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共產黨之邪超想像(圖)

2021-07-15 07:18 作者: 曹長青
手機版 简体 1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疫苗
2021年6月21日,武漢市民打疫苗(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7月14日訊】一生力挺中華民國、堅定反共的美國眾議員周以德(Walter Judd)有句名言:"20世紀教給我們一件事:共產黨永遠是共產黨;不能對它有幻想。"這位橫貫世紀(1994年去世,享年96歲)的美國政治家一生反共,對共產黨邪惡有深刻認知。在21世紀的今天,更可看出周以德的真知灼見,因中共建政後,在沒有外來侵略的和平時期,竟導致八千萬中國人死於迫害、槍殺和人為政策的大飢荒。現在,共產黨不僅殺害中國人,甚至用病毒謀害世界,導致全球2億人感染,400萬人喪生!

雖然中共否認,但各種研究和證據顯示,新冠病毒來自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並且很可能是中共研製的生物武器。這從幾個方面都可看出:

第一,全球都在質問,為什麼疫情首發在中國武漢?答案很清楚:因為中國唯一的最高等級(當然也是最毒的)病毒研究所就在武漢。中國有九百多萬平方公里,30多個省市自治區,為什麼疫情在武漢爆發?這就像對地震要找"震源"一樣,武漢病毒是疫情爆發地,全球沒疑問,被稱"武漢病毒"是事實命名。

第二,武毒所在武漢,就證明病毒是從它那出來的嗎?至少有兩個重要根據:最早被發現疫情的武漢海鮮市場距離武毒所很近。以前就有中國病毒研究者把實驗過的生物等又賣到寵物市場以圖利、被抓獲判刑,而且發生過多起。所以武漢海鮮市場最早發現的疫情,很可能就是武毒所泄露到那裡的。其次,據美國掌握的情報,早在2019年11月武漢病毒所就有三名研究人員感染,出現新冠病毒症狀被送醫,其中一人的妻子因此死亡。這更說明"毒源"就在武毒所!

第三,中共官方曾強調,病毒來自海鮮市場的蝙蝠。但該市場的蝙蝠數量很有限,而且中國其它地方也有很多蝙蝠,為什麼其它地方的蝙蝠沒病毒,只有武漢的有?馬來西亞人把蝙蝠作為美食,至今仍在吃,怎麼全世界其它有蝙蝠的地方都沒事,偏偏武漢的蝙蝠就有病毒?因為武漢病毒所一直在大量收集和實驗蝙蝠,該所主要研究員石正麗曾撰文講解,怎樣從蝙蝠研製出更容易空氣中傳播的病毒。她在2015年融資計畫書中說,要研製適合人際傳播的新病毒,理由是由此研發出"疫苗"。但製造這種威脅全人類的劇毒,一旦泄露或發生事故,後果不堪設想!美國當時就有200多名科學家反對石正麗們研製動物病毒傳給人(spillover potential),認為一旦發生外泄將造成人類大災難。法國著名病毒專家、巴黎巴士德學院Simon Wain Hobson教授受訪《法廣》指出:石正麗一直致力研究"給病毒基因增加新的功能使它能夠直接感染人體細胞,或者使病毒能夠直接通過空氣傳染",說是要用它研出疫苗,但這是"瘋狂的研究,讓人類冒著不必要的風險,所以我當初就十分反對。"

第四,國際上很多科學家都指出,新冠病毒不可能是來自動物的自然演變,因這需要經過很多年的蛻變,而新冠病毒的迅速出現和劇毒,顯示它是人工產物。這裡最重要的證據是,早在疫情大爆發之前,武毒所的石正麗們就宣布已成功研發出"疫苗"。沒有病毒,哪來的疫苗?這個順序本身更說明,他們先製造出"病毒",然後又發展出疫苗,毒源就在中國武漢!

第五,武漢病毒實驗室是中國唯一的最高等級(毒性最強)的研究機構,它不隸屬武漢,也不歸湖北省管轄,而是中國科學院的下屬,被稱為軍方研究基地。國際上很多科學家認為,新冠病毒很可能是中共研製的生物武器。疫情爆發後,中共往武漢病毒所派去"調查組",組長不是普通科學家,而是中共生物武器專家、解放軍少將陳薇。如果武毒所不是研究生物武器的,為什麼要派去"生物武器專家"?如果武毒所不是軍方機構,為什麼要派"解放軍少將"去?這是清楚的不打自招:武毒所就是中共軍方機構,新冠病毒就是生物武器!否則完全沒必要事先人工製造劇毒。

第六,以中共統領全國的獨裁體制,又適逢疫情嚴重態勢,陳薇少將率領的調查組進駐武毒所之後,應該在十天半月內就有大致結果,可從進駐至今已一年半,什麼調查結果也沒公布。從基本常識邏輯推斷,這不是去調查,而是去毀滅證據!如果"毒源"不是武毒所,陳薇調查組應會第一時間昭告天下,武毒所沒有問題,它是安全的;而且它也不是解放軍生物武器機構。但這一切都沒發生,也是不打自招:問題就出在武毒所,上級是軍方,更上級是中國共產黨和習近平!他們是最根本的毒源!

第七,雖然中共否認武毒所是"毒源",並咬定新冠病毒來自動物,但國際知名生物學家、病毒專家等,通過研究發現了它的人工痕跡。正如罪犯作案會留下指紋,國際專家對病毒樣本研究後發現,有對蝙蝠病毒人工改造留下的"指紋"。發現這種"指紋"的專家來自很多國家,從常識來說,科學家們不可能生活在不同國家、針對同一個事情、不約而同地同時撒謊編造,最可能的是"英雄所見略同",同時發現問題所在。就我有限的閱讀,就看到有下列各國科學家傾向"新冠病毒是人工產物":

1,美國《生物武器反恐法》起草人Francis Boyle教授;

2,美國匹茲堡大學生物信息學James Lyons-Weiler教授;

3,法國諾獎得主、病毒專家Luc Montagnier教授;

4,法國生物數學家Jean-Claude Perrez(與Luc教授合作);

5,德國漢堡大學知名納米物理學家Roland Wiesendanger教授;

6,俄國頂尖微生物學家Peter Chumakov教授;

7,中國科學家閆麗夢博士(發表多份重量級研究報告);

8,擁有87項美國專利的世界著名科學家Steven Quay博士;

9,英國倫敦聖喬治大學腫瘤學Angus Dalgleish教授;

10,挪威病毒學家Birger Sørensen博士......

上述英國和挪威兩位專家經一年多連手研究後發表報告指出,新冠病毒是武漢病毒實驗室製造的。他們研究疫苗時在新冠病毒中發現了"人工痕跡",該痕跡只能在實驗室操作產生。他們特別指出,實驗室想通過基因的"逆向工程"掩蓋痕跡,使病毒看起來像是從蝙蝠身上演化而來。

川普(特朗普)政府時的美國疾控中心(CDC)主任Robert Redfield最近接受CNN採訪時說,他現已不擔任官職,可自由發表看法了。他認為病毒不可能是由蝙蝠傳到人的,因如是動物的,病原體需很長時間演化,也絕不會如此劇毒。他的結論:新冠病毒是人工製造的,來自武漢實驗室。

《華爾街日報》最近報導說,美國知名的設計核子武器的勞倫斯.利弗莫爾國家實驗室(LLNL)的情報部門去年5月完成了一份機密報告,結論是:新冠病毒可能起源於中國的實驗室。

前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長Scott Gottlieb最近證實:在中國爆發的6次薩斯病毒都是實驗室外泄。由此可推斷,不僅新冠病毒是生物武器,之前爆發的薩斯病毒很可能也是。常理是,薩斯怎麼都在中國爆發?那些動物生物仍在,為什麼不再有薩斯了?對薩斯病毒外泄,連中共《人民日報》都報導過,發生在北京和安徽的兩個病毒研究所。

通過上面挂一漏萬的舉證,人們更佩服美國反共議員周以德的名言,決不能相信共產黨!人們能相信的是,共產黨的邪惡和作孽程度,總是超出人們的想像!善良的中國人,尤其是被洗腦欺騙的國人,總是低估或不願相信共產黨有那麼邪惡。就像不少中國人至今不相信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多年前我就寫過"中國非法器官移植的八大嫌疑"、"法輪功學員被摘器官是真的嗎?"等專文,痛批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現在,中共不僅繼續在非法摘取器官,更用病毒蔓延世界,摧毀全球經濟、威脅人類生活、更剝奪無數人的生命!

這樣一個有史以來人類最大的邪惡力量不被結束,不僅是中國人,也是整體人類的恥辱!這次病毒襲擊,全世界所有國家都被摧殘,全球70億人都遭折磨威脅,甚至幾百萬人被奪去生命,中共的邪惡更赤裸裸地展露。中共這個最大的人類病毒不摘除,新冠舊冠、各種人工病毒還會出現,思想病毒更會蔓延。所以剷除共產黨,是中國人,也是人類的基本目標!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