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人與美友人微信私聊 竟被判刑10個月(組圖)

2020-08-19 06:45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太原線民高志剛只是在微信上向朋友私下轉發了一個視頻,就被抓捕判刑10個月;耿冠軍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太原線民高志剛只是在微信上向朋友私下轉發了一個視頻,就被抓捕判刑10個月;耿冠軍提供,拍攝日期不詳。(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看中國2020年8月19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在微信TikTok涉安全問題被美國、印度等國封堵之際,近期又再度曝微信、海外版WeChat監視海內外的線民。據旅美民主人士耿冠軍向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表示,相關監控直接導致一名在中國山西的用戶高志剛入獄,起因是高志剛使用微信轉發一段敏感視頻給他,隨後就被控「尋釁滋事」,並遭拘禁長達十個月,日前遭剛獲釋。對此現象,通訊業內人士已反覆警告,監視所有的使用者已經是中國境內的通訊及應用程式的基本功能,原因當然是來自北京政府的要求。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山西太原市民高志剛使用微信轉發一段敏感視頻給在美國的朋友後,即被控「尋釁滋事」,並遭拘禁長達十個月。依據法庭檔顯示,中國大陸網管及宣傳部門是直接監視著微信使用者,公安會再以大資料面容技術來認定海外民運人士的身份。

針對此事,高志剛向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證實,他因在去年轉發了一段涉及「全民共振」內容的視頻給幾個朋友後,就被控「尋釁滋事」,同時被拘禁長達十個月。

太原市迎澤區檢察院的公訴書也顯示,高志剛因微信私聊而獲罪;耿冠軍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太原市迎澤區檢察院的公訴書也顯示,高志剛因微信私聊而獲罪;耿冠軍提供,拍攝日期不詳。(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高志剛表示,自己在轉發視頻時並沒有太在意,甚至不曾想起自己曾轉發過給身在美國的朋友,而且他後來也刪除了手機上的微信,但沒有想到這些本來就都只是朋友之間私下交流的私密內容,卻都已經在警方的掌控中了,更不曾想到自己居然會因此獲罪。

高志剛表示,「就轉發了一條,抓了以後先是行政拘留10天,然後他中間就審訊我,然後第八天的時候轉到刑事拘留所了,然後一直等待就10個月了,判了。就是『尋釁滋事』。他們提供的截屏不是我的,我當時發了以後就刪除了。對方那個人,他一直就被另一個派出所監控著了。他說你發了好幾個,讓我隨便說幾個,我說沒有。最後在檢察院的起訴書裡寫的,是發給了耿冠軍,還有前頭的那個人。他進那個騰訊的後台了,就那樣就把你弄了。」

高志剛在去年將這一段被視為敏感的視頻轉發給了旅美民主人士耿冠軍。耿冠軍向記者表示,當時自己收到視頻後並未在意,而且也從未點開,但不久就發現高志剛失聯了,直至高志剛近日現身,他才得知其中原委,同時也從高志剛的口中知道了北京當局通過大資料將他鎖定為境外民運份子。

高志剛強調,起訴書內容印證了中國官方的網路管控及宣傳部門針對微信的使用者實施著監視。

耿冠軍表示:「關於『全民共振』的,當時我很忙,從來就沒有點開過這個視頻。然後他就被以『尋釁滋事』罪關了幾個月。前幾天剛出來,出來後他就把判決書發給我了。判決書上顯示的,說這個輿情這個部門他們給出了一個證明或者說明,還有太原公安局給出的我的身份證明。他們那個判決書上叫視頻對端身份認定,它把我認定為境外民運份子。」

在此之前,騰訊方面公開宣稱,海外用戶所使用的WeChat跟中國國內用戶使用的微信是不一樣的,但該案顯示,高志剛發給在美人士耿冠軍的相關細節,都被太原警方掌握,並作為官方指控高志剛的直接證據。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多次嘗試聯絡辦理高志剛案件的太原市迎澤區公安分局,但該分局拒絕接聽電話。至於辦理此案的迎澤區檢察院,同樣沒有回應記者的採訪請求,而微信客服的電話及騰訊媒體辦公室電話的分機,則是一直無法撥通。

曾擔任華為南京研究院大資料工程師的金淳明確向記者表示,所有的中國通訊公司及互聯網企業,都必須要承擔監視監控民眾的基本職能,以利官方針對社會進行全面管控。此外,任何企業在面對官方提取資料的要求,都不會、也不敢進行反抗,否則反抗的企業根本無法存活。

中國警察網2019年4月25日報導,當日,公安部新聞宣傳局跟位元組跳動戰略合作簽約暨全國公安新媒體矩陣入駐今日頭條、抖音儀式在京舉行。報導稱,「積極推動全媒體時代公安媒體融合發展,充分運用新技術新平台新應用」,媒體「還加強與公安業務深度合作,共同策劃線下活動。」

因此,中方掌控境內媒體,管控輿論,禁錮異議人士避免讓社會出現多元「異聲」,並非虛妄。

自由之家東亞研究員薩拉·庫克(Sarah Cook)今年6月發文強調,中國這個黨國組織持續開展大規模運動,來影響全球的媒體及新聞消費者,特別是在針對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爆發的理解方面;北京政權所採取的策略具有長期的影響,特別是當中方及其國際分支機構針對各國訊息基礎設施的關鍵部分獲得了極大影響力。針對中方對多國具備不小影響力的現象,也讓不少專家學者陸續出聲警告,薩拉·庫克在文末表示,欣慰的是,越來越多國家政府、技術公司及公民社會行動人士正在探索各種途徑,來保護媒體自由,提高透明度,並且為了抵制北京政府相關行動者的虛假信息而做出努力。這些努力不只將解決北京的侵略問題,同時也將加強民主體制及獨立媒體抵御其它威脅。

另外,微信近日正因為安全隱患而面臨美國的封禁。習近平在上台後,則是全面加強社會控制,導致因言獲罪的人數激增,迄今為止,依據公開報導的消息顯示,至少已經有60多名線民因使用微博、微信及博客等網路平台發表言論或是只是進行轉發而被官方帶走,不少人甚至是被判刑。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