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病防治機構首次調查 揭開京城「小姐」生活方式


性病防治機構首次調查 揭開京城「小姐」生活方式

  為了瞭解那些隱藏在北京地下的「服務小姐」在涉及性病、愛滋病方面的知識、信念和行為,從而制定適合於這一群體的干預措施,保證社會的穩定和健康,北京性病愛滋病防治協會和北京地壇醫院於2000年2月到5月,首次對69名「服務小姐」的生活方式進行了問卷調查。記者日前採訪了完成這項調查的有關醫生。從調查結果中可以看出,「服務小姐」--這個死灰復燃的「社會暗流」,正與無知相伴,一步步走向疾病甚至死亡,這使本調查的意義遠遠超過了簡單的醫學範疇。


  「暗流」流經何處

  歌廳、酒吧、洗浴中心、髮廊、街頭是性病愛滋病感染的高危地區

  接受此次問卷調查的「服務小姐」共有5類,分別來自歌廳、酒吧、洗浴中心、髮廊和街頭,此次問卷中,前4類場所的小姐各訪問了20位,街頭小姐訪問了9位。

  歌廳的「小姐」一般是幾個人一組,在卡拉OK廳或酒吧的小單間裡為客人陪飲陪唱,但一般不提供性服務。當然也有人會暗地裡選擇對自己有「感情」的熟人、有身份或者出手闊綽的客人,商量好價碼後,由客人帶出場外提供性服務,她們稱此為「出臺」。

  洗浴中心內設有較大的公共浴池,有供客人休息的房間,小姐在那裡提供按摩服務,但沒有性交易。有性交易的則一般是在分隔成的小房間中進行的。

  和北京正統的理髮館不同的是,一些髮廊中時常有「服務小姐」偷偷摸摸提供性服務,她們一般先從洗頭、背部按摩開始。

  在街頭招攬生意的「小姐」往往選擇傍晚時分,出現在市內的酒店、餐廳和一些娛樂場所附近的繁華街頭。

  這些「小姐」大多以僱員身份出現,通過中間人與客人達成協議。據稱一般每週活動三四天,平均每天有一兩位客人,每天的收入平均在1000元左右。

  「無知」匯成危害社會的「暗流」

  三分之一不採取預防愛滋病措施,「西裝革履」、「白淨的、文縐縐的」被視為「衛生」

  為了完成此次調查,調查者們往往幾經周折才能找到「服務小姐」的僱主們,徵得他們同意之後才能與被調查者接觸。問卷時間一般選擇在下午3至5點鐘左右,這是「小姐」們休息的時間。為保證安全,調查人員集體行動,到達問卷現場後再分別進行「一對一」問答。

  問卷中有:「知道性病、愛滋病的概念嗎?」小姐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基本上是「知道」或「聽說過」。為了保證答案的真實性,問卷中還設計了另外的問題:

  「有沒有採取什麼辦法來保護自己免受愛滋病感染?」

  有三分之一的小姐痛快地回答:「沒有。」

  相對矛盾的答案暴露了這個高危人群對性病、愛滋病瞭解的真實狀況。

  更令調查者吃驚的是,「服務小姐」們的「衛生標準」則是出於對自己的健康考慮,她們會「仔細挑選客人」,一般會拒絕那些「面帶病容或者一看就很骯髒」的客人,而「西裝革履」、「白淨的、文縐縐的」則被歸納為「比較安全」。這一無知得近乎於荒唐的結論,讓調查者們不寒而慄。

  性病、愛滋病每天都在擴散

  地下賣淫女中,同時患有兩種以上性病的佔50%

  當被問及「是否曾經患有性病」時,「小姐」們均矢口否認。但她們的另一番回答卻暴露了實情:她們全都承認自己的同伴中確實有人患有性病。根據對此類人群的其他調查經驗,對同行中其他人的負面報告,實際上反映了她們不願意透露的本人行為。很顯然,性病是這一群體的高發病。

  調查顯示,受訪的曾提供過性服務的「小姐」均沒有預防愛滋病的意識,她們甚至覺得懷孕比性病、愛滋病更可怕,因為她們大多聽說過「誰誰」幹這行而不幸懷孕,卻不知道有誰因此感染了愛滋病。記者在地壇醫院瞭解到,在性病、愛滋病感染者中,幾乎沒有誰承認自己患病是因為性濫交,但關於性病的調查卻顯示:

  20世紀80年代以前,性病在中國已經基本絕跡,而80年代以來,性病(主要是梅毒、淋病和尖銳濕疣)卻突然上升,從1993年報告的104000例,增加到了1999年的325000例。

  據某些婦女收容教育中心統計,有10%至60%,平均為30%的賣淫女染有性病。其他報告也指出,地下賣淫女中同時患有兩種以上性病的高達50%。研究同時還注意到,患有性病的賣淫女,比其他人有更高的肝炎病毒感染率,且感染率與年齡、賣淫時間之長短、累加的性行為次數成正比。

  死亡、陰影籠罩這個群體

  由於生理原因,女性通過性行為感染愛滋病的危險性是男性的兩倍

  調查中發現,從事這一行業的女性,平均只受過9年的義務教育,大多隻是初中畢業,她們自己也對從事的職業十分鄙視。調查顯示,她們選擇這一職業的原因一共有4種:想快速掙錢,能夠「想買什麼買什麼」;情場失意,以此報復男人;追求虛榮;解決經濟來源。

  為了保密,她們一般與外界較少來往,自己獨居或和同行合住,而且流動性很大,往往每三四個月變換一次活動場所。她們覺得,這樣就可以趁年輕掙上一筆錢了。與此相對,這一行為帶來的危險基本上被忽略了,儘管問卷中已經反映出,她們幾乎都出現過性病症狀,而來自醫院的報告也證實,因賣淫和嫖娼而感染上愛滋病的病例並不少見。

  事實證明,大多數性病首先都會引起皮膚局部破潰,這為愛滋病病毒從破潰處直接進入血液提供了可能,因此,性病人群是愛滋病的高發人群,而其中女性又是最危險的受害者。中國預防醫學會提供的一份研究結果顯示:由於生理原因,女人,特別是年輕女性,在無保護性交時,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危險性是男性的兩倍。

  協和醫院的廖蘇蘇教授說,雖然經過性傳播感染愛滋病的機會在醫學統計上是千分之幾,但這並不意味著「上千次之中才可能有一次」。對於個體來說,不論男女,一次危險的行為就足以構成事實。

  「掃黃嚴打」遏制「暗流」

  計畫調查100位,最終只完成了69位

  每個「服務小姐」都清楚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不光彩的,都有著強烈的自卑感,對身份比她們高的女性存在明顯的牴觸情緒,乃至根本拒絕女性訪問者,因此調查者全部是男性。

  對於4位調查者來說,這樣的經歷是他們醫生生涯中的第一次。他們首先經過了專門的集中培訓,學習了嚴格的調查紀律,掌握了準確獲得信息的問卷方式。調查使用的問卷經過嚴密的科學設計,需要受訪者回答一百多個問題,大約需要40分鐘至1小時。調查之前,訪問者向每個受訪小姐表明瞭自己的身份,告知受訪者她們擁有的權利,還專門攜帶了證明自己身份的證明材料。

  調查者告訴記者,原計畫希望訪問100個受訪者,但因為北京對「掃黃」抓得很緊,此類違法行為變得更加隱秘,尋找受訪者顯得十分困難。即使是找到了「服務小姐」,也往往因為對方將調查者當成「警察」而遭拒絕,所以訪問最終只完成了69個。就在記者發稿前,北京又有幾家娛樂場所因「暗流」存在而被公安機關查封,「掃黃」已經成為保持安定秩序和社會衛生的常規行動。首次完成這一調查的有關機構表示,他們此舉就是在公安機關「掃黃」的同時,從醫學的角度對這一特殊群體進行健康監控和干預,為政府制定相關政策提供更有針對性的依據,以保證文明社會的健康安定。晨報記者佟彤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