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文件泄漏 普京的斯大林式烏國人驅逐計畫(圖)

2022-05-15 22:18 作者: 成容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普京
俄羅斯總統普京。(圖片來源: MIKHAIL KLIMENTYEV/SPUTNIK/AFP via Getty Images )

【看中國2022年5月15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報導)據英國媒體獲得的克里姆林宮高層文件,俄羅斯在發動入侵前,計畫強行驅逐多達200萬烏克蘭人。這些文件披露了如何設立1,310個中轉中心,來處理被俘的烏克蘭人,這一陰險的舉動,被媒體比作蘇聯最黑暗時期的大規模驅逐。

據《每日郵報》5月14日報導,作為這項令人不寒而慄的政策的一部分,大約120萬烏克蘭人,已經被帶到了俄羅斯,有些人被船運到5,000多英里外的西伯利亞的偏遠村莊,靠近朝鮮邊境,甚至是日本附近太平洋上的一個俄羅斯島嶼。

中轉設施和被迫疏散到俄羅斯偏遠地區,與一個殘酷無情的所謂「過濾營」(filtration camp)系統有關,該系統建立在被佔領的烏克蘭領土上,目的是抓捕那些被視為國家敵人的人,並將其他人送入俄國。

烏克蘭官員透露,被普京的軍隊圍捕的成千上萬的男子也被用作強迫勞動。他們被命令搜索被摧毀的烏克蘭建築,尋找未爆炸的彈藥,並消除大規模屠殺的證據。

烏克蘭人權監察員德尼索娃(Liudmyla Denisova)說:「他們把他們當作人肉盾牌,讓他們在未完全摧毀、可能含有爆炸物的建築物周圍行走。」

強迫勞動者還被命令收集、焚燒或掩埋烏克蘭同胞的屍體,例如兩個月前躲在馬里烏波爾劇院地下室時,被炸死的那些600人。

德尼索娃(Denisova)說:「這實在是太可怕了,試想一下:他們必須搬走屍體,把它們堆起來或裝進袋子裡,然後把它們帶到某個地方扔進萬人坑。這和希特勒的暴行一模一樣。」

文件泄漏「過濾營」和「集中營」

今年3月,《每日郵報》詳細介紹了普京的強制疏散和使用過濾營這一由斯大林開創的戰術的險惡系統的第一個目擊者。現在該報的調查發現:

--俄羅斯官員正在對被佔領土地上的所有烏克蘭人,進行政府或軍事聯繫的篩查,迫使他們擁有通過「過濾」的文件證明;

--克里姆林宮正在獲取他們所有的手機數據,以及指紋和照片,這引發了人們對這些信息將被輸入一個中共國式的監控系統的擔憂,該系統使用面部識別技術,可以監控人們未來的行動;

--疏散到俄羅斯的烏克蘭人被施壓留在那裡,並警告說如果他們試圖回家就會面臨監禁;

--據估計,十分之一的人「未能通過」過濾系統,他們消失在普京的走狗在自稱的頓巴斯共和國經營的以酷刑聞名的集中營和監獄網路中;

--一名逃出集中營的男子,講述了他在一個本應關押750名囚犯的秘密監獄中遭到毆打和電擊的經歷,但裡面卻擠滿了3000名囚犯。

--俄羅斯軍隊的掃蕩,將一些被佔領村莊的所有男子圍捕起來,將他們囚禁起來,強迫他們勞動;

--在普京宣布放寬從烏克蘭收養兒童的規定後,約有2000名兒童被從頓巴斯地區的孤兒院帶走,引起了人們對他們將被交給俄羅斯家庭的擔憂。

四歲女孩的遭遇

普京的過濾政策的恐怖之處在於,上週,一個名叫艾麗莎(Alisa)的四歲女孩,從馬里烏波爾疏散後抵達了烏克蘭南部城市扎波羅熱。

這名小女孩經歷了29個小時的巴士旅程,只有一個裝有一些衣服的背包和她的母親奧布迪納(Viktoria Obdina)的一張紙條,要求親戚們照顧她的孩子。小女孩在該市被圍困的亞速鋼鐵廠下面的一個掩體中避難時被拍到懇求幫助。

在距離馬里烏波爾20英里的貝濟米亞尼(Bezymianny)的一個主要過濾營中,奧布迪納與女兒被分開後失蹤了。她的「罪行」是作為一名醫生照顧在亞速鋼鐵廠戰役中受傷的烏克蘭戰鬥人員。

過濾營裡的「難以言表」虐待

俄羅斯軍隊對過濾營中的烏克蘭人進行了審訊,並尋找他們與烏克蘭政府的任何聯繫,例如手機上的照片、愛國主義紋身或任何殘留在他們身上的使用武器的痕跡。

艾麗莎的一位同車乘客說:「他們檢查我們,脫掉我們的衣服,看著我們。」

逃離馬里烏波爾地獄的婦女還說,她們被迫脫光衣服,被全副武裝的人單獨審問了幾個小時,要求查看她們手機上的所有數據。

對一些人來說,這個過程只需要幾個小時,但其他人卻被關押了幾個星期。一名男子說,他看到一名婦女因持有親烏克蘭的海報而被帶走,然後被警告說,唯一的出路是加入莫斯科的軍隊,並將他的家人送到俄羅斯。

基輔的公民自由中心負責人馬特維丘克(Oleksandra Matviychuk)說:「人們告訴我們,他們在這種過濾程序中遭到了毆打。他們告訴我們,他們聽說有人被殺,但這需要進一步調查。」

過濾營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使用的,當時斯大林的手下對蘇聯戰俘和被納粹關押過的公民進行篩選,把近30萬名所謂的意識形態不純的人送進古拉格集中營。

1994年至2003年,在莫斯科對車臣的穆斯林分離主義分子發動的兩場戰爭中,這一政策得以恢復,導致全球對大規模拘禁、強姦和酷刑等「難以言表」的虐待行為的譴責。許多被拘留者再也沒有出現過。

烏克蘭總統的人道主義走廊顧問洛馬金娜(Tetiana Lomakina)說,如果沒有通過「俄羅斯軍方和情報部門聯合進行的過濾過程」,就不可能在被佔領地區四處走動。

她說:「(俄羅斯的)主要目標是找到並消滅所有與烏克蘭武裝部隊、官員或地方當局有聯繫的烏克蘭人。但同時,在審訊過程中,他們也試圖嚇唬人,以確保他們不會去烏克蘭控制的領土。」

俄羅斯內部文件泄漏烏克蘭人驅逐目標

烏克蘭官員傳遞給《每日郵報》的文件,不僅揭示了克里姆林宮的難民戰略細節,全國各地的官員都在確定關押難民的地點,而且還揭示了在入侵之前是如何計畫的。基輔和莫斯科都說有120萬人被帶到了俄羅斯的邊境。

一份文件給出了684個「計畫中」的中轉中心的區域細分,可容納102,495人。

它列出了152個從2月21日早上6點,即全面入侵三天前,開始「準備接收」的中心,並指出了其它中心開始運作的日期。第二份日期為4月29日的文件,列出了1,310個可用於關押烏克蘭人的「設施」,顯示有33,474人,包括11,637名兒童,被關押在496個不同的中心。人權負責人德尼索娃說,這些文件證明該政策是由俄國最高層計畫的。

她擔心普京計畫帶走200萬烏克蘭人,幾乎佔人口的5%。沙皇和共產黨的統治者都實行過強制驅逐,他們將大量人口從波羅的海國家、高加索和克里米亞運送到人口不足的地區,如西伯利亞和哈薩克斯坦的大草原。

幫助烏克蘭人逃亡的人權活動家馬特維耶夫(Mikhail Matveev)說:「這是俄羅斯歷史的慣例。他們驅逐人口,讓他們保持沉默,然後通過遷入忠誠的人取代他們。」

逃離俄羅斯

許多逃離普京攻擊的人急於尋求避難所,並遭受打擊。典型的例子是44歲的納塔利婭(Natalia),上個月她的公寓被一枚導彈擊中後,她與丈夫和年邁的母親逃離了馬里烏波爾。

她說:「我們知道我們必須逃離,否則我們會死。但我沒有想到我們會去哪裡,怎麼去。我們只需要逃出去。我當時就像一具行屍走肉。」

她被帶到了馬里烏波爾以北800英里處的俄羅斯村莊奧普赫利基(Opukhliki)。

納塔利婭說:「我們沒有錢,沒有財物,什麼都沒有。有人向我們提供合法身份,讓我們留在俄羅斯。但我們拒絕了。那裡非常美麗,但我只想呆在家裡。」

納塔利婭是幸運的:她在一個住在以色列的姐妹和籌集資金的人權活動家的幫助下逃離了俄羅斯。

應該補充的是,許多烏克蘭難民受到了俄羅斯當地誌願者的熱情歡迎,他們提供了衣服、食物和住所方面的幫助。事實上,普京的宣傳機器利用這種人性和善意的行為,來表明他的國家歡迎那些逃離衝突的人,在他扭曲的敘述中,衝突是由北約的侵略和基輔的新納粹政治家造成的。

一些烏克蘭人發現自己身處俄羅斯令人難以置信的偏遠地區,比如308名來自馬里烏波爾的難民,他們被帶上10天的火車,前往5,500多英里外靠近朝鮮的一個沿海定居點弗蘭格爾(Vrangel)。

38歲的奧列格(Oleg)是一名建築工人,他和32歲的妻子安娜(Anna)被運到那裡,此前,普京的政黨「統一俄羅斯」(United Russia)的志願者,在馬里烏波爾分發了糧食援助,並為他們提供了庇護所。在通過過濾並被警告不能離開俄羅斯後,這對夫婦被告知,他們要去海參崴市(Vladivostok),然後很沮喪地來到了東部118英里外的一個海濱小鎮。

奧列格說:「我不想呆在俄羅斯,因為他們夷平了我們的城市。誰會想留下來?想像一下,你正在與一個國家交戰,它進入你的城市,摧毀了你的家園,然後說:和我們在一起吧,你甚至可以為我們工作。」

奧列格得到了一個非正式的俄羅斯活動家和募捐者網路的幫助而逃脫,飛往莫斯科,然後前往拉脫維亞。

一位活動人士參觀了俄羅斯中部梁讚(Ryazan)附近關押56名烏克蘭人的過渡營,他說,他看到高級官員試圖說服他們接受合法身份,從而阻止他們離開該省,並承諾提供公民身份。

他還聽到官員們謊稱,任何未經許可離開烏克蘭超過15天的人,如果回國都會面臨長期的監禁。

俄羅斯記者伊夫列娃(Victoria Ivleva),描述了被普京誘騙的「脆弱」難民,她說:「這可能是在拯救他們的生命,但這是一個陷阱。」

未通過「過濾」的人凶多吉少

與此同時,烏克蘭官員對任何未能通過過濾程序的人的待遇感到震驚,因為出現了一些故事,這些公民在逃離衝突地區時被迫留下家人,感到痛苦。

一名婦女描述了一名20歲出頭的男子在逃離馬里烏波爾時被帶走審問,但再也沒有回來。她說:「他的母親很絕望,已經五週沒有他的消息了。」

馬里烏波爾市市長顧問安德裡申科(Petro Andriushchenko)說,數據顯示,約有十分之一的人未能通過過濾。他說,俄羅斯人正在將任何被認為對他們構成威脅的人,如活動家、記者、在軍隊服役的烏克蘭人的家屬和前執法官員,送往被佔領的頓涅茨克(Donetsk)地區。

他認為,許多人被關押在兩個以使用酷刑而聞名的監獄裡,包括電擊和模擬處決。還有一些被關押在一所學校裡數週的人,秘密拍攝的錄像。

基輔缺乏關於那些消失在頓涅茨克等地區的確切信息,這些地區被普京的走狗控制。

但一位消息人士指出,一名官員在被囚禁在頓涅茨克附近的奧倫維卡(Olenivka)第52號刑罰區30天後獲釋。

3月初,士兵們在馬里烏波爾附近的一個村莊抓獲了這名男子,並在他的手機上發現了一條「有罪」信息後,用膠帶綁住他的眼睛,在他頭上戴上頭罩,用毆打和電擊折磨了他5個小時。

後來,他被關進了奧倫維卡監獄的一個有6張床的牢房,裡面有25名男子,該監獄的設計容量為750名囚犯,但據說有大約3,000名囚犯擠在這裡。

其他囚犯聲稱,他們面臨著被電鋸砍掉雙手的威脅。據信還有許多烏克蘭人被關押在Isolation,這是頓涅茨克的一個前藝術館,被改造成了一個酷刑營。

還有人擔心,普京的部隊從指紋和電話中獲得的大量數據,將被輸入鎮壓性監控系統,以加強克里姆林宮的控制。

人權觀察組織的高級衝突研究員維爾(Belkis Wille)說:「沒有辦法知道俄羅斯國家擁有所有這些信息的長期後果。俄羅斯還沒有達到中共國的水平,但它有一個強大的生物識別數據資料庫,並一直在使用面部識別技術來抓捕罪犯。這只是吞噬烏克蘭的恐怖故事中的又一個轉折。」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