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製造了鄭州洪水這場人禍?(圖)

2021-07-23 05:57 作者: 張傑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大洪水
2021年7月20日,中國河南省鄭州市人們在暴雨中涉水走過街道。(圖片來源:ST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7月23日訊】據報導,7月19日7時至20日7時24小時內,河南省大部分地區出現大雨、大暴雨鄭州西部、平頂山魯山縣、洛陽東南部等地出現特大暴雨,61個雨量站超過250毫米,最大魯山縣四棵樹雨量站達400.8毫米。河南全境目前至少有32座大中型水庫水位超過防汛警戒線,其中13座水庫有決堤的危險。洛陽市伊川縣境內伊何灘攔水壩20日出現約20米決口,河堤受損嚴重,攔水壩隨時可能垮塌。

但令人始料不及的是,河南省會城市鄭州成了洪水的重災區和沼澤國。

7月20日,鄭州因特大暴雨,整個市區一片汪洋。據網路上傳的視頻顯示,位於鄭州西南的汝州市,大街上洪流滾滾,車輛在水中翻滾。鄭州地鐵系統完全失陷,整條5號線被淹,有媒體稱至少二十人死亡,多人失蹤;2號地鐵線也被淹沒,數千人被困長達七個小時。有當地網友發帖稱表弟已被關在2號地鐵好幾小時,水已淹到胸口,「地鐵裡面還有小孩兒,大家輪流舉著,太揪心了!」

20日,鄭州市防汛抗災指揮部發布緊急通知稱,由於當前防汛抗災形勢十分嚴峻,決定從17時起將防汛II級應急響應提升至I級。

為什麼鄭州會遭遇如此嚴重的洪水災害,造成如此嚴重的損失呢?下面,我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一、洪水災害的原因

中國氣象局官方微博消息,7月17日以來,河南省出現持續性強降水天氣,多地出現暴雨,600餘氣象站降水超過250毫米,最大降水量728毫米,鄭州6小時降雨382毫米。其中,20日16時至17時一小時降雨量超過200毫米。中央氣象臺表示鄭州此次極端強降雨最大小時降雨量為201.9毫米已超過「758特大暴雨」(1975年8月5日大暴雨)。強降水主要集中在西部、北部和中部地區,鄭州、焦作、新鄉、洛陽、南陽、平頂山、濟源、安陽、鶴壁、許昌地區出現特大暴雨。嵩山、偃師、新密、伊川、登封等5個國家級氣象站突破建站以來日降水量、3日降水量歷史極值。

鄭州市氣象臺專家分析有三個原因:

一是颱風。「煙花」雖然距離中國還有一千公里,卻遠程式控制制了河南暴雨。在「煙花」和副熱帶高壓的氣流引導下,大量的水汽通過偏東風源源不斷從海上輸送到陸地,在河南集結成雨。

二是地形原因。偏東氣流在河南遇到太行山和伏牛山後,在山前出現輻合抬升,地形導致降雨範圍集中,雨勢更強。

三是大氣環流形勢穩定,導致降雨持續時間長。目前只有等颱風「煙花」更靠近中國後,環流形勢出現調整,截斷水汽來源,河南的雨才能停。目前,鄭州市主城區正處於這次強降雨的最強時段。預計這輪迴波過後,雨勢將有所減弱。但根據預報,鄭州今明兩天仍有暴雨、大暴雨。

第二、誰製造了這場災難?

根據以上分析,有朋友說當然是大暴雨製造了災難。但為什麼氣象局沒有預報呢?我這麼一問,氣象局坐不住了,會說:早在17日晚上,就注意到了這場即將發生在河南北部的超強降雨。只是時間、位置略有偏差。南移100公里,時間晚了1天,暴雨中心來到了大平原上的省會鄭州。當時鄭州也發了預報,只是被認為是暴雨次中心,強度沒有焦作那麼大。最終的情形是鄭州成為強暴雨襲擊中心。

但氣象預報應該是隨時更新的,這一天之內為什麼沒有更新和預警呢?在美國,天氣預報可以精細到每個小時,並且根據氣象的變化調整和預警。下雨不同於地震,它有一個過程,為什麼不及時關閉地鐵站?更何況,河南是有洪水災難痛苦記憶的。

據報導,河南境內有黃河、淮河、衛河和漢水四大水系,歷史上屢遭洪災,1975年8月爆發「75.8大洪水」,一場特大暴雨引發淮河上游大洪水,8月6日出現小水庫潰決,8月8日凌晨,兩座大型水庫,近60座中小型水庫在短短几小時內相繼崩潰。其中板橋水庫垮壩,最大出庫瞬間流量每秒7.9萬立方米,洪峰高15米,6小時向下游傾斜7.01億立方米洪水,京廣鐵路先沖毀102公里,垮壩時間凌晨1點,洪峰所到之處,數萬人還在睡夢中,諸多村莊、市鎮蕩然無存。

那次死亡人數,最保守的報導是2.6萬人,但水災水澇導致的瘟疫和飢荒的非正常死亡人數在22萬-24萬之間。時值中國文革,官方對此一直不提,直到多年後才為人所知。

綜上所述,鄭州市發生如此嚴重的洪水災難,帶來如此嚴重的生命和財產損失僅僅以自然災難搪塞過去是不可能的,否則中國政府掛在嘴邊的「人民至上」就是謊言。

第三、誰關注鄭州洪水災害?

河南的極端降雨在中國網際網路帶來巨大衝擊波。新浪微博上,截至發稿時,#河南為何成為全國強降雨中心#點擊已經超過1億,討論超過10萬。來自河南多個地區和城鎮的網民發帖,稱家園被淹、地鐵灌水、市民被困、停電、停水、停網……。但我不禁要問一聲官媒在幹什麼?為什麼新華社、央視沒有持續的跟蹤報導?到底有多少市民死亡和失蹤?為什麼沒有人質問政府的責任和救助?

我查看了中國的官媒,頭條仍然被人民領袖習近平霸佔著,央視仍熱火朝天地報導德國水災,而對鄭州災難不聞不問。僅有的對河南洪水簡要報導,主要是氣象部門的解釋,說這是無法避免的自然災害。其次,有報導政府和軍隊開始救援。但那些困在水中的市民有誰關注?那些喪失生命的市民又有誰同情?或許他們已經變成了負能量,而不是主旋律。官媒在等待宣傳部的指示,在等待救災英雄的出現,從而將災難轉化為黨的豐功偉績。

2016年2月19日,習近平視察新華社、人民日報社和中央電視臺,隨後發表講話稱,「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是黨和政府的宣傳陣地,必須姓黨。」隨後各級媒體紛紛表態效忠,央視稱:「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任志強在微博發文稱,「當所有的媒體都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遺忘的角落了!」「任大炮」此話一出,引來各路中國媒體的「圍剿」。中國網的《任志強錯在哪兒》,黨建網的《黨要管黨任志強不能例外》,以及中國青年網的文章《應堅決把任志強這樣的清除出黨員隊伍》等。現在任志強已經進了監獄,但他的話卻不幸言中。誰關心被洪水圍困的鄭州市民呢?如果沒有自媒體,又有誰知道鄭州發生了什麼呢?

事實上,這個世界沒有能力消滅自然災難,但可以避免或減少災害後果;或許這場暴雨真是千年未遇,但我們可以真實反映、記錄它以便警示其他城市和後人;即使我們也無法警示他人,但我們可以安慰那些正在經受苦難的人們,讓他們知道我們與他們在一起,他們並不孤獨。

張千帆教授說,天災哪個國家都會遇到,為什麼有的國家有驚無險、順利化解,有的國家卻會釀成重大公共事件乃至社會政治危機?這是因為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制度化解和應對危機能力不同。只要制度危機不除,那麼這樣或那樣的社會危機依舊會源源不斷發生。笑蜀先生認為,中國極權制度長於統治而拙於治理,這是極權體制的天性。但凡非攸關政權安危或政權榮耀的事務,大多不屬於統治範疇,非關痛痒,也就很難引起中國政府的深度關切。然而,民主國家則截然不同。民主國家主權在民,人民自我統治。政府的主要職責在於治理,治理就是最大的政治。民主國家不是只有政府,不是只有一個政治重心,而是通過分權制衡,達成多元力量的共存共治,形成多中心均衡生態。其中,最重要的均衡,是政府與社會的均衡。中國政府對於災情的防控重心,不是人民的生命安全,而是政權安危和政權榮耀。因而對真正的社會治理,對真正的公共安全,不可能有多少實質性的幫助。它們可以成功地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卻無法預見和阻止災害的肆虐。

中國極權體制和西方憲政民主體制的不同價值追求決定了中國人與西方人的不同命運。但我也不得不指出,供養這個不對人民負責的極權體制和欺壓人民的官員,不正是中國人自己嗎?迷信政府、政黨和領導人,而不敢進行政治變革,只期待有良知的張展、任志強這樣的抱薪者去犧牲,而自己坐收漁人之利的自私心態,中國人就永遠與災難相伴,因為那些為眾人抱薪者已經凍斃於風雪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北京之春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