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縱橫】蘇聯共產黨倒臺三十年(視頻)

2022-01-01 09:01 作者: 東方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22年1月1日訊】蘇共倒臺已經整整三十年了,就發生在三十年前的聖誕節,歷史真是彈指一揮間哪。三十年前,當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的領導簽署蘇共解體的宣言書的時候,震驚了全世界,因為它來的太突然、太沒有前兆,西方那麼多蘇聯問題專家,沒有哪個事先作出了預測,就是美國的中央情報局也驚訝的差點下巴都掉下來。從此,冷戰結束,美國獨霸全球。自由社會的學術界有這麼一種論調,那就是近代社會,獨裁統治集團執政七十年是一個大限,墨西哥革命制度黨屬於民主的獨裁黨,從1929年上臺到2000年大選敗北,連續在位71年﹔國民黨從1928年北伐勝利、統一全國,到2000年民主大選中落敗,連續執政72年﹔蘇聯從1917年蘇維埃革命奪權到1991解體,前後74年,現在世界剩下的七老八十的獨裁政權,也唯有中共和朝共。

過去三十年來,中共一直在對蘇共解剖、研究,吸取教訓,避免同樣的解體命運。中共內部的研究報告成千上萬,無數的座談研討,還製作了一部蘇共解體的記錄片。根據泄露的文件,習近平2012年上任之初就問過這樣的話:蘇共為什麼瓦解?過去三十年來,幾乎所有中共的重大決策,主軸都可以說是避免避免跟蘇共同樣的結局,中共總結出三大教訓。

第一是經濟。蘇共成立之初,經濟實力可以跟美國和自由社會抗衡,但是計畫經濟的低效浪費、普遍存在的腐敗、跟美國的軍備競賽、對共產主義小兄弟的援助,最終把蘇聯拖到物資饋乏、民不聊生的地步。中共從七十年代末開始改革,開始擺脫計畫經濟的枷鎖,中國的經濟騰飛時在蘇共倒臺後開始的,更確切的說,是從加入了世貿組織後開始的。中共把發展經濟、提高國人的生活水準,當作自己的執政合法性基礎對待,不能跟當年蘇共一樣。這是第一個總結出來的教訓。

第二個教訓,就是牽制言論,讓國人看到中共希望他們看到的,但國人看不到中共不想讓他們看到的。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希望通過開放言論自由、執政透明的手段來打擊腐敗、拯救蘇聯,禁書在書店出現了,但實施結果跟願望相反,老百姓第一次看到斯大林的暴行,也看到了西方自由社會人民的生活,也恰恰是在這個時候,發生了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泄露事故,言論自由為老百姓表達憤怒提供了平臺,也進一步促進言論自由的進一步開放,開放到最後蘇共無法控制的地步。2013年中國發行一部記錄片,前後六集,每個黨員都必須觀看,這部記錄片把蘇共的倒臺原因,就歸結為戈爾巴喬夫開放言論自由。中國得出的教訓是:蘇共的倒臺不是共產主義制度不行,而是有人背叛,而這個叛徒,就是戈爾巴喬夫,他引進了西方文化。這是中共要極力防範的,而網際網路的出現,給中共提供了有效的工具-防火牆。你能看到牆內中共希望你看到的一切,可以自由的瀏覽、點擊、點讚、轉發,所有自由社會有的網際網路生態,在牆內都複製了一個,有了獨特的牆內生態圈,你要看到外部世界,必須翻牆。今天中共對言論的牽制,已經遠遠不侷限於政治學習和屏蔽不和諧聲音,而是全方位的系統工程,涓涓細流、潛移默化、張冠李戴、最後是非顛倒的一個過程。比如說,讓你接受中共獨裁的現實,中共是不好,但你有什麼替代方案嗎?憲政議會制度?一人一票自由民主制度?政黨輪流執政?如果你是黨魁,你會怎麼辦?哎,它讓你設身處地的為它著想。其次,把中共等同於中國,把只有百年歷史的西來幽靈,跟五千年華夏文明混為一談,你反共就是反中,你批評中國就是辱華,無形之中把國人的愛國混同於愛黨。接下來就是厲害了我的國,把中共的經濟改革,為自由經濟鬆綁,中國人勤勞智慧創造的財富,歸功於中共,厲害了我的國,言下之意就是厲害的我的黨。緊接著便是天下烏鴉一般黑,哪個國家沒有腐敗?哪個國家沒有人權問題?哪個國家沒有貧富不均?問題大家都有,不是中共的錯,所以中共的存在和統治,一切都是合理的了。再接下來便是中共的「制度優勢」,專制能集中力量辦大事,你看西方民主,政黨輪流執政、互相拆臺,成不了大事,美國必然衰敗,中國必然崛起。把專制制度的優勢,跟民主制度的劣勢相比較。你看中共的疫情零容忍,除了朝鮮零死亡,也就是中共做的最好,那個世界第一的美國,死亡人數最多。這樣的洗腦過程,已經在國人的思想裡面建築了防火牆,他已經能自我屏蔽了,哪怕他翻牆看到的一切,他都會懷疑,都會為中共辯護,他在牆外看到的一切中共惡行,只要沒有發生在他自己身上,他就不信共產黨有那麼壞,誰要說中共不好,等於說他自己不好一樣,面對多少證據,就是要替中共辯護。習慣了牆內生態圈的國人,對牆外的一切有自然的牴觸感。

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和斯坦福大學的研究人員共同完成了一項研究,題目叫:媒體審查的影響力:來自中國現場的實驗」(The Impact of Media Censorship:Evidence from aField Experiment in China)。在2015年到2017年之間,研究人員對1,800名北京的大學生進行調查,研究他們訪問網站的習慣。其中大概有80%的學生從來沒有試圖通過工具翻牆。結果顯示,雖然大學生們有了翻牆工具,但他們對被屏蔽的新聞網站的需求並不高,只有不到5%的人會在實驗期間瀏覽外國網站,就算是他們翻牆瀏覽海外的網站,大多跟政治敏感事件無關。換句話說,現在中共對言論的牽制,不是不讓你知道什麼,而是讓你什麼都知道,但不是完整和真實的,在這樣一個信息完全不對稱的框架下,國人已經形成了自己價值觀和是非評判標準,一個中共希望的價值體系。不少華人移民到西方,是帶著機頂盒出來的,在海外天天看國內的新聞和娛樂節目,看國外的看不慣,已經習慣了那種味道,身在牆外,但思維模式還是牆內的生態模式,自己可以罵中共,但別人罵就不行,這也是中共洗腦的最高境界了。

第三個蘇共解體的教訓,就是不允許衛星國自治的存在。蘇共全盛時期,國土面積佔世界的七分之一,但蘇共框架下面有15個自治共和國,有不同的種族、語言、文化,這些自治區和不同的文化族群,是率先脫離蘇共軌道的地方,是蘇共解體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從這個角度看,你也就能理解中共對臺灣、香港、新疆、西藏的控制,提前結束香港的一國兩制,移民新疆、西藏,汗化,加速消滅維吾爾族人的文化,消滅藏傳文化,乃至於藏傳活佛喇嘛必須由中共欽定。

三十年一晃而過,今天的中國跟三十年前的蘇聯完全不一樣,那麼,中共能走過七老八十的坎嗎?答案兩極分化,美國企業研究院亞洲中心主任Dan Blumenthal認為,中共已經開始走向衰退,他也是《中國噩夢》(The China Nightmare)這本書的作者。他相信目前中共面臨的問題是深層而無法解決的,勞動力缺失、人口下降、國營企業天生的沒有創造力和活力等。但也有分析人士持樂觀的看法,比如俄羅斯前議員切爾諾科夫就是其中的一位,他認為中國在經濟、政治、軍事的上升還沒有停止,還能再更上一層樓。你可能要問,我怎麼看。

先說個事,我是留學來美國的,我可沒有帶著機頂盒出國,說實在的,我來美國的時候可沒有機頂盒,都沒有聽說過網際網路,那個時候手機剛剛出現,可不是今天的智能手機,跟普通的家用有線電話差不多,只是沒有電話線,那個時候也不叫手機,叫無線電話,那在手裡跟一塊磚頭一樣,有天線。剛到美國舉目無親的,那個時候留學跟現在完全不一樣,留學生清一色的一窮二白,打個電話那叫國際長途,很貴的,很自然的會想家。記得出國後的第一個中國新年,同屋的留學生弄到一個電視機,能收到中央電視台海外頻道,會直播春節聯歡晚會,在國內的時候,春晚是比看的,全家吃完年夜飯,那就是聚在一起看春晚,年年如此。出國在外的,第一次春晚要來了,很期待的。因為時差的關係,我還特地中午從學校跑回家看春晚。但是,剛看了幾分鐘,心中油然生出一種厭惡的感覺,在國內從來都沒有過的一種感覺,我到現在都無法確定的解釋這個現象,反正從那個時候開始,就再也沒看過春晚,也幾乎沒有看過其它的中央電視臺的節目。

我也是到海外之後才算是接觸到中國的傳統文化,也開始了自己的心靈的旅程,我是相信有神存在的,我相信是有天意的,人類社會是天意的表現,天人合一本來就是華夏文明的精髓。共產主義能在人類社會出現、立足、壯大、奪取政權、延續到今天,它就像天意手中的一顆棋子,按照天意的思路在走,只要這顆棋子還有用,它就會留在棋盤上,當這顆棋子沒有用的時候,就從棋盤上拿下,在人間,就像蘇共突然解體了一樣。中共這顆棋子現在還有用,但這盤棋已經到終局了,就快下完了。但你要問中共這顆棋子什麼時候拿下棋盤,這我就不知道了,天意不可測,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天意不可違。

謝謝您收看東方縱橫,如果您覺得我講的有道理,請幫助轉發推薦,也請留言,如果您還沒有訂閱,請點擊訂閱鍵,再次感謝您收看東方縱橫,我是東方,咱們下次時間-再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東方縱橫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