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著名靈媒 與天堂對話-靈魂對我說...(6)(圖)


世界著名媒介通靈師2(16:9)
當代著名靈媒。(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世界著名媒介通靈師詹姆斯.範普拉(James Van Praagh),被認為是目前全球少數幾個能與死者溝通的靈媒之一。他的著作《與天堂對話》(Talking to Heaven.)也為不少專家學者極力推崇。範普拉生於1958年8月23日紐約,是一位美國作家、製片人和電視名人,作為世界著名靈媒,他以在物質和精神領域之間傳遞信息和對話而聞名。他將自己描述為具有洞察力和通靈能力的媒介。他寫了許多書,包括《紐約時報》暢銷書《到達天堂》和《與天堂對話》(Talking to Heaven.),《與死者同生》(Living with the Dead)等。

《紐約時報》暢銷書《與天堂對話》的作者,通過主持的降靈會幫助人們與逝去的親人溝通,這些溝通與對話、向人們打開了另一個世界,看到了另類空間生命的延續。

暴力是最悲劇的死亡方式

人們離開世間的方法各有不相同。有些人在睡夢中安詳的去世,有些自知死期,也有些人是因為意外而死亡。儘管在來到地球之前,我們已經選擇好自己的死法,但暴力的死法,還是最悲劇的死亡方式。而且它對還活著的人身心的衝擊也最大。 在許多案例中,意外之死通常不在我們心理準備中。因為事件發生太突然,靈魂就像是被肉體傾倒而出一樣。它一直殘留著臨終時的印象,多年不忘。雖然一切終成夢幻,但在這段期間,靈魂可說是迷失的靈魂,或是一般人所稱的鬼。如果一個靈魂有解不開的心結,不快樂或無法安息,我們將之歸類為吵鬧鬼。

幸運的是,在另一個世界中,大多數靈魂都在為拯救這些迷失的靈魂而努力著。 在任何情況下,你都是完全主控者 在某些情境中會存在一些無法安息的鬼魂,在任何情況下,你都是完全主控者。在某些案例中,這個鬼魂都不認為自己死了,比如暴力地慘死,如被謀殺就是一種。

你就要做點努力,靜坐冥想,試著讓那個鬼魂知道,它已經進入另一個世界了。讓他的祖先們帶引他進入另類世界。一次又一次提醒他,他其實不需要停留在人間與靈界的中間地帶。

軍人之死

在朋友的介紹下,一個年輕人來到我的屋中。我不認識這個年輕人,也不知道另一個世界有個焦急的靈魂。有人似乎急說話,於是我們開始了。 「你的家庭中好像有很多分離。你是否離家很遠?我的意思是,他們是否住在別州?」「是的。」他回答道。

「羅拉這個名字對你是否有意義?」「是的。她是我妹妹,住在亞利桑那州。」 「你家原本有兩個男孩、一個女孩?」 「是的......原本有的。」 「是的。我很強烈地感覺到一個年輕的男人在這兒。我想他是你兄弟,是不是?」

「他就是我想要接觸的人。」

「他給我一個名字,麥可,這對你有意義嗎?」 年輕人開始哭起來。「是的,就是他。這是他的名字。」

「他說他一切都很好,他很高興你今天能來這裡。他要你回去告訴父母,他一切都安好。他談到德州。」

「我父母住在德州。我們就在那兒長大的,他一切都好嗎?」 「他很好。他不相信我能聽見他,他想做這件事好久了。他在靈界碰到了一些朋友。軍隊裡的,一些哥兒們,你聽得懂嗎?」 「是的,我懂,請繼續。」 「他是不是在越南待過?因為他提到戰爭時說得很快。戰爭在越南,他與兄弟重聚了。他說他不想去那兒。」 「沒錯!當時我還小,但我媽總是告訴我,麥可多麼不想參加越戰。」 「他似乎很快就死了。」

我發現自己陷入深沉的夢幻中,看到火與痛苦的影像。我在越南的中部。那個景象就如同整個世界都瘋了一樣。黃色與橘色的明亮火花圍繞著我,在我前面,我聽到了陣陣劇烈的爆破聲,我看到我的客戶。我說我必須停一下。我要求我的導師將這個死亡景象轉移,因為它對我肉體的衝擊太大了。我的導師立刻幫我轉化了。環境再繼續,但這次我成為旁觀者。

「我看到一個人在叢林中。天好黑。我相信那個人是你哥哥。他很緊張,和其它兄弟走在一起。他想要脫掉外套,但是他的外套下面好像被腰間什麼東西纏住了。」 年輕人努力抑制淚水。他知道我在解說他哥哥死亡之前的情景。我看到手榴彈的蓋子被外套的拉連扯開了,一陣強烈的火光呼嘯穿越過這個士兵的身體,他的頭斷了,一切又回歸黑暗。 我看著我的客戶。

「你哥哥是不是被外套拉鏈鉤住的手榴彈爆炸身亡的?」 年輕人慢慢坐回座位,他欲言又止,彷彿想到一個正確的字眼。「是的,政府送來的公文是這麼寫的。」 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次的經驗。我還沒經歷過如此鮮活的記憶。當我要繼續時,簡直無法安定下來。 「

真是太奇特了!你哥哥有很特別的溝通技巧。等一下,看看他還要說什麼。他形容他回過神的情景。他說經過幾秒鐘的不省人事,他又回覆了意識。他望望四周,覺得自己不太一樣了,他不再像以前那麼疲累。他看到兄弟們圍在一起痛哭。但他聽不見他們哭什麼,直到走近一點才明白,他們在叫喚他的名字。『麥可!麥可!』他回答了,但他們聽不見。他走進了圓圈,跟著大家往地上看,然後他看到一個碎裂的屍體。突然他覺得一種怪異的感覺穿過身體。他看看弟兄們手中拿著的名牌,上面寫著他的名字。」 年輕人也聽得入神了。「真不可思議!他完全知道是怎麼回事。」

「他說他有點困惑,但他知道自己已經死了。我可以強烈地感覺到他的和平與安詳。等一下,他說他被愛麗絲接走了。他認識愛麗絲嗎?」 「愛麗絲是我們的祖母。」

愛犬也還活著

「哦!愛麗絲來幫他度過這個關口。他嚇呆了,但也覺得快樂、放鬆。他說她就站在他身邊。他要我告訴你,他也看到爸皮,還有啾啾在。」 愛犬也還活著 「爸皮是我們的祖父,啾啾是他的德國牧羊犬。麥可是跟啾啾在一起的。真不可思議!所以動物也還活著?」

「所有的生物都將繼續生命。你哥哥要我對你說他很抱歉,讓大家為他難過這麼久。請放心,他活得很好,而且很開心。」 「要他別擔心這些了,我們只是要讓他知道,我們很愛他,也很高興他與我們同在。我們期望有一天能再見到他。」

「他說他和所有的人......他在大笑,啾啾也在笑......會等你們。」 當降靈會中也出現了動物之靈時,客人通常有點窘困地看著我。我們沒有想過小貓小狗也會死而復生,為什麼不呢?動物與人類一樣,都是造物主創造的。動物出現的頻率與人一樣。一個動物會將它的癖好明顯地傳遞給我,譬如他們喜歡吃什麼,或愛坐在哪個角落。和人類的靈魂一樣,它們也會說明自己的死因,當它生病時如何難以進食,或是在最後階段如何的寸步難行。

去世的英國農夫的美好故事

我相信,這個故事說明瞭動物如何無私、無我地愛著我們。很久以前,一個單純的農夫住在英國的鄉下。不幸的事發生了,他的農地被奪走,家人也全死了。唯一留給他的是一隻年老、駝背,名叫蓓蒂的白馬。當初還是他接生的。蓓蒂與老人在一起很久,直到它該走的那一天。蓓蒂去世了,老人這下真的只有孤伶一人了。幾年後,農夫也走了。

當他在靈界醒來時,他看到眼前一片青翠的草地,他不知道這是哪裡,以為自己在做夢。他看看不遠處的山丘,突然一匹馬越過山丘奔馳而來。那是他的老蓓蒂,但現在它看起來沒那麼衰老駝背了,而是年輕、光鮮的一匹純種母馬。當白馬靠近時,農夫認出了它,也感受到了它的愛,帶領農夫進入靈魂世界的。 我們與寵物之間的聯繫,會持續到另一個世界。愛心永存,不論是與誰之間,愛都將延續生生世世。

責任編輯:任鳳鳴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