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國未入世,當今世界會如何?(圖)


一個中國女子走過一個WTO廣告牌前。
一個中國女子走過一個WTO廣告牌前。(圖片來源:GOH CHAI HIN/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2月11日訊】2001年12月11日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是冷戰後對世界影響最重大的地緣政治事件之一。中國在入世後的20年裡,對外貿易額增長了八倍多,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貿易國,並且在不到十年內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專家指出,如果中國當年沒有入世,世界格局會大不同,至少中國不會像現在這樣強大。但也有貿易專家表示,讓中國入世是必然選項,只是中國的發展軌跡偏離了初衷。

「一些人認為,(讓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對於向中國出口農產品和工業,以及中國不斷增長的中產階級將會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另一些人則認為,這將導致大量就業機會加速流失。」這是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今年10月4日在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表拜登政府的對華貿易政策講話時談到的。這反映了當時美國國內在是否允許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問題上兩種主流聲音。

戴琪說,當時世界面臨的一個重要挑戰正是如何將中國這個由國家主導的經濟體融入到一個倡導開放和以市場為主導的國際貿易機構當中。

美國讓中國入世錯了嗎?

中國入世後,其佔世界經濟的比重從2001年的4%增加到2020年的17.4%。佔全球貿易的比例也從2001年的4%增長到目前的13%,成為「世界工廠」,也是許多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

20年後的今天,當中國早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且成為美國在21世紀面臨的最大戰略競爭對手時,美國當年允許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到底是對是錯的辯論似乎仍然沒有定論。

經濟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經濟學家羅伯特·斯科特(Robert Scott)表示,讓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絕對是個錯誤的決定。他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很明顯中國並沒有遵守其(入世)承諾,我們應該提出嚴厲得多的條件才能讓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斯科特長期從事貿易對就業影響的研究。他早在2000年就預測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會給美國帶來嚴重的工作流失。他說:「中國入世導致美國貿易赤字猛增,到2018年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導致美國流失370萬個工作崗位。」

事後證明,至少從就業的角度來看,對允許中國入世持批評立場的人士是說對了。麻省理工學院經濟系知名經濟學家大衛·奧特(David Autor) 與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的戈登·漢森(Gordon Hanson)以及瑞士蘇黎世大學經濟系的大衛·多恩(David Dorn)在2016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提出「中國衝擊」(China Shock)的概念。他們的研究發現,來自中國的競爭給美國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和就業予以重創,在1999年至2011年間,使美國流失了240萬個工作崗位。他們進行的一項後續研究顯示,在2000年至2019年間,「中國衝擊」造成美國製造業的就業人口比例下降1.54個百分點。

但美國企業研究所國際貿易問題專家克勞德·巴菲爾德(Claude Barfield)認為,從當時的情況來看,讓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似乎是一個必然的選項,只是中國後來的發展軌跡偏離了初衷。

「當時從中國的內部情況來看,無論是政治上的還是經濟上的,中國似乎都在朝著能夠成為世貿組織的一個良好成員並遵守其規則的方向發展,」他說:「現在,正如我們所知,在中國入世後的二十年裡,特別是在習近平擔任國家主席後,中國已經從自由化,包括經濟自由化和在某種程度上潛在的政治自由化轉向了。」

曾經給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擔任顧問的巴菲爾德表示,中國在1990年代重啟市場化改革後,經濟加速崛起,並與世界經濟進一步融合,很多經濟學者認為,將中國長期排除在世界貿易體系之外是不現實的。

「一個被稱為世界貿易體系的系統卻不包括現在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是不可思議的。」他說。

中國或許沒有違背WTO規則,卻違背了WTO精神

加圖研究所(Cato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斯科特·林西科姆(Scott Lincicome)表示,WTO是一個全球性的多邊貿易組織,作為最後一個與中國達成入世協議的主要西方國家,美國已經給中國開出了很多的額外條件。

「如果你看一下歷史記錄,看一下中國入世談判的強度,那是一個十多年的過程,它牽涉到中國政府承諾做出的數百項讓步和進行的大量經濟改革措施,實際上,中國的入世協議包含了迄今為止任何國家中的最多額外讓步,我們稱之為‘WTO+’讓步,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儘管如此,入世20年後,中國仍然被廣泛認為沒有全面履行其入世承諾。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10月4日的講話中說:「即使中國改變了我們所挑戰的具體做法,也沒有改變基本的政策,中國有意義的改革仍然遙遙無期。」

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The 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貿易與經濟研究員亞歷山大·希契(Alexander Hitch)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未能像當年預期的那樣繼續朝著進一步市場化改革的方向推進。

「人們期望中國將走向更多的市場自由化改革,」他說,「這並沒有完全實現,(中國)仍然在對國企和政府支持的行業提供補貼,例如基建,這些行業往往揹負著大量的債務,還有關於強迫技術轉讓和中國公司從美國和其他國家公司竊取知識產權的指控。」

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堅稱,中國已經全面履行了入世承諾。他11月4日在第四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發表主旨演講時說,「20年來,中國全面履行入世承諾,中國關稅總水平由15.3%降至7.4%,低於9.8%的入世承諾;中國中央政府清理法律法規23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19萬多件,激發了市場和社會活力。」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國際貿易法教授佩特羅思·馬維裡迪斯(Petros Mavroidis)對美國之音說:「(對中國的)抱怨並不是在字面上的,而是涉及遵守協議的精神。也就是說,中國通過加入世貿組織,應該在多大程度上進行轉型成為一個更為市場化的經濟體,而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情況。」 馬維裡迪斯也是世界貿易組織的法律顧問。

中國入世的「原罪」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也對世貿組織未能改變中國流露出了失望之情。她在10月4日的講話中說,美國的對華貿易政策在中國入世的頭15年相當看重世貿組織的作用,但結果並不令人滿意。

在政治上,加入世貿組織也沒有令中國走上民主化的道路。

2000年3月,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高級國際研究學院(SAIS)發表有關中國入世的演講時說,「中國入世,不僅是同意擴大對美國商品的進口,更是同意進口民主社會最珍視的價值觀之一—經濟自由。」他還說:「當個人有能力心懷夢想,更有能力實現夢想時,他們會要求更大的發言權。」

「正如我們所知,恰恰相反的事情發生了,」經濟政策研究所的經濟學家斯科特說,「事實上,中國現在成為一個(實力)不斷增長的霸權,它在擴張它的影響力,控制了香港,並覬覦臺灣,所以顯然(中國入世)帶來了許多意想不到的後果。」

斯科特認為,中國入世20年來,人民幣匯率一直被人為壓低,相當於中國政府給全部中國出口商品的一種補貼,而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卻長期對此無動於衷。

他說:「即使在今天,它(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可能被低估了25-30%。這就像中國給出口到美國的一切產品的大規模補貼。它也相當於中國給美國商品徵稅,不僅是對美國出口到中國的商品,也包括美國出口到世界其他國家例如歐洲、墨西哥、加拿大或任何美國與中國競爭地區的商品,因為中國商品的價格非常低廉,我們難以與之競爭。這是(中國入世的)原罪。」

如果中國沒有入世?

在特朗普政府擔任美國貿易代表的萊特希澤曾表示,如果美國當年中國沒有批准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美國的貿易赤字不會像今天這麼龐大,或許美國數以百萬計的製造業工作崗位也不至於流失。

美國保守派專欄作家、《美中科技大戰》(The Great U.S.-China Tech War)的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認為,如果中國當年沒有入世,世界格局會大不同,至少中國不會像現在這樣強大。

「如果中國沒有在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世界當然會有很大的不同。到底有多不同?我們不得而知,有太多的‘假如’了。但如果中國沒有入世,它不太可能像今天這麼強大。因此,回過頭來,我們可以說,這不僅是美國,也是整個世界犯下的一個大錯誤。」他對美國之音說。

美國企業研究所國際貿易問題專家巴菲爾德則認為,即使中國沒有被允許加入WTO,中國也會崛起成為一個主要經濟體,這要得益於中國在上世紀90年代採取的經濟改革措施、大量低成本的勞動力等等。「中國將成為一個經濟大國,無論它是否加入世貿組織,但加入世貿組織只是加速了這一點。」他說。

美國現任貿易代表戴琪雖然不像萊特希澤那樣認為讓中國入世是個錯誤,但她也對世貿組織未能改變中國流露出了失望之情。她在10月4日的講話中說,美國的對華貿易政策在中國入世的頭15年相當看重世貿組織的作用,但結果並不令人滿意。

經濟政策研究所的斯科特認為,美國本可以在與中國的入世談判中更強硬一些。「(中國入世)是不可避免的嗎?我不知道。但我認為,從某種意義上說世界貿易組織已經變得與全球經濟越來越不相干了。「

「我們應該學到的教訓是,一個政權的性質是很重要的。」保守派專欄作家章家敦警告說。他表示,美國在二戰後用馬歇爾計畫振興了西歐,打造了蓬勃的經濟,在冷戰後對中國採取了同樣的做法,卻完全失敗了。

「中國政權的性質意味著這一政策非常不成功,它是一個悲劇性的錯誤。因此,我們的教訓是政權的性質很重要。你可以與民主國家打交道,你可以與民主國家進行貿易,但不是好戰的極權主義政權。順便說一下,中國已不再是專制政府,而是半極權政府,而且在向完全極權主義倒退。」章家敦說。

来源:美國之音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