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地產的真實情況(十一)(圖)

2022-01-01 09:27 作者: 郭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北京
2021年3月4日,紫禁城入口處穿著便裝的警察(圖片來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

【看中國2022年1月1日訊】(接上文離婚證也能買房子

海外的華人朋友特別是自媒體主持人,以為習近平很傻,其實不見得,因為「統治階級的思想就是被統治階級的思想」,這是文學鐵論。「文學即人學」,就是說文學就是研究人性的學問,也是壞人用來玩兒人的學問。中國古典文學有很多怎樣管理國家管理人民的書籍,包括孔子的學說,《二十四史》,都是人學。毛澤東晚年,只看《二十四史》》一套書。孔子本人也說過:「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翻譯成現代漢語就是:使用心術的人統治人,勞動者被人統治。習近平畢業於清華大學物理系,胡錦濤是水利系,清華大學只是清朝為了培訓赴美小留學生而設立的高中補習班。要是習近平胡錦濤江澤民他們,都是學的文科,社會科學,上的是北京大學中文系,不定怎麼耍全世界的人呢,包括二戰後的美國總統杜魯門、艾森豪威爾也被耍了,所以聽任共產黨佔領全中國,蔣介石的民國敗退臺灣。

習近平說「房住不炒」,就把住房問題限定為經濟問題,現在暴雷的原因是炒房。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人的思想限制住了,包括天天批判他的自媒體。

其實買房子不必都使用錢,一張離婚證就可以,而在中國離婚不用花錢,2003年之後,修改了婚姻法,去了婚姻登記處,不用等待審理,立刻就可以領到離婚證。

下面具體講講使用離婚證買房子的方法,我也是花了20多年的時間才理解了這個高招兒。

我們報社,黨中央直屬機關團中央下轄的中國青年報,1996年從中國人民解放軍北京市朝陽區武裝部買了一個宿舍樓的使用權,朝陽區花家地金興路14號。48套房子,24套三居室,24套二居室。具體經辦人是文革中學習毛主席著作積極份子任照同志,他是90年代的黨委書記。只負責具體黨務比如開會學習,收黨費。組織遊山玩水。那時候報社黨的負責人叫黨組書記,是徐祝慶,最近兩年才把黨組書記改為黨委書記,如今徐祝慶住進了團中央的部長樓。副部級待遇退休。現任的黨委書記,我打官司的被告,是張坤,安徽人,與副國級退休的劉奇葆是老鄉。很可能就是劉奇葆保了張坤當這個官。

1996年年底分房,先是組成分房委員會,登記申請人,打出分房名單,按照職務、工齡排隊。工齡分為社內的和社外的,在本報工作一年算1.5分,在其他單位工作一年算1分。我1975年初中畢業就插隊,開始算工齡,10年10分。在本報11年16.5分。

第一次出名單,我好像是第43名,大概。第二次出名單,我就突然變成了48名,也是大概,因為這個差距和變化我記得,具體的名次我記不清,畢竟過去了20多年。為什麼我的名次突然後移了?因為有人加塞兒了,一個就是張可佳,一個就是唐為忠。尹家和也加入了,但是還是在我後面。他們都是離了婚來申請分房!

張可佳是報社的元老,大概1978年復刊就來了,後來報社六層的編輯部大樓的四層走廊和五層的走廊是「光榮牆」。裡面有1980年前後的團中央第一書記胡錦濤與報社編輯記者的合影,就有張可佳與胡錦濤的合影,所以張可佳也算胡錦濤總書記的老朋友。分房的時候,她是報社的副刊「綠」的負責人,處級幹部。之前她沒有報名,現在突然報名,理由是離婚了,沒房子了。其實女記者都是通天人物,與男記者不是一種動物。一般情況,女方帶著孩子,也不會不要房子就離婚。但是她就這樣說了,分房委員會和主管領導也不會去調查,畢竟她是胡錦濤的朋友。那時候胡錦濤是國家副主席,馬上就要接江澤民的班了。

她分到了一個三居室。也在1門,是101房間。

唐為忠與新華社的女記者離婚了,分數低一些,二居室,在1門202,我是402。尹家和,就是畢熙東的擔兒挑,602。301是賀延光,更是胡錦濤的老朋友。1976年他就是北京一家工廠的廠長,年僅26歲。絕對是幹部子弟,不然不會當廠長。毛主席定下了文革以後的幹部路線:「老中青三結合」。年齡一定要分為老年中年青年三個梯隊。最後進入中央、國家級領導崗位的都是這個「青」。老年和中年人一般熬不到這個階段就該退休了。現在的李克強、習近平都得益於這個幹部路線,所以李克強其實也很感激毛澤東

賀延光帶著人參加了四五運動,被抓起來,1977年平反,第二年團中央經過黨中央批准,舉行了全國代表大會,他當選為團中央委員,之後進入報社當攝影記者。那時候胡錦濤應該是當選團中央第一書記。

賀延光原來就有房子,他是幹部子弟,不可能住房很緊張。他在80年代就結婚了,但是妻子死活和他離了婚,拋下一個很漂亮的小男孩,六七歲,妻子我見過,也很漂亮。她就去美國了。所以美國一直在給中國共產黨施壓,各種方式,不是只有特朗普和拜登的方式。但是他也要分房子,三居室。

401是海外華人都知道的「民主人士」李大同。他老婆是社科院的,好像,90年代來美國當訪問學者,幾年。他們就離了婚,李大同可是不把美國放在眼裡,你以為你來美國鍍金了,我就更愛你了?他帶著一個初中生女兒住了進來,我是402,我們對門兒。當時是體育記者。但是李大同毫不掩飾地看不起我,他當過兩個部門的主任,學校部和科學部,同時,是在1989年六四之前,本來就要馬上提拔為副總編輯了。但是因為六四沒被提拔,反而降為副處級。但是他創辦了冰點,東山再起。是報社的業務權威。其實他就是一個初中生,文化特別是語言水平並不高,他自己覺得很高,說六四之後被停職,自己給外面辦了一個雜誌,所有的工作都是一個人干。雜誌水平極高,連一個錯別字都沒有。實際上他都不知道自己什麼地方錯了。比如當時的副總編輯陳小川就在報社一層電梯旁的評報欄貼出大字報,說李大同的「勝利凱歌」就是差錯,因為凱,就是勝利的意思。這個組合重複了。

李大同很牛逼,所以不跟我說話。我在群工部當記者的時候,在某些方面也是在他之上的。比如80年代食堂飯桌子上,大家都聚在一起熱烈交談,思想的火花碰出了不少,那時候香港足球隊打敗中國國家隊,使中國隊小組沒出線,球迷在工人體育場爆發騷亂,警察鎮壓。李大同是飯桌子上的思想領袖,說:「中國10億人,怎麼也能派出一個強隊,不應該打不過香港隊。」我在場,立刻脫口而出:「中國人雖多,但是過去都吃不飽,肚子都吃不飽,體質普遍差,怎麼可能就出現高水平運動員?人再多也沒有用。」李大同立刻啞巴了,從此恨上了我。

501是報社傳達室的門衛,老兩口都是。601是團中央的一個幹部,應該是司局級,處級就不能在這樣的地方算幹部了。他老婆是中央政法大學的教師。有一個上小學的女兒。團中央幹部天馬行空,獨往獨來。他老婆有一次帶著孩子敲我家門,原來是鑰匙沒帶,進不了自己家,孩子憋不住了,要求到我家衛生間尿尿。尿完,我以為會在我家坐坐,順便跟她聊聊天。但是政法大學的老師就是水平高,尿完,就帶著孩子去大門口的傳達室坐著了,就避免了和我說話,言多必失啊。所以直到今天我也有一個很大的疑問,為什麼團中央幹部在報社住房很緊張的情況下得到了一個三居室,報社憑什麼把這套房子給他。如果共產黨垮臺,抓起來副部級幹部徐祝慶審一審,就能搞清楚這個問題。

現在的住房制度是在共產黨分房制度上建立的,分房完全是中國的特色,完全沒有法律可以參照。一切都是掌權者說了算。比如外邊的工齡算1分,這樣報社的印刷廠工人大多是十七八歲中學畢業就進入報社的,他們就永遠排在編輯記者的前面。文革中左派和毛澤東說「知識越多越反動」。知識份子是臭老九。90年代,知識份子的地位提高了,報社的支柱是編輯記者,但是報社就是執行社齡算1.5分的政策。不過,副總編輯以上不受此限制,提拔之後上任之後,立刻就給一套三居室。所以1989年六四之後,李克強等調六四大屠殺總司令劉華清的女婿潘岳來報社當副總編輯保護自己躲過戒嚴部隊的追查,報社立刻給他一個三居室。中央委員、江蘇省省委書記羅志軍是我在北師大的同學,在報社先當了秘書長,副局級,之後調到團中央,再之後,南京市副市長,最後省委書記,全國人大常委會什麼主任。他在報社肯定是先分了三居室。走的時候也絕對不會交房。有網友看見我前幾篇文章,說我的文字是「雞毛蒜皮」,只是自己的家事。省委書記、幾千萬元的房產是雞毛蒜皮、我們家的事兒的話,請問什麼才不是?希望他用自己的文章來證明。

法輪功之前中國人練什麼功?練氣功。1985年我進入報社前後,中國人特別是市民都練氣功。1983年我們結婚的時候,沒有房子,是佔用了二姐夫婦的房子,他們在給自己看孩子的老太太家門前蓋了一間,還有一棵大楊樹,所以那間房子像刀把兒。這間房子在地壇公園東面,附近是國家勞動局。現在勞動局成了勞動部,另外成立一個國家人事部。共產黨的機構越來越龐大,人民的負擔重,北京的房子就緊張。毛澤東在延安的時候,還寫文章說「李鼎銘提建議,精兵簡政,我們就接受了」,因為陝北的老百姓實在少,養活不了龐大的中國共產黨黨中央和八路軍總部。現在習近平搞了很多新機構,比如網信辦,開支很大,高官們另外分配了公寓,住房更緊缺,地皮更稀少,他卻問別人:「耕地被佔用了,那麼糧食怎麼辦?」自己犯的錯,卻要問別人,那兒說理去?

我那時候經常去地壇練氣功。

進了報社,練氣功的人更多,更虔誠。特別是副總編輯高煒和報社辦公室主任李志強。這個辦公室類似於辦公廳,是一個部門的名字,不是0ffice的意思。省部級、中南海叫辦公廳,下面的叫「辦公室」。他也是正處級幹部,不久就鎮壓了法輪功,所以李志強的官運就不好了,先是換了崗位,後來雖然還是處級,但是到退休也沒有升上去,都是閑差事。他是201。

毛澤東喜歡說「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我住的這個1號門,12戶,就有5戶離了婚,再要房子的。如果不離婚,就不能再要房子。所以他們是用離婚證買了房子。因為這個樓是「軍事用地」,不允許買賣,只有居住權。但是如果報社人事處處長張霞的老公,一個解放軍將軍辦妥了這個手續,就可以買賣了。就算是不能買賣,也可以出租啊。畢熙東也在這個樓有一個三居室。,他兒子畢成功是北大歷史系教師,如果北大幫助他買了房子,他就不必住這個房子了。

和我一起進報社的一個女編輯叫袁曉露,比我大兩歲。當時是29歲。進報社後,經常參加報社團委組織的活動,就和團委副書記劉揚睡在了一起,就懷了孕。劉揚是著名的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新三屆」學生,就是1977年至1979年的三屆入校生。她是父母離異,佩服劉揚的才華,可能也是劉洋的身體,但是劉揚在她懷孕後不要她,而與另一位團委幹部結了婚。團委書記是副處級,專職,刁海峰,現在是中國共產黨老齡委宣傳部部長,正局級或者副部級。其他團委幹部都是兼職,不算官兒。記者部副主任謝湘等就勸她刮掉孩子,說她一個人沒辦法帶孩子。她先是因為失戀吃藥自殺,之後在東直門中醫院接受了謝湘等人的建議,刮掉了孩子。比今天的彭帥還冤。那時候彭帥還在上幼兒園。

她本來在《青年參考》當編輯記者,這是胡耀邦提議,為了中國青年學習西方先進文化科學而成立的子報,我後來為這個子報翻譯發表了大量的稿件。比如1988年就翻譯過美國讀者文摘上的《完美主義》,大意是太追求完美會阻礙人們嘗試新東西,使得自己停滯不前。但是袁曉露出院不久主編梁平通知離開這個子報,這是第三個打擊。梁平是國家農業部下轄的農業展覽館館長的女兒,館長是老幹部,正局級,所以在報社也混得開。但是2005年,她刊登記者陳傑人「武漢女大學生5%賣淫」的文章,被武漢高教局告到教育部和團中央,就被停職了。不過此前的20多年,她在報社是如魚得水。其實她沒有上過大學,連夜大也沒有上過,自然文化不高。但是報社提拔,一看背景靠山,二看性別,是女的就行。我這兩樣都不沾邊,就倒霉了。

袁曉露很痴情,像今天的彭帥一樣,一點也不懂得女人只有40歲之前那十幾年好光陰,過了這個階段,就每況愈下,進入更年期就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因為什麼性激素都沒有了。身體的代謝就出問題,就會得病,所以2015年之後她得了一場大病,做了手術,連腰都不能直了。她也在湖光中街買了一個二居室。這是後話。

1996年年底分房,她為了得到房子與人假結婚,就取得了分房的資格,就分了一個一居室。因為分房的條件必須是結婚者,從這點上看,還是符合人口學規律的,習近平連這個也不懂,光是做決議號召生二胎三胎,沒有一點實惠,特別是不在住房上給予優惠,所以他的計畫完全不能落實。謝湘她們是最早破壞中國人口合理增長的罪魁。現在袁曉露一個老太太自己居住,孤苦伶仃,閑極無聊,至多是玩玩兒微信朋友圈。生不如死。

劉揚最風光的時候,作為政法記者採訪了外交部發言人李肇星,那時的發言人就是副部級,所以架子大,能專訪的也很牛。但是當報告文學連載專欄的編輯時候,和另一個編輯韓磊一起收受賄賂,和副總編輯陳小川一起分贓,外地檢察院來北京起贓,把他銬走了。威脅他,再不交出贓物,把你銬到我們省裡去。他像張守孟一樣,保護了領導陳小川,報社又保護了他。也讓陳小川他們三個人交出了高級相機等贓物,檢察院才放了他。經過這一鬧,就不好再當記者了,就下海了。後來就玩兒石油生意,那肯定是大資本啊,小本小利怎麼可能玩兒石油啊。2006年,劉揚的老婆,報社印刷廠廠長、正處級幹部趙素芬也在湖光中街2號院買了大三居,2號樓,我和袁曉露都是1號樓。2號樓最豪華。劉揚家幾輛好車,還雇著專職的司機兼馬仔,在這個樓裡應該不止一套房子。生活太愜意了。袁曉露心裏得多難受啊。所以張高麗還是很講究人性的,絕對沒讓彭帥受這種罪。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