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繭抽絲:恆大若債務違約 真正的核炸彈在這裡……(圖)

2020-09-28 08:02 作者: 財經冷眼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20年9月28日訊】最近,恆大的債務即將雷爆,向廣東省政府求救的事情鬧得滿城風雨,成為了全國性的熱門話題。說是求救,其實就是逼宮,希望政府批准重組來救恆大。

儘管恆大闢謠,但市場似乎不買賬,還是按照謠言來計價。第二天,恆大港股大跌10%,恆大汽車跌13%。恆大地產集團存續債「19恆大02」跌30%,觸發二次停牌,「19恆大01」目前跌28.3%。「破窗效應」是指只要壞了一個窗戶,整個玻璃都會被砸爛,恆大就是現在這樣的情況。都知道恆大出事了,債券再貴也沒人要,都在紛紛拋售,恆大的融資成本已經飆升。同時,估計各路債主都將找上門逼債。恆大中下游各材料商,不但要求恆大盡快還錢,新做項目也要付現錢再發貨。如果真是這樣,恆大似乎除了破產還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畢竟,恆大不是海航。海航也是債券違約,但是海航有國開行等多家大型銀行的無限量授信。國開行是政策性銀行,比商業銀行厲害得多。可以看出,在中共眼裡,恆大和海航不是一個級別的,其背景明顯沒有海航硬。這也是這次恆大走「暴力逼宮」道路的主要原因,海航就不會用這種招數。

其次,恆大要重組,不僅有限制房企上市、防止國有資產流失等一些政策性的障礙,而且還存在需要深深房上市後購買恆大地產100%股份等問題,而深深房是國企,需要掏真金白銀,貼錢來購買恆大股份的問題。如果國企融資不能實現目標,可能政府還要注資,這就是問題了。這也是為什麼恆大重組深深房至今無法順利完成的主要原因。

我們看一下今年廣東的財政狀況就能明白,這個中國經濟的第一大省的財政已經處於非常糟糕的地步。

今年1-6月份,廣東省的全口徑財稅收入14132億,較2019年同期的15976億,下降11.5%。這個降幅已經不算小了,畢竟,廣東的支柱型行業裡包含了大量的服裝鞋襪類企業,這些企業今年遭受了重創,今年沿海外貿企業倒閉裁員的大多是在廣東,所以在企業出現了這些損失後,廣東省的稅收開始大減。然後,今年上半年廣東公共財政支出8237億,較2019年同期的支出9002億下降了8.5%。收入下降的幅度比支出下降的幅度高了3個百分點,廣東的財政盈餘也大大壓縮。

上面這組數據裡並不包含深圳,因為深圳是計畫單列市,它的財政收支數據不納入廣東省進行統計。而恆大重組的深深房是深圳市的國企,要瞭解深深房是否有足夠的能力購買恆大地產100%的股份,只要看一下深圳今年的財政狀況就可以了。

比較起來,深圳今年的收入雖然同樣出現了縮減,從2019上半年的4696億萎縮到今年上半年的4393億,降幅6.5%,比廣東的平均降幅低了不少,但同時深圳也極大壓縮了自己的財政開支,從去年上半年的2303億開支劇烈壓縮到今年上半年的1979億,降幅高達14.1%,遠遠超出廣東省8.5%的財政支出萎縮水平。而深圳這樣做的一個主要結果就是,有2400多億的盈餘上交到了中央財政。

我們試想,深圳自己的財政開支都砍了14%,怎麼可能願意為了恆大和深深房重組進行財政注資呢?換個角度,如果深圳市掏錢幫恆大重組,意味著上交中央財政的錢就會減少。現在全國有財政盈餘的省市不超過6個,還都指望這些錢來補貼其他中西部、東北、北方等財政赤字的省份,中央怎麼可能讓深圳花這麼多錢去補恆大的窟窿?

而且,現在救了恆大,後面如果碧桂園、萬科、融創雷爆,政府是救還是不救?一碗水總要端平吧?

這也是為什麼我說恆大重組很難得到中央和深圳政府批准的主要原因,要通過早就通過了,也不會拖四年拖到現在。

有人可能會說,恆大這麼大規模,怎麼可能被1300億的債務拖垮呢?

確實,2019年恆大的銷售額達到6020億,在中國地產企業排名榜裡名列第三。2014-2019年的5年時間,恆大的歸母淨利潤合計超過1800億,但是它的現金流狀況居然已經慘烈到只要1300億的債務到期,就足以被逼破產的程度。這其中的核心原因在於,包括恆大在內的所有地產企業,從來沒有提取過利潤,它們掙到的每一分錢利潤,都被重新投入到了拿地開發之中,變成了在建工程。所以,這樣的企業是經不起任何風吹草動的。不要說1300億,就算是130億,都可能讓恆大資金鏈斷裂。

網上有一個段子轉載的人非常多,是這樣說的:中國房企大鱷,債務低於5000個億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說明你的事業還沒有做大做強。看看他們的負債吧:恆大1.98萬億,萬科1.51萬億,碧桂園1.73萬億,綠地1.04萬億,融創8625億,保利8505億。日子過成這樣,這些房企怪獸還是咬定價格不放鬆。房價下降根本不可能,他們知道他們垮了,最慌的不是他們……

這個段子不僅說出了房產巨頭天量的負債,而且說出了他們對待債務的態度,就是大而不倒。

確實,恆大碧桂園萬科這三巨頭的負債,按照坐標,已經超過了武漢、成都、長沙、新疆、甘肅、海南的GDP了。海南人要四年不吃不喝,才能填平他們三巨頭中的一家的負債。

只是這中間恆大的負債率最高,最先因為對賭失敗即將雷爆而已。

根據恆大的救命文件顯示,其目前8355億有息負債,其中正規的銀行借款2323億,佔比27.8%。這個比值與我們前面推測的比值相當接近,符合金融市場規律。剩下的負債中,公司債券2348億,佔比28.1%。公司債券發行在中國也算正規,這筆負債也沒什麼問題。關鍵的是,恆大走信託通道的債務額為3684億,佔比44.1%。大家必須瞭解的是,信託公司其實本身也沒錢,這些錢都是信託公司以各種方式募集而來,背後的真正金主,其實很多都是買銀行理財的大媽。事實上,這筆3684億的負債,才是真正可能帶來系統性風險、引發金融動盪的元凶。

其實從兩年前開始,中國就開始嘗試嚴厲的限制地產企業的無序融資,2018年8月嚴苛至極的資管新規出臺之後,卻遲遲無法落地執行,每年都要延期一次,一直到今時今日,都在延期。下不了狠手,不願意快刀斬亂麻的結果,就是現在恆大開始以自己龐大的債務炸彈,來跟政府談條件了。

而恆大在救命文件中只說了恆大倒下後,171家金融機構會出問題,上下游8441家企業可能破產,331萬人可能失業,204萬業主的房子可能成為爛尾樓。但是根本沒有算過恆大倒下後,有多少通過銀行理財和信託公司投資恆大的民眾,會面臨著投資血本無歸的悲慘結局。

目前,房地產企業的累計負債規模,已經超過了55.65萬億!這個數據是非常嚇人的,這個負債幾乎和地方政府負債差不多。而地方政府好歹還有地方政府的稅收背書,但是地產商以爛尾樓來背書嗎?恆大融創萬科碧桂園都只是負債排名靠前的幾家,中國地產公司數萬家,不負債經營的幾乎沒有。很多不僅負內債,還借了大量的外債,而且有的利率還不低。

由於這個數據是通過「銷售額–納稅額–開發投資到位資金」這種相對靠譜的計算公式直接算出來並累積而成,所以更加直觀,更加具有可參考性。

根據央行的數據,中國銀行體系截至今年6月底的地產開發貸餘額其實只有12.0萬億,佔整個地產負債規模的比值為21.6%。這意味著還有43萬億的地產債務,走的是理財、信託債券乃至是高利貸等通道。


如果恆大債務出現違約,其引發的次級打擊效應將是毀滅性的……(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所以綜合來看,地產商這43萬億是地產商負債中風險最大的部分。在當前限制地產商融資和銷售回款困難的情況下,這些債務雷爆的概率越來越大。

我們假設這43萬億中有一半是機構的高利貸,另外地一半是普通民眾的投資理財和信託,信託投資是100萬起,理財沒有投資限制,以一個家庭投資50萬計算,基本上這21.5萬億涉及到4300萬個家庭,1.6億人左右。這個數字比恆大說的影響330多萬人就業要震撼多了。

說到房地產債務的主要來源之一的理財產品,今年也是異常慘淡,和整個房地產的不景氣高度相關。資管新規出臺後,各大銀行的保本理財產品在持續清退中,過去一年保本理財產品退出速度加快。到今年9月份,已基本進入尾聲了。

2019年前9月,保本理財產品發行量佔比較穩定,大致在20%-25%之間。10月之後,保本理財佔比大幅下降,到年底降至15.73%。而2020年5月以來保本理財加速退出,7月份佔比降至8.96%,為近年來最低水平。雖然8月佔比小幅回升至9.13%,但發行量仍在持續壓縮。只不過由於當月理財產品發行總量降幅較大,導致保本理財佔比略有回升。

2019年,交通銀行、郵儲銀行、青島銀行、長沙銀行、貴陽銀行等首次將保本理財產品清零。2020年上半年,興業銀行、杭州銀行等保本理財產品也清零。整體看,這兩年銀行保本理財產品的規模佔比均大幅下降。

今年6月,金融圈一下子爆出來了幾十個銀行固收類理財產品虧損的消息,當時震驚了整個金融圈,數家銀行的理財產品站在了風口浪尖。6月10日,各個銀行的理財公告逐步發布,各個機構和記者紛紛對各大銀行的理財狀況進行了統計,統計的數據卻讓投資市場大吃一驚:工商(工銀理財)、招商(招銀理財)、建信理財、中信理財等機構的20餘只銀行理財產品最新淨值均低於1,多數為固收類理財。

銀行保本理財佔比持續減少的影響也在不斷慢慢的顯現,虧損的銀行理財產品越來越多,連固收類的也不安全了。這從一個側面說明房地產行業的債務已經開始出問題了。

我們再來看看房地產商開發貸之外的另外一個資金的主要來源信託的情況。

之前有過信託雷爆的文字(相信如果堅持看我文章的朋友都看到過)。今年以來已經有多家信託公司雷爆,比如四川信託、雪松信託等,去年主要投資地產的安信信託的爆雷影響也非常巨大。

信託募集來的錢,可以投很多項目,包括房地產、政府項目、工商企業、金融市場,而其中投向房地產的最多,叫房地產信託。由於政府調控房地產,房地產公司從銀行貸不到錢來購買土地和開發樓盤,就通過信託來拿錢。房地產商急需錢,願意出高利息;信託公司要高回報,願意給錢房地產商。房地產商和信託公司是你情我願,一拍即合。

房地產行業好的時候,高一點的利率房地產商也能承受得起。但現在房子不好賣了,房地產商賺不到錢,倒閉了,信託的錢也就回不來了。截至6月8日,2020年中國有209家房地產公司破產倒閉,投資給房地產的信託產品當然也是血本無歸。而最近爆雷的安信信託,就是房地產信託的大玩家。

安信信託是A股唯一的上市信託公司,安信信託的實際控制人高天國,本身也是做房地產起家的,借房地產信託業務快速發展。2017年淨利潤36.68億元,在當時全國信託行業排名第二,市值一度高達600億元。2018年,受地產行業不景氣影響,安信信託從高峰跌落谷底,業績開始大變臉,當年就虧損18.3億。2019年則更為慘烈,直接虧損39.9億元。

安信信託遭遇業績和股價雙殺,完全崩盤。安信信託產品兌付,就是一顆定時炸彈。2019年,安信信託有25個信託產品不能如期兌付,逾期金額高達117億元。此外,安信信託有17信託項目的資金被挪用,控制人高天國也被警方拘留控制了,原因是涉嫌違法發放貸款罪。安信信託暴雷,投資人的錢暫時是拿不回來了。現在監管部門正在對其進行重組,盡量為投資人減少損失。

截至2019年年底,有總值5,770億元人民幣、超過1500只信託產品被列為高風險,而2018年大約只有870只。今年違約的可能更多。這是說的被列為高風險的信託數量,去年有118種信託產品違約,達創記錄新高,今年的違約規模可能更高。

我們看一下這次恆大求救所將涉及到的信託違約,涉及非銀行類金融機構121家,借款餘額3684億元,主要為光大信託278億元、山東信託176億元、外經貿信託167億元、中航信託133億元、中信信託126億元等。隨便都是100億以上的規模,拖垮一家非常容易。

如果再把開發貸之外的43萬億地產債務算進來,又會拖垮多少家信託、多少家銀行呢?這背後又是4000多萬個家庭的投資打水漂,是1.6億人的生計受到毀滅性打擊。所以,這才是恆大等房企巨頭倒閉後真正的核炸彈!

希望大家有投資理財的、投資信託的,一定要多留個心眼。盡量遠離地產投資,不要被這43萬億的雷爆砸中壓垮!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