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大H……(圖)

2022-03-16 08:52 作者: 包叔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22年3月16日訊】2012年3月7日,營銷狂人史玉柱發了條微博,說他和王健林打賭,今年下半年房企沒好日子過,賭注是萬達0.1%的股份。

堂堂「企業家」,公開聚眾賭博,賭資還上億。

當時,如日中天的老王正在參加兩會。每年兩會,都是企業家們表達欲最強的時候。老王當時最重要的社會身份,就是全國政協常委。

史大膽之所以打這個賭,是因老王兩會期間說,預計調控今年前緊後松,房地產下半年會迎來好日子。那還是房地產業的黃金時代。作為中國商業地產巨頭,老王和幾個月後老房子著火的另一個老王,都是一言九鼎的人物。萬達的老王兩會期間直白地說,我從業二十五年的一個體會是:地產調控的時間沒有一次超過三年。

史大膽發微博約賭的那天,還有一個房地產行業的傑出代表比老王還高調。

廣州恆大隊第一次亮相亞冠聯賽,他們出道即巔峰,以5:1狂勝韓國全北現代隊。這是中超球隊對韓國球隊最大的一場勝利。亞冠大勝讓一直想流芳百世的許老闆兩會上意氣風發。他提了一份有關足球改革的提案。

兩會開幕前的一天,恆大的員工告訴記者們,許老闆在第二天某時某刻將在人民大會堂門前某個地方出現,大家去蹲守著採訪吧。結果第二天,蹲守的一大幫記者等了半天,也不見許老闆來。原來那天晚上,許老闆在北京喝大發了,沒能爬起床,開幕都遲到了。

蹲守的記者又接到電話,說許老闆來了,不過是在人民大會堂另一邊出現。於是,有了那張經典的照片:遲到的許老闆妖嬈地跑路,腰間還有一個顯眼的大H。

恆大老闆許家印2021年參加中共「兩會」時的經典照片
恆大老闆許家印2021年參加中共「兩會」時的經典照片(網路圖片)

恆大趁熱打鐵,他們在微博上傳了一組愛馬仕哥的藝術照片,冠以「兩會最帥代表」的標題,廣為傳播。這組傳播,據說讓愛馬仕哥非常受用。

今年,許家印徹底缺席了。3月4日,他沒出現在會場。聽說他全程請假。

老王早就不是兩會代表了。幾年後,他對身邊人說:都怪你們把我捧得那麼高。

1

十幾年前,地產商們也會把每年三月召開的大會,當成一個展示的「舞臺」。

每年三月,都是地產商們和助理們在北京最活躍的時刻。這些富豪自帶流量和話題,比如2010年的十大網路事件是:世界盃、世博會、蝸居、偷菜、玉樹、富士康、微博、光棍節、天上人間、高鐵。

那年,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南方商人對媒體講述了自己的發家史。

五年前,他與一家公司合作,花了200萬元買了一塊政府拆遷安置用地,然後他提高了項目容積率,增加了3000平米的商業面積。4萬億的大水漫灌後,他算了下賬,發現自己賺了2個億。

商人自己說,房地產是個暴利行業。這個並不精彩的故事,被很多人看到了。到2011年3月份的那次大會,大家對房地產的情緒已經積蓄到了一定程度。

會議召開前,幾家央企在北京又拍了地王。領導生氣了,說房地產商身上也應該流著道德的血液。那次大會,開發商都被架在了火上烤。

有記者堵住了許家印提問,愛馬仕哥滔滔不絕地講了一通老城區改造。記者實在忍不住了,就問許老闆今年房價是漲還是跌。愛馬仕哥不說話,又有記者問了一個醫學問題:房地產商身上有多少道德的血液?

同樣的問題被扔給星河灣董事長黃文仔。文仔在北京廣州開發的房子,都是給中國最有錢人的。被問到這個問題,文仔情緒有些激動,說很多地產商也關心社會,都有一腔熱情:沒有一個是大漢奸。

其他領域的委員們也紛紛對房地產工作建言獻策。張藝謀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議政府成立專門機構,協調、解決保障性和安居性住房問題;小崔已經走出了抑鬱症的陰影。他說政府可以幫開發商輸點道德血液。

那年,北京師範大學的董藩在一個論壇預言,再來一個25年,全國均價每平米可能達到9萬元、北京80萬元。不久後,人民日報連發兩篇文章,批評某些教授學品差、不靠譜、謀私利。

一年後的2012年兩會,擔任政協委員的房地產老闆更多了,除了王健林、許家印和黃文仔,還有許榮茂、郭廣昌、張力。不過那一次,除了老王,其他人都閉口不談房地產。胡葆森倒是抱怨了幾句。他說房地產是最累的一個行業,調控有必要,但限購政策過於嚴厲了,應該注意區域差別。

幾天後,領導召開中外記者會。聽完領導的一番話,老王和老胡應該就後悔了。

領導回顧了自2003年開始的房地產調控政策,調控就是不見成效。「群眾也在責怪我們,我聽到了感到十分痛心。」

幾天後,老王遇到了麻煩,大家紛紛猜測他會不會出事。老王去香港參加了一個商務活動,又去出席了中華慈善獎的頒獎典禮,才打消了外界的疑慮。他輕描淡寫地說:我新聞聯播都上了好幾次了,還有人不信。

2

2017年的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黃其森主動找一些媒體聊天。暢談了他對寶萬之爭、房地產調控的看法。

寶萬之爭發生的前一年,郁亮在官方的人民日報上發表了文章:《我國樓市進入「白銀時代」》,明確了萬科將採取降槓桿去庫存的保守態度。但激進的恆大、碧桂園和泰禾在2015年之後的兩年都在瘋狂加槓桿擴張。恆大2013年總負債只有2688億,到了2016年底,總負債已經達到了11583億。泰禾則在2016年和2017年狂加桿槓,新增土儲面積接近1000萬平米,堪稱「地王收割機」。

2015年之後加槓桿的企業,都賭對了國運。降息被驅趕出來的資金,與棚改貨幣化安置的資金一道,瘋狂湧入樓市,「漲價去庫存」終成中國樓市歷史上的一道奇觀。

鏡頭前,黃其森的寸頭烏黑髮亮,他說房地產調控不一定要從價格入手,用來住的房子依然有很大市場空間:我們今年力爭彎道超車。老黃果然繼續一路狂飆。整個2017年泰禾做了將近50次收購,花了小五百億。

那年的兩會上,一位央企董事長說實體經濟發展困難,所有的錢都跑去金融業了。然後他問身邊的曹德旺,是吧,老曹?沒想到曹德旺立刻舉起手說:我沒做金融!

然後,老曹就看著身邊的愛馬仕哥說,經濟轉型升級,不是許家印先生說不做房地產就可以立馬改行做汽車玻璃的,實體經濟的發展,主要需要靠我們製造業去推動。許老闆先是謙虛地同意做不好老曹那一套,但話鋒隨後一轉,說房地產也不是誰都能做的:很多企業認為有錢就能開發房地產,但是卻把市場搞亂了。

說這話的前一年,恆大超越萬科坐上了中國房企的第一把交椅,又準備回歸衝擊A股。他在這年幾乎賭上了一切,發動了所有人脈融資1000億,還巨虧70億元送出了萬科的股權,成全了深圳國資委。

這些賭注的結果,四年後揭曉。去年9月,恆大財富暴雷後,愛馬仕哥回憶說,2017年是恆大最輝煌的一年,負債才5000多億,但賬面上現金3000多億,荷包滿滿。許老闆說,如果2017年不搞多元化,停下來減負債,那恆大現在非常有錢。

歷史沒有如果。獸爺後來跟我說,他欣賞那些瞭解自己侷限性的人:他們知道在什麼時候該停下來。 

王健林也在這年進行一場豪賭。他大膽地調減萬達600億元地產收入目標,為了把萬達打造成一家多元化、國際化公司而不顧一切。他準備利用2017年這一年時間,把公司總資產做到9000億元。萬達要主動去做海外併購,就像AMC那樣。

幾個月後的6月22日,這些雄心勃勃的計畫,都成為了泡影。

2017年是很多地產商的巔峰。之後,降桿槓減負債和房住不炒的政策呼嘯而來。還在加桿槓的企業家們,陸陸續續都翻車了。

一年後的2018年兩會,徵兆隱隱出現。

新的政協委員和代表名單公布後,大家發現,地產商已經漸漸被網際網路行業的新勢力取代了。王健林、胡葆森、黃其森、吳亞軍、郭廣昌、黃文仔、盧志強、王文學、羅康瑞、鄭家純,從兩會代表名單上都消失了。

沒有出現在名單上的,還有一位著名的東北二人轉演員。幾乎和從兩會代表名單裡消失同步,富豪榜上,地產商們也被新勢力們取代了。

2012年胡潤百富榜地產富豪佔比是19.8%;到了2017年,地產富豪佔比雖降到14.6%,但財富總和卻還是各行業最高,總財富還在快速上漲中。到了2021年,地產富豪佔比降到了9.4%,甚至沒有大健康富豪佔比高。

地產富豪全部跌出了前十。許家印財富蒸發了1620億,成為去年財富縮水最大的人。 

在走下坡路的時候,重要的不是速度,而是穩定。

3

3月4日,全國政協十三屆五次會議召開那天,請假的地產富豪,不僅僅是許家印。

之前開會請假的地產大佬,最著名的是合生創展的朱孟依。2009年,因為牽涉潮汕老鄉黃光裕的案件,朱老闆滯留在了日本。

前年,網際網路二馬之一的Pony(馬化騰)也請假了,給出的理由是身體原因:腰疼。

武鋼熱處理車間主任出身的許老闆,是有著30餘年黨齡的老黨員了。2008年,他和王健林同時當選全國政協委員,後來又連續獲得兩個五年任期。

他十年前提交的那份提案,真是神來之筆。包叔一度以為,許老闆是時來天地皆助力。那場大勝全北現代的比賽,廣州全隊獲得了許家印的1400萬獎金。在這場大勝的十週年後,恆大已更名為廣州隊。中超聯賽在經歷了恆大掀起來的金元時代後,又重新歸零。據說,廣州俱樂部今年一年的總投入,是1500萬元。

幾年前,包叔有個朋友在兩會上碰到中化集團董事長寧高寧,就問他最近在讀什麼書,寧董事長立刻從隨身的包裡拿出了一本《原則》。朋友又問寧高寧旁邊的許老闆在讀啥,許老闆笑了笑,沒說話。

許老闆不愛讀書,甚至不愛足球。他喜歡女排。

2018年,多達26個開發商的名字,沒能繼續出現在兩會代表名單上。但許老闆還在,碧桂園的楊國強也在。據說,楊國強在兩會上每次碰到記者走來,扭頭就跑。

倒是有些地產商,出乎意料地獲得了代表身份。比如禹洲集團董事長林龍安。首次當選全國政協委員的,還有招商局集團董事長李建紅、房天下董事長莫天全、正榮集團董事局主席歐宗榮和新鴻基地產董事會主席郭炳聯。

不約而同地,大家都不再對房地產市場、政策評頭論足了。

林龍安所在的是香港代表團。他今年提交了一份建設智能城市的提案。但他的企業,前幾天爆雷了。和禹洲同一天出事的,還有廣東房企龍光。龍光的老闆紀海鵬,也以「特邀香港人士」的身份,在2018年成為政協委員。

正榮上個月躺平了。他們現在的股價是0.5元。和許老闆一樣,歐宗榮也沒來參加今年的兩會,給出的理由是:受疫情影響。

龍光的總部在深圳。禹洲之前總部在廈門,2016年搬到了上海。正榮總部也在上海。

到明年,兩會代表又該換屆了,不知道他們還會不會在。

2007年,潘石屹曾經公開矯情過一次:我想進組織估計也沒有人要我。後來,組織接納了老潘。2017年,很多人都說老潘要跑了,老潘回應說:我還是北京市的人大代表。

疫情後,老潘一直滯留在美國。去年9月,SOHO與黑石的百億並購案以失敗告終。前天,老潘宣布將以七折價格銷售3.2萬平米京滬兩地的部分物業,收入將全部用於降負債。

SOHO中國的淨資產負債率為44%,幾乎是地產業最低的水平。​​​​

責任編輯:宇真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