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摶《歸隱》詩賞析(圖)


高官厚祿榮華富貴比不上舒適的睡覺和安貧樂道的生活
陳摶認爲,高官厚祿榮華富貴比不上舒適的睡覺和安貧樂道的生活。(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陳摶,字圖南,自號扶搖子,民間尊稱他為陳摶老祖,唐末宋初之際著名道士,宋太宗賜號「希夷先生」。曾隱居於武當山九室岩,後又隱居於華山雲臺觀修道,著有《指元篇》、《無極圖》等。

陳摶生逢晚唐五代戰亂之世,又經歷十年求仕的失意,終於看破紅塵,決意歸隱青山。《歸隱》是其自述心跡的一首詩。

歸隱

十年蹤跡走紅塵,回首青山入夢頻。

紫綬縱榮爭及睡,朱門雖富不如貧。

愁聞劍戟扶危主,悶聽笙歌聒醉人。

攜取舊書歸舊隱,野花啼鳥一般春。

【註釋】

①紫綬:借指高官厚祿。

②爭:通假字,同「怎」。

③劍戟:借指武將。

④危主:危亡時的帝王。

⑤聒:ɡuō,聲音嘈雜,使人厭煩。

【譯文】

十年來為了功名在紅塵間遊走,回首往事惟有遊歷過的青山頻頻入夢。

當官縱然榮耀,怎比得上安穩的酣睡,住在紅漆大門裡雖然富貴,不如安貧樂道的生活。

聽到打打殺殺扶救君主的事我就發愁,聽到醉生夢死的笙歌我就心煩。

帶著我的舊書歸隱舊地,去享受鳥語花香的春天吧。

【淺析】

此詩首句點明主旨:看破紅塵,決意歸隱青山。接下來兩句「紫綬縱榮爭及睡,朱門雖富不如貧。愁聞劍戟扶危主,悶聽笙歌聒醉人」是對第一句的補充說明——高官厚祿榮華富貴比不上舒適的睡覺和安貧樂道的生活;戰亂人禍、歌舞昇平令人「愁悶」;這兩句對仗工整嚴謹,勘稱絕對。末句則是對立志歸隱修道的表白。

現在華山腳下的玉泉院內,有一尊陳摶睡像,極為雅緻。神像大都正襟危坐,獨陳摶為睡像,何故?——陳摶以善睡聞名,史載「每寢處多百餘日不起」,有「睡仙」之稱。陳摶善睡,其實是一種道家修煉之法。據傳他睡功之深,已達到令世人驚嘆的地步。在許多有關陳摶的記載中,都有他善睡的記述。在他自己的詩中,也處處流露出「睡意」。此詩「紫綬縱榮爭及睡」一句乃其一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本類熱門評論
本類週排行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