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地產的真實情況(二十二)(圖)

2022-01-15 04:31 作者: 郭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北京
2022年1月13日,北京(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1月15日訊】(接上文二十二、毛澤東、畢熙東和只恆文最喜歡辦公室風水

前些日子,《看中國》網站發表了一篇關於辦公室風水的文章,提出了一個很好的問題。不過,天真了一點兒,大約1996年,畢熙東和只恆文就在北京東城區海運倉胡同2號,中國青年報編輯部大樓體育部的辦公室實實在在地實行了風水計畫。

那一年編輯部大樓進行了全面裝修。物業處(報社的縣團級單位,處長工資高於下面的縣委書記)把5層西南角的兩間辦公室給了體育部,裡外屋。老三隻恆文帶著編務恩麗紅早早就去了,目的是佔領辦公桌。我那天根本沒在意,去得很晚。

裡屋,畢熙東在南窗前坐下,臉對著門。側面,臉朝東一張桌子,是馬年華,副主任。他右耳朵對著畢熙東,表示俯首帖耳唄。他肯定不願意,後來畢熙東在的時候,他都不在屋裡坐著。

外屋,門在東北角,只恆文在東南角坐下,對面是美麗的恩麗紅,養眼!那年她不到40歲,風韻猶存!他們挨著窗戶,可以隨便換空氣。屋子中間,在這二位和裡屋之間,6張桌子,面對面,裡面三張,最裡面是尹家和,畢熙東的「擔挑兒」,挨著陳小川的女友劉靜,最外面是曹競。背對著大門的三張桌子,最裡面,靠窗戶是畢熙東的馬仔、武警戰士嚴濤,之後是王長安,最外面是我。我的後背對著大門。哪一次有人進屋子,我都看不見,都要嚇一跳!我的位置最不好。我地位最低啊。

確定完辦公桌子後,只恆文還給我上了一個小時的課。說我太大意,這樣的事情要早來,佔一個好地方。我還不服,覺得無所謂,去早了也沒用。

2000年以後,青年體育報就在二環路東北角,護城河外面的建材街,路東的建達大廈,14層,租了一層寫字間。陳小川是子報中心主任,帶著幾個美女辦《青年時訊》。還有一個男的,攝影家,叫解海龍!他原來是北京崇文區文化館的幹部,復員軍人,90年代初聽說團中央號召開展希望工程,為貧困的中小學生捐款(這是六四運動之後,宋德福和李克強——今天的總理,一個海外自媒體稱之為李鴻章「李中堂」的——發起的教育全中國青年的小粉紅運動),就主動找到團中央要求自己自費下到農村為窮孩子照相。後來照片不斷發表,包括「大眼睛女孩」,獲大獎。團中央命令中國青年報破格將40多歲的他招到攝影部當記者。1999年全員解聘,他覺得自己歲數很大,呆不住,就要求到了子報。後來覺得也不是長久之計,就去了中國攝影家協會,最後混到副主席,副局級!你服不服?攝影家協會屬於全國文聯,全國文聯的一個副主席是習大大的夫人彭麗媛!

陳小川的辦公室在陽面兒,畢熙東的在陰面兒,但是一個很大的房間。大約1988年,我去團中央找姜大明,送了他一條煙。他是我在團中央廣東工作團的組長,後來的山東省省長,國土部部長。他當時已經是團中央書記。團中央好幾個書記,第一書記是正部級。我那次發現姜大明的辦公室非常大,大約30平方米。就他一個人。現在看,這也是風水啊。面積就是風水。

體育部辦公室當時坐著10個人,人均4平方米。就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啊。10個人,就是危機,就要有自殺的!

在建達大廈,只恆文是副處級,聘任制的,就是臨時工副處長,副縣長,在大平面的緊裡面,有一個小小的辦公室,是半間屋子,大約6平方米。只能擺一個寫字臺,兩把椅子。窗戶朝北。就是這樣,也有威風,他也經常在這裡給我上課,他一般能講上一兩個小時。他除了打麻將贏錢,寫稿子不會,永遠驢唇不對馬嘴,最喜歡的就是給人上課。地點一般是辦公室,或者院子,連帶遛彎兒散步,鍛練了身體,抒發了情緒,激發了靈感。《看中國》今天(1月13日)有一篇文章說老年人情緒不好,就找一個人發泄一下,訴說一下。老年人有這個資源嗎?那需要副處級以上的待遇!

畢熙東都是把在本報發表的評論再傳真到外地媒體,一稿兩投,掙兩筆錢。一次,他又來找稿子,因為我是校對啊,要對著他的原稿看打字稿,他不會打字只會手寫啊。他問我稿子在哪?我說在我桌子上。當時我沒在那裡坐著。他後來找不到,他當然什麼都找不到,那時候他牛逼上天了。根本沒辦法看人間。編務恩麗紅給他找到了。事後,只副總編輯(覺得編輯部主任不好聽,內部升級為「副總編輯」。畢熙東覺得主編不好聽,內部升級為「畢爺」「畢大爺」。胡錫進起碼還沒有這麼黑社會,比起畢熙東還是一個很好很本分很老實的人!而且胡錫進還是正局級,比陳小川都高。)就惡狠狠地對我說:「真牛逼!不給畢熙東找稿子,還敢只告訴他在你桌子上。」等等,一大串。

那年非典還是什麼事情,報社黨委號召捐款,畢熙東沒有捐款,劉華平是黨員,捐了100元。副總編輯只恆文知道了給她上課:「你捐款,這就是把畢熙東賣了。你不捐,畢熙東也沒捐款,畢熙東就可以說不知道。你捐了,畢熙東沒捐款,黨委的人就會埋怨畢熙東‘你們那裡的劉華平都捐款了,你怎麼會不知道捐款的事情?’所以你就是把畢總賣了!你應該也給畢熙東捐100元,至少。」等等,一大串,你服不服?

李紹南是畢熙東找來的馬仔,那年36歲,一次,在只恆文的小小的辦公室聽了半天的上課,受不了了,拿起只恆文的茶杯,狠狠砸在寫字檯上,生生砸出一個大坑。事後,他還找到畢熙東辭職,畢熙東沒有幾個人,就沒同意。只恆文讓李寫檢查。李寫了,畢竟自己的歲數和能力都沒有優勢,在這裡混不下去,再找工作也不好找,就寫了。只恆文跟我商量要不要讓李紹南在會上念一遍。我說那就太讓他難堪了。我主張不要這樣。後來就沒讓李紹南念檢查。我是臨時工校對,受壓迫的奴隸,還要擔任謀士,參謀長,幫凶的工作,你服不服?昨天,一個共產黨的特務在《看中國》我的文章下面留言,罵我「中直機關的技術幹部現在淪為反黨反共的先鋒」,我1999年以來就干了很多壞事,角色多變。豈止是先鋒。

李紹南還找到畢熙東問過「咱們的聘任合同什麼時候簽字?」畢熙東說:「簽什麼簽?你我喝一頓酒,就全有了。」按照楊迎明的說法,畢熙東是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寫球評,法治觀念很強;按照畢熙東的說法,自己的文章有社會學的意味。實際辦起事兒來,他就是這個德行。但是2005年,報社也只能是按照合同制給董路李紹南等補發了五險一金的錢。畢熙東自己逃過了增加的虧損額。

湖光中街的宿舍樓,畢熙東是南面的小三居,3號樓,那是貧民樓。一層8戶,兩部電梯。8個戶型。我是中農的樓,1號樓,一層4戶,大二居,2層,北房,面對著南面,監視著畢熙東的小三居。所以2008年揍了他三次。警察把我弄到派出所,因為第三次他老婆李榮華報警了。但是我也沒有被拘留,上午進去,下午就放了,還去上班了。但是我的手指鑿在畢熙東的顴骨上,骨折了。要是他骨折,警察就可以按照輕傷,把我刑事拘留了。判了刑,我就被開除,什麼收入就都沒有了,現在已經餓死了。我故意不打傷他,就保住了我的工作和工資。

只恆文也沒買,但是把這個名額給了小姨子還是大舅子。總之,我們樓20層的那一戶和他是親戚。

畢熙東和只恆文會看辦公室的風水,會佔好的位置,但是只會賠錢,所以最後就被撤職了。2009年,北京奧運會志願者,中國青年報待崗職工只恆文也安排了工作,在《青年商旅報》,我去找他要貪污我的稿費,發現他的辦公桌是背對著大門,在門口,很不好的風水。他現在沒了權勢,又是後去的,只能這樣了。懂風水也不能使用啊。現在這張報紙估計讓中國青年報暗中,背著黨中央,中宣部,給承包出去了。只恆文現在是《中國青年作家報》(報社新成立的子報)的編輯和作者。開始寫文學報導了。不是記者!因為報社也不給他記者證。馬年華是副總編輯,過去只恆文藉著畢熙東使勁欺負馬年華,馬年華後來跟唐為忠說起此事,竟然哇哇大哭!現在不收拾你只恆文?小樣兒!只恆文過去是體育記者,分管體操和排球,是中國排球協會新聞委員會委員。現在連體育記者也當不成了。記者證也沒有了!中國的專業、專家,包括鐘南山,都是扯淡!

他會給我上課沒有用,畢熙東會欺負我也沒有用,最關鍵的是先把事業搞好,辦報紙不賠錢。賠了大錢,被撤職,一切就都完了,也成了被欺負的對象!

其實共產黨、毛澤東和元朝皇帝、明朝皇帝一樣,都非常重視風水。所以元朝和明朝皇帝定都北京,北面的昌平有明朝13個皇帝的墳地——十三陵。

紫禁城背靠燕山山脈,面對廣闊的大平原,一馬平川,非常棒的風水。所以,毛澤東圍而不打,一直讓北平地下黨與傅作義談判,直到兵不血刃進入北京。就在中南海紮下根來。經常在世界最大的四合院紫禁城的大北房天安門上檢閱,在廣場上召開慶祝大會。還在紫禁城招待過美國總統特朗普。胡錦濤喜歡原地不動,讓臺灣國民黨主席連戰跑過來和自己握手。習近平喜歡原地不動,讓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賽跑過來和自己握手。這是動態的風水。習近平認為自己家的風水特別是龍脈在秦嶺,所以大力整治了秦嶺上蓋別墅的人,撤掉了當時的陝西省委書記。

「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以方位命名自己國名的國家,以為天圓地方,自己就在世界的中央。「長江滾滾向東流,葵花朵朵向太陽,滿懷激情迎九大,我們放聲來歌唱,我們放聲來歌唱!」這是我小時候,50多年前,中國人民迎接九大的歌曲,多麼好的風水歌曲。光陰似箭,一晃我們又迎接二十大了。

美國人不懂風水,蓋房子無所謂東南西北,都是隨著山坡蓋。首都也無所謂背靠高山,面對平原,祖墳前面幾條河。但是美國建國以後越來越強大,歷經200多年不倒。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有70多年歷史,很脆弱。很年輕。風水,關鍵是政治風水,民心的風水。畢熙東只恆文只會賠錢,只會胡寫,自己都半身不遂了,哪裡知道什麼是體育,所以雖然重視風水,最後一敗塗地。中國共產黨也一樣,住進了皇帝后花園中南海也不行。所以世界上的最大的疫情降臨到了中國的土地上。去年發生幾次大洪水。

當然了,20多年了,從1999年開始,在這個過程中,我當牛做馬,很痛苦,但是為了住上大房子的理想也只能忍受。今年,我111平方米兩室兩衛兩廳大二居的房貸就要還完了,今年下半年我就不是房奴了,萬歲!烏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