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辦大學生被冤入獄28天 瞌睡時竟用針扎


「我沒有殺人,可是卻以殺人嫌疑犯為由將我關押了28天。」日前,已經為自己的清白上告了一年多的民辦高校北京民族大學99級工美系專科學生褚炫力向記者訴說,「我要上告。」
  -褚炫力:我平白無辜被刑警隊監禁28天,還被虐待

  提起自己的遭遇,小夥子眼圈紅了。褚炫力是河北讚皇縣許亭鄉南潘村人,今年28歲。

  去年8月26日,正在家裡休暑假的褚炫力幫家裡人把麥子換成麵粉,回家途中遇見了同村的陳貴林、褚澤豐等人,他們說那邊閘門死人了。他很疑惑:「昨天晚上我還去哪兒洗澡了,怎麼就不知道呢?」

  8月29日晚,褚炫力正在吃晚飯,突然,讚皇縣公安局刑警隊在沒有出示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以找個安靜地方瞭解閘門女屍情況為由,把他帶到了公安局職工宿舍,並搜走了他身上借來的準備上學用的4400元錢。「被抓後第三天,刑警隊就給我戴上了手銬,不讓睡覺,也不讓吃飯,打瞌睡時他們就用針扎,有時打得我滿嘴是血,倒在地上都爬不起來。9月18日,刑警又讓我填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暫住證,幾天後,又騙我說我爹已經承認我殺人了。9月25日下午,我突然又被釋放了。搜走的錢半年後才全部退還,還扣了150元的飯錢。」記者看到褚炫力的骼膊上有一塊青色的斑,就像是給他文了身。從8月29日被抓到9月25日被釋放,他整整被關了28天。但是記者從刑警隊給褚炫力填寫的監視居住通知書的日期顯示來看,他被關的時間卻只有3天。褚炫力所在的南潘村村委會還特意為證明他被關了28天做了特別證明。而因為沒有按時註冊報到,褚炫力被學校除了名。

  -讚皇縣公安局刑警隊:一切無可奉告

  9月29日下午1點多,記者冒雨隨褚炫力趕到讚皇縣公安局刑警隊核實情況。當問到褚炫力到底是被關了28天還是3天時,刑警隊隊長趙玉民一再說「無可奉告」。

  去讚皇縣的當天上午,記者和褚炫力一起先走訪了石家莊市公安局申訴控告處。工作人員解釋,公安機關抓人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出示證件,填寫手續;另一種視特殊需要,秘密刑拘可以不出示手續。該工作人員還說,刑警隊應該把嫌疑人關在拘留所裡,而不是職工宿舍裡。關於刑警隊要求褚炫力填寫暫住證,工作人員感到很驚訝,說公安局根本就不填暫住證。當記者問他褚炫力到底被關了幾天,他說需要查一下,可是找褚炫力的資料時卻沒有找到。

  -褚炫力:我一定要討個說法

  昨天上午,記者在北京民族大學再次見到褚炫力,他說:「在公安局,無論是肉體還是心靈,我都經受了非人的折磨。我曾經絕望過,當一想起我母親和父親,還有因我而承受巨大精神壓力的弟弟妹妹們,我咬緊了牙關堅決不承認我是殺人犯。我是清白的,我一定要用法律給自己的冤屈討個說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