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抬起頭 獨裁者就發抖(圖)

2020-09-27 13:15 作者: 顏純鈎

手機版 简体 2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人民抬起頭,獨裁者就發抖。(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国2020年9月27日讯】中共面臨惡劣的內外局勢,更加窮凶極惡殘酷壓迫自己國家的人民。在內對新疆﹑西藏﹑內蒙等少數民族人民,對維權人士,對城鎮小市民,直至對香港市民,羅織罪名迫害,進行種族和文化清洗,以「妄議中央」為罪名,重判知識分子,其手段之殘暴,實為古今中外罕見。

習近平在聯合國,居然說什麼「不能誰拳頭大就誰說了算」,中共在香港,不是拳頭很大嗎?不是一切都他說了算嗎?中共在國際上,因為惡意戰狼外交得罪西方各國,現在人家還手,中共又擺出一種受欺負的可憐相,要求聯合國「主持公道」。

聯合國多數票已控制在中共手上,要聯合國「主持公道」,即係叫聯合國要譴責美國罷了。今時今日,聯合國還有什麼權威性?還有什麼能量?就算聯合國出聲了,莫非美國就會收歛?美國人早已不把聯合國放在眼裡,他主持成立了聯合國,他也能廢了它。

你如何對待別的國家,別的國家也如何對待你;你如何對待人民,人民也會如何對待你。古人說:君視民如草芥,民視君如寇仇,一報還一報,世事很公平。

中共鼓吹要帶領中國人走進共產主義的大同世界,大話很漂亮,內裡很骯髒。你用殘暴的手段,霸佔國家的財產,剝削人民的勞動,壓迫人民的自由,掠奪人民的權利,你對人民壞事做盡,然後你還要人民愛你,支持你的獨裁,擔保你永遠執政,就為著那個不知是什麼東西的共產主義?

人民吃那麼多苦,更永遠看不到痛苦的盡頭,人民還要支持你,讓你永遠騎在人民頭上,人民有那麼蠢嗎?

筆者年輕時在大陸讀書工作,三十歲才來香港,之前受盡政治歧視,身心痛苦不足為外人道。筆者的親友中,很多很優秀的家庭,孩子們有教養氣質上佳,就因為各自的家庭問題,受盡政府的長期壓迫,被剝奪學習機會,工作上受歧視,很多大好青年就此毀了一生。

中國人幾十年忍受中共的壓迫,家破人亡不計其數,人民一直在等待中共改變,一直希望中共能帶引中國人走上一條身心幸福的康莊大道。可是等了七十多年,等到今日,中共非但沒有改變,中國人的命運非但沒有好轉,反而情況更惡化了,我們還要再等下去嗎?

創辦明報的查良鏞,父親在土地改革中被中共槍決,金庸大半生反共,直至鄧小平改革開放,金庸即大力支持。鄧小平為籠絡金庸,直接邀請他上京見面,甚至不通知當時的新華社,以示恩寵有加。金庸經鄧小平品題之後,在中共陣營內身價大升,從此忘記了殺父之仇,為中共效犬馬之勞。在基本法草擬過程中,金庸的「雙查方案」頗得中共青睞,實際上出賣香港人的利益。

殺父之仇都可以忘記,證明有些中國人永遠都沒有認清獨裁者的本質,一係希望中共改變,一係接近權力就亢奮,以為自己成為國士,足以改變國家政治,說到底只是被中共利用。子為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中共視人民為群氓,為草芥,一旦腰間錢多,手上力大,就翻臉無情,殘酷反噬,再把人民踩在腳下。

時至今日,筆者對中共已不抱任何幻想,中國人民與中共的關係,就是你死我活的關係。  想一想今日的新疆﹑西藏﹑內蒙古,億萬中國人正在忍受中共全方位的殘暴統治;想一想香港人一年來經歷的苦難,那些死得不明不白﹑被關在牢裡的無辜市民,逃亡被捕下落不明的十二義士,流落異鄉的大好青年;想一想台灣人多年來所受的恐嚇滲透,辛苦建立的民主體制正受到什麼樣的威脅。

我們還要忍多久?還要把這個禍國殃民的政權維持到什麼年月?我們要給子孫後代留下一個什麼樣的世道?我們要挺直腰杆站著,還是要卑微苟活下去?

誰壓迫和剝削人民,誰就是人民公敵,不管他是皇帝老子﹑馬恩列斯毛﹑包子二百斤,還是什麼共產主義﹑無產階級專政,總之你敢殘害人民,人民就與你不共戴天。我就不相信,正義會永遠蒙塵,罪惡會永遠得逞,人民勇敢挺身,獨裁者就要發抖了。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一年多來,香港就像是撬動世界歷史的一個支點,正如梁繼平在立法會說的:我們已經回不去了!獨裁者生,中國人亡,獨裁者亡,中國人生,二者必居其一。香港人抬起頭來,永不屈服,永遠團結抗爭,直至我們改變這個世界,改變我們的宿命。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