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縱橫】中國經濟要撞牆(一)(視頻)

2021-07-15 08:01 作者: 東方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21年7月15日訊】很多人中國觀察人士會認為中共像一個宏觀調控大師,有氣魄、有力度、有自信、有能力,你看,中共愣就是跟以美國為主的國際秩序頂著干,拒絕經濟改革、人為控制匯率、搶佔自由世界的市場、拒絕開放國內市場、中國經濟一度高速發展、高科技、人工智慧、登火星、軍事上強硬、外交上戰狼、民營企業都得向中共磕頭,一帶一路、人民幣要跟美元一爭高下。其實如果你再=深入看下去的話,根本不是這麼回事,中共的所作所為可以說是進兩步、退兩步,忙忙活活原地踏步。中國經濟遠遠不是北京當局描述的那麼亮麗,相反的,它四處碰壁,正在走進一條死胡同,就要撞牆了。《外交事務》雜誌刊登了一篇論文,對此有深入詳細的分析,這裡想跟你分享。

毫無疑問的,自從八十年代處經濟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已經從一個貧窮國家上升到中等收入國家。如今美國朝野親共的熊貓派幾乎絕跡,鷹派人士佔據了主流,鷹派認為,中國從來就沒有經濟改革,根本就沒有打算經濟改革,有的還認為1972年尼克松訪問北京的時候就被騙了。鷹派認為,中共所有經濟改革的手段都是幌子。這樣的觀點未免太激進了點,當年鄧小平引導的經濟改革不能說是假的,要再不改革中國經濟將崩潰。但是當年鄧小平的經濟改革措施,屬於改革初級階段,涉及的都是最容易的部分,不再控制物價,允許物價上漲﹔打破了大鍋飯,允許下崗失業,允許資本在國內流動。為了刺激經濟增長和創新,中共允許外資到敏感領域投資,比如通訊業、航空業,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也不再那麼被重視,黑貓、白貓,能抓耗子就是好貓。在九十年代,超過十萬家國營企業倒閉,兩千萬國營企業職工下崗,到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時候,除了極少數的商品,所有的商品價格都由市場決定,到去年的時候,外資在中國的投資規模高達3萬億美元,很多是跟國貨直接競爭。可是,這些都屬於最容易的改革範疇,好狗不擋道,只要中共官僚放權、讓路,就能釋放經濟發展的活力。只要放鬆在經濟上的封鎖,降低投資成本,減少苛捐雜稅,打破省市地域之間的貿易投資和貿易障礙,就能釋放經濟活力,這也是中國經濟能持續以兩位數增長的原因。

但是,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時候,中國的經濟改革初級階段走完了,最容易的階段走到頭了。要繼續維持經濟的高速發展,就必須深化改革,在執政能力和質量上下功夫,精簡機構、杜絕投資浪費、約束政府權力、公平競爭、機會均等,可是,中共沒有這麼做。面臨金融危機,北京的手段就是放鬆信貸。短短四年之內,信貸規模從三萬億猛增到八萬億人民幣。2012年當習近平開始執政的時候,中國的經濟發展速度已經降到了單位數。政府基礎建設開支的回報率下降,這也就是經濟學家說的中等收入陷阱,一旦從貧窮變成中等收入之後,很難維持經濟的發展。這就是習近平上任之初的局勢和挑戰。

怎麼辦?習近平首先就是集中權力,政治局常委從九人回歸到七人,所有的政策方針決策幾乎都由習近平說了算。經濟上,習近平選擇了劉鶴,而劉鶴是積極主張市場經濟改革的人物。習近平的改革目標很遠大,也是自由社會願意看到的目標,那就是把政府的職責限定在保持宏觀經濟的穩定環境、提供公共服務、確保公平競爭和監管的合理性,一旦市場發生紊亂予以糾正。當時習近平的智囊團相信,如果不大刀闊斧的改革,中國就會陷入債務陷阱,如果不轉型經濟,中國就會走進一條死胡同,這可是習近平自己說的話。

從2013年春天開始,劉鶴開始主導經濟改革,從金融領域下手,為了防止銀行壞帳膨脹,中共央行切斷了銀行短期借貸的渠道。沒想到這一招起到了休克作用,銀行嚇得不敢借貸,造成中國信貸市場的凍結,短期利率從原來的兩、三個百分點,猛增到20%、30%。中國股市縮水超過十個百分點,這一切讓中共央行嚇的不輕,馬上改弦更張,恢復短期信貸渠道。接下來央行看到了他們不願意看到的一幕,從2013年到2016年,短期信貸規模增長了四倍,並出現大量影子信貸,更加追求風險投資。中共央行本來想遏制的信貸質量的下降,反而弄得信貸質量更加糟糕,壞帳規模更大。這種大膽改革前進,一有波動不穩,立刻大步退縮的現象,就成了習近平的執政模式。

2014年,北京允許中國企業到海外投資。當然啦,中國企業不能老是侷限於世界工廠,應該轉型,從生產製造向經營管理方向轉變,到海外投資是必經途徑,結果造成大量資本游離。2013年中國對外投資規模7百30億美元,到2016年的時候就增長到2千1百60億美元。比如安邦保險購買曼哈頓華爾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中投公司入股嘉年華郵輪(Carnival Cruise Lines),中國外匯儲備因此減少了四分之一,這又把北京政府嚇到了,立刻改弦更張,限制資本離境。

稅務改革也是一樣,一上來也是大刀闊斧,2014年6月,政治局批准了全國財政和稅務改革方案,要求財政部長樓繼偉限制地方政府的信貸和預算規模,並出臺地產稅,2016年完成,但是到今天也沒有完成,地方政府更加債臺高筑,樓繼偉已經退休,他公開警告,再這麼下去,地方債務泡沫要爆炸。中共高層知道,信貸對經濟的刺激作用日益衰減,就把注意力放到增加企業活力上面。習近平作出承諾,要給企業鬆綁,減少政治干預,企業的商業決策由企業自己說了算,在試點企業,嘗試著由經營主管來決定企業的戰略發展方向,甚至決定企業領導人選,黨支部的權力削弱,還分門別類的作出區分,哪些領域由市場主導,哪些領域由國家計畫主導,還是一樣,改革失敗、停滯不前,相反的,自從2017年以來,國營企業的實權又回到了黨支部的手裡,甚至民營企業,外資企業,都需要設立黨支部。

這種進兩步退兩步,原地不動甚至更加倒退的模式,在去年對螞蟻集團的敲打中達到頂峰,我下次節目繼續談。

謝謝您收看東方縱橫,如果您覺得我講的有道理,請幫助轉發推薦,也請留言,如果您還沒有訂閱,請點擊訂閱鍵,再次感謝您收看東方縱橫,我是東方,咱們下次時間-再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東方縱橫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