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有為95年兩句話就解決了深圳的二奶問題


早在1995年,香港一些無義丈夫到深圳包二奶問題就甚囂塵上。那些無義丈夫的髮妻該怎麼辦、三十萬沒有法律地位的二奶子女又該怎麼辦等等,似乎都不是小事。當然,認為事小的人也很多。請看深圳市長厲有為95年的說話:「包二奶現象並不普遍……希望傳媒不要再大造輿論了。」兩句話就解決了深圳的二奶問題。但到了今天,為了二奶問題,連中共中央都得修改婚姻法。厲有為的話是典型的塗脂抹粉和縱容醜陋,其結果是禍國殃民。

不過,香港早在1995年,要肅清輿論還真不容易。一位立法局議員於是提議把包二奶當做刑事罪行,贏得了不少婦女支持。只是這位議員大概也明白:二奶問題根源在中國大陸,香港一條刑事法是沒有可能解決的。

不是在大陸,香港那些無義丈夫能夠那麼容易花幾萬塊就找到甘心做二奶的女郎嗎?香港人到臺灣、新加坡等華人社會工作經商的都不少,為甚麼不見臺、新兩地也和深圳一樣,有一條二奶村呢?答案顯然是春秋名相管仲的一句話:「衣食足則知榮辱。」(《管子.牧民》)

衣食不足的時候,女人身價特別低賤。所以,乾隆二十年飢荒肆虐,人們「有以米三斗買婦」的,有以糕兩片買鄰家妻子的(《明齊小識》卷七)。今天是中共執政以來大陸經濟最蓬勃的日子,為甚麼深圳女郎的身價比臺灣、新加坡──噫,「不要再大造輿論了」。厲有為這句話實在很有意思。有些問題,在優越的共產主義裡是找不到答案的。

我國古代哲人都反對包二奶。例如孔子說:「棄老(老妻)到幼(幼婦),家之不祥也。(《新序.雜事第五》晏嬰聽見國君叫他拋棄老妻,馬上「再拜而辭」,不肯另娶國君愛女(《晏子春秋》卷六)。今天我國的核心、總工程師等等怎麼樣呢?看看海外網際網路就知道了。所以,在二奶問題上,聰明人還是「不要再大造輿論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