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地產的真實情況(十六)(圖)

2022-01-07 09:27 作者: 郭軍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北京
北京街頭(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1月6日訊】(接上文十六、被改名字,也能買房子買車

中國有一句俗話:「打架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後一句說的是習近平父子,前一句說的是畢熙東。習仲勛把兒子習近平送到國防部部長耿飆手下當秘書,轉業就是正團級縣處級幹部,從此平步青雲,直登皇帝寶座,向著二十大連任,終身皇帝進軍。畢熙東,我的北師大中文系夜大同學,中國體育記者協會理事,中國足協新聞委員會委員,北京市東城區政協委員,中國青年報正處級幹部,高級記者,退休費1萬多元,但是現在腦梗半身不遂的殭屍,小時候是北京城景山公園東邊陟山門街的一個潑皮無賴,因為他家是五龍一鳳,就是5個男孩子一個女孩。他是老四,上面三個哥哥,所以就喜歡打架,萬一吃了虧,上面的3個哥哥就可以搬來報仇。

80年代初,畢熙東是文化生活部體育組的記者,一次和一個老同事一起去上海出差,採訪八一足球隊和外國來訪球隊的一場比賽。回來後,二人對這場比賽慘敗的原因有不同的理解,同事說是拼勁兒不足,畢熙東認為是平時訓練的強度不夠,誰也說不服誰,同事將此事報告了領導,畢熙東就拿著大鐵锨追著同事打,差點出人命。90年代初,體育組升格為體育部,周志春扶持馬年華也當了副主任,畢熙東也是副主任,後來徐祝慶確定畢熙東主持工作。畢熙東是足球專職記者,因為足球記者紅包最多,馬年華給外面的足球評論徵文寫了一稿,得了獎,畢熙東知道後,打了馬年華一拳,馬年華差點告到團中央。2005年青年體育報關張前,報社免了畢熙東職務,我散佈了他的種種醜行,他追著打我;2007年又因為我跟他老婆李榮華說了他對我的迫害,他又追著打我。幸虧我是少年體校練過中長跑,逃掉了。他沒有上過少年體校,只上過電子管技校,所以2008年我就打了他三次,他跑不了。

1999年第一季度,《青年體育》以加張的形式出版,畢熙東的大哥流落到了陝西,女兒在北京上大學,就來這裡實習。她不叫畢主任,只稱呼「四叔」。畢熙東覺得不爽,再說親侄女畢竟不好有什麼親密關係,事後就不再叫她來了。

畢熙東的弟弟老六,流浪到了重慶,安家落戶。從此就有了重慶的親戚。2000年畢熙東辦了子報之後,先是任命退伍的武警戰士四川籍的嚴濤為廣告部總經理,之後聘請蔣健來上任,蔣健非要等著姚明當籃協主席後給姚明當助手,不願意伺候畢熙東。畢熙東也不爽,這時候,老六的小姨子羅淑蘭來了。

長相一般,30多歲,但是膚色白,牙很齊,關鍵是身材好,冬天最喜歡穿羊毛衫高跟皮靴,就更挺拔,就是一隻不會飛的蜜蜂。而且性格活潑,性感。很對畢熙東的胃口。

1995年群工部解散後,群工部的編務,報社印刷廠出來的恩麗紅也到了體育部當編務,她是1958年出生,比畢熙東小10歲,不難看,也愛說愛笑,畢熙東想發展她為情婦,不給我這個記者手機,但是給她發了手機。但是恩麗紅比較保守,對遠在歐洲倒騰小買賣的丈夫霍萬里很是痴情,還去歐洲探過親,所以沒給畢熙東下手的機會。畢熙東開始說給恩麗紅轉干,那將來就是55歲退休,但是恩麗紅不給畢熙東真東西,畢熙東就始終沒給恩麗紅轉干。最後恩麗紅是在人事處老幹部離退休辦公室返聘一年,51歲回家的。

檢查組的陳玉民敏也是1958年出生的,男人去日本後,1980年代末期,就把她拋棄了,此後她一直帶著女兒過活,沒再婚。青年體育報時期,北京為了辦奧運會大肆拆遷,把報社附近的胡同都拆了,陳玉敏分的一間小平房也可以在二環路之內,東直門內大街南面換一套二居室,但是要自己出不少錢。陳玉敏為了還房貸,就找到畢熙東申請校對的工作。畢熙東給了她每個月1600元的校對費。而一直給我1000元校對費。可見畢熙東對女人都是不錯的,但是陳玉敏和恩麗紅相像,也沒給畢熙東真東西,即使給了一兩次,她也已經40多歲了,畢熙東就無所謂了。

這時候羅淑蘭來了,畢熙東頓時覺得地也寬了,天也藍了。羅淑蘭在重慶離了婚,帶著一個女孩投奔畢熙東,自然要奉獻真情。畢熙東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很快二人發展為情夫情婦的關係。畢熙東就認命羅淑蘭為廣告部副總經理。

總經理是嚴濤,90年代之後是畢熙東的貼身馬仔,負責拿報紙、打開水——畢熙東喜歡抽好煙喝好茶之類(買茶葉的事情有時候交給我,還必須去京城老字號北新橋吳裕泰茶葉店買散裝的新鮮的。我有一次買的是鋁箔袋真空包裝的京華牌的茶葉,他給我一頓臭罵。我趕緊又騎車去了一趟吳裕泰)。但是畢竟解決不了讓畢熙東「爽」的問題。現在羅淑蘭來了,問題迎刃而解,「姑娘好像花一樣」,小夥的心胸才多寬廣——抗美援朝的電影《上甘嶺》的插曲都知道這個。見了美女,畢熙東的文學底子也顯示出來。毛澤東引用過古代典故「陽春白雪,和著蓋寡」。陽春白雪是春秋時期楚國難度高,藝術性高的歌曲,能對上歌的全楚國只有幾十個人。就是「寡」。而且雪,意味著白,白代表了聖潔,所以新娘要穿白色的婚紗,代表新娘的一切都只獻給新郎。雖然羅淑蘭結過婚,帶著十幾歲的孩子,但是畢熙東心裏覺得她很聖潔,即使不聖潔,也假裝她聖潔,就給她起了一個名字:羅雪。點鐵成金!

羅雪也深深地體會到了他的良苦用心,打心眼兒裡喜歡新的名字

畢大爺不能只給一個名字——買車,大眾系列的一輛紅色轎車,polo,女款。20多萬元。一套房的價錢。羅雪也很喜歡。買房子,在通縣買了一套房子。幫助羅雪的女兒上重點中學。通縣有一所中學,叫潞河中學。1900年,清朝賠付的庚子賠款,給了美國後,美國可憐中國人,覺得中國人民的愚昧瘋狂原因之一是缺少教育資源,就用這些錢的一部分援建了一個教會學校。文革前,共產黨改為「通縣一中」。我三姐因為跑步好,特招進了這個學校。文革後改回原名,還叫潞河中學。是北京市重點學校,高考通過率很高。上城裡的學校,對戶籍卡得很嚴,這所學校畢竟在郊區,松點,畢熙東就送羅雪的女兒進了這個學校。羅雪只能是在床上給與畢熙東更熱烈的擁抱!北京搖滾歌手田震有一句歌詞,描繪的就是這樣的心情:「我會給你所有的快樂!」很貼切。

畢熙東這個時候,其實日子就開始不好過了。開始報社領導認為,讓這個全國知名的體育新聞大腕辦體育報,肯定掙錢。但是畢熙東只會賠錢,而且越賠越多。到了2003年,就已經賠了1000多萬元。李克強的小兄弟李學謙總編輯都受不了了,老催著畢熙東見面,向自己匯報什麼時候扭虧為盈。畢熙東愛吃辣的,不喜歡運動,愛抽煙喝酒,所以有痔瘡。一次他帶著李紹南他們這些馬仔去度假中心玩兒,晚上9點他先撤了,對李紹南說:「你們去洗腳(足浴),我回房間洗屁股。」大腕就是大腕,敢自嘲。他甚至在書面材料中告訴李學謙:「我現在痔瘡嚴重,只能坐在游泳圈上辦公,寫稿子,所以不能見你。」

可憐李學謙這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小兄弟,也無奈。而且這之後不久,團中央把李學謙調到了中國青少年研究所這個清水衙門,沒有外快,只靠行政撥款過日子,「嘴上能淡出鳥來「。《水滸傳》裡面的花和尚魯智深去了廟裡當和尚後,只能吃素,就這樣發牢騷。李學謙只好多次央告團中央,才轉任中國少年兒童出版集團一把手。

李學謙走後,王宏猷當了黨組書記,不久陳小川當了總編輯。畢熙東仍然是我行我素,甚至變本加厲。比如晚上上班,應該佈置工作,開會,改稿子。他不。跟羅雪一起追電視連續劇。董路負責足球版面,綜合體育就交給了只恆文。但是只恆文不會看大樣,更不會改大樣。他是山東大學歷史系畢業的。我甚至懷疑那時候就有走後門,冒名頂替的事情,因為他特別文盲,什麼都不會。他爸爸是軍官,應該是師級。太高,報社就會重用他;低於師級,部隊就讓他提前轉業了。軍隊干休所的門坎是師級軍官。可能是他爸爸做了手腳,讓他混入山東大學和中國青年報。所以只恆文就把畢熙東的活給了我,但是沒給我一分錢。所以直到今天,我也要冒著生命危險聲討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報知道我這樣臭他們,也不敢公開對質。

我們是夜裡1點下班,至少。但是畢熙東都是12點之前肯定走,甚至11點就走。他是處級幹部,但是學習了報社副總編輯以上幹部都配專車的經驗,也給自己配了專車。把報社印刷廠電工趙維君調來當了專車司機。他上下班,或者坐趙維君的車,或者坐羅雪的車。這樣去通縣羅雪的家也很方便。

到了2004年,我們被報社從編輯部大樓轟了出來,因為中青傳媒公司的資方,北大的人要過來很多,辦公室緊張,我們就搬到了東四六條街道辦事處。我們辦公室是與老百姓的鴿子籠相伴,一開窗戶,就是鴿子羽毛和糞便。畢熙東的辦公室在樓道的另一側,陽面兒。省得我們干擾他和羅雪看電視劇。畢熙東說他早年還寫過電影劇本,被人抄襲拍成了電影,那麼現在羅雪等於是引發了他的文學夢。

為了幫助羅雪還房貸,畢熙東也是很拼的。廣告費應該交給報社,子報只是報社的一個中層部門,不是獨立的法人,沒有獨立的財務,但是畢熙東讓羅雪直接把廣告款拿回家去了。因為這張報紙的發行量從來沒有超過2萬份,廣告就很少,經常刊登一些假廣告——廣告是真的,但是商家不知道,也不給錢。只是給讀者一種感覺:這張報紙很紅火。這也就給羅雪把廣告費拿回家提供了理由——我們的發行量小,那廣告不是真的啊。沒有廣告費啊。

報社規定,每個月月底,青年體育報把所有的收入交到報社財務處,報社才會給下個月的獎金和稿費,才會給外聘人員工資。在編的人員,包括我是直接把工資打到銀行卡裡面。但是畢熙東後來乾脆一分錢也不交給報社了。報社最後就停發了工資和稿費,在編人員還有基本工資,外聘的馬仔就沒有工資和稿費了。從這個意義上說,是羅雪引發了矛盾的總爆發。有一首歌唱道:「愛江山,更愛美人,哪個英雄寧願孤單?好兒郎渾身是膽,壯志豪情四海遠名揚。人生短短几個秋啊,不醉不罷休。」說的就是畢熙東。

畢熙東決定:找一家公司挂靠,跟他們那裡拿支票,徹底擺脫報社的束縛。還跟只恆文商量。只恆文還是勸他不要這麼做。這樣做就是違法的。畢熙東也就沒敢這樣幹。

報社的不給錢之後,畢熙東讓電腦工程師張毅聯繫北京市工商聯廣告公司,把很多版面交給張毅安排,張毅不但會電腦,還會給版面安排溜肥腸、鹵煮火燒,驢打滾、豬血灌腸,都是北京小吃,還有非名家的國畫。畢熙東解釋說:北京奧運會要來了,外國朋友很想知道北京的傳統文化,咱們體育報也要響應。

但是按照國家新聞出版署的規定,報紙實行行業管理,專業管理。體育報不能刊登體育之外的內容。

黨組書記王宏猷是上海人,我進報社的時候是人事處副處長,他給我辦的調入手續。美國打伊拉克那年他發明瞭一個裝置,就是在電視屏幕上截圖,可以刊登在報紙上,只是有點模糊。這個專利還被國家專利局授予了專利號和證書。雖然是電子迷,但是王書記對法律法規也不是完全沒興趣。現在覺得畢熙東這樣搞,就會招致國家新聞出版署的停刊。這就比賠錢還可怕,團中央就會怪罪自己管理不嚴,撤了自己。所以,揮淚斬馬謖吧。2005年初,黨組書記王宏猷終於撤掉了畢熙東。

2008年北京奧運會馬上就要來了,畢熙東以為團中央和中國青年報一定會藉著這個機會向胡錦濤表現一番,大力發展體育報導體育媒體,所以自己就是有一點小毛病,賠點錢,對羅雪同志多一點關心,也不會撤自己的職務,更不會關閉這張報紙。但是,他的如意算盤打錯了。從此,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六條胡同163號的北京市東城區區政府東四六條街道辦事處的4號樓就再也見不到畢熙東五短身材的身影了。他不在了,羅雪的好身材我們也很少見到了。對了,之前羅雪還有一項任務,就是把畢熙東在本報發的評論再傳到外地什麼媒體上去,再掙一份錢。畢熙東對女人是豪爽的——「愛江山,更愛美人」,既然羅雪忙活這個事,那這錢就一定會給羅雪。

我也是北師大中文系的,雖然畢熙東不承認,給我文憑造假,先是把我打成了電視大學畢業,後來又給我安排為自學高考拿的大專文憑。總之我不能跟他一個學歷。要是這樣,就沒辦法解釋讓我當校對了。

撤了他以後,報社還組織了調查組,成員是財務處長韓靜,人事處處長王勤樺,副總編輯,工農兵大學生出身的梁長春。我還跑到梁長春辦公室揭發畢熙東和羅雪的事情。梁長春邊聽邊打開花名冊對照,跟我說:「沒有叫羅雪的啊。對了,這個可能是。」這時候,我才知道,我的中文系同學畢熙東利用自己的古文底子給人家小媳婦改了名字。

谷開來,是共軍開國少將谷景生的女兒,姓谷。但是,與二婚的薄熙來結婚,薄熙來就讓她姓薄。10年前,一開始我聽說薄谷開來,我還以為這是一個日本女人呢。畢熙東沒有權力改姓,但是也喜歡改名字。羅雪也願意讓人改名字。她心想:又不是寫在戶口本上玩兒真的,就是隨便一說,但是人家畢總畢大爺就給咱們買房子買車,幫助孩子上重點學校,何樂而不為?就是親爹、原配、真夫妻也未必做得到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