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戒色鑒言(圖)


修心斷慾才能壽於天齊。
修心斷慾才能壽於天齊。(手繪插畫:志清/看中國)

《禮記·禮運》中說:「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所以儒家主張以禮制欲,節制飲食男女之欲是從古至今的聖賢,最需做足功夫的地方。

道家說,能戒掉口腹男女之欲,壽於天齊。貪念女色不僅能使人體喪失真氣,還易使人減壽折福,學問粗鄙。修道人不斷欲,則惡業纏身,無以登天。

傳統的中國古人在戒色斷欲方面,普遍較現代人自律。明朝的一位佛教居士龍遵著述的《食色紳言》中記錄了諸多古人對待飲食色慾的看法與做法,勉人戒殺節欲。現選節欲之一二。

一、帝王戒色

梁武帝蕭衍一生很信佛,曾對御史中丞賀琛說:「朕絕房室三十餘年,不與女人同室而寢亦三十餘年。」梁武帝高壽八十五。

元代的右宰相阿沙不花,看到元武宗孛兒只斤溫·海山(元朝第三任皇帝)的臉色日益憔悴,勸諫道:「熊掌等八種希品您不知道吃,萬金貴體您不知道愛惜,偏偏嗜好喝酒,沉溺女色,這好比是兩把斧頭砍伐一棵孤樹,沒有不倒下來的。」第二年,元武宗就死去,壽僅三十歲。

從前有位國王好色,經常放縱自己的情慾。有僧人用偈子勸諫道:「眼睛是藏眼屎的窟窿,鼻子是裝髒鼻涕的口袋,嘴巴是盛痰涎的痰盂,肚子是貯存屎尿的倉庫。但是大王你沒有一雙慧眼,以致沉溺女色而荒廢了朝政。我看這些就厭惡,所以出家做了和尚。」

有詩描述妓女是「皮包骨肉並尿糞,強作嬌嬈誑惑人。千古英雄皆坐此,百年同在一坑塵。」

二、文人戒色

明代禮部尚書薛文清曰:「酒色之類,使人志氣昏酣荒耗,傷生敗德,莫此為甚。俗以為樂,余不知果何樂也。惟心清欲寡,則氣平體胖,樂可知矣!」

北宋哲學家程頤說:「欲心一萌,當思禮義以勝之。」南宋朱熹則將人的慾望形容成沼澤,他說:「觀察沼澤的形象,用來遏止色慾之心。色慾與骯髒的沼澤,都是污泥濁水。污穢容易沾染人,應該填平堵塞起來。」

明初大儒方孝儒說:「唉!嗜好和慾念比劍刃還要厲害得多。人們僅僅小心寒熱對自己的侵害,而不考慮對因食慾色慾所引起的禍患加以防範。」

北宋後期的進士劉元城曾說:「我自從斷絕女色以來三十年,氣血意識一如當年,整天接待士人朋友,歡暢地談話,雖整個晚上不睡覺,到第二天早上,精神依然如故。」而時人皆讚:在劉元城的學問中可見一個「誠」字,也是因他不近女色啊。

詩人楊萬里戲謔好色的人說:「閻羅王還不曾招喚,你就自行押解到了,為什麼呢?」

宋人程門四先生之一的學者謝良佐說:「我斷絕色慾已經二十多年了。人要有所作為,必須身強體壯,才能夠勝任,所以就斷絕色慾了。」

五代後蜀大臣李昊說:「陳述古貪色縱欲,為鬼所侮辱。我斷絕色慾很久了,所以鬼不敢見我,不是有其它法術。」

是故《黃帝內經.素問》中說:「恬淡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存,病安從來?是以志閑而少欲,心安而不懼,嗜欲不能勞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所以能年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者,以其德全而不危也。」

明代醫學家王文謨在其著作《碎金錄》中說:「我仔細觀察人世間,急匆匆奔赴死亡的人,好比百川在流入海一樣。他們的死亡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觸犯了名譽地位的禍端,另一個是冒犯了枕席之上貪好女色的這條畏途。能夠不這樣的,一萬人中間或有一兩個而已。」

三、修者戒色

晉朝長安高僧嵬,曾經遇到一個自稱仙女下凡的女子前來寄宿,並說:「因為高僧有道德,是上天打發我來,表示勸勉獎勵之意。」嵬和尚意志堅定,不為所動。說:「我的心已如死灰,不要用你的臭皮囊來試探我。」那女子於是凌雲升空而去。臨去時回頭說:「海水可以生長,金剛底座可以傾倒,那個大和尚,心地堅貞不移。」

唐高宗時代溫州著名高僧永嘉和尚說:「情慾之事,只有痛苦而沒有歡樂,臭皮囊裡裝的是糞,積聚的是膿血。外面塗的香脂,裡面只有劇臭污穢,不乾淨的東西往外流淌,是蟲蛆居住的地方。應當遠離它,像躲避心懷怨恨的盜賊那樣。因此聰明人看它像毒蛇一樣,寧肯接近毒蛇,不可親近女色。」

元代著名道人上陽子說:「只有淫慾乃是眾多惡業之首,修行的人,首先應該戒除。長春真人回答皇上,以淫慾為第一應當戒除的。《太微靈書》以淫慾為十敗之首。學道修行沒有別的,只要能夠真真實實地斷絕淫慾,其餘都是很容易的事。」

上陽子還說:「世上之人認為斷絕淫慾很難,這是很愚蠢的看法。初學修行的人,試一試在無人的地方,單獨行動,單獨睡眠,而且戒除飲酒,白天經常參看煉丹的經書,晚上保持清淨的心境,眼前環境幽靜,一切胡思亂想都不存在,稍稍有些外魔所設的障礙,更能堅定他的信念。」

宋代進士邵桂子曾對一僧人說:「修行的人如果淫慾之心不斷絕,那麼靈根不堅固,則精力稀薄,而元氣的產生也一天天減少,以致逐漸枯竭,到最後死亡。」參禪的和尚回答:「如果不斷絕淫慾而要學習參悟禪理,就好比要蒸砂做飯,雖千百劫數,也只能叫做熟砂,不能成為飯。然而,這件事必須在清心絕欲上下工夫。」

南宋進士汪昌壽對於慾念之心,能夠強制它的萌動,但是不能持久。陸九淵曾說過:「只能從外部強制,而不能從內根究原因,那是涵養功夫不到家。如果人從心眼裡明白怎樣做才正當,何必強行控制。而且如果在這裡說話,假使忽有一美女出現在眼前,老兄你一定沒有喜愛女色的心思,如能經常保持這種心態,何必要強制自己。」陸九淵又說:「小心翼翼,虔誠敬奉上帝,上帝降臨於你,你一心敬畏,哪有心思顧其它?」

責任編輯:張雲峰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