信來八一冬,右派平反手抄工。

次春母又通知到,勞教平反公安同。

但是雲南不同意,阻力最大等待空。

克服恐懼他寫信,華東局,曾辦公。

兩老領導正高位,中常委,喬石隆。

還有一位黃辛白,教育副部也股肱。

兩位都有反饋到,「要查,查實,平反從。

你雖曾我老部下,但不偏信循正宗。」

但是雲南表反對,越獄本已罪不容。

叛國投敵罪更重,兩罪並罰怎可松?

企圖置徐於死地,捏造材料李光榮。

如果當年不越獄,今對墓碑淚淙淙。

後來上級明表態,性質前提看何在。

如果右派不錯劃,後續事情怎麼會?

根源既因錯劃成,後續正被前提累。

前提既已被推翻,後續罪名必然敗!

中央直示滇高院,道義終於高奏凱!

八二年,夏六月,徹底平反終明擺!

六月十九大雪天,覆蓋萬壑又千山。

千古奇聞「六月雪」,正如(關)漢卿《竇娥冤》。

四次越獄三萬里,娶妻生子異國耽。

駐蒙使館致徐信:「你的國籍已復還。

請來使館領護照,探親、定居任或兼。」

欣喜若狂徐信接,永生難忘此瞬間。

「歡迎加入蒙古籍」,蒙古當局也找談。

十年一直申此事,因怕引渡心憂煎。

長期未允今忽轉,但徐回國態度堅。

「去意你決或不易」,語意含蓄擬阻攔?

二十五年艱難過,李光榮,毒又姦。

音容笑貌夢中母,回家意志鐵心肝。

奧永拍胸「我去領」,中館站滿蒙古兵。

「我是蒙人他敢怎?」硬闖,護照終手掄。

但蒙人少惜人口,帶走妻兒損失珍。

辦理材料多推阻,徐訪元首到頂,拼!

蒙准單人先試返,妻既信任也擔心。

「我帶孩子等著你,等你回來再相親。」

昨是逃犯今華僑,但悲青春早已拋。

裡弄聞訊紛出接,母子相擁淚滔滔。

「真真你是我兒子」,不厭重複娘嘮叨。

鄰居老人嘆和淚,母子共餐湧思潮。

五八至今艱險過,二十五載囚和逃。

亡命天涯傳奇奏,妻兒照片娘細瞧。

訪校引起大轟動,或傳死在深山中。

或傳死在白茅嶺,居蒙?簡直孫悟空?

留校同學開會迎,泣不成聲各淚淋。

同學早已專家登,更有嘆息朱世能。

即將一醫副校長,病理學家坐尖峰。

「高級、著名」國雖譽,推崇當年徐更螣。

「命運不公我也感,你的命運超酷、猙。」

悲憤交集蒙古回,小女剛生又一胎。

八四徐終帶妻歸,二子一女滬市來。

金山石化欣敦聘,教育中心高講排。

妻子仍然護士做,正常生活又重來。

九一徐再去雲南,險惡、屈辱忘懷難。

獄友約見情意濃,再代約見李光榮。

近二十年謎未解,李惑始終存心中。

四周高牆圍嚴密,突然蒸發怎穿通?

絕無梯子牆怎上?也不可能徐輕功。

徐忽聽見李來音,渾身頓感血液凝。

李愣,然後手伸出,徐不原諒手不伸。

「不敷表面,寧失禮,畢生成就:戰你贏!」

友打圓場即對李:「徐逃一直你問詢。

可我不知無從答,今日正好問本人。」

「最想不通思真相,沒有梯子怎上牆?」

「判斷失誤正此界,梯子本也可分解。

木材繩索組合能,過牆拆梯分散扔。

你們永遠難猜測,即使見了某段繩。」

0八,四月十四天,離休證書發徐前。

待遇享受廳局級,三日以後癌長眠。

積勞成疾生命縮,拚搏壯歌留人寰。

浩嘆華夏多英豪,本可發明創造飆。

本可巨大財富創,本可惡病沉痾療。

專制暴政,英豪滅,或萎夾尾,卑順妖。

本可救命千百萬,疑難雜症到手消。

如此醫才少一個,多少病家增號啕。

徐真稀見英雄漢,反抗暴政決心超。

反抗謊騙鼓全力,反抗壓迫智慧高。

諛僕卑奴應羞愧,惡狗豺狼心震搖。

英雄隊伍若擴大,朝廷難保有明朝。

統治惡鬼迫收斂,朝中賢良敢鬥魈。

秦皇漢武夢幻滅,維穩洗腦全勾銷。

將來總會有一日,毛屍堂中香火繚。

英烈豪傑立碑敬,階下跪鐵鄙唾毛。

「萬歲」徒遺萬世臭,自由民主旗高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