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榮娼盛下的腐敗-權色交易


  權財交易,是腐敗的代名詞,已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但對於權色交易,國內卻一直抱著很寬容的態度,對於生活作風,我們一直視之為小節問題。直到目前反腐利劍挑落了不少位高權重的公權人士下馬後,人們在找尋這些公權人士腐敗變質的原因時,才發現,原來這些貪官的背後都有一串女人。
  對於公權人士而言,情色關已是一道難關,在今後公權人士的仕途生涯中,他們如何超越桃花劫呢?探討這個問題,以筆者之見絕非沒有意義。
    
權色交易,是終極交易,更易為公權人士接受

 『食色性也「,飽暖而思淫逸,這是人的生理需求層次的問題,是人動物本能的表現。現在有一句口號叫做『工作為了掙錢,掙錢是為了消費』。那麼,對於情色消費,基本上屬於終極消費範疇。那麼權與色的交易,也是終極交易。因為權換完錢後,只有把錢花出去,才能體現它的價值,否則就是廢紙一堆。正因為權色交易的終極性,所以權色交易比權錢交易來得更實惠,更直接滿足人的動物本能,而受腐敗分子的歡迎。消費之後,由主家替你把賬結了,省事方便。另外,權色交易,構不成犯罪,權錢交易是典型的腐敗行為,在刑法上有明文規定,多少錢判多少年,都是明碼標刑的。但權色交易,刑法上好像還沒這一條。

  正因為權色交易有如此妙處,所以很多腐敗分子們樂此不疲。民諺有云:『領導來了怎麼辦,先上賓館後吃飯,吃完怎麼辦?先到歌廳轉一轉,轉完之後怎麼辦,桑拿浴池涮一涮,涮完之後怎麼辦,找個小姐按一按,按出情緒怎麼辦,你想咋辦就咋辦。』

  看一看,歌廳、桑拿等三陪小姐出沒的地方生意紅火的場面,就可以推斷出,權色交易市場是何其紅火,何其繁榮。權色交易,是權錢交易的變種,權色交易最終引發的就是權錢交易不過說到底,權色交易也是權錢交易的變種,或者最終會引發權錢交易。權色交易大體可以為兩種類型,一種是你消費,我買單。即行賄者採取的是以提供色情服務為內容的行賄方式,而不是直接的權錢交易。這種方式是時下普遍的方式。第二種是情感投資,權力回報。李平與成克傑,周某某與胡長清,都是典型的情感投資,權力回報或金錢回報。

  對於第一種方式,那是典型權錢交易的變種,是權錢交易最為安全的方式,送錢,怕人家不敢收,送禮也會留下物證,而只有送色。而情感投資,權力回報的權色交易模式,是很容易矇混過關的。畢竟人都是有感情的動物,誰不想有幾個紅顏知己。但是這種情感投資最後的結果還是,公權人士為情人批條子,換人民幣。也許貪官們會辯解,那是偉大的愛情,快別糟蹋這個美好的詞兒,那些年方二八的嬌娃,或是風韻正濃的少婦,如果你手裡沒權,怎麼偏喜歡你這滿身贅肉的老頭子呢?
對於共產黨的高級幹部而言,雖工資不高,但衣食無憂,很多費用都由公款支付。出問題一是出在子女和老婆身上。二是出在情人身上。鐵打的漢子一沾上情色二字,人的精神家園必然會出現危機,最終結果都是走上貪污腐化的道路,以權謀私,以權換錢,成為公權體系的蛀蟲。

  為什麼權色交易既然完全可以和權錢交易劃等號,但我們一直默認或縱容權色交易在陽光下公然進行呢?從古代至今,中國官場有滿足官員情色需要的制度安排。這是因為,從古到今,中國官場就對官員的色情需要有制度安排。即使在理學盛行的宋明,官員可以選擇的性對象除了老婆之外,還有小妾和青樓知己。好色絕對不會成為衡量考核官員稱職與否的標準。就是著名清官海瑞也還是有小妾的。

  而在共產中國成立後,先是進城幹部的換妻風,後是抗美援朝後文工團的陪領導跳舞制度。都有滿足領導幹部情色需要的制度安排嫌疑。在共產幹部使用原則上,一直強調只要政治上過了關,情色只是生活作風問題,所以我們的社會和組織對領導幹部的情色問題一直抱相當寬容的態度。情色一直屬於領導幹部的隱私問題。別說媒體不能曝光,就是百姓的議論也要有真憑實據,否則就是損害領導形象,詆毀領導聲譽。

  也正因為有這樣的寬容,在改革開放後,在南方經濟發達地區,包二奶,養情婦竟成了官場時尚。以至於民間有順口溜云:『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二等男人,家外有花;三等男人,隨用隨抓;四等男人,下班回家;五等男人,看到她的他。』順口溜雖為戲言,但也反應當前社會對情色問題的寬容程度。也正因為包二奶問題,已嚴重威脅到政權穩定了,所以在南方某省,黨紀上明確規定了有關如何處置黨員幹部包二奶的規定。

  公權人士,情色慾望需嚴格控制

  對比西方政治制度,他們對公權人士的情色慾望高度重視,而且通過媒體的監督來控制公權人士的情色慾望。堂堂克林頓,作為地球老大,不是因為性醜聞,幾次三番地向美國人民道歉嗎?

  因為他們深知,權色交易和權錢交易實在沒什麼本質的區別。而且一個公權人士一旦過不了情色關,怎麼保證你全心全意為公眾服務?對這個問題的認識,西方遠比我們深刻得多。雖然,我們也注重對公權人士情色慾望的控制。但卻很難落到實處。因為我們主要依靠公權人士的自律,靠的是思想政治工作。這實在有很大的誤區。因為情色需求是是非理性的,也正因為此,所以,社會法律和道德對每位社會成員的情色慾望都嚴加控制。所謂的"強姦罪"、『性騷擾』、『通姦』等等都是為了約束它的。

  讓公權人士的理性來約束非理性的情色慾望,實在有點難為公權人士們。因為情色慾望像一匹野馬,真要犯起性子來,理性很難約束。當然也有很多人的理性力量特別強大,但那是聖人,是楷模,這樣的人太少了。如果我們把對聖人的要求,拿去約束屬一般凡夫俗子的公權人士,實在是害了公權人士。為什麼?因為情色慾望這個東西屬於那種給點顏色就開染坊,一不留神就會犯錯誤的東西。一般老百姓在無權無勢、老婆和社會輿論嚴加監督的情況下,情色危情還屢屢發生,那就別說,手握權柄,虎視一方的公權人士了,有多少人夢想著給公權人士送情送色,更有多少佳麗嬌娃,想投桃送李。

  也正因為此,『桃花劫』成為公權人士的注定劫數。要超越它,光靠公權人士自己是不行的。不僅要引入輿論監督,更重要的是道德倫理的自律讓全社會的人都來幫公權人士超越桃花劫,更重要的是道德倫理的自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