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不同風 高鐵該不該有安檢?(圖)

2021-06-04 07:38 作者: 吳侃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台灣捷運
一個大陸留學生感概:台灣環境好,市民有禮貌,民風樸實,但有一件事情讓她感到不安:捷運上竟然沒有安檢人員,也沒人檢票。(圖片來源:中央社)

最近看到一個大陸留學生的視頻,她在台灣校園呆了半年後,乘坐捷運(大陸叫高鐵)在台灣轉了一圈。她大發感概:台灣環境好,市民有禮貌,民風樸實。但有一件事情讓她感到不安:捷運上竟然沒有安檢人員,也沒人檢票。她擔心,如果有壞人上車搞破壞怎麼辦?越想越不安全!我問一位台灣朋友,問他火車上沒有安檢,是否感覺不安全?朋友回答:「沒有擔心過這個問題!」朋友見我不解,就補充說:「除非一個人有精神病,怎麼會想到要去搞什麼破壞啊!」

無獨有偶,過了幾天,在社交媒體上又看到一位中國大陸遊客在日本東京坐地鐵說:「東京的地鐵真乾淨,日本人有禮貌。但地鐵裡沒有安檢,讓他感到恐懼!」我帶著同樣的疑問,詢問了一位在日本旅居多年的華人朋友。他說,日本人很自律,很守規矩。人多時,都會主動排隊上車。在地鐵裡乘客都很安靜,不會大聲喧嘩或打電話。人與人之間有一種基本的信任感,如果迷路詢問路人,都會主動的來幫助你。人們印象中,除了坐飛機,就沒有要安檢的概念。一般公共交通檢票也是機器驗票。

很多習慣了中國大陸環境氛圍的人可能會對沒有安檢感到不適應,因為已經適應了大陸的環境,就會為大陸的安檢辯解稱這樣比較安全。好像中國大陸非常注意安全,反而台灣、日本不注意安全,是藐視生命。

在中國大陸經常會有這樣的場像,當一個人匆匆通過地鐵站的安檢口時被攔了下來,原因是他的包裡有一瓶液體,如果是一瓶飲料,工作人員為了辨別這瓶子裡裝的不是易燃易爆物品,會讓其當眾打開蓋子喝一口。如果確實是這個乘客自己隨身攜帶的飲料,他只有當眾打開蓋子喝一口,證明這瓶子裡裝的是飲料,而非危險品,之後才被允許通行。給人帶來的不便,增加的麻煩就不用說了,讓正常人看,這已經很侮辱人了。

如果這瓶飲料恰好是這個乘客帶去送人的禮物,讓他把蓋子打開喝一口;或者這確實是一瓶酒,而這個乘客本人不喝酒怎麼辦;如果是一瓶洗髮水、沐浴露怎麼辦。攜帶這類物品的人就因為安檢不能通過,被卡在地鐵站外,不能乘坐。禁止帶上地鐵的還有剪刀之類的。而這些東西都是普通的生活日用品,不屬於違禁品,在商場都可以買到的,但是到地鐵站卻成了違禁品。

人們乘坐這些交通工具就是為了快捷、便利,但是卻要遭受這種安檢,在承受羞辱的同時,還要接受刁難,被拒載。

在城市生活的人們避免不了要乘坐交通工具,特別是在交通擁擠的今天,地鐵是很多人代步工具。在中國大陸要想使用便利就要付出代價,乘坐地鐵要接受安檢,人們不理解,為什麼乘客成了潛在的恐怖份子,危險的對象。地鐵公司擔心發生危險,為乘客安全著想進行安檢,對乘客卻是一種傷害。地鐵公司擔心要發生的危險只是自己臆想的,乘客卻在安檢中受到實實在在的的傷害,面對這種歧視又無力反抗。乘客為了避免受害,得先成為安檢的受害者。

涉嫌違法的安檢

在中國大陸各地鐵站推行的強制安檢措施卻涉嫌違法,最初對地鐵乘客實施安檢是依據原建設部發布的《城市軌道交通運營管理辦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建設部令第140號)第十三條規定:「城市軌道交通運營單位可以對乘客攜帶的物品進行安全檢查,對攜帶危害公共安全的危險品的乘客,應當責令出站;拒不出站的,移送公安部門依法處理」。

但按照《立法法》規定,只有全國人大和它的常委會制訂的法律才能規定強制安檢這類人身性的行政強制措施,地方政府規章無權規定。按規定只有警察才能依法對民眾進行身體檢查。

《城市軌道交通運營管理辦法》中的「交通運營單位可以對乘客攜帶的物品進行安全檢查」,並不能夠進行強制檢查。

建設部還在規定中強調,將不接受安檢的移送公安部門依法處理。這句話就是在要求地鐵集團可以對乘客實施強制檢查。

建設部編製法規的人,沒有覺得自己這個規定導致的對乘客強制安檢的作法,給乘客帶來不便,還要求強制執行,自己違法了還要把受害人扭送公安機關。堂堂國務院部委編出的法規如此荒唐,還要違法執行。

為了防止可能出現的險情就要把所有人都當作嫌疑人和危險隱患攜帶者進行檢查,而這種檢查不是一時的,是每天、每次乘坐地鐵都要被安檢。每天化費這麼大的人力、精力、時間針對一個子虛烏有的敵人和不知道在哪裡的危險進行檢查有什麼意義呢,除了多設幾個崗位給乘客帶來麻煩和不便,還增加地鐵公司的運營成本。但在中國大陸各地城市卻在如此一致的採用這種模式,背後一定是有一個統一的部署。

由此看來,地鐵安檢不是地鐵集團自身的主意,其操作有官方的背書。對政府來說,要想實施地鐵安檢,法律不是問題,全國人大可以馬上針對地鐵安檢,搜身、檢查制定更易於執行的法律,給公安更大的權力來對待批評和評論者的質疑。

政府是地鐵安檢的主使

政府早就要強推安檢,最早在中國大陸乘坐地鐵沒有安檢,最初政府是想用北京奧運的名義來推行乘坐公交車輛實名制。當時發生了多起爆炸案,昆明的公交車還莫名其妙的出現了連環爆炸案,黨媒開始為在市區內乘坐公交車實名製作宣傳。後來人們分析這些爆炸案,發現疑點重重,更像是為了推行乘車實名制而為,社會反響太大,政府才退了一步,在北京先進行地鐵安檢。很多人以為奧運結束後,安檢會取消,之後發現不僅沒有取消,其它城市也開始跟進,乘坐地鐵必須安檢在社會上成了常態,開始在其它城市普及。藉口也改成為了大眾安全,為了避免乘客可能被傷害,所以得承受被安檢傷害,這種中國特色的邏輯。

由於各方質疑,從2010年上海世博會開始,上海提出地鐵安檢法律依據主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之後還增加了一些其它規定。

至此,已經成功的將地鐵乘客群體(主要是每日出行的居民,包括男女老幼)跟隱藏的恐怖份子掛上鉤,從最初聲稱為了避免可能存在的危險和隱患,上升到了反恐怖份子的層面。這個推理和轉換不知道依據的是什麼邏輯。

人們要問,不僅日本、台灣乘坐地鐵沒有安檢,在世界其它大城市,如紐約、倫敦、巴黎的地鐵站也都沒有安檢。不知道政府是覺得中國大陸是容易產生恐怖份子的地方,還是恐怖份子青睞的地方,造成中國地鐵安檢領先世界。

由於安檢使用X光機檢測速度有限,在乘客高峰時段,面對巨大的人流根本不可能進行認真檢查,在高峰時形同虛設,流於形式的檢查閘口加劇了混亂和阻滯,讓乘客怨聲載道。時常有發生衝突的報導。

即使這樣,有關方面不是要取消地鐵安檢,而是要升級安檢,要進行人臉識別,或白名單制,這些技術提升都需要實名製作為基礎,最終都達到了北京當年的目的,就是升級到實名制。

安檢只是一個藉口

當人們接受了這種安檢,這種安檢與人們日常生活緊密聯繫在一起,成為常態化時,人的習慣也就養成了,人們就在為這種方便付出代價。

在一些大城市的地鐵站出現過檢查手機內容的事。安檢絕不是只停留在檢查隨身攜帶易燃易爆的危險品這個層面,而危險品的定義在此也是模糊可變的。對思想警察來說,它關心的是類似手機內容這樣的思想,那是它認為的危害品。

這種人身檢查被冠上安全檢查的名義最初顯得很滑稽,當人們慢慢接受這類安檢而享受便利時,是在逐漸丟棄尊嚴與人應有的權利。手機內容涉及個人隱私,這意味著此時已不能保證個人隱私的安全。這成了,為了你的安全而剝奪你的其它權利,甚至是一切權利;而民眾為了便利,也在被迫放棄自己的權利。安檢就是在利用人們的安逸之心達到改變人的觀念的目地,如果說這類安檢是訓練,倒不如說更像是馴練。人們順從和就範換來的是不斷加碼的審查。

超出地鐵範圍的安檢

2020年,當疫情爆發後,中國大陸發明瞭一個電子通行證,就是病毒身份證——俗稱綠碼,綠碼持有者的個人信息,包括居住地和個人行蹤都在綠碼中保存。

為了確定你的活動區域和活動路線,你在進入地鐵站除了已經常態化的安檢之外,你還要用自己的手機掃瞄安檢入口處的綠碼二維碼,把顯示的顏色給保安看,呈現綠色你才能進入。進入地鐵車廂後,你要掃瞄車廂中的二維碼,標記你在什麼時間乘坐地鐵哪條線,是上的哪個車廂。全程被跟蹤標記。

綠碼分紅、黃、綠三種顏色,動態顯示個人疫情風險等級。顯示綠色就說明你還安全,顯示黃色,你就要受到一些限制,如果哪天顯示出紅色,你就是危險者,需要隔離,甚至被強制隔離。

嚴格地說,這個綠碼對於預防疫情沒有預防的作用,只是用來對人進行分類,標記和跟蹤,限制人的行為。

這個綠碼的顏色你無法控制,綠碼的顏色是由管理部門更改。更不幸的是,你本人事先甚至不知道自己的這個「綠碼」是否會變顏色,在什麼時刻變了顏色。綠碼的紅顏色不一定是你染上病毒,而是由你的行動軌跡是否與被發現已經染上病毒的人有交叉。如果你運氣不好在這期間碰到了一個人,事後發現這個任病毒測試呈陽性,那麼,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你的綠碼就變成紅色。此時,無論你身在中國大陸何處,你已經被鎖定,再沒有任何公共交通工具可以搭載你,你面臨的是被強制帶走隔離,除了方艙醫院,任何需要掃綠碼的公共場所都不會讓你進。你發現突然間你就變成了一個異類,就是危險。等待被有關部門找到後送去隔離。但此時,你可能確實沒有感染病毒。

安檢無底線

2021年,為了應對疫情,中國採取了更驚人之舉,開始進行肛拭子測試。為了安全,防疫檢測已經從鼻咽拭子、口咽拭子,大膽地躍進到肛拭子。

中國大陸黨媒開始加力宣傳,聲稱《肛拭子核酸檢測屢遭偏見……》,網上出現核酸肛拭子採樣示意圖,來指導人如何進行肛拭子檢測,人民日報的網站更發揮它的特點,用連渾帶濁的話開始力挺肛拭子,更臊氣地說,網友們羞澀了……。

與這個國度中待宰的羔羊顯出的無奈與接受不同,這件事引來國際輿論,出現外交抗議。日本和韓國都以外交方式交涉,保護本國民眾和僑民權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辯稱,中方根據疫情形勢變化,按照相關法律法規,科學動態調整相關防疫措施。

此時,無論聲稱怎麼「科學」,這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安全或法律問題,而涉及到人的權利,人格、尊嚴。

如果不是外國的抗議,中國大陸很多人甚至不知道這個肛拭子有什麼問題,沒有了廉恥,也就無所謂什麼肛拭子,那個羞澀也只是暫時的。

可能此時有人還在為這種對人違法侵擾行為設置底線,那是用人心在思考,事實上,這種安檢是沒有底線。人心裏的底線在逐漸被突破。

隨著底線的突破,人還沒有醒悟和抵制,那就只能隨著底線的突破,在一步一步的放棄自己的尊嚴與做人的權利,在墮落中。

人的尊嚴被侵犯,基本權利被剝奪,那被視為受到奴役;但當人被馴化到為了安逸和小利,自己放棄人格尊嚴和人的基本權利時,那就不能為人了。

沒有了人的理念,人權、人格、尊嚴都只是一個名詞。對於那些出於感情糾結還在固執的為中國大陸的安檢辯護的,希望能理智起來,不要像那些別有用心的,已經無藥可救。無藥可救也就無可救要。

當放棄尊嚴和人格時,那還是人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