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進士柳及之子 捎來地府信息(圖)

2022-05-29 10:00 作者: 曉淨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冥間像棋盤 死生有定數
冥間像棋盤,死生有定數。(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柳及,唐朝貞元年間(785年—805年)進士,河南人,遷居在湖南澧陽,曾與友人出遊到南海,期間沒多久,柳及就娶了岑氏之女,爾後生了一男孩,名叫甑甑。柳及以路途遙遠為由,就把妻兒安頓在湖南澧陽。

然而不到一年的時間,柳及以照料老家開支為由外出,隻身一人重遊南中(今四川省大渡河以南和雲南、貴州兩省),在武仙一地又再娶了沈姓婦人。某日,柳及因公外出,獨留沈姓妻子與其母孫氏。

正值秋月,天晴月皎,柳及再娶的妻子沈氏,忽見一小男孩在窗邊向自己招手,並說道:「別怕!別怕!我是您夫君的兒子。」小男孩娓娓道出現身的來龍去脈,頗為可信。母追問男孩何許人也?有何請求?男孩回道:「我名叫甑甑,去年七月已身亡,特此來辭別。舉凡未滿七歲而早夭之小童,因此生還未有罪狀,因此不需受業報。還未立即轉生之時,多半會被天上的官署仙官所驅使,我被分派的工作,就是運送書信,往來於天曹與地府之間。天上的官署會記下世人的善惡,每個月一次會將紀錄送達地府,所以我還有空檔閒暇,能去我想去的地方。」沈氏隨即告訴男童,你父親因公務外出,就快到家了,不久你就可以見到你父親了。

話說完沒多久,柳及就回到了家門口,沈氏一五一十的把所有事情描述給柳及聽,柳及頑固不信,反說:「如此偏野蠻荒之地,莫非是山精木魅所為,假託人事而已,不足以採信。」當晚,小男孩又在窗邊向柳及招手,初始柳及還義正嚴詞地責問男童,當柳及聽完男孩所言之始末後,心知這不是其他的小鬼,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不禁嘆息抽泣,痛哭不已。

接著,柳及追問早夭橫死的原因,甑甑說到:「去年七月中戲弄貪玩,得了痢疾,醫藥也搶救不了,以至於早夭,其實也是命中註定的。現在天曹命我擔任收發文件的差役,也還未安排轉生的時程」柳及又問:「既然你現在往來於天曹地府,為冥司所差役,人的命運定數你應該知道,可否看看我此生的窮達性命如何?」甑甑允諾。

隔夜,甑甑又來到了窗邊,說道:「在冥間,有一座大城市,等級貴賤都各有規範定位,像棋盤一般,嚴謹而有序的佈置。如果世人將死,半年或數月之內就會先在城中呼叫他的名字」。

其實,當時甑甑已經聽到有人呼叫自己父親柳及的名字,卻隱而未告,並未當面告知柳及;而是私下偷偷的告訴沈氏,自己父親的名字在冥司已被呼叫過了,應該是快到壽了,又叮囑沈氏:「往後你可不要輕易允諾再嫁,除非是任軍職又姓周之人,可以嫁給他,必定白頭偕老,衣食富足。」

後來所發生的事,都被甑甑說中,一一應驗。某晚,小男孩又來告別,悲戚的說道:「我限於拘役,不得再到人間,從此永訣。」說完就哭泣抽噎地離開了。四個月後,柳及果然身亡,沈氏孤身於南海,舉凡想納妾娶親之媒妁,她一概推辭。直到後來一名長沙人,姓周的一名小將,負責往來金錢貨物於廣州,他求親於沈氏,沈氏一言而許嫁之。(出自《太平廣記》)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