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親少年自殺身亡 疑被生父現任妻子警告(圖)


劉學州 輕生 17歲
17歲少年劉學州在微博留下絕筆後輕生,最終不治身亡。(圖片來源:微博)

【看中國2022年1月25日訊】1月24日凌晨,河北尋親男孩劉學州在微博發布長文,細述了他的成長經歷、尋親歷程以及最近與親生父母從相認到決裂的過程,他在文末透露出輕生念頭。當天凌晨便結束了他17歲的人生。

據「上有新聞」報導,24日凌晨4時許,劉學州舅媽柴某證實,劉學州於三亞海邊輕生,最終搶救無效身亡,具體情況仍在調查中。

劉學州生前看到孫海洋尋子成功的消息後便起了尋親念頭,但尋親成功後,他向生父母求證得知自己當年是被「賣」掉後,曾向生父母溝通是否能給他一個住處,結果遭到生父母指責,之後雙方關係決裂。

按照劉學州生前在微博發布的消息,他在輕生前遭遇了許多網友的攻擊,多數人都因其與生父母之間的「房子之爭」,指責他有目的地尋親,說他向生父母要房子的行為「過於貪心」。

小學6年轉學5次,霸凌和孤立相伴

24日凌晨,劉學州在微博以「生來即輕,還時亦淨」為標發布長文,文章開頭介紹他是一名努力發光的學生,希望長大後可以自己創業。

據劉學州描述,他的養父母在他4歲時發生意外身亡,之後,他便只能跟家中老人一起生活。也因為他從小失去父母,他成長的村子裡,很多人說他是從外面抱來的野孩子,在學校經常會被欺負。 」

劉學州表示,上學時,很多學生家長會告訴自家孩子不和他玩,「後來就成了大家搶我文具,推我進廁所,各種誣陷我,老師聽到了以後不給我反駁的機會直接打我,認定就是我錯了。」

劉學州小學六年轉學轉了五次,這期間充滿了霸凌和孤立。初中時,劉學州又被一位男老師猥褻,這之後他感覺自己有了抑鬱傾向,「一直在克制,讓自己變得開心些。從那時候開始,就很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像村里人說的那樣(身世)。」

後來年紀大些,劉學州選擇住在寄宿學校,很少回家,但由於沒有生活費,他從小學六年級就開始自己賺錢。 「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飯店端盤子,後來慢慢地做過各種各樣的工作,包括超市收銀員。」在考上石家莊某師範學校後,劉學州去培訓機構當了指導老師。他曾透露,他現在就讀的是民辦專科,之後要一直讀書,「要繼續上,考本科、考研,盡可能讓學歷變得最高,等畢業以後去創業。」

尋親之路很順利,一個多月前找到父母

劉學州還提到,因為受到孫海洋尋子成功的觸動,他有了尋找親生父母的衝動。 2021年12月,他錄了一段尋親短視頻,透露自己出生於2004年至2006年之間,養父母從山西大同買的他。

自從他有了尋親想法後,與家中老人產生了隔閡。雖然老人們很想他找到親生父母,但該事牽涉到同村村民——幫其養父母買回劉學州的中間人,「他們一直不告訴我中間人是誰,所以我把全部希望寄託在網絡上。」據劉學州表示,他透過網絡很快找到了親生父母。他清楚地記得,第一次與生父聯繫上就視頻了28分鐘,對方一直在哭,「說特別不容易才送(人)的。他也不想,特別特別窮。」

但在之後,他與生父卻很少聯繫,原因是他生父的現任妻子不接受他。劉學州透露,事後他才得知,生父母已離婚並均有了各自新家庭,生父和他相認後一直未能說服家中妻子接納自己。他甚至接到生父現任妻子請人帶來的警告,「託人帶話給我,說不要讓我去『禍害』他們的家庭。」

與親生父母相認,「開心大於難過」

劉學州在文中也說,與生父聯繫上後,對方一直沒有去看他,這讓他內心有點難過。大約在第一次視頻後一周,生父前往石家莊看他。如今,他的社交平台上還保留著那次認親現場的照片。

劉學州形容,那次認親現場,他覺得開心大於難過,「終於不是他們口中說的野孩子了。」那次見面,他帶著生父去了抱養自己的地方,見了他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生父還給了他5000元紅包。

這期間,劉學州和生母也時常聯繫,對方還會叮囑他照顧自己,說要給他寄衣服。

在找到生父母後,劉學州去三亞玩了幾天。這也成為他日後被網絡暴力的一個原因。有網友質疑他經濟條件差,還有錢去旅遊。

隨後,他受生母邀請,去了一趟山西,這是他和生母第一次見面。

劉學州說,這次見面是在弟弟12歲生日宴上,生母見到他後輕輕抱了他一下,還和他說了幾句話。現在網絡流傳的幾張圖片,他和生母的合影,便是那日所拍。

劉學州表示,弟弟生日宴辦了8桌酒席,他有了一種落差感,因為他從小到大隻過過兩次生日。之後,他又在生母家住了2天。但這期間,他聽到生母姐姐在電話中責怪他們相認,「我聽到後假裝沒有發生一樣,但當時內心很絕望。」

被母親「拉黑」,遭遇網絡暴力

在生母家住了2天后,劉學州找了一個理由回到石家莊,但他沒有想到,這之後便和生父母開啟了一場輿論拉鋸戰。

劉學州對上游新聞表示,從石家莊火車站出來後,他便沒有去處,學校早已放假,之前借宿的舅媽家也因為受到人販子親戚的威脅不便再去。不過,無處可去的他還是向舅媽尋求幫助,「進了家門之後,我就哭了一場,後來就給我媽媽打了個電話,說這件事,順嘴提了沒有住的地方特別難過,看能不能給我一個家,的確是要房子,我的意思只需要一個住宿就可以,容身的地方就可以,沒必要一定要給我買房子,就算是租房子也可以。」

但沒想到的是,沒等他說完,生母那邊立刻翻了臉,之後,他發現自己被生母「拉黑」了微信。而生父在得知他想要一個住處後也表示,以後不要再聯繫。

隨後,劉學州生父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劉學州提出的要求是希望父母給他在河北買一套房,但因為家中經濟困難,無法滿足他的要求。生母也發聲稱,「拉黑」劉學州只是想重新獲得平靜生活,她強調認親後想彌補兒子,還曾藉錢給劉學州去三亞旅遊,沒想到孩子多次要求他們為其購房,還威脅生父母分別離婚,使兩家生活受到影響。

對於生父母的發聲,劉學州曾在社交平台發布消息,「既然你們顛倒黑白,絲毫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那麼,非常抱歉,法庭見!」

劉學州在輕生前表示,那段時間,他的各個社交平台收到了部分網友的攻擊、謾罵。直到1月24日劉學州凌晨身亡,攻擊、謾罵的言論仍充斥在他的社交平台動態留言裡。

據劉學州舅媽表示,劉學州寫下絕筆文章後在三亞自殺,他在海邊服藥後被人發現時已失去意識但仍有呼吸,之後經醫院搶救無效後去世。三亞市警方也證實,劉學州於24日凌晨搶救無效後死亡。

責任編輯:天平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