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勝利政治失敗 二戰沒有真正結束(下)(組圖)

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75周年特稿

2020-10-05 09:26 作者: 趙長歌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軍事勝利政治失敗,二戰沒有真正結束。
軍事勝利政治失敗,二戰沒有真正結束。
(圖片來源:麥克阿瑟、蔣中正、邱吉爾:公有領域;羅斯福:gettyimages;背景:Adobe Stock)

接上文:【特稿】軍事勝利政治失敗 二戰沒有真正結束(上)

1945年2月4日至11日,丘吉爾、羅斯福、斯大林在蘇聯雅爾塔舉行會議,簽訂了雅爾塔密約,密約嚴重犧牲了中國利益,同時給世界帶來嚴重的災難。麥克阿瑟在他的回憶錄中談到:「1944年底至1945年初,在雅爾塔這樣的國際會議中認真的考慮了蘇俄介入太平洋的問題。在那些秘密協定中,這種介入的政治、經濟和軍事意義似乎成了必不可少的因素。我從未被邀請參加這一類的會議,也從未徵求過我的看法和意見。依我看來,1945年已不需要蘇俄的任何介入。日本的實體已被毀損,其陸、海軍的精銳部隊已遭到挫敗,而且,日本本土已在空襲和進攻的範圍之内。雖然我曾在1941年極力主張蘇俄參戰,把日本人從南太平洋與東南亞引開。然而,到了1945年,這種介入已經是多餘的了。」

背棄正義鐵幕迅速落下
現實主義引發歐亞失守

1945年4至5月,德國投降。7月,美國原子彈試爆成功。8月6日,美國的第一顆原子彈投向廣島。8月8日,蘇聯在4年誇誇其談的中立之後,對日宣戰,並派兵進入被關東軍占領的中國東北地區與日本北方的島嶼。二戰還未勝利,大地已經籠罩上了陰影。

1946年3月5日,丘吉爾在美國發表著名的「鐵幕演説」。
1946年3月5日,丘吉爾在美國發表著名的「鐵幕演説」。(圖片來源:Fox Photos/Getty Images)

1946年3月5日,丘吉爾在美國發表「鐵幕演説」,這時的歐洲狀況十分令人擔憂:「從波羅的海的什切青到亞得里亞海邊的里雅斯特,一幅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降落下來。在這條線後面座落著中歐和東歐古國的都城。華沙、柏林、布拉格、維也納、布達佩斯、貝爾格勒、布加勒斯特和索菲亞,所有這些名城及其居民無一不處在蘇聯的勢力範圍之內,……在所有這些東歐國家,原本弱小的共產黨已經上升到同它們黨員人數遠不相稱的主導掌權地位,到處爭取極權主義的控制。」他也談到遠東的形勢和雅爾塔協定:「遠東尤其是滿洲地區的情況同樣不容樂觀。雅爾塔協定,我也是簽署人之一,極度偏向蘇俄……」

冷戰時期的歐洲。
冷戰時期的歐洲。(製圖:Winnie Wang/看中國)

僅僅在一年多以前,二戰即將結束時,丘吉爾與斯大林在東歐劃分勢力範圍方面達成了「百分比協定」,丘吉爾當時所表現出的「現實主義」態度,助長了共產主義的侵略,現實主義最顯明的表現,就是承認既成事實,背棄國際正義。

百分比協定是二戰後期斯大林和丘吉爾在東南歐劃分兩國勢力範圍的協定。圖為丘吉爾和斯大林之間的秘密協定的紙張。
百分比協定是二戰後期斯大林和丘吉爾在東南歐劃分兩國勢力範圍的協定。圖為丘吉爾和斯大林之間的秘密協定的紙張。(圖片來源:Utilizator:Mihai.1954/wiki/CC BY 3.0)

二戰後,互為門戶的歐亞大陸上,蘇俄漸次取得絕對的優勢。在亞洲,蘇俄把握住東方民族主義與歐洲舊殖民地主義之間的矛盾,伸張其政治侵略,驅逐西方各國於亞洲之外,這其中受影響最大的就是英國,其國際影響力逐漸衰弱。

姑息主義致使中國落難
一再姑息中共威脅世界

對於亞州最重要的兩國,中國和日本,戰敗的日本是幸運的,麥克阿瑟不僅承擔起其重建,還成功阻止了蘇俄對其占領、赤化的行動;與之相對,戰勝的中國是不幸的,最不幸之事,實為「馬歇爾調停」。

馬歇爾調停期間,在軍事上,讓國軍束手束腳,使之被動挨打;在輿論上,打壓國民政府,讓其失去人心;在經濟上,停止對國民政府的財經援助;最嚴重的是,促成了美國對華軍火禁運,切斷國民政府的軍火來源,已付款的貨物也遭到扣押,持續一年的軍售禁令給國軍造成沉重打擊,最終造成國共戰場上的戰局逆轉,以及中國的迅速赤化。麥克阿瑟對此評論並預言道:「馬歇爾使華是美國外交史上最大的失誤之一,自此自由世界將付出鮮血和災難的代價。」

戰勝的中國是不幸的,最不幸之事,實為「馬歇爾調停」。圖為國民政府代表張羣,調停使馬歇爾,中共代表周恩來。
戰勝的中國是不幸的,最不幸之事,實為「馬歇爾調停」。圖為國民政府代表張羣,調停使馬歇爾,中共代表周恩來。(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冷戰格局的形成和馬歇爾調停處於同一時期。馬歇爾調停是二戰中先歐後亞政策思路的延續,當時美國的決策者認為,首先要保住的是歐洲。因而,當蘇俄指使中共侵略中國之時,自由世界以為姑息蘇俄,可以避免大戰的爆發;到中共侵占中國大陸之後,他們又對中共有存有幻想,希望「不要迫使中共倒向蘇俄的懷抱」,於是他們對中共的政策就只有姑息主義。

對於這樣的亞洲政策和姑息主義,麥克阿瑟說:「有人說我們的力量不足以同時保護這兩大地區,說我們不能分散力量,我認為,失敗主義莫過於此了。」「歷史以真實的強音告誡我們,姑息只能招致新的流血戰爭……至多導致虛假的和平……」

1949年,二戰同盟國之重要力量、亞洲反共力量之中華民國政府遭受打擊,中國大陸關入鐵幕,國際形勢突然轉變。可嘆英國,1950年便與中華民國斷交,為首個承認中共國的歐洲國家。多年來,在自由世界對中共的不斷姑息下,中共日趨壯大。到今日,當美國終於發出「(中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核心威脅」的聲音時,中共這種病毒已經滲入到世界經濟、政治和社會的方方面面。

兩種主義同為民主仇敵
共產主義比法西斯狡詐

75年來,二戰被稱為是反法西斯的勝利。但長期以來,鮮有人能説清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二者之間的異同,以及它們與民主政治之間的關係。其實,在蔣公中正的論著中早已對此闡明,概括有三點:

「納粹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兩者同在第一次大戰末期以後發展,亦同為極權侵略主義,同為民主政治的仇敵。納粹主義的民族優越感,表現為一個民族對其他民族的壓制與征服,採取民族鬥爭的方式,反之,俄共採取階級鬥爭的方式。」

納粹主義的民族優越感,採取民族鬥爭的方式,俄共採取階級鬥爭的方式。圖為希特勒。
納粹主義的民族優越感,採取民族鬥爭的方式,俄共採取階級鬥爭的方式。圖為希特勒。(圖片來源:Bundesarchiv, Bild 183-H1216-0500-002/wiki/CC-BY-SA 3.0)

「納粹主義直接攻擊民主政治,而煽動民主國家之內的反民主的運動,來破壞民主國家的組織。反之,俄共則在民主國家之內,利用『民主與自由』,使民主政治陷於混亂與癱瘓的狀態。」

「納粹主義使用其本國軍隊直接作戰,侵入敵國。反之,俄共並不使用其本國軍隊直接作戰,而指使其第五縱隊,煽動敵國內部的階級戰爭,或挑起民主集團內的利害衝突,相互鬥爭,特別煽動其東方民族對西方舊殖民地主義的民族戰爭,使其替俄共間接作戰。」

如果當時的大國首腦能夠認識到這一點,相信二戰就不會因反法西斯而被共產邪靈所乘。

成於羅斯福亡於尼克松
聯合國行惡加速被淘汰

説到二戰與世界今日的關係,其中之一是聯合國。羅斯福的戰爭目標,是一個世界永久和平的理想,聯合國組織及其憲章,是他實現這一理想的具體方案。中華民國政府曾竭力贊助這個方案,是聯合國組織草案的起草國之一,也是當時的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聯合國的宗旨與原則是「欲免後世再遭今代人類的兩度身歷慘不堪言之戰禍」。1945年10月24日,聯合國正式宣告成立。

不祥的徵兆是,聯合國憲章的起草者、羅斯福的顧問艾爾傑・希斯是蘇聯間諜,而且聯合國成立之初,就有蘇俄的深度參與。

1971年,尼克松宣布準備訪華,造成了聯合國對中共的承認。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發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告全國同胞書》,宣告了聯合國的毀滅:「詎本屆聯合國大會自毀憲章的宗旨與原則,置公理正義於不顧,可恥的向邪惡低頭,卑怯的向暴力屈膝,則當年我國所參與艱辛締造的聯合國,今天業已成為罪惡的淵藪;歷史將能證明,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的聲明,實際上就是聯合國毀滅的宣告。」

1971年,尼克松宣布準備訪華,造成了聯合國對中共的承認。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發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告全國同胞書》,宣告了聯合國的毀滅。
1971年,尼克松宣布準備訪華,造成了聯合國對中共的承認。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發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告全國同胞書》,宣告了聯合國的毀滅。(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中共進入聯合國後,通過扶植聯合國內部組織的領導人,幾乎控制了聯合國所有機構。2017年川普上任以來,退出了多個聯合國機構。2019年末至2020年初,聯合國世衛組織夥同中共隱瞞疫情,造成全球性疫情爆發。在此過程中,聯合國已然隨著中共,加速著自己的最後消亡。

神助美國崛起臺灣堅守
島鏈布局層層封印赤龍

陳述了種種令人心痛的歷史教訓,我們看到,神也為人類留下了反省、反攻的機會。二戰的爆發使美國成為自由世界的中堅力量,擔負起維護世界和平的使命。二戰還促使美國控制了世界上所有的洋和海,發展了海陸空協同作戰控制海岸,並把其力量投送到內陸的軍事能力。一直以來,美國傳統與正義的力量都存在著,如今正在强勢上升。

二戰還促使美國控制了世界上所有的洋和海,發展了海陸空協同作戰控制海岸,並把其力量投送到內陸的軍事能力。圖為2009年美國海軍各艦隊管轄區域。
二戰還促使美國控制了世界上所有的洋和海,發展了海陸空協同作戰控制海岸,並把其力量投送到內陸的軍事能力。圖為2009年美國海軍各艦隊管轄區域。(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二戰中,麥克阿瑟劃定的三條島鏈至今還發揮著重要作用。島鏈既有政治和軍事上的內涵,也有封鎖海上運輸線,控制石油命脈的作用。三條島鏈如三條鎖鏈,捆綁在中共赤龍身上,使其力無處所使,路無處可走;又如神降下的三道靈符,將赤龍層層封印。

第一島鏈北起日本群島、琉球群島,中接臺灣,南至菲律賓、大巽他群島。
第一島鏈北起日本群島、琉球群島,中接臺灣,南至菲律賓、大巽他群島。(圖片來源:Suid-Afrikaanse/wiki/CC BY-SA 3.0)

如今,中共在南海的擴張仍是為了突破第一島鏈(大致為日本、臺灣到菲律賓)的封鎖。第一島鏈中點的臺灣被麥克阿瑟譽為「不沉的航空母艦」,在蔣公的堅守,國軍與美軍的共同護衛下始終堅强屹立,為中華民族的復興保留著火種。

智者聲音再次回響耳畔
肉體得救必須精神提升

1945年9月2日,麥克阿瑟講到了人類要想得到肉體解救,就必須在精神方面提升與回歸。圖為1943年,西南太平洋地區的盟軍司令麥克阿瑟將軍,在新幾內亞叢林中。
1945年9月2日,麥克阿瑟講到了人類要想得到肉體解救,就必須在精神方面提升與回歸。圖為1943年,西南太平洋地區的盟軍司令麥克阿瑟將軍,在新幾內亞叢林中。(圖片來源:Three Lions/Getty Images)

讓我們把時間再次回到1945年9月2日。這天,麥克阿瑟講到了人類要想得到肉體解救的有效方法:「人類一開始就在尋求和平。多少世紀以來,他們用種種方法企圖設想一種國際作用來防止或解決國與國之間的爭端。最初就一個個公民而言,從一開始就找到了一些切實可行的方法,但是更大國際範圍的工具的構成從未取得成效。軍事同盟、權力平衡、國際聯盟都一一歸於失敗,留下的唯一途徑是經過戰爭這個熔爐。我們有過一次最後的機會,如果我們現在不設想出某種較大的、較公平的制度,那麽最後的生死大決戰就會來到我們的門口。這問題主要是神學問題,而且涉及與過去兩千年來我們在科學、藝術、文學以及一切物質和文化發展等方面,幾乎無與倫比的突飛猛進同時發生的精神復興和人類品德改進的問題。如果我們要使肉體得救,就必須在精神方面提升與回歸。」

2020年6月13日,川普總統和西點軍校校長達里爾・威廉姆斯中將站在麥克阿瑟將軍雕像前。
2020年6月13日,川普總統和西點軍校校長達里爾・威廉姆斯中將站在麥克阿瑟將軍雕像前。
(圖片來源:NICHOLAS KAMM/AFP via Getty Images)

地球密碼蘊含無言恩典
走出劫難世界浴火重生

世界的反共大潮如今已勢不可擋,當初,蔣公留下了這樣的話:「若是中國反共抗俄戰爭的成功,就是中華民族的復興,東西文化的融和,亞洲與世界和平安全的建立。中國存亡,亞洲安危,與人類禍福皆在此一舉。」

「中國反共抗俄戰爭的成功,就是中華民族的復興,東西文化的融和,亞洲與世界和平安全的建立。」
「中國反共抗俄戰爭的成功,就是中華民族的復興,東西文化的融和,亞洲與世界和平安全的建立。」(網絡圖片)

近百年來、二戰以來的歷史,是被刻意扭曲最嚴重的歷史。如今我們發現,我們今天所領悟到的東西,是智者們許久以前所講過話的印證。歷史的教訓也使我們得到了覺醒的共識。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這段歷史將在聖人、智者的引領下重新衡定。

我看到,藍色的海洋構成了一隻藍色的鳳凰。我相信這並非偶然,這是創世主的恩典,預示著在最後的時刻,世界和人類終將浴火重生。
我看到,藍色的海洋構成了一隻藍色的鳳凰。我相信這並非偶然,這是創世主的恩典,預示著在最後的時刻,世界和人類終將浴火重生。(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我凝視著地圖,感慨無限。地球上的一切,是那麽精密,設計是如此傑出。地球,蘊藏著巨大的奧秘,她像一個生命體,大陸板塊就像人的五臟六腑,藍色的海洋,就像人的血液。我看到,藍色的海洋構成了一隻藍色的鳳凰。我相信這並非偶然,這是創世主的恩典,預示著在最後的時刻,世界和人類終將浴火重生。

 

(全文完)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