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別激動 美國黑人之死與示威暴亂的真相在此(圖)



美國黑人示意圖(圖片來源:Scott Olson/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1日訊】近日,美國非裔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所引發的抗議,演變為極左翼極端分子的暴力活動。洛杉磯市長表示,這不再是抗議活動,而是破壞。川普(特朗普)總統表示,他支持和平抗議,但堅決反對暴力和破壞。

近日,隨著中共黨媒對該事件的大做文章,不少陸民又開始議論歐美國家的生活是如何「水深火熱」。小編今日也接到了國內親人的問詢電話:「你在加拿大還好嗎?聽說美國已經淪陷了,加拿大也馬上就要完蛋了!」小編聽後真是哭笑不得。

對於國內媒體又一次不遺餘力地借題發揮「忽悠」中國老百姓,華人作家程墨日前表示看不下了,他在《遠見聚焦》發表文章《別瞎激動!美國黑人之死與各地示威暴亂的真相》,詳細講述了事件的真相及經過。

內容如下(因文章較長略有刪節):

國內媒體連日來用明顯幸災樂禍的態度,大肆渲染美國種族歧視多麼嚴重,美國各地發生的示威暴力多麼恐怖。其實目的只想證明一件事:美國民眾過去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如今則是在人間地獄煎熬。

現在我來告訴你兩個基本事實:第一,這名黑人之死暴露了美國的種族歧視麼?第二,美國的示威暴亂是否真的如國內媒體所說的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一、還原這名黑人之死的真相

這名黑人之死之所以引發美國大規模示威抗議,有兩個根本原因:

第一,在美國,美國黑人政治地位最高——不是我寫錯了,更不是我胡說——稍微懂點美國情況,或者最近20年在美國生活超過1年的人,一定深信不疑,黑人只要受到所謂不公平對待,必定引發美國主流(左派)媒體的口誅筆伐,同時必定引發大規模暴力示威抗議。

第二,一張廣為流傳的圖片和短視頻,配上「我不能呼吸」的微弱呼救,加深了善良民眾對美國警方暴力執法的無比憤怒,連川普一開始也被忽悠,站出來嚴厲譴責,並呼籲依法追究幾名警察的法律責任——注意,美國總統沒有司法權,不得干預司法個案,他只能呼籲,無權指令或指導如何辦案。

因為群情激憤,4名涉事警察被當地警局立即開除——其中至少兩位表示不服,可能提起訴訟;那位跪在被害人脖子上的白人警察德雷克.沙文則很快被逮捕,29日在當地以三級謀殺被起訴。

下面我引用中國大陸「最愛國」、最仇美,同時也是中國發行量最大、影響力最大的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的報導《當地官方起訴書公布美國「黑人之死」全過程》,來簡單還原一下事情的經過和屍檢的結果。為避免有人懷疑我胡說八道,張冠李戴,提供環球網文章鏈接如下: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3yRtsPA8Xd

死者弗洛依德到底做了什麼而被警察盯上?他在死亡前又遭到了怎樣的暴力?對此,當地官方在一份起訴涉案警察的起訴書中,公布了案發的全過程及初步的屍檢結果。

2020年5月25日傍晚,死者弗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個名叫Cub Foods的食品店使用一張20美元的假幣,店主發現後撥打911報了警。

大約5分鐘後,當晚8時8分,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的兩名警官接報來到現場,並打開了警用記錄儀。值得注意的是,這兩人中並沒有如今被起訴謀殺的警察德雷克.沙文。

在和報案店主瞭解情況後,兩名警察得知使用假幣的弗洛伊德的汽車所停靠的方位,便尋了過去。在找到這輛車後,兩名警察發現車裡有三個人,除了弗洛伊德還有一名成年男子和成年女子。弗洛伊德當時坐在駕駛位上。

警察按照警方執法標準程序,先是掏出槍對準弗洛伊德命令他打開車窗,要求弗洛伊德亮出雙手。當弗洛伊德把雙手放在方向盤上後,這名警察便收起了槍。

隨後,該警察要求弗洛伊德下車,並用手將弗洛伊德從車里拉了出來,給弗洛伊德上了手銬。上銬過程中弗洛伊德曾有抵抗,但還是被銬上了。另一名警察當時則在與副駕駛座位的人交談。

被銬上後,弗洛伊德變得順從起來,按警察的指示走到路邊並坐在地上。接下來,在不到2分鐘的時間裏,警察詢問了弗洛伊德的名字和身份,還詢問他有沒有「嗑藥」,並向弗洛伊德闡述了逮捕他的原因——使用假幣。

在當晚8時14分,兩名警察準備將弗洛伊德帶上警車。根據起訴書的描述,弗洛伊德僵硬地起身,然後又突然倒在地上,對警察說他有「幽閉恐懼症」。

起訴書提到弗洛伊德的體型信息,他有6英尺高(約1.83米)和200磅重(約90公斤)。不管他僵硬地起身然後又突然倒地是身體異常,還是他故意拒絕配合警方執法,對於這個一樣人高馬大的壯漢,兩名警員束手無策。

就在弗洛伊德與前面兩位警員糾纏中,另外兩名警察也已駕駛一輛警車來到現場。這兩名新出現的警察中,有一人是如今被起訴謀殺的警察德雷克.沙文。

起訴書沒提及的是,警察沙文出現前,現場還出現了一輛來自當地公園警察(Park Police)的警車。這輛警車上的一名警察當時在現場負責看住了弗洛伊德車上的另外2個人。因為該名警察自始至終沒有參與抓捕弗洛伊德,因此是此事件中惟一沒被警局開除的警察,姓名也沒有出現在起訴書中。

兩名新來的警察加入後,4人多次嘗試讓弗洛伊德進入警車的後座,但都未果。因為弗洛伊德不願意進入車內,並在與警察的糾纏中故意摔倒。躺在地上弗洛伊德不停地說他不會進入警車,也拒絕站起身來。

在弗洛伊德被4名警察好不容易從地上拉起身後,他開始反覆表示自己「無法呼吸」了。警察沙文便來到警車的副駕駛位置,和其他兩名警察再次嘗試從這個位置讓弗洛伊德進入警車。

但不知為何——極可能是由於弗洛伊德的掙扎,沙文在8時19分時將從塞進了部分身體的弗洛伊德從車裡拽出——起訴書在此處只提到了沙文將弗洛伊德拽出的情況,但沒有說是什麼導致他放棄了讓後者進入警車的嘗試。之後,弗洛伊德在仍然被銬住的情況下,臉朝地躺在了地上。沙文用膝蓋頂住了弗洛伊德的頭部和脖子,另外兩名最初接報來處理弗洛伊德的警察則一人按住弗洛伊德的後背,一人按住了他的雙腿。

弗洛伊德繼續重複表示他「無法呼吸」,同時還說著「請不要」和「媽媽」等話語——注意不是他被壓在地上時這麼呼救,而是他自始至終這麼自言自語。但三名壓制他的警察並沒有調整姿勢,並在弗洛伊德繼續前後挪動時表示「你這不還能說話麼」。

而後,一名警官表示要不要換個姿勢,給弗洛伊德翻個身,擔心弗洛伊德可能是出現了興奮性精神錯亂之類的情況,但警察沙文表示不用,並認為當前壓制弗洛伊德的姿勢是最合適的。

當晚8時24分24秒,此前還在不斷挪動和呼吸的弗洛伊德沒有了動靜。在8時25分31秒,警用執法儀的視頻顯示弗洛伊德看起來已經沒了呼吸,嘴中也沒有任何聲響了。壓制弗洛伊德後背的警察檢查了弗洛伊德手腕,但無法發現脈搏。這時壓制弗洛伊德雙腿的警察再次提出要不要給弗洛伊德翻個身,但三名警察保持了最初的壓制動作。

直到當晚8時27分24秒,警察沙文才將他的膝蓋從弗洛伊德的脖子和頭部位置挪開。此時救護車已經抵達,警察們將弗洛伊德抬上輪床,之後救護車離去。再後來,弗洛伊德在亨內平縣醫療中心被宣布死亡。(註:明尼阿波利斯市屬於美國明尼蘇達州的亨內平縣,系該縣的縣治,即縣政府所在地)

起訴書指控弗洛伊德被沙文壓住脖子的時間總共為8分46秒,其中有2分53秒發生在弗洛伊德已經沒有反應之後。

最後,亨內平縣的醫療檢測機構在2020年5月26日對弗洛伊德進行了屍檢。雖然完整的屍檢報告還未公布,起訴書顯示的屍檢結論是:1、沒有發現可以支撐弗洛伊德「遭到創傷性窒息或被勒死」這一診斷的實體證據;2、弗洛伊德存在一些基礎病的情況,包括冠狀動脈疾病和高血壓心臟病;3、弗洛伊德被警方壓制、他的基礎病情,以及他體內中可能存在的一些毒品,共同導致了他的死亡。

換句話說,弗洛伊德並不是窒息死亡,更不是警察被壓斷了脖子,只是警方的壓制誘發了他的其他疾病導致死亡。剛公布的病理報告顯示,死因是吸毒過量。

死者家屬對官方屍檢報告破口大罵,認為純粹屬於胡說八道,為警察開脫製造偽證。據今日(31日)國內媒體報導,死者家屬立即聘請了其他法醫機構,即將進行二次屍檢。在美國,法醫屬於獨立第三方機構,如果控辯雙方聘請的屍檢結論不同,會由雙方認可的權威機構進行再次屍檢,沒有人能隱瞞真相。

需要說明的是,美國的屍檢報告歷史上就沒有出現過不同屍檢機構結論大不相同的情形——這是中國民眾難以想像的——根本原因是這些司法鑑定機構依法不受任何人左右,獨立做出專業結論;若違背專業精神胡亂鑑定,則不但鑑定機構和鑑定人聲名掃地,而且要承擔法律責任。當然,不排除這次屍檢結論如死亡家屬所言,是刻意為警方開脫而偽造的虛假鑑定報告。

二、美國警方執法普遍存在種族歧視麼?

在這起警方暴力執法導致黑人致死的不幸事故中,我拿著放大鏡也找不出有任何種族歧視。

其實,類似警方執法導致不幸死亡事故的,甚至發生在「執法最文明,民眾合法權益受到最好保護」的中國。比如媒體公開報導過的西安某警察勒斷一女性脖子,然後放倒在地上踩踏其頭髮長達半小時,導致該女性當場死亡;北京幾名便衣警察抓捕一名從足浴店出來的某著名高校研究生畢業的男子,因暴力制服該名激烈掙扎、不配合抓捕的男子,導致該男子當場死亡。我知道的,沒有被媒體公開報導出來的警方執法過程中,導致被執法對象死亡的情況還有一些,當然打死我也不會說的——如果你有律師資格,搜索一下近年來的司法判決文書,會發現我並非胡說八道。

美國警員每年在執法過程中被槍擊身亡的人數,20年前大約是每年100人左右,近十年有明顯下降,但每年仍有50多名警察在執法過程中被犯罪嫌疑人槍擊傷亡。這其中大約80%是白人警察。這個比例既超過美國白人在全國人口中所佔的比重,也超過警察中白人所佔的比例。與此同時,槍殺警員的黑人約佔60%,凶手中的白人和其他有色人種只佔約40%。這是因為黑人的犯罪率遠超過白人和其他有色人種。

最近十年中,美國警員執法過程中,每年大約殺死400-1000名犯罪嫌疑人,其中極少數平民(個位數)被誤殺。按人數計算,死亡者多數是白人,但按人口比例計算,被警方執法過程中槍擊身亡的黑人死者比例是白人的2-2.5倍。很難說這是種族歧視,美國白人佔70%,黑人只佔13%,但美國社會的惡性犯罪案件,如果按人口比例計算,黑人犯罪所佔的比例遠遠超過白人和其他人種的2-2.5倍。

簡單地說,按美國的人口比例和警察中白人與黑人的比例,被黑人殺死的白人警察的比例,遠超過被白人警察殺死的黑人的比例。顯然,如果不帶任何偏見,單純從統計數據上看,是黑人犯罪份子對白人警察的種族歧視。

這些統計數據無可辯駁地表明,美國警方執法過程中並不存在明顯的種族歧視,而是黑人犯罪的比例遠超過白人和其他有色人種。在現實生活中,美國人會深切地感受到,黑人才是惹不起的那群人——相信每個生活在美國多年的留學生和中國人都會感同身受。

那為什麼美國和中國的主流媒體經常不約而同地炒作美國對黑人的種族歧視話題呢?在美國,是為了保護黑人和其他經濟、社會地位相對弱勢的少數族群的權益。在中國大陸,則是為了體現「美國制度的邪惡」和中國人民的「無比幸福」。

作為一名普通的中國人,面對美國種族歧視和街頭暴力的新聞炒作,正確的姿勢是:高喊正能量的口號,該搬磚的去搬磚,該吃麵的吃麵,該打醬油的打醬油,別整天為西方「敵對勢力」操碎了心!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