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科學家密會 認為病毒或是人工的(圖)

2021-06-20 18:25 作者: 成容
手機版 简体 2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病毒
中共病毒傳遍全球。(圖片來源: Adobe stock)

【看中國2021年6月20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承認,一群頂級科學家,在2020年2月舉行了一次秘密電話會議,他們說,他們認為COVID-19「可能是一種工程病毒」。

據《每日郵報》報導,這位國家頂級疾病專家本週告訴《今日美國》,該小組在緊急電話中決定,圍繞該病毒的起源情況「真的需要仔細研究」。

在公開場合,福奇採取的立場是,COVID-19在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附近的一個中國鮮活市場從動物自然跳到了人類。

福奇現在正面臨著對他所認為的,關於該病毒來源的翻案的反擊,因為越來越多的人認為這是武漢實驗室泄漏的結果。

川普(特朗普)的前白宮辦公廳主任梅多斯(Mark Meadows)6月18日參與了批評,抨擊福奇和媒體「無視事實,偏袒中國」。

他告訴福克斯:「實際上應該發生的是,記者們應該做好他們的工作。有一個普利策獎等著有人來報導它,坦率地說,他們所做的是對川普總統和他的政府有太多的敵意,他們不願意看事實。」

「我們已經與一些記者分享了這些事實,但福奇博士和一些媒體願意忽視它,實際上是站在中國一邊。」

有一種越來越多的人相信的理論認為,COVID-19並沒有從動物自然跳到人類身上,而是在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過程中起源於武漢實驗室,然後被泄漏到世界上,無論是意外還是故意。

這一理論長期以來被認為是川普吹捧的陰謀,但隨著專家和拜登政府現在將其作為一種真實的可能性進行調查,這一理論的地位日益突出。

福奇16日向《今日美國》重複了他的說法,他對病毒的起源一直持「開放態度」,但仍然認為它很可能是自然產生的。他說:「我一直持開放態度,儘管我當時覺得,現在也是如此,最可能的起源是在動物宿主中。」

福奇指出,在此之前從未被披露過的這個緊急電話,證明他對該病毒並非自然形成的可能性持開放態度。

該電話會議發生在2020年2月1日,就在世界衛生組織宣布COVID-19進入全球衛生緊急狀態,和美國於1月30日將其對中國的旅行警告提高到最高級別的兩天後。也是在那個時候,美國記錄了第一例已知的在美國本土的人與人之間傳播的病毒。

福奇告訴《今日美國》,這個電話是他的主意,因為加州斯克里普斯研究所(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的傳染病專家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向他提出關切,說「乍一看」這種病毒看起來不尋常。

他說,1月31日,安德森通過電話和電子郵件與福奇交談,表達了他認為該病毒可能是由人類製造的。

在上個月公布的一封電子郵件中,他告訴福奇,他和其他幾位頂級科學家認為,該病毒的「不尋常特徵」意味著它看起來是「設計的」。

該電子郵件說:「病毒的不尋常特徵只佔基因組的很小一部分(<0.1%),所以我們必須仔細觀察所有的序列,才能發現其中的一些特徵(可能)是經過設計的。」

安德森說,該基因組「與自然演化的預期不一致」。他補充說,經過更仔細的分析,「這些觀點仍可能改變」。

福奇告訴《今日美國》,安德森在同一天,與他和惠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主任法拉爾(Jeremy Farrar)的電話中也表達了這些擔憂。

福奇說,他向安德森建議「我們召集一個多學科團隊」,「我們同意在第二天通過電話召開會議」。參加電話會議的有福奇、安德森、法拉爾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主任柯林斯(Francis Collins),以及其他幾位國際病毒學和疾病專家。

福奇告訴《今日美國》,這次電話會議是「一次非常有成效的來回對話,電話中有些人認為這可能是一種工程病毒」。與此同時,其他人則認為證據「嚴重偏重於」病毒的自然傳播。

福奇說:「我記得很清楚。我們在電話中決定,這種情況確實需要仔細研究。」

然而,福奇在公開場合支持COVID-19是自然來源的理論。他在5月告訴《國家地理》:「如果你看一下蝙蝠中病毒的演變和現在的情況,[科學證據]非常、非常強烈地傾向於這不可能是人工或故意操縱的。」

今年5月,Fauci改變了策略,說他不再相信這種病毒是自然進化的。

但是,福奇並不是唯一一個在公開場合與在私下場合的立場相左的專家。

福奇說,在去年2月1日的電話之後,計畫讓安德森在接下來的兩三個星期裡研究病毒的序列。就在24小時之前,安德森談到了病毒的「不尋常」基因組,這使他相信它是「工程設計」的。

然而,就在緊急電話的三天後,到了2月4日,安德森似乎改變了主意,他在給其他科學家的電子郵件中說,他不確定是否應該「在工程設計問題上更加堅定」,並把病毒被故意設計的理論抨擊為「瘋狂」。

安德森向正在為美國國家科學、工程和醫學研究院寫信給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的科學家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

據《今日美國》報導,他寫道:「我確實懷疑我們是否需要在(病毒)人工問題上更加堅定。目前四處流傳的主要瘋狂理論,涉及到這種病毒是以某種方式有意設計的,但事實顯然不是這樣。工程(設計)可能意味著許多事情,可能是為了基礎研究或邪惡的原因,但數據最終表明兩者都沒有。」

他繼續說:「如果這份文件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反擊那些邊緣理論,我認為非常重要的是,我們要以平實的語言強烈地反擊(‘符合’[自然進化]是我在與科學家交談時的最愛,但在與公眾--尤其是陰謀論者--交談時卻不是)。」

同樣,在3月,安德森是一個團隊的成員,他們在《自然醫學雜誌》上得出結論:「我們不認為任何類型的基於實驗室(泄漏)的情景是可信的。」

在2019年11月,武漢實驗室的三名研究人員,因類似COVID-19的症狀而病重後,實驗室泄漏理論得到了重視,這比中國首次報告該病毒的時間早了幾個月。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