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日本想試試大唐深淺 結果竟踢到鐵板了(圖)


唐朝時,中日之間因為朝鮮半島爆發了有史以來的第一場戰爭。
唐朝時,中日之間因為朝鮮半島爆發了有史以來的第一場戰爭。(網絡圖片)

中國唐朝時期,中日之間爆發了有史以來的第一場戰爭,這場戰爭是因朝鮮半島而起的,中日兩國在古代歷史上幾乎所有的戰爭,除了忽必烈東征日本,都是因朝鮮而起的。

當時朝鮮半島和我國東北地區共有三個國家,其中新羅最弱小,新羅雖然實力不行,但是他卻認了當時世界上實力最強大的大哥——唐朝。唐高宗時期為了給這個小兄弟出氣,唐朝對高句麗、百濟用兵,百濟首先被唐朝和新羅聯軍所滅,但百濟並未真正的平定,百濟復國勢力遣使到日本,想讓日本出兵增援。

當時日本輔政的中大兄皇子自以為武力強大,可以向外開疆拓土了,於是日本上下摩拳擦掌,準備對唐朝動武,先後派遣軍隊共計4萬2千人,戰船千餘艘。日本為了鼓舞士氣,甚至請齊明天皇御駕親征,這位二次登基的女天皇畢竟是六十八歲的老人了,哪裡經得起這舟車勞頓,再加上對戰爭的恐懼,很快就病逝於行宮。仗還沒打,天皇就先給折騰死了。

《舊唐書・東夷傳》對日本的描述為:「倭國者,古倭奴國也。去京師一萬四千里,在新羅東南大海中。依山島而居,東西五月行,南北三月行,世與中國通。其國,居無城郭,以木為柵,以草為屋。」「日本國者,倭國之別種也。以其國在日邊,故以日本為名。或曰,倭國自惡其名不雅,改為日本。或云,日本舊小國,並倭國之地。其人入朝者,多自矜大,不以實對,故中國疑焉。」具體的日本歷史我們先不做考證,但從《舊唐書》中,我們也是可以看出,日本自古以來的侵略野心。作為邊緣小國,總是做著侵略的美夢,在一次次的敗亡中,日本也是從不氣餒,想盡辦法去踐行自己的美夢。

盛唐時期的日本,我們或許無法如實知道它的發展狀況。但是據《舊唐書》記載「其國,居無城郭,以木為柵,以草為屋。」島上「多女少男」,人們「並皆跣足,以幅布蔽其前後」,我們可以看見此時日本的貧窮落後。當時崛起的大和政權,統一了日本島上五十餘個小國,日本才真正作為一個整體,開始了封建化的進程。這一時期的日本,依靠海洋天險,不把中國作為宗主國,而是極力追求與大唐王朝的平等地位。

逐漸強大起來的日本,意識到了朝鮮半島(明朝時才稱為朝鮮半島)對於自己的重要地位,開始把向半島地區發展。當時的朝鮮半島,分為三個部分,西南部的百濟、東南部的新羅以及北部的高麗。當時這三個地區,並不是所有都與中國同好。因為地理的關係,西南部的百濟也一直與日本交流頻繁,東南部的新羅與大唐也是交往密切,但北部的高麗,靠著自己距離大唐較遠,依靠自己發展起來的勢力,一直欺負新羅與百濟。當然,自己的小弟被欺負,中央王朝當然不坐以待斃,隋煬帝與唐太宗曾多次討伐,唐太宗更是御駕親征,但都沒有達到作戰的目的,可以說,高麗對大唐王朝的輕視之心也是由來已久。

故事還是因為朝鮮半島雞毛蒜皮的事引發,半島當時有一個叫百濟的國家崛起了,連克朝鮮新羅國數個重鎮,新羅向李唐求援,唐高宗懶得搭理半島的瑣事,於是就贈百濟國王璽書,意思就是大唐很欣賞你,以後百濟王就是我的小弟了,不要內鬥,大家一起聯合打高句麗,然而百濟直接無視大唐集團的冊封,再奪新羅三十餘城,新羅告急,大唐集團徹底憤怒了,決定要動動刀子,於是不到一年就把百濟滅了。

然而旁邊的日本開始不淡定了,百濟的遺臣鬼室福信、黑齒常之開始利用日本的力量進行復國,日本剛剛大化革新過後實力大大增強,野心也膨脹,加上日本軍隊國內東征西討戰無不勝,於是就開始打朝鮮的主意了,當時的日本天皇是齊明天皇,顯然這位女天皇還保留著一份天真,自以為可以和當時世界一極唐王朝一較高下,齊明七年(公元661年)正月,以天皇御駕親征的形式,向百濟發兵五萬,戰艦一千。然而這位天皇在親征的路上就一命嗚呼了,於是中大兄皇子任命安倍比羅夫為大軍統帥,這位老安倍極其自信,因為唐軍在朝鮮半島的士兵只有一萬多人,戰艦也只有一百七十艘。

這位安倍將軍率領艦隊直撲白江入海口的唐軍艦隊,並且率先發動猛攻,於是就上演了史上第一次火藥參與的海戰,看到巨大的唐艦後,安倍大為震驚,唐軍火箭如雨,日軍大亂,後面基本就是被碾壓了。《通鑒紀事本末》記載:「(唐軍)焚其舟四百艘,煙炎灼天,海水皆赤,百濟王子忠勝、忠志等率眾降。」而日本在《日本書紀》記載:「(唐軍)從容左右迎擊,縱火焚日船,須臾,官軍敗績,赴水溺死者甚眾。」歷史上稱為「白江口之戰」,日軍戰死三萬多人,剩下的大都投降了,幾乎是全軍覆沒。百濟復國也成為了泡影。

白江口戰敗後,日本中大兄皇子深恐唐朝與新羅軍隊進攻日本本土,於是從664年起,花費巨資,先後構建了四道防線。其中,日本在九州的太宰府建「水城」,它實際上是一座用於防禦的土壩,壩長1.2公里,底部寬80米,高十餘米,外側是一條5米深的水溝,為了保險,667年,日本將都城從飛鳥遷至近江的大津宮。然而,唐朝和新羅的軍隊並沒有乘勝進軍日本本土……

白江口全殲日軍精銳

日本在朝鮮遭到慘敗後,深知自己不是中國的對手,若不趕緊求和,唐朝一旦下決心進攻日本,自己連還手之力都沒有。所以,日本連連派出「遣唐使」赴華,對大唐天子畢恭畢敬。日本遣唐使到中國來只是傾力學習唐朝文化,不再向朝廷要求冊封,甚至甘心於等同「蕃國」,大唐白江口一戰揚名,東亞地區重定格局。

日本經過這次大敗之後,對大唐心悅誠服,開始徹徹底底的學習唐朝,稱臣納貢,一千多年沒有敢對中國動心思。

公元631年10月,唐太宗李世民的特使高表仁隨同犬上三田耜來到了日本之後,受到了時任日本天皇舒明天皇的熱情款待,文武百官出城相迎、鳴禮炮二十四響,掌聲雷動,歡呼震天。比現在的國家元首訪問日本禮節還要隆重。高表仁十分高興,當即表示對舒明天皇的安排很滿意。

然而,緊接著就發生了一件讓人非常不愉快的事情,當日本的舒明天皇將高表仁等一行人迎到大殿之後,就開始迫不及待的詢問道:「唐國貴使來此,實在令寒舍蓬蓽生輝,不知太宗皇帝可有國書帶來?」高表仁臉上一臉不悅,本想對日本天皇斥責一番,但是一想對方也是一國之君,也就強壓住了自己心中的怒火。

只見高表仁起身向前手捧國書,說道:「天朝上國唐朝皇帝國書在此,日本天皇當立即跪聽宣詔。」這下可惹惱了日本的舒明天皇,唐朝皇帝也是皇帝,日本皇帝也是皇帝,我們地位是平等的,為何要跪下聽國書呢?當即表示:「唐朝特使無禮,這個要求太過羞辱,日本不能接受。」

高表仁一看,日本天皇敢對大唐皇帝的旨意如此無禮,當場斥責日本:「一群不知禮節的化外之民,所有唐朝的藩屬國都必須跪聽聖旨,北面拜君。」可是,日本舒明天皇卻明確表示,接旨是可以的,跪下是不可能的,自己寧死不屈。最終這場宴會不歡而散。

高表仁也是出了名的牛脾氣,既然日本沒有誠意,那就沒得談了,當即決定所有唐朝使團收拾行囊立刻回國。當時的日本天皇雖然對唐朝使者多有不滿,但是還是不敢過分得罪唐朝,於是在日本天皇的授意之下,日本還是派出了吉士雄麻呂、黑麻呂等人作為護送特使,一直將高表仁等人送到馬島才返回日本。

而高表仁也因敢於當面羞辱日本天皇,被後世稱為中國歷史上最牛的外交官,但是當時回國之後的高表仁卻被唐太宗李世民罷官了。而作為歷史上中國第一次訪問日本的過程,就這樣傳奇的結束了,或許這也從無形當中暗示了,中日兩國之後數千年的關係。

責任編輯:辰君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