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中國數千萬民工處境悲慘


兩名年輕婦女在廣東省東莞一家工廠散步。這是她們難得的一天休息。當記者問她們工會和勞工權益問題時,她們反問,「工會?那是什麼?」 紐約時報記者康銳(ERIK ECKHOLM)22日發表的文章說,類似這兩名婦女的是來自中國邊遠農村地區的數千萬民工,她們雲集沿海地區外資工廠,主要生產電子產品、服裝和玩具。

她們通常每天工作十二個小時,工資很低,十二個人住一個房間,更談不上任何法定權利。

她們其中的一個姓付,自稱二十歲,但看上去只有十六歲。她說,她的工作是包裝玩具,每月可以得到二十四到三十六美元,主要看加班多少。由於最近訂單減少,她每天工作十小時,有時星期天可以休息。

不願透露全名的付小姐說,她不知道她的工資是否違法當地勞動法規。中國法律規定,每週最多工作四十四小時,至少有一天休息,最低工資是每月四十八美元,加班應當給予更高的工資。她說,「不管怎麼說,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隨著國有企業的垮臺,數千萬產業工人長期以來一直被稱為共產黨國家的主人,現在實際上都被拋棄一旁。

當老的公司被解體或者拍賣的時候,共產黨領導的官方工會通常只是袖手旁觀。

隨著私有企業和外資企業在沿海地區的興起,中國出現了新的工人階級--以農村民工為主,沒有工會傳統,也沒有國有企業工人的保障。

新成立的公司大都不理會建立工會的要求或者成立個傀儡工會。

中國經濟學家、《中國的陷阱》一書作者何清漣說,中國工人階級已經被邊際化。

對於試圖過渡到市場經濟的中國領導人來說,任何勞工運動都是社會不安定的根源。由於從領不到退休金、腐敗到難以忍受的危害,中國每年都發生幾千起工人抗議、罷工和其它爭議。

中國政府期望通過快速經濟增長,通過重組經濟逐步擴散財富效應,擺脫這些問題。同時,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試圖吸收資本家入黨來擴大共產黨的基礎,而馬克思主義者說那只會進一步降低工人階級的地位。

就目前來說,不平等快速擴大,今後幾年,隨著中國進一步開放市場,勞工待遇問題看來會增加。

許多工會官員希望代表下層工人講話,但他們受到嚴格的政治限制。

工人的困境和工會的矛盾作用也成為國際上查詢的問題,因為中國已經批准國際社會、經濟和文化權利公約,而公約明確號召成立自由工會。

中國對自己豁免關於工會的條款,聲稱自己的工會已經代表工人講話。工人建立獨立工會的所有努力都受到鎮壓,許多組織者被送進監獄或者勞教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