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山神廟中驚聞天機:人類厄運即將來臨(圖)


人類的戰爭、瘟疫和各種災劫都有定數,但是就個人而言,如果積德行善,往往能逃脫災劫。
人類的戰爭、瘟疫和各種災劫都有定數。(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人類戰爭瘟疫和各種災劫都有定數,但是就個人而言,如果積德行善,往往能逃脫災劫。

唐朝末期昭宗天祐初年,有個叫李甲的常山人,因為遇到了災荒年景,將全家搬到邢臺西南的山谷中居住,每天打柴維持生活。有一次他夜間來到大明山下,正趕上暴風雨,便躲進山神廟裡面避雨。一直到半夜,雷雨才停止。李甲只好睡在廟裡的松柏樹下。

過了一會兒,他忽然聽到有官員出行時前呼後擁的吆喝聲,由遠而近。隨即又看見旌旗招展,聽到車馬行進的聲音。來的人中有的身披武將的盔甲,有的拿著長矛,有的戴著高高的帽子,穿著寬大的鞋子,還有的穿著官服,拿著像簡,他們互相謙讓著登上台階,按順序坐在堂上,大約有十多個人。

坐下之後,擺上酒宴,笑談暢飲。坐在東面的第一個人是大明山神,他身材高大魁梧,氣宇軒昂。坐在西面的第一個人是黃澤水神,他瘦小乾枯,但說話的聲音卻清晰宏亮,他旁邊坐的是漳河河伯,其餘的就不知道是誰了。

他們談論探討著陰間和人世的事。其中的一個說:「我在天宮接受玉皇大帝的任命,管理太行山一側到清河和漳河岸邊方圓數百裡的廣大地區,雖然受命主持一切,但不敢懶惰懈怠,貪圖安樂;不敢貪贓枉法,徇私舞弊;不敢倚仗地位,欺壓下屬和百姓,兢兢業業,認真治理這一方土地上的一切,以便報答天帝。所以年年有豐收的喜報,百姓安居樂業,沒有瘟疫流行,我所治理的這個地方,如今就達到了這個程度。」

另一人著說:「我治理的地方人煙稀少,區域遼闊,西靠大山,東臨大海,湖泊連著沼澤,有千里之遙。我秉承上帝的旨意,管理這廣大的區域和民眾,打雷下雨由我作主,颳風掀浪由我指揮,人是不能幹涉我的行動的。但我若不是奉了上天的命令,也不敢做任何事情。不是季節應該變化的時候,我不敢違反常規隨便安排,盡職盡責地治理守護這一方土地,致使這裡的草木茂盛,魚鱉繁衍,水土滋潤,蘆葦薄草生長得鬱鬱蔥蔥。更加幸運的是上天派來巡視檢查的官員,也沒有隨意干涉和胡亂指揮的現象。」

又一人說:「崇山峻嶺,溝壑縱橫,高低不平,有各種飛禽走獸生長出沒,不讓他們傷害百姓是我的職責,不用我來一一陳述和表白,來應付上天的審查。」大家都點頭稱是。

這時大明山神忽然舉目揚眉,唉聲嘆氣的對眾人說:「大家鎮守一方,管理萬物,或是在湖泊,或是在陸地,各有所長,然而天地運行的法則所決定,人類生靈的厄運即將來臨,到時候盜賊興起作亂,災難降臨。雖然大家善於治理,但也無可奈何。」

大家一齊問他:「你根據什麼這樣說呢?」

大明山神說:「我昨天上天去朝拜玉皇大帝,偷偷聽到了眾位上仙在議論將來的事情。他們說以後三十年裡,戰亂不斷,死傷人民六十餘萬人。到時候,如果不是仁義行善,忠孝兩全的至誠君子,都不能倖免。再加上西北方向的華胥和遮毗兩國家,乘機侵犯中原領土。難道老百姓就無法保護,就應該遭受屠殺嗎?」

大家聽了,都皺著眉頭,互相看著說:「這些不是我們能知道的。」

大家吃喝完畢,天已拂曉,便各自登車而去。大明山神也不知道上哪裡去了。

天亮以後,李甲精神恍惚,好像做了一場夢,回到家裡以後,他將遇到的事情詳細記錄下來,並告訴了鄰居中有知識、有威望的人。

果然,從這以後三十多年,戰亂不斷,唐朝滅亡,並迎來了五代十國的亂世時期,西邊的蕃邦國家侵犯中原,刀兵四起,死於戰爭的老百姓不止六十萬人。

世間的一切都有安排,故事中的李甲因在山神廟避雨,卻無意中聽到天機,這或許也是上天的安排,通過李甲之手來告訴世人:一個地區、民族以及國家的命運,都在上天的掌控之中,一個朝代的吉凶順逆,昌盛衰敗,都離不開上天的意志。同時也告訴世人:只有修心向善、行善積德之人才能躲過劫難。

(資料來源:《太平廣記》)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