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鬥不過?學者:中共靈活運用 全看其需要(圖)


練乙錚表示,在管治方面,共產黨極其「精闢」,而且「靈活運用」、有張有馳,全看其需要,「因為共產黨什麼事也不用做,它就是想辦法去管人、壓迫人」。圖為2022年3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出現人大開幕。(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練乙錚表示,在管治方面,共產黨極其「精闢」,而且「靈活運用」、有張有馳,全看其需要,「因為共產黨什麼事也不用做,它就是想辦法去管人、壓迫人」。圖為2022年3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出現人大開幕。(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5月2日訊】香港學者、資深媒體人練乙錚分析中共選擇李家超,是看重其警隊出身的背景,完全服從上級命令,認為這與中共攻台部署也有一定關係,一旦如此香港必然失去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對於《港區國安法》實施後上演至今的移民潮,他表示,香港人意識到社會將步入極權體制,中共洗腦教育十分徹底,故家長紛紛帶子女出逃。練乙錚還指,在管治方面,共產黨極其「精闢」,而且「靈活運用」、有張有馳,全看其需要,「因為共產黨什麼事也不用做,它就是想辦法去管人、壓迫人」,試想香港人如何鬥得過它呢?

聯繫匯率將取消?

不斷有中共攻台之說,練乙錚預計,一旦攻台,香港也無法維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甚至和美元掛鉤的聯繫匯率制度也會倒台。從另一角度來看,「現在中共說制度自信,我們那個制度才是最厲害的,你算得了什麼呢?資本主義世界已經是江河日下,『舉國體制』等等,那些才是好的」,如此情況下,習近平怎能容許香港繼續和美國維持聯係匯率?「港幣基本上是等於美金,有沒有搞錯!」

練乙錚預計,取消聯繫匯率是遲早要發生的事情。至於香港經濟的崩潰,已不在中共考慮之列。為了讓習近平完成對香港的所謂第二次回歸,無縫接軌,將香港吸納進大陸體系內,「香港變成了什麼樣子,已經不是一個中國共產黨想去考慮的事情」。

資本家擔心未來局勢

自從2020年7月《港區國安法》實施2022年4月,有學者統計香港已經有高達32萬居民淨流出,證明移民潮正在上演。香港親共商人施永青4月接受採訪時表示,要移民的想留都留不住,仍在觀望的會走多少,全看北京將香港改變多少,一切掌握在北京手中。

施永青還表示,一國兩制」已出現實質改變,希望中央明確向港人闡述「一國兩制」的轉變,「否則我們很難知道如何站位,扮演什麼角色」。他透露有商界朋友對香港前景感到擔憂,認為「解釋清楚一些,大家才會做」。

有評論指,隨著警隊出身的李家超成為下任特首,香港或轉型成為社會主義,這讓香港資本家擔憂,自己會否成為下一批待宰的羔羊。

練乙錚直言,現在香港親共的大資本家其實已做好走人走資的準備,他們留在在香港的只有不動產,「就是不能動的產業」,或留些東西暫時欺騙中共「我還在投資,不要說我走資等等」,「實際上他們已經都鋪了後路了」。

他綜合自己收到的資訊指,移民的港人「七成黃絲(反共人士)、三成藍絲(親共人士)」。換言之,之前很多「愛國愛黨」的香港人也要移民。這些人以前認為是香港民主派、社運人士把社會搞到亂七八糟,國安法後,民主陣營在香港被消失,但香港情況更糟,「那不走等什麼時候?」

練乙錚估計,移民潮目前還未達到頂峰,或在今明兩年達到最高峰,畢竟移民要做大量準備,要賣房子,辦理很多手續等等,這些要本人在香港才能做到,因此真正的移民高峰還未出現。

香港步入極權社會

另外,他指出,港人已意識到香港不再僅是一個「不民主社會」。他解釋指,「不民主」有很多方式,包括「獨裁」、「寡頭壟斷」、「資產階級的壟斷」等等,在政治科學裏歸類為所謂dictatorship(專政)或 autocracy(專制),又或者「威權主義」。這些統治均基於一個最大的要求,即人民不可以反對其統治,只要當權者可以維持統治,就是其底線,至於人民喜歡吃什麼,穿什麼等,政權都不管。

但現在香港已不是這種體制,而是極權社會,「極權社會跟以前上述幾類『不民主社會』的最大分別是極權社會的統治是要管百姓的私人生活」,「中國體制基本上是一個極權社會,它要管你的生活,當然這種管控時鬆時緊」,「毛澤東也講過『一張一弛,文武之道』」。

比如在中國,共產黨什麼都要管,思想上是固然要管,日常生活中,「你生幾個孩子,什麼時候生,什麼時候結婚,跟誰結婚等等,全部都要由黨來控制的」,這就叫做極權社會。

練乙錚指,經歷過自由社會的香港人是無法接受極權社會的,一旦中共的那個統治手法延伸到香港,對下一代的衝擊最大,形容中共「洗腦是很徹底的」,在教育等方方面面被當局掌控下,香港的下一代難以逃避被洗腦的厄運。這也是為何大量香港家長帶子女移民的原因之一,「就算他們以前是藍絲,現在都要走」。

他續指,很多藍絲屬於香港社會中上層,屬於既得利益者,因此擁有的財富較多。因此,這些藍絲有條件離開,而他們離開也是為了保障自己的財富和生活方式。九七年有句笑話是「貧賤不能移」,當年的解釋說「貧窮的人不能移民」,移民是需要相當的資源,「估計移民走的,多數會是社會經濟條件比較好一點的」。

中共會否限制港人的出入境自由?練乙錚分析,港府高官要員雖然沒有被沒收護照,但離境也須到北京批准。至於那些大資本家,他認為一旦當局限制他們離境,那效果則太過震撼。「如果說要限制李嘉誠出境,那就真不知道是什麼世界了,這可能是下一步」。

中共的「靈活運用」

香港保留97前的雙重/多重國籍制度,而中共是不承認雙重國籍的,建制派一直有聲音要求取消香港的雙重國籍及BNO(英國國民海外護照)制度。

練乙錚笑稱,「有份量」的中國人是有雙重國籍的,中國共產黨最臭名昭著的就是偷換概念,不停地改變原則。「任由它怎麼說,雖然規矩是這樣,但是要靈活運用、辯證運用。」

他說,中共對其統治階級內的人是很寬大的。至於「靈活運用」,就是有些人即使去了外國,放棄中國國籍,共產黨也把他們當成是中國人,用大陸法律去管制他們,甚至逮捕他們,比如香港「銅鑼灣事件」的瑞典籍港人桂民海,就被中共從泰國劫持去大陸受審。總之,中共想如何刁難人民,就會如何刁難,外國國籍它也不放在眼中。

對於香港民主派的去留,中共也是分門別類地處理。練乙錚分析,有一種「民主派」,中共很想趕他們走。這些人沒有明顯觸犯法律,當局沒有藉口逮捕,「留在香港對它(中共)來說是頭疼的,所以就想『踢』走他們,最好不要回來了」。

另外一類「民主派」共產黨則不讓他們走,因為他們走去西方,會運用自己的力量在國際政治舞台上反抗共產黨,這就會令中共很尷尬,因此會禁止他們離境,甚至直接將他們投入監獄。所以就算「民主派」也有兩種待遇:一種是想趕你走,一種就是不讓你走。

至於親共的「藍絲」,練乙錚指,共產黨當然希望他們不要走,但有一類藍絲,中共則希望他們去外國,成為當地居民或公民,作為中共的海外代理人。所以北京對香港人去留的問題是「靈活運用」的,「多種用法,招數不同」。

練乙錚總結道,一切都在共產黨的掌控之中,要鬆動就鬆動,要收緊就收緊,全看其需要,香港人是玩不過共產黨的,「它們那個手段是非常之『精闢』,因為共產黨什麼事也不用做,它就是想辦法去管人、壓迫人,最主要的時間就是花在這些方面」,試想香港人如何鬥得過它呢?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