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女教師舉報政府違法欠薪 官員報復上訪者被曝光(圖)

2020-09-23 12:35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年11月28日,吉林省長春市外(九台、農安、榆樹、德會)區縣的百多名退休及在職老師,集體到長春市政府大門前示威維權。
2018年11月28日,吉林省長春市外(九台、農安、榆樹、德會)區縣的百多名退休及在職老師,集體到長春市政府大門前示威維權。(圖片來源:維權網)

【看中國2020年9月23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2020年9月17日,四川省成都邛崍市女教師彭射蘭,以通過郵政快遞的方式,向中國中央紀律委員會遞交實名舉報信,舉報當地的政府官員違法違紀,侵害教師合法權益,長期以來克扣教師工資薪酬等問題。在此之前,多地已爆發教師集體討薪及教師上訪維權遭遇官方壓制等事。

民生觀察報導,經過網絡查詢,中紀委收發室已經於2020年9月18日8時許,收穫彭射蘭的實名舉報信。
彭射蘭表示,自己投訴屬實,所提供的材料也都是真實的。彭射蘭說,希望在通過媒體公開舉報內容,將當地地方政府不落實教師法定工資待遇的事,公諸於天下;將任意打擊報復污蔑維權教師的官閥主義作風,公諸於天下;將針對地方個別官員陽奉陰違,視法律為廢紙之惡劣行徑,公諸於天下!
彭射蘭舉報請求:查清地方的相關違法官員的違法違紀問題,同時進行問責;責令邛崍市委市政府要全面貫徹落實《教師法》及中央文件規定的教師法定工資待遇。
至於彭射蘭舉報的事實,主要包括了五大重點,如下:

一、當地公務員和其它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年終將會享受到目標績效獎金,而教師不能夠享受跟當地工作人員同等的目標績效獎金。

二、當地政府官員長期以來克扣教師的年終一次性獎金(俗稱的第13個月工資)。

三、部分政府官員對於依法向上級部門反映問題的教師及其家人進行欺騙、打擊、報復、迫害及恐嚇。

四、設計圈套及刁難陷害教師。

五、涉嫌干預司法之公正。

彭射蘭透過這一舉報信表示,她於2016年4月被推選成為邛崍市教師代表後,始終依法依規向各級部門反映問題,但她與家人卻不斷遭到恐嚇。邛崍市某位領導於6月找了她在政府工作的妹妹談話,並給她安上「四宗罪」(妹妹的單位領導陪同);與此同時,還指派官員楊某趁著她上班期間,前往她的家中恐嚇她的丈夫;指使人在網絡上發帖,針對她、參與信訪的熊老師及鄧老師進行惡毒的人身攻擊。

彭射蘭表示,2016年8月12日,邛崍有五名民師(全四川僅有邛崍還有184位1984年招聘的民師)前往國家信訪局反映「待遇未按檔執行,自己被扣了養老保險金,政府卻沒有給他們交養老保險」等問題,但當地的主要官員卻指使人在北京找來12名黑「保安」,將這五名民師抓進麵包車,再由7名黑「保安」將民師送回來;中途卻強行收走手機、身份證及現金等,還非法限制他們的人身自由達四十多個小時,甚至導致兩名女民師被迫當著十名男人面前在車上如廁、導致教師是在被一路拳打腳踢之下,送至四川省新津縣的。

彭射蘭又強調,當邛崍市教育局派出5輛車15個人前往新津接回5名民師時,教育局紀檢組汪某居然當著民師們的面,數錢給黑「保安」,最後每名黑「保安」一人得到5000元,合計得到35000元;五民師於凌晨兩點到了邛崍教育局後,居然又被分別被關進5個辦公室中接受訊問、審查,直至凌晨六點才被各學校派出的人員接回;2017年1月21日,邛崍市教育局還特別針對這五名民師發出正式檔進行處理,使用公權打擊報復信訪人。

彭射蘭表示,當局還欺騙、強迫三十多名向國家信訪局投訴的民師簽下《息訪息訴承諾書》。欺騙他們說,只要簽字,問題就能全部解決,但迄今四年過去,民師問題仍沒有解決,邛崍民師也還在不停上訪中。

然而,當局不僅沒有善待上訪教師,還株連教師親屬。彭射蘭又舉出實例:2016年6月,邛崍教師準備要寫聯名信,以向省委王書記反映邛崍市政府克扣教師工資之事,但惠市長為了掩蓋非法事,除了指使各學校校長去沒收老師的簽名之外,還指使多名工作人員以給老師「普法」為名,前往各學校威脅教師,甚至是在晚間前往教師家中,去威脅教師的家屬及孩子。

至於在干預司法公正一事上,彭射蘭表示,她起訴邛崍市政府的行政官司於2017年2月17日立案後,多次致電主審法官詢問案件情況,卻面臨主審法官一會兒說「要開庭」,一會兒又說「我做不了主」的狀況,直到7月25日庭前釋明時,法官又說「8月上旬開庭,會提前通知你做準備」,但奇怪的是,書記員於8月18日上午卻告知她說「還沒有確定」何時開庭,當日下午她居然就收到了成都中院的《裁定書》。對於苦苦等待及準備了六個月的案子,居然在沒有開庭的狀況下,就被裁定了,彭射蘭不服,並於8月22日向四川省高院提出上訴,接著卻遲至2018年1月18日才收到了四川省高院的《受案通知書》,但成都市司法局3月6日召開各律師事務所主任會,並明確要求律師不能接她的案子。

彭射蘭強調,由她起訴邛崍市政府的六個案子及起訴成都市政府的一個案子,在成都中院起訴裁定書及四川省高院的上訴裁定書上,則共有14個法律文書,但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卻只能夠查尋到2個,仍有12個文書不知道什麼原故被「隱藏」了。彭射蘭表示,很顯然是有人在暗中作梗。

彭射蘭表示,當地政府某些官員,拒絕履行《教師法》的法定職責,拒絕執行中央教育政策,並打擊、報復、迫害依法信訪的教師,對全邛崍市教師的身心造成極大傷害,對邛崍市地教育事業造成嚴重的不良影響,也損害政府的公信力、執行力。她請求上級部門能派人查處當地官員的違紀違法行為,以還給邛崍教育一個公道。

她又質問:眾多邛崍市教師提出訴求,請求當地政府給予教師及當地公務員同等的工資獎金福利待遇,是否有政策法律依據呢?

彭射蘭還引述官方通知,並強調:據上面的法律條文及相關政策,給予教師、當地公務員同等享受各類獎金、車補及年休補等工資福利待遇,都是有法律及政策依據支持。

面對當局不落實政策、非法迫害,彭射蘭最後表示,「教師本來都是文化人,不好意思談錢,更加撕不開臉皮,但教師也是一個教育者,我們天天談依法治國,如果教師自己的合法權益都得不到保證,讓教師如何相信自己所執教的依法治國內容?讓廣大學生如何相信教師所執教的依法治國內容?」

教師集體討薪事件 2018年各地開始發酵

其實,關於教師討薪並非稀奇事。早在2018年間,各地就曾爆發多起教師集體討薪事件。2018年5月29日,安徽省六安市爆發教師集體討薪事件後,多地開始出現一次又一次大規模的教師維權事件。在幾個月內,首先是安徽,接著是淮南,再來是六安,接續的是無為縣,然後是淮北市發生了大規模的教師集體討薪維權事件。然而,時隔數年,類似狀況依然存在於他處,有些地方甚至是反映了問題,卻遲遲得不到官方出面解決。

2020年9月4日,由國務院辦公廳督查室發布的《關於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拖欠教師工資補貼擠佔挪用教育經費等問題的督查情況通報》引起了社會大眾的關注。

《通報》稱,大方縣從2015年起就拖欠教師工資補貼,截至今年8月20日,總計拖欠教師績效工資、生活補貼及「五險一金」等費用47961萬元;此外,大方縣還存在截留困難學生生活補貼、挪用教育經費等問題。

獲悉,大方縣拖欠教師的工資主要涵蓋2019年的教師績效工資與補發的一個月的基本工資、2018與2019年鄉村教師的生活補貼及住房公積金、醫療保險及養老保險等。

據一名教師表示,從2020年5月開始,他就與很多被拖欠工資的教職工一同向各部門反映情況,但問題始終沒有解決,在此其間,他還多次遭到相關部門約談。這名教師表示:「雖然他們和我是友好地溝通,但還是有些強硬的語言。開始的時候說,『如果你要在這個體制裡面混,你就得服從這些東西。』」

長春市「外五縣」近700教師上訪 數月來已多次集體維權

除此之外,教師集體上訪維權,以及遭遇官方截訪、官方持續不作為、上訪維權消息遭到壓制等情況亦層出不窮。

維權網2019年1月23日報導,22日來自長春市外五縣(農安、德惠、雙陽、九台及榆樹五區)市、縣公辦學校的在職教師,集體前往吉林省政府上訪維權。報導稱,在這數個月來,外五縣公辦學校教師成千上百人集體維權已是爆發多次了。

維權網表示,這些教師之所以上訪維權,有不少理由,例如評聘中存在不合理因素、無法接受那些完全不符合條件的人卻出現了晉級的狀況等。換言之,此次上訪維權主要是在解決歷史遺留問題,包括晉級者身份造假、工作業績考評造假、晉級憑證造假。至於上訪維權者多屬退休與年齡大的兩部分老師,也就是工作三十年以上的一線老師仍存在問題未決。

維權網表示,在當日的上訪現場中,出現不少員警,連各區縣市教育局及公安局也都去了不少截訪的人。另外,在此之前,長春市教育局曾召開了一個「聽證會」,聲稱教育局在教師職稱評審工作期間沒有錯,因此不再接待上訪教師。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