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文革時 那些令人啼笑皆非又驚恐的事(圖)


2021年6月12日,王府井文革照片展覽。
2021年6月12日,王府井文革照片展覽。(圖片來源: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我出生在蘇皖交界處的一個偏僻小山村,兒時從那個貧窮、瘋狂的文革年代中度過,耳染目睹的是讓人啼笑皆非、忍俊不禁的故事,其中不乏愚昧、無知,讓人咂舌的成分,例如狂熱地吹捧最高領導人毛澤東

文革初期,人們就像被灌注了過多的興奮劑,熱烈、瘋狂,更有些神經質的舉動!每天例行活動是對著毛澤東標準像,「早請示,中對照,晚匯報。」早上上工做什麼農活,當著標準像一一請示,中午吃飯的時候首先就自己的工作,在標準像面前來個對照,晚上匯報一天的成績和思想才能吃飯。吃過晚飯,娛樂就是拿著語錄本跳「忠」字舞。一句「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狂熱的人們可以不辨是非,把「當權派」安排種的山芋苗拔個精光,留下稀稀落落的一些雜草在地裡飄搖!其虔誠程度在現在看來有些滑稽可笑。

當時,農村也有文化人,他們了解和適應外界的事物比較快,在文革小組開展的全國奪權運動中,一點也沒有落後,各級政府被文革委員會取代形同虛設的時候,我們大隊(現在的村委會)也召開群眾社員大會開始奪權,在文革主任帶領下,揪出了三代赤農、根正苗紅的支部書記進行批鬥,並發動群眾揭發他的反革命罪行;由於支書平時比較公正,群眾也攝於當時幹部的威望,沒有人出來揭發,無奈之下文革主任叫上一個曾經對支書頗為不滿的人來檢舉他的「滔天罪行」。

這個兄弟叫狗子,在紅衛兵的推拉下上了主席臺,環顧一周見下面鴉雀無聲,千百雙眼睛直直地盯著自己,也不敢胡言亂語,想了想就說:「支書這個當權派,是罪大惡極的反革命,平時他對偷雞摸狗的人整的一點不留情,隊裡偷懶的人被他罵的也不少……有一次因為孤老太太生病,他親自帶著赤腳醫生(當時每個大隊設置的醫務人員,因為不脫產就這樣稱呼)去幫她治病;還有他經常看望貧下中農……

文革主任一聽苗頭不對,揭發罪行變成了表揚大會了,分明在為支部書記邀功請賞有意開脫嘛,看樣子要對這些人來個殺一儆百,立馬帶頭高呼口號:「打倒保皇派!」

「打倒保皇派!打倒保皇派!」文革委的嘍嘍們呼著口號,上前把他揪了下來,關到了大隊部。

接下來,當權派還是照樣被打倒,狗子是保皇派,同樣被吊起來嚴刑拷打,文革委的嘍嘍和紅衛兵們發明了一種折磨人的方法,就是把樹葉上的毛毛蟲從狗子赤裸的身體上拖過,所到之處就是一條被毒刺刺傷的紅腫的槓槓,狗子倒也視死如歸,除了被打時發出的聲嘶力竭痛苦的嚎叫聲外,就是唱起樣板戲中的李玉和受刑痛斥鳩山的那段唱腔,這還了得!把文革戰士比擬成小鬼子,自己倒成了革命英雄!等待他的是更多的折磨和摧殘,以致後來沒有姑娘敢嫁給他!最終淪落成姦淫少女的惡棍,但那已是後話,此處不提。

當時父親在大隊部,以勤快、誠實而為文革欣賞拉攏過來,眼見無辜被折磨的這些人,敢怒不敢言,只有背後給那些被點名準備批鬥的人通風報信;幾次下來抓不到人,知道出了「內奸」,一查知道是父親,被安上一個「叛徒」的罪名,遣送回家,還給個留黨察看的處分,記得母親當時憤憤不平的一句話就是:「老百姓是牆頭上的草,風吹兩頭倒,不是黨員才好呢!」

紅衛兵們並沒有因此饒過父親,天天敲鑼打鼓往我家送批鬥大字報,大字報到了,要畢恭畢敬去接,並貼到堂屋,母親被折騰的埋怨了父親幾句,父親也一頭惱火自嘲:「正好沒紙擦屁股了。」這下好了,紅衛兵更不依不饒送的歡了!所幸的是父親威望高,人緣好,沒有受到皮肉之苦。

那時,「地、富、反、壞、右」都是被打擊的對象,他們是地主、富農、反革命、破壞分子及右派的簡稱;村子裡的牆壁上,刷上的標語最常見的是:「反擊右傾翻案風」「打倒右傾機會主義」「批林要批孔,斬草要除根!」更有甚者:歪曲誹謗當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的漫畫,過分誇張地畫了一個長長的鷹鈎鼻,像一個可以吃人的怪獸,以致小時候我看到長有鷹鈎鼻的人就膽戰心驚,驚恐萬狀!

地主富農被批鬥的時候,常見的是胸前掛個牌牌,上面寫著大名,大名上面加上一個大大的紅叉叉,遊街示眾。

記得我上小學時候,請來講演的是父親朋友的爸爸,以前是地主家中的長工,按照當時教科書裡的說法和地主富農是苦大仇深,是備受壓迫剝削的窮人,當他被請到講臺上卻一臉的茫然,竟不知道從何說起!

校長就鼓勵帶啟發地對他說:「老人家,你就把你在地主家吃的什麼、做的什麼、地主平時對你們怎樣、你們又是怎樣對待地主的,實事求是的說出來就是了。」

這位爺爺是個老實人,被校長一說就有了話題,就根據自己的思維和經歷,滔滔不絕地說開了:「我從小沒有了父母,吃飯沒有灶,拉屎沒有窖(窖:農村對茅坑的一種稱呼),九歲就到我們村地主家放牛,長大就在他家種地,沒有他我肯定餓死了,所以我幫他幹活不偷懶,和我一起做長工的另外一個人不憑良心,老是和東家作對,說什麼:『菜在你家櫥裡,力氣在咱皮裡!』沒有菜就磨洋工;地主為此總是把好吃的讓給我倆吃,他自己的小孩只能等我們吃了才准上桌,就像現在家裏請匠人幹活一樣對我……」

校長看他說著說著就把自己在做長工說得是一種享受了,他哪裡知道農村的小地主就是這麼對長工,就是因為節儉才能夠買田置地。可是,這些話雖然是事實,但不能實講;要歪曲事實,讓一個目不識丁,老實巴交的老農來說,也沒有這個水平!今天可弄巧成拙了,沒有辦法就打斷了他的話,向全體師生宣佈:「下面就請貧苦老大爺說說其他故事吧。」

於是,爺爺搜腸刮肚努力回憶,零零落落講起了道聽途說的《封神演義》的姜太公……。(本文略有刪節)

責任編輯:隅心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