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舞而生 頂尖舞蹈家談舞蹈之路(組圖)

無染無著 心淨舞蹁躚 ——專訪神韻領舞演員連旭



來自台灣的神韻藝術團領舞演員連旭。(Courtesy of Daniel Ulrich)

神韻晚會2019年海報上,身著華麗大氣唐裝的仙娥廣袖輕揮,帶來了一抹紫韻。連旭的身上有多個標籤,她是「神韻藝術團」的領舞演員連旭,是近年「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連續三屆金獎得主,是一名世界頂尖水準的中國古典舞藝術家。

2019年的神韻海報上,連旭身著華麗大氣唐裝。
2019年的神韻海報上,連旭身著華麗大氣唐裝。(Courtesy of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觀看這位舞蹈家的表演,每每不禁感歎,她簡直是為舞而生——骨骼線條纖細延展,雙腿和手臂修長筆直,體態輕盈挺拔。無論是跳、轉、翻、騰,隨便一個動作,連旭身姿中皆有一種伸展自如的延伸感,整體氣質清逸翩然。

雖然頭頂諸多光環,對面而坐的連旭長髮卻只穿著一件簡單的T恤衫和發白的牛仔褲,披肩長髮自然地落在背肩部,樸素低調,彷彿仿佛是相識已久的鄰家女孩。她溫暖地微笑著打招呼,落落大方。

談起自己舞蹈之路,連旭的敘述中沒有蜿蜒曲折,沒有困難重重,她彷彿一直跟隨緣分,順勢而為。舞蹈自然而然,就走進了自己的生命,不知不覺中就與她的人生融於一體。

隨心而動 水到渠成

連旭和舞蹈的緣分,始於2007年。那年,8歲的連旭第一次在台灣觀賞了神韻藝術團的演出。看著台上的仙子們宛如翾風迴雪,時而款款走來、時而回裾轉袖,幼小的連旭被那個輕盈而優雅的舞蹈世界迷住了。

看得目不轉睛中,她突然有種奇妙的感覺,覺得心底某一處被觸動,覺得自己也應該成為她們其中的一員。

這種「悸動」在她心中播下種子,並漸漸發芽。她開始學習中國古典舞,很快就展現出舞蹈天賦。因為熱愛,所以從不覺辛苦。在其他孩子們都還懵懂的時候,她已然心定,一心努力前行。

10歲那年,連旭跟隨父母從臺台灣搬到了美國新澤西,距離自己夢想中的中國古典舞院校——紐約飛天藝術學院又近了一步。「有一天爸爸問,你們想不想搬去美國?我說,好啊!之後我們很快就來到了美國。」對連旭來說,本該是糾結難捨的離鄉卻處之泰然,循著命運的牽引,她的每一步都走得堅定而扎實。

「全新的語言、全新的環境、全新的學校,但令我自己都意外的是,我很快就融入了,雖然剛開始上學,我聽不懂別人在說什麼,卻從未覺得孤單。我也交了一些朋友,只有一、兩個月的時間,我已經可以和他們交流。」

彷彿一切都水到渠成,兩年後,連旭順利考入紐約飛天藝術學院,開始了嶄新且系統學習中國古典舞的嚴格訓練。嚮往成為了現實,她微笑著分享說,「我從來沒有想過跳舞會有多累,可能是由於舞蹈是我的熱情所在,而且我懂得若無耕耘,便不會有收穫的道理,所有的艱辛和挑戰只是鋪就了前行的路。在練舞的過程中,即使我有的時候覺得有些累,卻從不覺得辛苦。」

連旭在近年的「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連續三屆獲得金獎。
連旭在近年的「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連續三屆獲得金獎。 (Courtesy of Edward Dye)

伊人如水  凌波起舞

出生於台灣的連旭,自小喜歡詩歌,喜歡詩歌中優美的字詞,以及文字間無形的韻律和味道。她也喜歡中國古典文學,比如《紅樓夢》,喜歡品讀著作中所展現的精緻細節和哲思意蘊。她認為,《紅樓夢》裡,從服飾禮儀、風俗文化、飲食器物,到人物刻畫,都有著精緻溫潤的唯美細節,正是這些細節讓這部鴻篇巨著別有韻味。

對連旭而言,中國古典舞的韻味就蘊藏在細節裡。她認為,作為一名舞蹈演員,就需要不斷雕琢自己的肢體、表情和情感中的細節。唯有細節精緻,才能透過無聲的肢體語言,不著痕跡地將觀眾帶入故事情境中。唯有匠心到處,才能把演出想要傳達的文化意蘊,打進觀眾的心裡。

《紅樓夢》中將女子比作水。連旭的舞蹈,正如水一般,舞步像行雲流水般流暢,呈現出輕盈飄逸的意境。她的舞姿既舒展柔美,又有韌度,能輕鬆地引領人們進入舞蹈所展現的世界當中。隨著她的舞姿,人們彷彿能見到清晨草葉上的露珠,能嗅到草木的清香、花朵的芬芳,能聽到潺潺的溪流和清幽的鳥鳴。美國神韻藝術團舞蹈藝術家李維娜(Vina Lee)曾評價連旭的表演,「非常女性,既大方又柔美,舞姿的感覺到了末梢。」李維娜讚許說,「這一定是內心世界反應到肢體上,是一種心、神、舞姿合一展現。」

連旭2018年「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的參賽劇目《賞春》。
連旭2018年「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的參賽劇目《賞春》。(Courtesy of Edward Dye)

談到自己的表演,連旭說,「沒有特別想去表現什麼,但是站上舞台,就想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她進一步談到,在神韻,每一位演員都是整體的一部分。正如溪流會溶入大海,她感慨,那種融為一體的感覺,十分美妙,是一種可以感知到的、有向心力的凝聚感,「起舞時,我感覺到我們每個人的頭頂似乎都有一根傳達和接受信息的天線,將大家緊密無間地連在一起。伴隨著音樂和舞步,我覺得我們每個人的心跳都在一個頻率上。」她感慨,「現在的人們都太過於關注自己的感受,有時甚至忘記了周遭的廣闊世界。在神韻的期間,我們需要更考慮他人,我們都是同住、同吃、同行,一同努力。」

收放自如 成為角色

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故事歷來被譽為東方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是中國四大民間傳說之一。英台從小好學,仰慕班昭、蔡文姬的才學,卻苦於家中沒有好的教書先生。她一心向學,便女扮男裝去學堂求學,途中邂逅同去求學的梁山伯,兩人一見如故,結為金蘭,之後同窗共讀,形影不離。過去一直為人熟知的結局,是兩人無法長相廝守的悲劇。然而,神韻舞台上透過嶄新的詮釋,給了故事一個光明美好的結局。

2019年的神韻上演了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故事片段。連旭演出了祝英台這一經典的女性角色。連旭說,自己下了很多功夫去揣摩祝英台這個角色:「排練時,導演先前覺得我在演出中有點不夠女性。我想可能是因為我最初太注重表現男子,忽略了身為女子的一些特質。即使是在舞臺台上表現女扮男裝,我還是需要有女子的感覺。」與此同時,因為祝英台的角色不是典型的閨閣女子,她有點淘氣、有些靈黠,還帶了一分男子的氣概與果敢。連旭分享說,「當換上女裝時,又不能太過於柔弱,需要有一點男孩子的淘氣,並不是兩個極端。」舞臺台上,在一群書生中,即使是表演和男生同樣的動作,女扮男裝的祝英台,「要通過內在情感和眼神來表現(女性的)溫柔。」

連旭在神韻舞劇《梁祝》中的演出。
連旭在神韻舞劇《梁祝》中的演出。 (Courtesy of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透過演出祝英台,連旭的表演技藝愈發多元。她演繹的祝英台,有年輕女子的風情和靈動,也有扮作男裝的英姿和俏皮,也有恢復女兒身後的溫婉柔美。豐富細膩的表演,將祝英台這一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經典女性形象,展現給全球的觀眾。

其實除了祝英台,在神韻一年又一年的巡迴演出旅程中,連旭時而是孔雀仙子,時而是大唐仕女,時而是翩翩少女,時而是溫良母親,變化萬千。每一個角色,她都收放自如,精準細膩演繹。面對舞臺台,面對觀眾,連旭說,「作為舞蹈演員,我的責任是表現人性中的光芒,展現光明的一面……舞蹈演出的目的是娛樂大眾,向世界展示真相,復興逐漸遺失的傳統文化,令讓人們看到更無垠的世界……一切都是為了他人。」

時光流轉,舞台在變化,曲目在變更,唯一不變的,是連旭一往如前的純淨向舞之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