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中共現有兩個司令部和三個集團?(圖)


習近平和李克強
習近平和李克強(圖片來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2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在武漢封城之後,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的政治衝擊波不時爆起,持續延燒中南海。外界觀察家觀點認為,在應對疫情這一衝擊整個政權的攸關生死大事,中共內部有兩個司令部,又有人說有三個集團,有人則說非也。到底誰的說法更有道理?

郭文貴:武漢疫情是內部政治鬥爭的結果 共產黨內部三個團體在鬥爭

在2月8日舉行的兩場直播中,郭文貴揭露了武漢冠狀病毒爆發的原因。

郭文貴爆料說,武漢疫情是內部政治鬥爭的結果,而絕非中共的組織行為,此次導致武漢疫情的病毒來源是中共的實驗室,武漢冠狀病毒是中共人工製造的一種生化武器。

郭文貴說,病毒原是故意針對香港和共產黨內某些政治反對派的。人為釋放冠狀病毒並不是共產黨做出的「集體」決定。相反,這是一小撮高層盜竊者的決定,目的是在香港實施戒嚴令並殺死政治對手。最初的意圖是進行有限度的,可控的病毒襲擊,以精確打擊殺死武漢市和香港市的人,但由於破壞活動或人為失誤而以某種方式失控。

他說,從中共內部各種渠道收集到的信息表明,在社會等級制度的各個層面上都存在巨大的混亂。從最高層到地方政府,由於巨大的壓力,共產主義政權處於崩潰的邊緣。

郭說,生化武器領域的世界領先專家以100%的確定性證實武漢冠狀病毒不是來自動物或自然界,而是來自武漢的實驗室。

他指出,這場災難的背景是中共即將滅亡。

郭說,中國共產黨內部的三個團體。主要的權力鬥爭是北京幫和上海幫之間的鬥爭。以汪洋,胡春華為代表的無能為力的中間集團沒有參與病毒襲擊。在中共三大集團中,北京或者上海幫派(不確定)下令進行病毒襲擊。中國總理李克強則是這三個集團中的人們所不喜歡的局外人。

傳中共肺炎引發習近平和李克強兩派常委爭鬥

據《蘋果日報》引述美國中文媒體披露,習近平和李克強為首的兩派常委,在1月25日的政治局常委緊急會議中,就疫情工作曾爆激烈衝突,更對3月初是否召開全國兩會等問題爭論激烈。但最後沒有定論。

中共當局1月25日特別成立「中共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26日首次開會,該小組組長不是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而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引發外界諸多揣測。

媒體人士何頻對中央社指出,習近平大權在握,掌管無數個委員會和小組,這個防疫小組是例外。而這個小組處理的正是國家,甚至是全球最重要的議題,攸關生死。這個失誤或許會成為他的政治滑鐵盧。

香港時評人林和立則表示,李克強之所以被選中帶領防疫小組是出於政治考量。倘若疫情惡化,他必須扛責。

1月27日,李克強親自抵達抗疫一線武漢考察抗疫工作。李強調說是受「習近平總書記委託」。當李克強前往武漢視察疫情,他和醫師、工作人員和購物民眾寒暄話家常的影片在網路上瘋傳。

林和立對中央社表示,「李克強敢前往武漢,習近平卻不敢。和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時相比,當時的國家主席胡錦濤親赴疫情嚴重地區,現在的習近平卻是安全的待在北京。」

林和立表示,中共黨內和公眾可能很快就出現反彈聲浪,逼得習近平不得不採取非常措施,在28日接見世界衛生組織(WHO)代表團時,強調自己在防疫工作上扮演的重要角色。

習近平大年初四(28日)在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時特別強調,「對於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似乎有駁斥外界傳言之嫌。但這句話被新華社發稿時刪去了。

習近平會見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時,還特別強調抗疫要「堅決貫徹中央決策的部署」,「統一領導、統一指揮、統一行動」,也被解讀是為自己開脫。

1月28日,BBC中文網發表了一篇評論人士白信的文章《中共肺炎下的治理潰敗:京-漢-閩政治觀察》,文章提到,李克強作為疫情領導小組的領先負責人,且向政治局常委會負責,位階遠遠低於習近平親任組長、凌駕於政治局之上的其它二十餘個領導小組。似乎圍繞領導權,習近平和國務院之間、政治局常委之間的討價還價和權力爭奪貫穿著疫情上升和爆發,無形中繼續延誤著決策和應對。

港媒:中共抗疫出現多個中央

《湖北日報》報導,2月5日,湖北省委書記、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指揮長蔣超良到武漢市檢查督導疫情防控工作,蔣超良強調貫徹落實習近平「重要講話精神」做好源頭管控。但蔣超良未提及李克強視察武漢的相關講話。

另據該報2月4日報導,2月3日晚,蔣超良主持召開省委常委會會議暨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會議。蔣超良強調,「要深入習近平講話精神,落實好孫春蘭副總理到武漢調研督辦疫情防控工作要求。」蔣超良還稱要深刻反思「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

2月4日,蔣超良到武昌區檢查疑似病人集中隔離點安置情況時,也只提到習近平、孫春蘭。

香港《明報》2月6日的評論文章表示,習近平於中央政治局第二次就中共肺炎疫情召開的常委會議上發表講話,在湖北省委常委的會議上,蔣超良在講話中只強調習近平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及副總理孫春蘭的中央指導組,對總理李克強挂帥的中央應對疫情領導小組卻隻字不提。

但應對疫情的中央領導小組,由李克強任組長,顯示中央層面的應對疫情領導小組是由總理挂帥,但各地方的應對疫情領導機構,幾乎都由黨委書記挂帥。比如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就身兼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指揮長。

《明報》另一文章指出,這次抗疫出現了「多個中央」的奇怪現象,李克強作為領導小組組長,但世衛總幹事來訪,出來接見的卻是習近平,習更說他對抗疫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李克強只是頻繁地召開中央領導小組會議部署工作,另外,由副總理孫春蘭率領的中央指導組自年初一起留駐湖北,在省內指導工作。

文章最後表示,當局應對此次疫情,儼然有3個中央。

習心腹坐陣武漢 兩套人馬攪動湖北官場

浙江官場出身、與習近平有工作交集的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南下湖北一事得到證實。2月10日,中央政法委官方公號長安劍披露消息,早在2月8日,陳一新已經以中央指導組副組長的身份南下。

據大外宣《多維網》報導說,由國務院分管科教文衛的副總理孫春蘭帶隊,中央指導組早在1月下旬南下湖北,孫春蘭當時陪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考察疫情。隨後,孫春蘭率隊的中央指導組成員名單曝光,除此次履新湖北省委常委的王賀勝外,還包括保障孫春蘭工作的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向陽,以及工信部副部長王江平,國家衛健委副主任於學軍、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局長張宗久、疾控局局長常繼樂,國家發改委經濟運行調節局副局長劉明和社會司副司長孫志誠等。

報導說,這一中央指導組目前已經接管了湖北和武漢的主要防疫協調指揮工作任務。湖北省官方網站「中央指導組」活動專欄顯示,自1月26日孫春蘭隨同李克強南下後,孫春蘭所率領的中央指導組充噹噹下湖北防疫戰的最高指揮者。

報導提到,與此相對,在中央指導組之外,湖北省黨政主要負責人負責的另一套人馬,也在中央指導組南下之時成立由蔣超良和王曉東任指揮長的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

但報導批評,該防控指揮部前期動作遲緩、封城準備不足,導致民怨四起,且在與省紅十字會系統就緊缺的物資調配發放問題發生協調不力、貽誤戰機等重大疏漏。雖然蔣超良、王曉東近日多次公開檢討。但他們顯然已失去北京的充分信任。而在此之前,火神山醫院的運作和武漢市民的生活物資供應問題已經交由軍方負責……

中共肺炎引發中共內訌 官員曲線抗命有人撐?

在今年1月上旬,有關中共肺炎疫情的網上傳言甚多,但地方政府遲遲未披露信息。當最應該知情的武漢人民蒙在鼓裡之時,華春瑩在記者會上公開說中共已向美國通報了30次疫情。

1月20日,習近平對中共肺炎疫情作出重要指示,李克強亦作出批示,地方當局和疾控相關部門才正式動起來。

目前大多數中國民眾不滿和憤怒的對象是武漢的地方官員,尤其是武漢市長周先旺。

周先旺遭外界批評在爆發之初,隱匿疫情。但他1月27日接受央視新聞專訪時聲稱:「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它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資訊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周先旺還說,他願意「革職以謝天下」。

中央社引述分析家表示,周先旺雖沒有指名道姓,但暗示地方所有的政治決定都需要中央上級批准,導致無法快速行動。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按照傳染病防治法,應該由國務院來決定公不公布。國務院是決定要公布的。可是這件事太大,要請示黨中央,黨中央沒有同意,也就是習近平沒有同意。現在外界都在責怪地方官員,地方官員當然覺得很冤枉。」

媒體人何頻指出,「周先旺清楚自己會成為代罪羔羊,所以向權力結構拋出挑戰。」

《中國事務》網站主編伍凡則在接受《希望之聲電臺》採訪中說:「武漢市市長已經公開講,中央要負責,你壓制我不准我報導,不准我去公開。現在公開了卻要我們負責。這個市長帶頭抗命中央了,這個事情怎麼解決?我看共產黨內部一定會發生大的動盪。」

旅美評論家何清漣指出,熟悉中共政治尤其是黨內鬥爭史的人都明白,哪怕上級錯得離譜,下級也是「奴才該死,臣罪當誅」。如果不是背後有人撐腰,借周先旺幾個膽子,他也不敢這樣公開「甩鍋」給中央領導(習近平)。

習近平集權成功 不存在兩個司令部?

專研中國政治的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寇健文在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認為,從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揭露真實疫情的軍醫蔣彥永,到被視為中共肺炎「吹哨者」的醫師李文亮,在中國的體制裡,他們都被視為「破壞維穩的人」,但「政治至上」的思考,卻也耽誤阻止疫情蔓延的時機。

寇健文指出,中國政府近年來強調所謂「民族偉大復興」、「大國」的形象,但這波疫情凸顯出「這個政權是很脆弱的」。

寇健文指出,習近平上任後採取集權領導的模式,現在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中,無一人敢持反對意見,因此「並不存在兩個司令部」。再加上反對勢力經過幾波掃蕩後,已不再擔任重要職位,所以「反習力量」也很難集結。

德國之聲此前與發表鄧聿文的評論也說,說抗疫事務上存在習近平和李克強兩個司令部未必。他認為習用黨的名義統攬一切,李的個性似乎也不是那種敢無視核心的政治人物。李克強未敢有此「野心」。

鄧聿文認為,兩人的潛在路線衝突是否會變成直接的路線鬥爭,要看疫情在未來幾月的發展以及中國政府在處置過程中是否造成大量的次生災害及由此引發社會的局部抗議行動,此外反習勢力一方的行動,是否能促成他們二人矛盾的激化。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